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君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灵神战场
    今夕何夕,千年时光铸就了紫寒,那时紫寒举鼎而动离开神道踏离天玄,一切似乎寂静,可是却在今日龙皇陨落,当星空中龙影而过一切陷入了沉寂。

    龙皇陨落,紫寒的神情中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在他眼中龙皇陨落似乎早已注定,毕竟历经了南皇阻击妖皇之后一切都变得平常,见识过惊涛骇浪,又怎会让那小小的涟漪所扰。

    铛!

    当大鼎再度镇落虚空,紫寒那时打破了一切禁锢踏入了另一方虚空,那时灵神战场他征战多年的灵神战场,在这一片战场中他力压一天之才夺得至尊之位,在此处他感受到了无上荣耀也在此感受到了怎样的落寞。

    随着这一切而至,大鼎镇落在灵神战场中,所有人在看,在望,随着怎样的一种心境,而紫寒自大鼎一方踏出径直向着那一片满是阴暗的大地而来。

    那是一片布满了幽暗与死亡的地方,也是铸就了他不灭之基的地方,随着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一步步踏入了亡灵之地,如他踏上神道时一般,这却是对此地主人的尊重。

    那人与紫寒无怨,紫寒无需盛气凌人,随着目光一步步踏入亡灵之地,那一次众生阻杀紫寒而来,亡灵之地不知在那一次埋下了多少尸骨。

    眼前的十八战峰下,那一具枯骨却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却是那第十八座峰宇上那一人在静静的站着,望着,紫寒认出了那一人,他便是当初战峰下沉寂的尸骨。

    当年紫寒神路被断,他曾至此问过,何为神道,何以登神,那一次他所问却并未问如何成道,他问却只是在问心安。

    随着步伐,紫寒一步步踏上了峰宇之上,走过一座座战峰,他当年曾在此征战过,从第一座峰宇开始,直至那第十六座战峰之前自紫寒皆是不曾驻足。

    那一处落入眼中是如此的熟悉,当年至此,第一次,他第一次遇见了那名为妖凰天的人,他俊美绝世,有着星空下第一美男子之称。

    紫寒曾驻足片刻,却在下一刻再度踏上了第十七座战峰,随着步伐,越过了眼前的峰宇他第一次登上了最高处的峰宇,此时的他站在了第十八座战峰之上。

    第十八座峰宇是至高处,整片灵神战场的最高处,在此地紫寒可看见一切,可是他并未眺望甚至不曾先看那此时峰宇上身着黑袍之人。

    “十八战峰,修罗!”

    眼前是一块碑,一块黑色的碑,看着那一块碑,紫寒的声音轻念,碑旁斜插着一柄长剑,长剑上有着缺口,那是剑王的剑,紫寒一笑走到了碑前抽出了长剑,那时他执剑而望终是看向了黑袍之人,那时一眼下紫寒却为之惊艳。

    在他眼中,黑袍下有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他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如同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而他的皮肤是如此的白皙,甚至没有丝毫血色,可是在他的身躯中却蕴含着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

    莫名间,紫寒看着眼前的人,沉吟了片刻,道“你便是当年化出这亡灵之地的修罗?”

    紫寒问,那人却沉吟了片刻,道“我们见过”

    没有回应紫寒的问题,却已经默认,那时看着他,紫寒的思绪却不禁再度流转,不禁想起了当年血月说过的过往甚至是传说。

    生灵身陨化作亡灵,也就是眼前之人当年在那一次灵神战场开启杀了数百年,一人杀出尸山血海,亲手铸就了这亡灵之地,他便是修罗,杀伐一生的修罗。

    当年天城曾派遣无数之人剿灭修罗,而当年血月所说修罗战死,死在了天城手中,可是亡灵之地却永存大地,到了今日紫寒看着眼前的修罗他不知该如何言语,一切似乎至此变得不一般,而此时的修罗却拥有着极为可怕的力量,那般力量甚至不弱于神道尽头的那一人。

    渐渐的,紫寒回神,看着修罗,道“见过!”

    “那就希冀下次的再见吧”

    那时修罗之言落下,而他的声音却带着沙哑,就像是很多年都不曾说过话,连语言都变得生涩,可是紫寒不言,执剑而起再度向着战峰走下。

    当他走下战峰,再度踏上虚空时,他却看向了灵神战场的深处,看向了那一步一劫难的万劫山脉,也唯有到了此时紫寒知晓因果,方才明了当年一切,他能再生皆因那一片山脉,皆因山脉中的那一人。

    紫寒浮手,手中长剑悬浮在了鼎旁,看着山脉紫寒却在此时躬身向着那山脉行了一礼。

    可是当他行礼之时,整片万劫山脉却在那一刻动荡而起,一道乌光而临划过了虚空托住了紫寒欲要躬下的身躯,那时紫寒的神情一动。

    万劫山脉之内,那一座城内,恢弘的大殿中,王座之上一人坐在那里,他豁然睁开了眼眸,漆黑的眼睛投过了无尽的虚无看向了紫寒。

    “你无需拜!”

    嗯?

    一句话响起,紫寒的目光似乎在为之而动,那一道声音仿佛从最幽暗的地方传出,随着一种声音响起却不知为何,紫寒的心神却在此时为之一颤,那声音竟有着熟悉。

    “为何?”

    无需问为何,一切皆是知晓因果,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紫寒与那王座上之人仿佛在隔空对视,看着这一切时一切却又化作飘渺。

    那时的目光却有些难言。

    “若你是他,我受不起你这一拜!”

    言语中不知透着怎样的一种意味,那一刻的目光在颤,紫寒的思绪却在此刻变得莫名,他的心绪在动,一切的疑惑在此时涌动,四方而至,唯有一片虚无,紫寒始终不解,他也有着太多的不解。

    到了此时,他沉思而起紫寒不知他口中所谓的他是谁,却依旧道“若我不是呢?”

    “不是?”

    一切再度随着片刻的沉寂,不知如何言语之时,大殿的王座上,那一双如墨的眼眸却闪过了一缕失落,不知如何言语,唯有在那一刻道尽声音回荡在了远处。

    “若你不是,你便无需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