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言通天 > 第1759章 冰睛雪眼
    申屠冰魇的宏愿,是要让人族灭迹,或者成为奴隶。

    魔族的强横,本就在人族之上,挑出来一头最弱的魔族,都能轻易灭杀千百凡人,要不是修仙者的存在,人族大地早成了魔族的囊中物。

    自认为比人族高等的申屠冰魇,怀着一颗王者之心开启了千年来最为可怕恐怖的跨域之战,虽然他意气风发,可是想起怀中的一枚果子,申屠冰魇却是直皱眉。

    取出一枚青紫各半的化形果,申屠冰魇看了半晌,又无奈的收了起来。

    “这东西能捂熟么?”

    听信了谗言的西征统领,怀着一丝希望继续捂着他的化形果,至于能不能捂成极品,申屠冰魇就不知道了。

    申屠冰魇所不知的真相,徐言却早就知道,别说捂不熟,那枚被他动了手脚的化形果,能保住普通化形果的药效都算不错了。

    魔帝城,魔花殿。

    一次盘坐足足一年之后,徐言才缓缓睁开双眼。

    左眼中黑芒流转,代表着恶念本源的力量一闪而逝。

    这一年来,徐言可没闲着。

    将邪灵的恶念之力彻底融合,存储在眼底空间之后,徐言本体的境界也到了一个临界点,即将突破化神中期。

    本就是化神巅峰的元婴,加上邪灵那庞大的本源之力,徐言本体的境界是被恶念本源直接推向了化神中期。

    这种由外物形成的进阶力量,如果放在别人身上,必定弊大于利。

    强行靠着外力进阶,元婴的状态与本体会出现不同,没有驾驭本体境界的元婴,即便达到化神中期的修为,也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力量,甚至会影响到心境与下一个境界的突破。

    但是徐言不同。

    他的元婴早到了化神巅峰,只是本体境界没有跟上而已,这次融合了邪灵的本源,借此力量突破化神中期对徐言来说有利而无弊。

    别说突破化神中期,就算一步达到化神巅峰对他也没有影响。

    元婴与心境相连,强大的元婴,足以驾驭强大的本体境界。

    彻底融合了恶念之力,徐言所得到的好处不仅是即将破境,还有失而复得的左眼能力。

    自从小黑归入困龙石,徐言的左眼成为了普通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妖灵鬼怪,虽然右眼的剑眼能弥补缺陷,但他总觉得不太习惯。

    如今庞大的恶念本源宿入了左眼,一旦运转,以这份恶念本源所形成的瞳力,足以达到黑龙宿入左眼的程度。

    盘坐中的徐言,微微闭眼,又忽地睁开,左眼涌动起黑芒,整个眼瞳在瞬间变得漆黑如墨。

    “恶念之眼,可观天地幽冥。”

    以黑眼环顾四周,在徐言的左眼中,整个魔花殿里充满了一种线状的气息,这些气息从地面升腾,缓缓的飘上穹顶,从魔花的顶端透出,消失在天空。

    “消散的木灵力,万阳木在逐渐枯萎。”

    以恶念之眼能轻易的看出五行气息,徐言暗自一叹。

    万阳木已经死了,由于太过巨大,还没人察觉得到,随着时间的流逝,万阳木会完全枯萎,不出百年,将成为一颗枯木。

    “不能浪费了。”

    徐言略一沉吟,以心念沟通千机府。

    漂浮在屋子里的混元瓶上,小木头的本体枯枝已经完全碧绿,叶片也不止七片,而是翻了一倍!

    徐言能十分清楚的感知得到,千机府里的小木头还在继续成长着,因为枝叶上依旧流转着代表本源之力的绿芒。

    宛如小树苗般的小木头,再也不是枯枝模样,只要有源源不断的木本源,小木头就会不断的成长。

    感知到小木头的现状,徐言大感欣慰,本想取出混元瓶让小木头在魔花殿里吸去万阳木的树体,又想到这里毕竟是魔帝城的核心,魔族真正的老巢,不说申屠冰魇那些魔子会不会回来,外面还有一位雪罗刹呢。

    略一犹豫,徐言扫了眼空荡荡的大殿,当他的目光掠过大殿角落里凝固在冰晶上的一朵完整的花朵之际,忽然一皱眉。

    大殿虽然狼藉,但是依旧遍布冰雪,很多被冻住的花朵在四周凝固出不同的形状,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唯独这一朵,在冰雪中散发出古怪的气息。

    以左眼的恶念之力所见,这朵本该平淡无奇的冰花,在花朵的中心处竟出现了一个竖瞳,好似谁的瞳孔,更像是一只眼睛!

    藏在花朵中的瞳孔,完全由冰晶形成,正对着大殿中心的徐言,隐晦得连感知都无法察觉。

    被包裹在冰雪中的瞳孔,以寒冰之力掩饰,若非徐言修成了恶念之眼,他也差点忽略。

    扫了眼冰花,徐言冷笑了一声。

    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谁在监视他,除了那位雪罗刹之外还会有谁。

    “冰睛雪眼,好高明的手段,你喜欢看是吧,那就让你看个够好了。”徐言在心头暗道。

    抻了个懒腰,徐言起身活动了一番手脚,浑身嘎吧嘎巴发出骨节响动。

    坐得久了,自然要恢复一番。

    “又是一年闭关,甚是乏累,这修炼一途,真是艰难孤寂,独身一人,修炼更苦啊!”

    一边舒展身子骨,徐言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跨域而来遇真爱,人魔也能有灵犀,哎,可惜,可惜,是我一厢情愿,不得两情相依,何年何月,才能成双对呢。”

    一席感慨唏嘘,道出了游子在他乡遇到真爱却错失的遗憾,以低沉唏嘘的语气道出,堪称闻之动容。

    距离魔花殿极远的一座大殿里,雪孤晴正冷着脸盯着面前的一朵冰雪之花,在晶莹的花朵上显现出徐言的身影,更能隐约听得到那番怪异的言谈。

    听着徐言的声音,看着对方的背影,雪孤晴依旧面不改色,神色冷淡。

    一年的冷静,那一丝起伏的心绪早已被冰封,雪罗刹之名,绝非等闲。

    仰着白皙的脖颈,雪孤晴冷冷道:“徐三,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用出来好了,我雪孤晴若是信了你的鬼话,就不是罗刹!”

    哗啦,哗啦。

    随着雪孤晴的冷语,冰晶花朵里传来一种冰雪融化的响动。

    只见大殿穹顶的冰雪被融化,冰雪形成了一道小型的溪水流下,那位融化了冰雪的魔子鬼面就站在水流下面,不知何时身上的甲胄竟消失不见,现出了一身健硕的筋肉,在流水的冲击下,显现出一种男人的美感。

    沐浴而已,闭关之后清洁身体不算意外。

    可是让雪孤晴差点发狂的是,魔花殿里的家伙不知是不是故意,偏偏将要害对准了那朵用来监视的冰花。

    于是雪罗刹的俏脸渐渐变化了起来,玉手更在颤抖,眼角急跳,最后忍无可忍,咔嚓一声将面前的冰花掐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