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至强掌门 > 完本感言
    无论如何,张野和夏雪晴的武道天赋都深深打击了王克弱小的心灵,他却不知道更严重的打击还在后面。

    第二天,王克还沉浸在美梦之中,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蒋真满脸兴奋地站在外面。

    “什么事啊,这大清早的。”王克睡眼迷蒙地问道。

    “师父不是说今天教我学习英雄三招嘛,天都亮了。”蒋真急切地说道。

    王克望了眼墨蓝的天空,还有两颗星星在眨眼,嘟囔道:“还没亮天呢,我再睡会儿。”说着就要返身回屋。

    蒋真一把拉住他,指着东方的天空说道:“你看,怎么没亮?”

    王克望了过去,只见东方刚刚有些泛白,离真正亮天还得半个时辰。睡意未去的他挥了挥手,说道:“等大亮了再说,我再睡会儿。”

    “你赖皮,你说今天教我的,结果天亮了又不教了。我知道你就是不想教我,赖皮,赖皮,大赖皮!”

    蒋真拉着他的手不放,嘴里喊个不停,声音带着哭腔,眼角挂着泪珠,好像受了莫大委屈一样。

    王克最受不了小孩耍性子,只好说道:“好了好了,我现在就教。”

    蒋真破涕为笑,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外走,王克说道:“你再急也得让我穿上衣服吧?”

    他这才放开手,催道:“快点快点。”急得就像是前世王克小时候催着父母带他出去玩的样子。

    “我真是欠你的,这大清早的连个安稳觉也不让人睡。”王克嘴里发着牢骚,穿衣服的动作倒是没有减慢。

    师徒俩人来到院中,王克问道:“英雄三招和美人三招你想学哪个?”

    “不能都学吗?”蒋真问道。

    都学?那也得我会才行啊。王克把脸一板,严肃地说道:“一天只能学一样,贪多嚼不烂。”

    蒋真见状知道再求也没用,撅着嘴说道:“那好吧,今天就学英雄三招好了。”

    王克以为他报仇心切,肯定会选择美人三招,没想到答案正好相反,便问道:“为什么不学美人三招,杀人于无形啊。”

    “我是堂堂男子汉,当然要学英雄三招!”蒋真理所当然地说道。

    “好,那美人三招就不教你了。”王克特意逗他。

    果然,蒋真立刻不干了,叫道:“不行,美人三招也要学,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

    王克还没答话,那边厢房门声响,夏雪晴穿戴整齐走了出来,说道:“你们师徒俩干什么啊,大清早就起来折腾。”

    “是他。”王克和蒋真互相指着对方,异口同声说道。

    “小鬼,是你来吵我的好不好?”王克气道。

    “是你赖皮。”蒋真毫不退让。

    夏雪晴被他们逗得笑出声来,说道:“好了好了,别吵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影响我练功就行。”

    “走,去前院,让你师姑在后院安安静静练功。”王克说道。

    刚进前院,就看到张野在练武场中打拳。看到他们过来才停了下来,擦了把额头的汗,笑道:“大哥这么早就教徒弟啊,怎么还吵起来了,我在前院都听得一清二楚。”

    “贤弟起得早啊。”王克打了声招呼,把罪责全推到蒋真身上:“还不是这小鬼瞎吵瞎闹的。”

    蒋真刚要回嘴,王克把脸一虎,说道:“再吵自己学去。”他只能把话咽了回去,瘪着嘴满脸不高兴。

    张野走过来,严肃地说道:“蒋真,怎么能和师父这样?目无尊长,也就是你师父纵容你,如果在宗门的话是要被开除门墙的。”

    “听到没有,再这样我就开了你。”王克吓唬道。

    “知道了。”蒋真不情不愿地说道。

    张野见王克都不在意,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便转开话题说道:“大哥要教他英雄三招吧,我回避一下。”

    王克叫住他,说道:“不用,你也不是没看到过拳谱,有什么好回避的,来一起看看他昨晚学得怎么样?蒋真,先给我练一遍,按你理解的练。”说完在《武典》中把英雄三招学习了。

    蒋真按照自己的理解将英雄三招练了一遍,然后收手站好,问道:“师父,你看我练得行吗?”

    王克和张野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不约而同的问道:“这都是你昨天自己琢磨的?”

    蒋真有些慌了神,不知所措地说道:“都是我自己想的,难道我练错了吗?”

    看到他惊慌的样子,张野哈哈大笑起来,对王克说道:“恭喜大哥收个好徒弟啊,这悟性真是没得说了,我远远不如!”

    “你要知道他恨不得杀了我就不这么说了。”王克心中暗道。

    “难道我练得没错?”蒋真又弱弱地问道。

    “没错,是很对,只要有几个地方需要注意一下,我给你说说。”

    王克说着把蒋真不足之处点了出来,然后和他亲自过了几次招,他就已经全都纠正了过来,剩下的便是熟练度的问题了。

    和蒋真过招的时候,王克一直在想他会不会借机对自己下手。可是从始至终蒋真都没有半点杀意,即使用出狄青降龙,翻身骑在他的脖颈上,双手也只是在他眼睛上轻轻比了一下,一点力量都没有用。

    王克心中略安,宣布蒋真正式学会英雄三招,兴奋得他连翻了几个跟头,满院子乱跳。

    “大哥是奇才,收的徒弟也是奇才,你的师徒真让人羡慕啊。”张野在旁边说道。

    王克却在心中苦笑:“师妹是天才,小弟也是天才,连徒弟都是天才,这特么的压力也太大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几人各自练了会儿功,吃过胖子做的早饭,洪祁四个教头便登门了,南祥武馆新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接下来几天就是各种忙碌,重新张贴招生广告,打造健身器材。好在现在人手够多,否则还真得把王克忙死,饶是如此也直到一个月后才诸事准备完毕。

    王克又按习俗请人选定了黄道吉日,将十月初八定为南祥武馆正式收徒,重新开馆的大喜日子。

    十月初七晚上,武馆上下人等再次欢聚一堂,预祝明日开门大吉。却不想铁壁领着一个憨厚的健壮少年走了进来,高声说道:“王克老弟,老哥哥我来求你一件事!”

    自从上次俩人交手之后,铁壁这段时间有空就会来南祥武馆坐坐,也给王克提了不少的建议,算起来是武馆的常客。王克忙起身招呼道:“铁大哥快来坐下,正好还没开始呢,咱们好好喝上两杯。”

    其他人也忙起身相让,铁壁笑着摆摆手,说道:“我是来求你办事的,所以酒先不喝,你得先答应我才行。”

    “看铁大哥说的,咱哥俩谁和谁啊,有什么求不求的,只要小弟办得到,必须答应。”王克说道。

    “你肯定能办到,我可就当你答应了。”铁壁满脸笑容走到近前,拉过那个少年,说道:“铁铮,过来拜见你师父。”

    那个叫铁铮的少年向前两步,跪倒在王克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道:“徒儿铁铮拜见师父!”

    王克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一楞,待反应过来时铁铮已经叩拜完毕,挺直了身体跪在那里。

    “铁大哥,你这是闹哪出啊,弄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王克先是埋怨了铁壁一句,然后伸手去扶铁铮,说道:“这是贤侄吧,快快请起。”

    铁铮把头一摇,说道:“爹爹说了,师父要不收下我,我就不起来。”

    “傻小子,谁让你说出来的啊。”铁壁以手抚额道。

    “啊?不能说啊。”铁铮说道。

    王克忍笑扶铁铮,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还不小,居然没扶动,他只好运起烈阳功内力,把他强行拉了起来。

    铁壁把脸一沉,说道:“王老弟,你这是没看上我家这傻小子?”

    王克笑道:“铁大哥,拜师的事咱先缓缓,你先说说怎么想起让贤侄拜我为师了,你这功夫还用得着我嘛。”

    “你就别往我老铁脸上贴金了,我这两下子哪有你行?你就给我个痛快话吧,我家这傻小子你收还不收,不收我现在就走,当咱俩没认识过!”铁壁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王克忙拉住他,说道:“行了行了,你是我亲哥,我收还不行吗?”

    “这才叫兄弟呢。”铁壁捶了王克一拳,对儿子说道:“傻小子还不赶快拜师,等着啥呢?可愁死我了,你说你哪有点像我的样子!”

    铁铮连忙重新跪下,给王克又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口中称道:“徒儿拜见师父!”

    “好,快起吧。”

    王克再次扶起铁铮,转头对铁壁说道:“老大哥,你这实在太突然了,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弄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再说了,我教徒弟哪有你经验丰富,你就不怕我误人子弟?”

    铁铮坐了下来,说道:“快别提了,我家这傻小子脑袋转不过弯,我是咋教都不行啊,一打他娘还护着,我是实在没招了。那天看你教蒋真教得不错,就动了这个心思,不过他娘护得紧,我还得说服她才行。这不,今天好不容易答应了,我立刻就送过来了。以后他要是不听话,你就往狠了打,别打死就成!”

    王克听得满头黑线,说道:“大哥,咱可不能光靠打啊,还是得以说教为主。”

    “说没用,就得打,不打不开窍,你打开窍了我还得谢谢你呢。”铁壁说道。

    王克不敢让他再说下去,否则铁铮这心理阴影面积更不知道多大了,忙说道:“行了,大哥你别说了,徒弟我收下,怎么教你就别管了。来,咱们喝酒!”

    铁壁闻言端起酒碗来,说道:“本来应该摆桌拜师宴的,来得太急让我给忘了,改天补上。我先自罚三碗,干了!”说完他连干了三碗酒,抹了把嘴喊了声痛快,然后对铁铮说道:“傻楞着干什么呢,给你师父敬酒啊,哦对了,还有你师,那个师姑,差点又说错了,弟妹别怪我啊。”

    夏雪晴白了他一眼,嗔道:“铁大哥你要再乱说的话,以后我就不让你登门了。”

    “好好,不乱说,绝对不乱说,弟妹,”铁壁抬手轻打了下嘴巴,“看我这张嘴,妹子别生气了,铁铮快点敬酒!”

    众人被他逗得想笑又怕夏雪晴吃恼,忍得都快受了内伤。

    铁铮是个实在的孩子,老爹让敬酒就敬酒,除了王克夏雪晴外,张野、余伯和洪祁四个教头也没落下,就连蒋真都因为入门早成了师兄也被敬了一碗。一圈下来喝了九碗,竟然没看出半点醉意,这点倒是遗传了铁壁的基因。

    蒋真见到终于有个师弟,而且还与自己同龄,高兴得不得了,拉着他问这问那。铁铮则是有问必答,而且言必称师兄,让蒋真更加得意之余,也隐隐以师兄自居。

    王克和铁壁说着话,却将两个徒弟的表现看在眼里,忍不住暗暗摇了摇头,心道:“蒋真心眼太多,铁铮又太过憨直,希望别受他欺负才好。这两个徒弟性格差别太大,完全是杨过和郭靖的翻板,还不能用一种方法教,这下有得头疼了。”

    酒足饭饱之后,铁壁告辞离去,至于铁铮则被留了下来,和蒋真住在一起。

    王克将铁铮叫到房间,询问了他所学武功,除了简化版的铁布衫外,他只学会了半套拳法,这资质确实不佳。

    “嗯,你先回去休息,待为师想想教你哪种武功。”王克说道。

    铁铮行了一礼,退出门去,王克则坐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该从哪里教起,干脆不再去想,躺下休息,只待明日正式开馆收徒。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早早起床,将庭院收拾打理完毕,只待吉时一到便开馆收徒。

    辰时三刻,王克带着武馆上下一起打开大门,只见外面早已站了许多人,黑鸦鸦一片把整条街都要堵满了。

    “开门红啊!”

    王克心中暗喜,刚要上前对前来捧场的父老乡亲说点什么,就听有人高声喊道:“盖世武馆高德阳前来拜馆,请王馆主多多指教!”

    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片喝彩声:“来了,来了,终于来了!今天有好戏看了!”

    王克恨得直咬牙:“闹了半天你们不是来报名的,是跑我这里看热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