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算什么东西
    如今的天元,众仙盟与奉天盟之争,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因理念不同,分别成为了诸子道场之内的两方大势,相互倾轧,已有三百年之久了,甚至想当初那位扶摇宫的大长老道无方,都因为这种理念之争被北冥大魔头斩了,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世界上,要论起来,最可悲的便是这等死法,毕竟,若是死在了与神族生灵的战场上,死在了与三十三天的大战中,还有可能在点将台上重生,天元便有许多奇才高手,以这种形式,重新回归了人世!

    可当时被北冥大魔头斩杀的道无方,却永永远远的被抹去了!

    也正是那一件事,使得世人都知晓了众仙盟与奉天盟的存在,也知道了诸子道场内部,并非铁打的一块,净土古族,大多是众仙盟一脉,而神州道统,以及大雪山,则多是奉天盟一脉,两脉相争已久,因此北冥大魔头来为难渤海国余家,方驴与方小美其实也并不感意外,可是在他们看到了那两位神州来人之后,心里便忍不住有一种愤怒升腾了起来,难以压制!

    “呵呵,莫要误会,我只求一战而已……”

    听到了方小美以及大雪山一众长老的大喝,那孟剑渊笑了起来。

    他悠悠踏步上前,衣袂翻卷,迎风而立,说不出的风流倜傥,俊美无双,双眼只是望着方小美,似乎有些惋惜般的叹道:“卿本佳人,何必为了那魔头而毁了自己的一生呢……”

    “住口!”

    方小美勃然大怒,一步踏出,神矛直击!

    “哈哈……”

    孟剑渊大笑,身形于空中游走,颇有一种衣不沾尘的出离尘世之感。

    一道清流在他掌中流转,赫然化作了一道清丽刀光,恰到好处的将方小美的白骨神矛拦下,口中却是一点也不老实,身形游走之中,只是不停的向方小美道:“别人唤你作魔头,我却当你是足不沾尘的仙子,实在不忍看你陷入污泥之中,而且我也听说过你的事情,知道那魔头并非你亲生父亲,从你父辈论了起来,你还得算是我神州一脉,只要你愿斩断与那魔头之间的关系,我便用身家性命担保,引你进入诸子道场,修成一番正果,如何?”

    他的声音,听来也算诚恳,再加上那如冠玉般的面孔,实在能迷倒不知多少妙龄仙子,但是谁也没想到,方小美听了这句话,一张脸便如同笼上了一层寒霜,难看到了极点!

    “今日,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轰隆隆,白骨神矛绽放无尽凶芒,死死向孟剑渊那张俊美的脸上狠狠戮去!

    而那位红唇如剑般的女子则更是直接,抱剑而遁,一道妖艳剑光如灵蛇横空,缥缈不定,但却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狠狠的向着方驴斩去,冷喝道:“就因为我们是奉天盟一脉,才要除了你们两个败类,奉天盟内人人英雄,你们那个师尊的存在,就是惟一的污点……”

    “我去你大爷的吧臭娘们,今天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驴爷有多猛!”

    方驴破口大骂,张口喷出一片烈焰,焚烧半边虚空,犹如魔神再世,葬天灭地!

    轰隆隆……

    那神州二人这一插手,场间局面立时变得难分难解,本来方小美与方驴占据的优势,也在这时候无形之中消弥,九位高手战成了一团,空中云搅雾动,电闪雷鸣,狂风四起卷大地,直若天降大劫,不论是方驴还是方小美,又或是大雪山那几位长老,甚至是连方驴请来的狐朋狗友都参战了,但也一时分不清高下,每个人皆全力出手,急切间谁也无暇顾及其他了!

    “先把你玄孙儿交出来吧!”

    而在这时,北冥大魔头身边的一位侍妾,则目光冷冷看了下来,居高临下的喝道。

    此时的方小美与方驴皆被缠住,陷入混战,这余家一脉便成为了无人管顾的存在,若是在这时候,北冥大魔头出手,那余家一脉,自是覆灭在即,他们的心里,本来便都祈求着不会被北冥大魔头注意到,此时见那侍妾的目光望了下来,立时心间一片绝望,天地灰暗!

    “若是等到主人出手,那拿回来的,可就不只他一个人的命了!”

    另一位侍妾冷笑了一声,满面杀气的开口。

    在她们说话之间,天地似乎隐隐出现了一种变化,他们的头顶之上,已经笼罩了一片威压,毫无疑问,那是北冥大魔头的气息,这种气息的笼罩,让他们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幻象,就好像其他人都不存在了,在他们的面前只有那位至高无上的北冥大魔头,自己的性命都在他一念之间,若是不按他的侍妾所说,把余怀柔交出去,那么灭顶之灾,倾刻降临……

    “我的柔儿啊……”

    余夫人哭的几乎断了气,只是紧紧的抱着余怀柔的胳膊,死也不肯松手。

    可是余怀柔到了这时候,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却出现了罕见的刚毅之色,仰起头来,望着余家老祖宗道:“老祖宗,让我跟他们去吧,不然的话,恐怕咱们余家谁也逃不了,不过孩儿去之前,还请老祖宗信我,我没有杀肖致远,但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杀他!”

    “柔儿,你……”

    余铁翎颤声开口,也有些于心不忍。

    但他却没有过多劝阻,似乎他也知道,如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呵呵,好孩子……”

    余家老祖宗圆圆胖胖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宽慰之色,揉了揉余怀柔的脑袋,轻声道:“你说的不错,今天我余家若是不陪出一条命来,恐怕整个余家,都难逃覆灭之灾!”

    余家上下,皆呆呆怔怔的望着老祖宗,心里有种难言的压抑感。

    余家老祖宗,真要将余怀柔交出去么?

    可是余家老祖宗接下来的话,却大出众人意料:“只是这个人不是你,是我!”

    余家上下的眼神,瞬间直了。

    余铁翎第一个大叫了起来:“不可!不可!老祖宗你在说什么?”

    就连余夫人在这时候,也大哭了起来,伸出手去,抓住了余家老祖宗的衣袖。

    与普通人家不同,修行家族里面,老一辈的人是有些时候,是比小一辈的人更重要的,在普通人家,小辈人便是希望,老一辈人往往都会为了小一辈的人而牺牲自己,可在修行家族,老一辈的人才是命根,是顶梁柱,若是老祖宗死了,余家一脉没有了靠山,也就距离四分五裂不远了,因此,修行家族哪怕是牺牲家族中最有天资的小辈,也不会伤及老祖宗!

    可在这时候,余家老祖宗却分明是主意已定,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叹道:“你们不必再说了,柔儿是个好孩子,他不能死在这里的,只有我去,在外人看来,我或许只是一个不中用的老头子,连这些小辈都欺负到了我头上来,但他们还是不了解啊,不了解我……”

    余家老祖宗说着话,却是微微挺起了胸膛,眼中露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深沉目光,像变了个人也似:“若是我战死在了这里,别说区区肖家少主的命,怕是整个肖家的命也陪得了吧,那个晚辈若是真有他表现的那么聪明,那么他也就应该知道,到了收手的时候了……”

    说到了这里,他不再多说,双袖一拂,跳上了高空。

    “想要我孙儿,便先让老夫领教一下你的神通吧!”

    声音朗朗,余家老祖宗神情平淡,直视北冥!

    在这一刻,他胖胖的身躯居然有了一种沧桑之意,渊停岳峙,一掌向北冥大魔头拍去!

    望着他拍来的一掌,北冥大魔头转头看了一眼,微微动容,眼底似乎有精光闪过。

    但也只是微微动容,便旋及恢复了平静,甚至连动也没有动!

    “老祖宗……”

    望着空中那一幕,余家上下皆失声大叫了起来。

    望那余家老祖宗那毅然出手的模样,他们却如同望着一个赴死的背影……

    “老祖宗,老祖宗回来……”

    余怀柔更是心间绝望,撕心裂肺一般的大叫了起来。

    “老祖宗,他……他为何总是想不开,把那牌位撤了不就……”

    余夫人更是几乎昏厥,无力的拉着余家家主的胳膊。

    “此话再也休提!”

    可余家家主,却在此时猛然间挣脱了自己的手臂,余夫人胆骇的看着夫君,却见铁铁翎脸上满是刚毅之色,手中已然多了一柄大刀,正是他的兵器,他眼睛只是冷冷的望着空中,寒声道:“柔儿,你记得,老祖宗知交遍天下,三十六位仙君里,甚至也有五六位是他老人家的挚交,他若是死在了这里,那北冥大魔头便是再凶残,只要不想挑起奉天盟与众仙盟的大战,便也只能收手,这就等于是老祖宗在拿他的命,换你的命,你知道吗?”

    “孩儿……孩儿知道……”

    余怀柔已经哭的满面泪痕,连连点着头,身体都在颤抖。

    余铁翎点了点头,道:“那好,老祖宗死后,便轮到了我,我会接着挑战那北冥大魔头!”

    这一话话,直听得余夫人满面惊慌:“你疯啦?”

    余铁翎并不理会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还是向着余怀柔道:“我们余家不能不参战,不能让老祖宗独自赴死,因此,一定要参战,哪怕死剩最后一个人,所以我也要出手,而你,立刻就走,随着大雪山的长老回去,待到小五祖回来之后,向他们将所有的事情说明白,然后求他们教导你,但不要求他们帮你报仇,因为我要你将来,亲手斩了那大魔头的脑袋!”

    “父亲,我……”

    余怀柔大叫了起来,满面杀气:“我也要……”

    余铁翎大喝道:“答应我!”

    余怀柔身形一振,跪倒在了地上:“孩儿……孩儿记下了!”

    “好!”

    余铁翎沉喝,大笑道:“惟有如此,我余家才有真正崛起,成为大族的机会!”

    余夫人在这时候已经看不懂自己的丈夫与儿子了,抬起头来,更是看不懂那位如今只是为了区区一个死去三百年之人的牌位,而不顾修为境界之间的差别,悍然送死的老祖宗!

    在这时候,他看似动用了全力,实际上却是心都懒了……

    与其说是全力出手,与那侍妾斗法,倒不如说是借用此法,下意识的一击……

    “呵呵,想用这一条老命,换你余家一条生路么?”

    而望着他冲来的身影,北冥大魔头没有理会,他身边的一位侍妾却冷笑了起来:“当年我家主人连扶摇宫的大长老道无方都斩了,更何况区区渤海国的一位金丹老修?”

    “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还想威胁我家主人?”

    另一位侍妾却更凶狂,冷笑一声,手中多了一柄仙剑,狠狠向着余家老祖宗劈斩了过来,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位侍妾,居然也有着元婴境界的实力,这一剑斩来,剑气滔天,冰封一片,像是天地之间同时堕入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带着一股子难言的凶残霸道之意……

    而余家老祖宗则是长长一叹,猛然间提起一身的修为,猛然一掌打了过去!

    “便用这一死,祭奠你我四百年的交情吧……”

    “方师弟……”

    那一掌击了出去,看似凶猛,但在同境界的人眼中,却根本就是软绵绵的,别说对付那位侍妾元婴境界的一剑了,就连余家老祖宗本身那金丹九转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

    看起来,就像是鸡蛋碰石头,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也有意外,便如此时!

    那一掌软绵绵的拍了出去,迎向了那一片冰天雪地,明明弱不可言,偏偏在那一掌碰到了那侍妾的剑光之后,轰隆一声,爆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凶威,几乎就在同时,那剑光便节节崩碎了,随后崩裂的,是那被剑光渲染了出来的冰天雪地,无尽虚空,再之后崩碎的,是那侍妾手中的长剑,然后再次崩碎的则是那侍妾的白嫩如新藕一般的纤细手臂……

    轰!

    到了最后时,连那北冥大魔头身边的无形天地都崩碎了,北冥大魔头脸色大变,急急的抱着他身边的侍妾跳出了百余里,这才堪堪躲过了那接连不断,毁灭一切的崩碎之力!

    “唰……”

    不知多少人都在这时惊呆了,诸天之中,无数的目光看了过来。

    就连正在恶战的方小美与诸子道场等人,都忍不住缓了一缓,齐齐朝这边看了过来!

    这些目光都有些呆滞……

    刚刚出了什么事?

    余家老祖宗怎么可能有这等本领?

    当然了,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余家老祖宗一样呆若木鸡!

    “你问他是什么身份?”

    不过,也就在众修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远处已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淡淡的怒意,也带着一种漠视天下群雄的疏懒之意,回答着那侍妾刚才喝问余家老祖宗的话。

    “他是我截道三当家,跟他比起来,你家主人又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