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异界那些事儿 > 第1107章 你还活着!?
    一直目送着罗德里格斯的身影消失之后,荷鲁斯才收回视线,看着驾驶座上的艾尔莎,仍是有点不敢相信:“唐恩陛下居然是个传奇法师?还是个炼金术大师?”

    “没错哦。”

    艾尔莎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路况,说道:“就是因为陛下哥哥的力量,我们才能发展的这么快呢,整个伊尔鲁斯帝国都因他而改变,所有的人都因他而变得更加幸福了呢。”

    荷鲁斯注意到说到唐恩的时候,艾尔莎脸上是满满的崇拜和幸福。

    “你很喜欢唐恩陛下?”

    “啊!喜、喜欢什么的、实、实在是……”

    艾尔莎突然变得非常羞涩,局促不安地低着头,扭扭捏捏的不敢承认自己心中的想法。

    “果然……喂喂要撞到了!”

    “啊呀呀呀!”

    艾尔莎在即将追尾的一瞬间紧急刹车,好悬才避过了一场事故。

    “好险!差点就要被罚款扣分了呢,要是第一个被扣分了,大家一定会嘲笑我的……”

    荷鲁斯嘴角一颤,他很想告诉这个有点笨笨的小丫头,按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扣分恐怕是早晚的事情了。

    “你知道罗德里格斯老师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吗?他……他的工作难道真的只是干杂活儿?”

    荷鲁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师,那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炼金术士,在这里竟然只配干杂活儿?

    这说出去实在是太讽刺了吧!

    “没错啊。”

    艾尔莎重新启动车子,抱着方向盘盯着前面的路面,道:“从洛瑟玛尔那一战结束之后他就被带回来了呢,陛下哥哥说要让他在这里赎罪,为普兰达尔奉献他的余生呢。”

    荷鲁斯捕捉到了两个关键词:“洛瑟玛尔?赎罪?”

    “你不知道啊?”

    “我应该知道什么?”

    “洛瑟玛尔那一战啊,追究到底的话,可都是罗德里格斯的责任呢。”

    荷鲁斯心中一颤,洛瑟玛尔的毁灭,竟然是老师的责任!?

    “能详细跟我说说吗?”

    “唔……反正现在洛瑟玛尔已经消失了,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说说好像也不违反纪律吧……”

    艾尔莎想了一下后,点点头,然后开始跟荷鲁斯叙述起了洛瑟玛尔发生的事情,从魔能工程研究院到艾尔莎的家,不过短短几分钟(为了读者阅读习惯,以后除非是严格的时间描述,常规时间流逝就用二十四小时制的叙述方式了)的路途,荷鲁斯的内心竟是几番波折,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可怜的荷鲁斯,他本以为自己的胆子就够大了,闯下的祸已经是罪无可赦了,可没想到他的老师,罗德里格斯霍恩海姆,竟然还走在他的前面!

    他居然尝试着去控制混沌!?

    那个祸害了普兰达尔一百多年的混沌神教,竟然是出自老师之手!?

    他甚至还囚禁了两只巨龙的灵魂,将他们的尸体炼制成了死灵巨龙!?

    这已经不是作死所能形容的了,根本就是想不开了去找死啊!

    在普兰达尔可是有一个共识,惹谁都行,千万别惹巨龙!

    巨龙那个开了挂的种族,出了名的不好惹,如果激怒了他们,干脆点自杀比较痛快点,否则的话,恐怕连灵魂都不得安宁了。

    老师啊老师……你真不愧是我的老师呢……

    “不过就算是这样,让老师去打扫卫生端茶倒水什么的,也太浪费人才了吧?”

    “我不知道啦。”

    艾尔莎非常无辜的说道:“我听陛下哥哥说,罗德里格斯虽然是个天才,但他所掌握的那些知识早已经落伍了,他已经被淘汰了,所以需要重新学习新的基础知识,从学徒一步一步开始学起,然后才能重新跟上现在的节奏。”

    知识已经被淘汰了吗……

    荷鲁斯沉默不语,连老师都是这样,恐怕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些知识也差不多了吧……

    不过,老师毕竟是炼金术界千古第一人,有基础在,重新追上现在的知识水平肯定不难,或许没过多久,他就可以重新主导这里了吧。

    但是,自己呢?

    解决了这次的事情之后,难不成自己还回到极北那片永冻冰原上隐居?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即逝,很快,荷鲁斯就坚定了自己的念头。

    不,既然见到了老师,那么以后的生活就必然要改变了。

    连老师都可以在这里赎罪,那么自己又为何不可?

    更何况,听老师所说,这里的技术水平非常的先进,如果能在这里找到解决无眠者的办法,一直背负在自己身上的沉重枷锁,也就可以成功解开了吧?

    荷鲁斯心中不断思考着,连魔能气车什么时候停下来的都不知道。

    “到了哦,这里就是我家了。”

    还是艾尔莎喊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下车之后,看着面前这座漂亮的别墅小洋房,心中非常感慨。

    一直听龙族的人说守望者的生活过的多么的清贫,但是没想到,现在得益于那个唐恩陛下,连守望者的生活也都得到了改善。

    “妈妈!我们有客人来啦!”

    艾尔莎推开门踢掉鞋子之后,直接光着脚跑了进去,屋子里面的地暖非常的暖和,艾尔莎和依莉雅都非常喜欢不穿鞋在屋子里面跑来跑去的感觉,不过现在依莉雅去了领主府住,就没人陪她一起玩了。

    跟在后面的荷鲁斯关上门之后,看着光可鉴人的地板,又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鞋子,实在是没好意思踩上去,但是脱鞋子……讲道理的话,他里面的绑带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叹了口气后,荷鲁斯打了个响指,一股水流凭空出现,然后直接在他的双脚上卷了起来,片刻后清澈的水流就变得浑浊不堪,直接飞到门外的花池里毁尸灭迹了,然后荷鲁斯的双腿上迅速散发一股炙热的热量,湿漉漉的鞋子和绑带马上就变得干爽了,他这才脱掉了靴子,跟了进去。

    “您是?”

    问声而来的克莱拉看到站在客厅的荷鲁斯,愣住了,她不认识这个人啊。

    “您好,克莱拉女士。”

    荷鲁斯单手叠在胸前,轻轻弯腰行了一礼:“我是来见守望者的。”

    克莱拉一怔:“你是龙族的观察员?”

    说完她也感觉有点奇怪了,若说龙族的观察员,就不得不提埃灵顿的艾卓卡曼达了,这家伙在埃灵顿的日子过的别提有多潇洒了,天天化身吟游诗人,在酒馆里弹琴吟诗,把那些外地来的小姑娘们迷的七荤八素的,然后他自己却又片花不沾身翩然离去,俨然已经快成为埃灵顿的一个传奇人物了。

    旁边的艾尔莎一脸的迷茫,这都是在说什么啊?什么守望者?什么观察员?

    “不,严格来说,我是导致你们夫妇在这里的根源,自我介绍一下。”

    荷鲁斯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鄙人荷鲁斯霍恩海姆。”

    “荷鲁斯……你是那个荷鲁斯!?”

    克莱拉大吃一惊:“你还活着!?”

    荷鲁斯苦笑了起来:“很抱歉让您失望了。”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还活着,为什么”

    克莱拉突然闭上了嘴,看了眼旁边的艾尔莎,艾尔莎现在都还不知道她父亲担负着的使命呢。

    荷鲁斯会意,带着略显生硬的笑容问道:“有疑问的话可以稍后再问,现在我想知道亚伯顿阁下在哪里?现在有很紧急的情况……”

    “他应该还在那里守着……”

    荷鲁斯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扭头问道:“地方没有变吧?”

    “当然没有,不过前阵子唐恩陛下专门过去强化了一下防御……等等,如果你要过去的话,我帮你联系一个人。”

    克莱拉掏出电话拨了出去,接通后她说道:“荷鲁斯来了,你过来一下。”

    挂掉电话后,克莱拉说道:“请坐下喝杯热茶,稍等一下吧。”

    荷鲁斯欣然答应。

    埃灵顿的某家酒馆中,正被一群眼冒星星的姑娘们围在中间的艾卓卡曼达挂掉电话后,眉头紧皱。

    荷鲁斯来了?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隐居在永冻冰原上钻研怎么解决无眠者的问题吗?

    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

    难道说

    艾卓卡曼达心中一个激灵,霍然起身,差点把那几个姑娘都撞倒在地。

    “抱歉了姑娘们,我突然有急事要走了!有缘下次再见!”

    艾卓卡曼达匆匆离开酒馆,踏出门的下一刻他就瞬间消失了。

    艾尔莎家。

    “我来了!”

    艾卓卡曼达突然出现在客厅之中,看到捧着茶杯的荷鲁斯之后,他一脸亢奋地问道:“荷鲁斯!果然是你!难道你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荷鲁斯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他放下刚喝了一口的热茶:“龙族的观察员?”

    “艾卓卡曼达。”

    “恐怕要辜负你的期待了。”

    荷鲁斯叹了口气,眼神微微向艾尔莎身上一飘。

    艾卓卡曼达看了眼艾尔莎,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放心,不必介意,她也是我们龙族的成员啊。”

    “她也是龙族!?”

    荷鲁斯瞪着眼睛:“但她身上的气息明明是人类的!”

    “艾露的情况有点特殊,以后有机会了再说,总而言之,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她也是时候该了解亚伯顿的使命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荷鲁斯叹了口气,直接坦白了:“无眠者之墓,恐怕有危险。”

    克莱拉和艾卓卡曼达瞬间色变!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