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处处开宝箱 > 495 灵山破碎
    “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灵山深处,气运池边,米小侠以周天星斗大阵压制两大善尸,正绞尽脑汁如何盗取佛教气运。

    忽然一声巨响,整个空间都在震颤!

    不论是米小侠,还是阵中化为舍利子的两大善尸,都不禁一阵惊恐。

    气运池是佛教根本,虽然位于灵山深处,但拥有气运镇压极为稳定,已经相当于一方独立空间。灵山究竟发生了怎样大战,竟然可以波及到这边?

    “这是……”

    惊讶之余,米小侠目光一瞥,不禁猛然瞪大眼睛。

    原本平静如镜的气运池水面,此时竟然荡起层层涟漪。虽然很微弱,但波及池面万朵青莲,进而动摇青莲所发出的青光!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米小侠回过神,当即狂喜,不禁放声大笑。

    虽然只是轻微波动,但能够动摇佛教根本的气运池,实际上非同小可。米小侠不知道灵山具体发生了什么,竟然引得气运池波动。

    不过他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在这之前,米小侠镇压两大善尸,功德金莲金光压迫万朵青莲青光,距离池面只有一寸距离,却再难往前。

    此时气运池波动,使得青光动摇,正是天赐良机。

    “镇!”

    机不可失,米小侠沉声大喝,拼尽全力催动功德金莲。

    “阿弥陀佛。”

    “时也运也。”

    大阵之中,已经丝毫动弹不得的两大善尸,忽然一声无奈的叹息。谁知灵山突变,使得气运池终失守。

    咔!咔嚓!蓬!

    在金光巨大的压力之下,片刻之后,本已经不稳定的青光再也坚持不住。先是出现裂纹,然后开始龟裂,并且迅速布满池面。最后随着一声轻响,青光猛然破碎。

    哗啦!

    清光崩溃,接着同秋风扫落叶,池面的万朵青莲也瞬间枯萎消散。

    嗡!

    此时再无阻碍,金光立即布满池面。接着一声震颤嗡鸣,如同巨龙吸水,数百道水柱冲天而起。已经液化的佛教气运,沿着金光被大量吸入功德金莲!

    “哈哈!成了,成了,终于成了!”

    看着佛教气运吸入金莲,米小侠再次放声大笑,心中异常畅快。

    功德金莲是镇压崭教气运的宝物,崭教为数不多的气运,全部储存在金莲之中。此时吸入佛教气运,崭教气运将其包裹同化。如此一来,原本的佛教气运,转眼就变成了崭教气运。

    吞噬他人壮大自身,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而且此消彼长,随着气运的增减,势必引起佛、崭两教实力的变化!

    已经预见日后佛教、崭教的局势,米小侠又怎么能够不兴奋。

    “还是真多啊……”

    与此同时,让米小侠暗暗咋舌的是。以功德金莲吸收的速度,转眼间就能吸干一条大河。在这种速度之下,气运池水位也只是缓缓降低,肉眼几乎不可查。

    由此可见,佛教气运当真恢宏如海。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功德金莲已经在疯狂吸取气运,但米小侠仍忍不住一阵着急。

    灵山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必然是天崩地裂的巨变。这种情况之下,随时可能发生难以预料的状况,留给他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

    轰!轰隆!

    此时,随着一连串的巨响,灵山完全被激起的尘土所遮蔽。直到片刻之后,尘土渐渐散开,眼前这才重新清晰。

    “……冥河!”

    一堆碎石瓦砾之上,如来佛祖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眶崩裂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

    此时哪里还有灵山,只剩一堆废墟而已。

    刚才冥河老祖燃烧自身,使出毁天灭地一剑。一剑之下,如来佛祖仅剩的法宝,连同托着的手臂瞬间全毁。

    相比之下,被如来佛祖挡在前面的燃灯古佛,还要更惨得多。满身金色血液,左臂和右腿已经齐根斩断,就连左眼也被瞎了。虽然有准圣修为,但由于冥河老祖剑气暴戾,他却无法自愈。

    堂堂过去佛,现在竟然成了残疾。

    除了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重伤之外,最不能接受的是,作为佛教根基的灵山,也轰然断裂、坍塌!

    “冥河!你罪不可赦!”

    冥河老祖竟然毁了灵山,如来佛祖暴跳如雷,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

    “罪不可赦?哈哈,既然如此!”

    冥河老祖双眼赤红,浑身煞气越发浓郁,再次举起元屠阿鼻。接着轰的一声,周身血液都在燃烧。

    “冥河你……”

    刚才一剑,已经消耗冥河老祖大量元气。此时这架势,他难道还要发动第二剑!刚才还在咆哮的如来佛祖,瞬间脸色大变目光呆滞。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旁边燃灯古佛,更是一个劲的宣着佛号,满脸的凄苦。若是这一剑在落下,他就不是残疾这么简单了,恐怕性命难保。

    想到这里不禁越发苦闷,他只是过去佛,跟着凑什么热闹充什么英雄,现在反倒把自己白白搭进去。

    “冥河你敢!”

    如来佛祖回过神,指着一声大喝。毕竟原本就有伤在身,若是这一剑落下,他也接不住,恐怕也是性命难保。

    “哈哈!我有何不敢!”

    猖狂大笑,燃烧自身全力催动元屠阿鼻,紧接着没有丝毫犹豫,一把血色巨剑冲天而起。然后径直落下,斩向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

    “嘎嘎,这下该……”

    一剑之后,冥河老祖消耗巨大,身体摇晃险些站立不稳,估计怎么也得几千年才能完全恢复。但如果杀了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也值了!

    但是紧接着,冥河老祖瞬间瞪大眼睛。这一剑已经落下,怎么没有丝毫动静,如同落在了空处。

    嗡!

    下一刻,正当冥河老祖疑惑之时,忽然一声嗡鸣。只见血剑落下之处,猛然亮起一团金光,正是佛光!

    “怎么可能!”

    冥河老祖眼睛瞪得更大,满脸的难以置信。以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现在的状态,他们怎么可能还有如此实力。

    “冥河,你大胆胡为。”

    一个声音响起,金光瞬间冲散一切,只见如来佛祖和燃灯古佛前面,站着一名干枯老者。脸上不喜不悲,干瘪的双眼看着冥河老祖。

    “……准提!”

    看到这人,冥河老祖先是一怔,接着反应过来,瞬间面如土色,目光中充满了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