<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缘 > 第1885章 死亡考核
    埃博因斯。

    看不到尽头的大地之上,有人飞奔着。那是一条纤细的身影,她用一种恒定的速度往前疾掠,风把她两条不同颜色的马尾扯往脑后,灰和黑两个颜色的马尾笔直地指向后方。

    凯瑟琳眼神波澜不起,小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就像个没有感情的人偶。

    这时一条身影从天而降,人型,披甲,却长着鳄鱼似的脑袋。是名君王,只是从气息的强弱来判断,仅是下位。凯瑟琳不做停留,手中光芒涌动,仿佛来自冥河的战枪已经握在手里。

    君王迎面扑来。

    两条身影迅速在大地上交错而过。

    凯瑟琳继续向前。

    那名君王则呆立原地,看了看胸前一个不起眼的伤口,可全身的源力和生机却迅速从伤口中涌出,倒地死去。

    眼前仿佛有走不完的路,不时总会跳出一两个阻拦者,然而这一切,都无法令她改变方向。

    她在自己和黄昏之丘间划了条直线,现在做的,仅是沿线而跑。

    和那时候很像啊。

    似乎因为机械般的奔跑太过无聊,大脑就自动活跃了起来,于是一些很久以前的记忆就这么偷偷地跃了出来。

    一样的大地,一样的移动和埋伏,只不过当时的凯瑟琳只有十一岁,身份也不是联邦将军,仅是一个受训的学员。那是她被鲁森从王蛇的蛇窝里带走之后的事了,当时的她和现在一样也是沉默寡言,在同期的训练班里被视为怪胎。没有人愿意接近像她这么冷冰冰的木头,除了一个男孩。

    他总是会在很远的地方看着她,或许在训练的时候,或许在吃饭的时候,或许在回营房的路上。她把一切看在眼中,却没有一点回应。两人就像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毕业考核。

    死亡传播这个军团在联邦里头是出了名的另类,鲁森对这支军团采用极为来历的训练手段,每年都有人在死亡传播的新兵营里死去。而死亡率最高的时候,就是毕业考核。

    在其它军团,毕业考核只是一场不伤及性命的模拟训练。可在死亡传播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实战。每期的训练营限定了毕业的名额,谁能够活着抵达终点,才有毕业的可能。没错,仅是可能。活着抵达终点只是毕业其中一个要求,考核采用顺位淘汰制,每到达一名学员,毕业名额就会减去一名。也就是说,当用光名额之后你再到达终点,也只有被杀死的份。

    在死亡传播里,不能及时到达终点的,即使你可以活下来也是废物。这就要求每名学员非但要对同学残酷,更要对自己严厉无比,才能够在名额用光之前到达终点。

    每一期的名额都不一样,有的时候多,有的时候少,所以你不用指望用上一届的名额来考量。至于名额的多寡,只有考核那天才会获悉。

    当然,死亡传播的新兵训练不会都开始这样的死亡营,这种魔鬼训练营只是为了培养中高层的将领而设置的。换句话说,能够在这种死亡营里毕业,以后的军衔都不会低。

    那天凯瑟琳所在的死亡营迎来了毕业考核,这一期的名额只有九人。名额越少,毕业的学员能够取得的军衔也就越高。所以这些少年少女既害怕又兴奋,除了凯瑟琳,她永远都是板着一张小脸,无笑也不哭。

    在毕业考核的前一天晚上,那个男孩终于在她回营房的时候拦不她,摸着脑袋道:“我叫杰休。”

    凯瑟琳看了他一眼,就绕过他往前走。杰休在后面大叫说:“凯瑟琳,我喜欢你!”

    当下,就连凯瑟琳也愣了。周围的人则向男孩投去异样的目光,凯瑟琳回过头看着他,男孩咧嘴笑道:“虽然你总是冷冰冰的,可从你的眼睛里看得出来,你也渴望和别人走近一些。所以我愿意和你走到一起,因为我喜欢你。”

    凯瑟琳没有任何回应,转身就走。

    然后是第二天。

    那天他们被送到一个峡谷里,从峡谷的南面入口进入,这片广阔的峡谷就是他们的舞台。考核没有任何限制,学员可以使用任意手段,而毕业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名额用光前抵达峡谷的北面出口。

    很大程度上来说,死亡营采用的方法和死亡擂台是一致的,这点就连鲁森也亲口承认照搬了死亡舞台的模式,用来选出优秀的干部。只是和死亡擂台不同,死亡营的胜出名额会多一些,而且学员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装备出战,一切不加限制。甚至你可以武装到牙齿,如果你那样也可以灵活行动的话。

    那天凯瑟琳只是挑选了一把战枪,除此之外,她什么都没带,甚至连护甲也没有,就这么拎着一把枪进入峡谷。学员被随机投放到峡谷的任意位置,会否和其它学员相遇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了。凯瑟琳的运气很不好,她跟另外两名女孩投放在同一个位置上。几乎一着陆,三人就展开了战斗。

    其中,一个短发的女孩使用两档的魔能步枪,另一个则使用两档的魔能战刀。相比之下,凯瑟琳那把虽然做工还算精良,可没有任何额外能力的合金战枪就显得寒酸了。于是那两名拥有魔能武器的女孩都把对方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而将使用普通武器的凯瑟琳排到名单的最后。

    三人虽然看到对方立刻迎上,可很快的两个持魔能武器的女孩就战成一团。凯瑟琳趁机离开,但没有远离战场,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那两个女孩很快分出了胜负,短发女孩侥幸赢了,但肚子却给对方切了一刀。就在她用紧救药物替自己包扎的时候,一把合金战枪从背后透体而过。

    凯瑟琳取走了两个女孩身上所带的水,其它东西一分不取,便连魔能武器也丢在原处。她只带了水,然后迅速离开。

    接着便像此刻奔行在埃博因斯的大地上般,以恒定的速度朝着峡谷的北面推进。凯瑟琳很小心地计算着自己的体能,保持着补给和消耗之间的平衡,在夜色降临的时候,她看到了他。

    那个男孩,杰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