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2318章:完了
    但以眼下的情形来看,李睿哪是普通人啊?连王朝这样的大人物都为他站台,他想查清楚那份尸检报告的问题还不是轻而易举?真要是被他查出来,自己不是自作孽不可活?

    也因此,路骁索性放弃了那份所谓的证据,他尴尬的对审判员老马道:“这官司我们不打了,我们撤诉,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王文丽闻言气急了,狠狠推了他一把,当着众人的面骂道:“路骁你他么疯啦?有证据干吗不用?诉讼费都出了,人都站到法庭上来了,你跟我说官司不打了?你他么缺心眼是吧?”

    路骁本来就心情郁闷憋屈呢,再被老婆这用力一推,又听到她满口脏话,脾气哪还忍得住,站稳身子后,扬手就是一个嘴巴,狠狠抽在她脸上,骂道:“你他么才疯了呢!你他么才缺心眼呢!我看你是他么想钱想疯了!”

    王文丽被他抽得愣了下,忽然间尖斥一声,张牙舞爪的扑向他,冲着他面门就是一顿扇,嘴里恶狠狠的骂道:“还敢打我,你真是他么翻了天了,儿子死了不算,你还想打死我啊,我他么跟你拼了……”

    其他五人瞬间就给傻了,谁也没想到,这两口子在这最需要齐心协力的时候,竟然当众撕扒起来了。原本威严肃静的法庭,瞬间变成了吵闹厮打的街头。而路骁夫妻的形象,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打架中渺小了许多,狼狈了许多。

    李睿在旁面带笑意看着,只觉非常解气,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能看到这么一出狗咬狗的好戏,也算没白来。

    “够了!”王朝忽然语气严厉的发声。

    路骁与王文丽都吓了一跳,同时停下手来,此时再看,王文丽脸上指痕肿胀,极其难看,而路骁鼻子被抓破皮,也是非常狼狈。

    王朝冷冷地看着路骁,问道:“之前那天雨夜,李睿原本是见义勇为,下水搭救你们的儿子,救出水后又积极施救,可惜没能救活,可是你们夫妻到场后,却连半句谢谢都没有,就开始对他进行污蔑陷害,想讹诈他五万块钱。路骁,我问你,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路骁羞愧的垂下了头去,半响点了下头算是承认。

    王朝又看向王文丽。王文丽却还在死乞白赖的坚持:“不是我们讹他,事实上就是他在救我儿子的过程中,起到了反作用,把我儿子害死了。”

    “你给我闭嘴!你个混蛋玩意!”

    路骁重重喝骂王文丽,王文丽怒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们有证据,你怕什么?”

    路骁脸红脖子粗的叫道:“你知道个屁,那……那证据是我找人加上去的,原本没有!”说完这话,万分羞臊的对王朝道:“院长,这件事我们做得不对,尤其是我,我……我当时真是不知道怎么了……”

    他自知大势已去,所以也不顾及脸面,当众承认了卑劣行径,反正脸已经丢光了,不怕再丢多少,反之如果硬挺下去和李睿作对,惹怒了王朝,那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这就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王朝要让李睿出气,当众训斥路骁道:“我看你是让钱蒙了心了,良心全变成黑心了,连见义勇为救你儿子的英雄都要污蔑讹诈,你说你还是人吗?你有什么脸跟人家打官司?凭着你在市里的关系吗,想要仗势欺人?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我们市中院的干部?我告诉你,你回去给我等着接受调查吧,一旦查明你有违反纪律的行为,严惩不怠!”

    宋朝阳听了半天,这个时候终于开口说道:“这个人连这么卑鄙的事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王院长,回去以后一定要深挖细查,把他所有的问题都调查清楚,给予严肃处理。”

    王朝听得懂,他这话是给定了调子,别说路骁本来就可能有其它的违法违纪行为,就算是没有,经此一事,他的官场生命也算是断绝了,别说别想继续做监察室的副主任了,就算是个法院普通干部,都不要想了,宋朝阳这一句话已经将他从青阳官场生态圈子里剔除了,当然,这个下场也是他应得的,无耻小人就该落得这个下场,否则这世界让好人怎么过?点头道:“我知道了书记。”

    路骁惊恐不安的看着宋朝阳,结结巴巴的说:“院长,这……这位是……是?”

    王朝撇撇嘴,道:“连市委宋书记你都不认识吗?”

    路骁大吃一惊,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滑倒在地,市委书记?真的假的?全市最大的官儿,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是做梦还是院长在说胡话?不过眼前这一幕显然不是做梦,而院长也绝对不会说胡话,那就是真的了?可是,可问题是……自己这么一个小官司,惊动了王朝就已经很令人意想不到了,又怎么可能惊动市委书记?啊,对了,难道……难道是李睿请来的?晕,不是吧,李睿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有那么大的能量,能请动市委书记?

    王文丽还不知道宋朝阳的身份呢,小声问路骁道:“这个市委宋书记是谁?”

    路骁狠狠瞪她一眼,弓着身子走到李睿身前,语气怯怯的道:“兄弟,我错了,我向你诚恳的认错,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我谢谢你了。”

    李睿理都不理他,看向宋朝阳与王朝,道:“既然事情真相已经清楚了,官司也没必要打了,书记,王院长,咱们就走吧,赶紧回去上班,免得耽误工作。”

    王朝问道:“小睿,我这样处理,你满不满意?”

    路骁听得这话都傻了,有没有搞错,王朝这么一个副厅级的大领导,竟然还主动询问李睿的满意度?这个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李睿道:“非常满意,就是给王院长您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

    王朝摆手客气道:“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心里却暗暗苦笑,这小子当日故意不亮明身份给路骁,而是引诱路骁打这场官司,等官司开打了又叫自己过来看,不就是要借自己之手重重惩治路骁?不就是在麻烦自己?现在又假装客气,也真是有他的。

    “扑通”一声响,众人循声望去,都是吃了一惊,却见路骁居然跪倒在了李睿身后。

    路骁跪下后,也不管李睿看不看自己,哀求道:“兄弟,你给我个机会吧,我求你了……”说着话,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声音脆响,听着解气。

    王文丽都看呆了,这还是自己的老公吗?几分钟之前,他可是还叫嚣呢,李睿跟他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在他面前没有狂妄的本钱,结果到了现在,李睿还是那么狂妄,他却已经跪在李睿身后自抽嘴巴了,这前后转折也太大了吧?这个李睿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那么厉害?

    李睿眼看路骁给自己跪下,耳听他打嘴巴,心里却没有任何感觉,暗暗冷笑:“你现在想感动我,已经晚了,当日我冒着生命危险下去救你们儿子,你们来了不感谢我就算了,还借机讹诈我,那时就把我的心伤透了,我现在怎么会被你们感动?再说你这苦肉计也太拙劣了,当我那么好骗?”

    他微微一笑,对宋朝阳道:“走吧书记!”

    宋朝阳嗯了一声,与王朝推让一番,二人先后走了出去,李睿紧随其后。

    路骁眼看正主儿都已经走了,自然不会再演下去,站起身来,面如死灰,看着地面出神,过了一忽儿,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那个李睿到底是什么人?”

    没人回答,因为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都已经走了。

    杜金伟眼珠转转,道:“这个人能搬来市委书记和中院院长,肯定不是一般人。”

    老马摇头叹道:“路主任,你这回可是……可是一脚踢到铁板上了!你说你也是,要和谁打官司,怎么也不先问清楚对方的来路呢?你以为你在市里算是一号人物了,可实际上市里牛逼人物多了去了,你这回不是失算了?官司没打赢也就算了,你的职务……算了算了,什么都不说了,你赶紧回去写检讨吧,说不定王院长还会给你机会。”说完不再理他们三人,转身走了。

    路骁如何看不出这位老马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之前可是非常热情的,现在倒好,直接用上训教的语气了,靠,自己这个监察室副主任还没倒台呢,不过话说回来,离倒台也不远了,想到凄凉处,心头一酸,哇哇的假哭起来……

    上班后,李睿才想到于南委托的那件事,忙完手头工作,抽出空来给他打去了电话,将宋朝阳的意思表明。

    于南却不接受这个结果,语气强硬的道:“我跟你说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哪怕是他拒绝,也要当我面拒绝,所以啊,李大秘书,你就勉为其难,帮我约他见个面吧。”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