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2章 言秉兴
    “殿下,郑和请见。”

    朱瞻基睡了个懒觉,正在吃早饭,闻言就说道:“让他进来。”

    没多久,郑和来了。

    “见过殿下!”

    相貌堂堂,看着就是个伟丈夫啊!

    朱瞻基微微颔首道:“你在金陵这些时日里,可发现什么问题了?”

    郑和的肤色比以前白皙了不少,他沉声道:“殿下,金陵城中倒是安稳,只是各部官吏多有懒政,目前看来,也就是工部的钱均骅和都查院的兰伟业算得上是兢兢业业。”

    朱瞻基沉吟道:“金陵官吏多有懒惰,此事父皇早有耳闻。本宫此次下来坐镇金陵,也要各方敲打一番,不称职的自去,你近期都在这边,要知无不言,千万莫去学了那些明哲保身的……腐气!”

    郑和凛然道:“殿下放心,臣在此不过是过度,臣还是想出海。”

    朱瞻基的面色微黯,说道:“出海之事暂时不可行,不过你无需沮丧,安定之后,本宫自然会从中斡旋。”

    郑和的面上浮起毅色,说道:“殿下放心,只要旨意一下,臣马上就能再次组织船队出海,扬我大明雄威于海外!”

    朱瞻基随后安抚了几句,郑和告退前问了方醒。

    “兴和伯……在城外。”

    ……

    美人娇柔,浴后无力。

    眉间多了些春色的莫愁看着就像是雨后的鲜花,让人一见心动。

    “老爷。”

    这个称呼让方醒有些心动,他手一拉,就把莫愁拉在自己的膝上坐着,问道:“你可以去北平,那样我放心些。”

    “不了,妾……身就在金陵,将来若是有了孩子,妾身就把他送进书院里去读书,然后妾身就开着神仙居,也能养活他。”

    光滑的脸上还带着红晕,昨晚的娇羞还在记忆里,可眼前这个看似娇柔的女子却异常坚定的说出了这番话。

    “你啊你!”

    方醒无奈的道:“我知道你的性子,那就罢了,不过这边有第一鲜和书院在,若是有事,自然不会让你受了欺负,等以后有了孩子,我自然有安排。”

    莫愁垂眸道:“老爷,若是女孩呢?”

    方醒轻笑道:“我最喜欢女儿,你若是生出了女儿,那就由不得你了,必须要到北平去,不然我会担心。”

    莫愁犹豫了一下,抬头,正好和方醒那含笑的双眼对上,她马上垂首道:“嗯,不过妾身能养活自己和孩子。”

    方醒微笑点头,心中却暗道: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莫愁突然挣扎起来,方醒松手,看着她在自己的身前福身,眼睫毛颤动着说道:“老爷稍坐,妾身去洗手做羹汤。”

    “莫愁,你……莫要害羞。”

    方醒忍着大笑的冲动说道,然后那长长的眼睫毛飞快的上挑,脸蛋瞬间布满红晕。

    等莫愁去后,方醒出了内院。

    “老爷,太平府那边很紧张,不过白天没敢乱动,晚上的时候,那些人就各处去威胁,说是不许乱说,否则全家死光。”

    方五说着拿出一张纸,上面注明了一些人名。

    “老爷,这些都是目睹了那日抓人,还有最后那人自尽时的围观者也在其中。”

    方醒摇头道:“没用,人证的作用必须要在物证的基础上才能管用,不过……”

    ......

    方醒纳妾,而且莫愁还是神仙居的东家,这个消息和东厂锦衣卫大肆抓捕犯官被并列为金陵新近两大消息。

    犯官们被抓,可朱瞻基却没有什么动静,而方醒的动作就有些引人注目了。

    两辆马车,一溜家丁,方醒就这么出了金陵城。

    “香车宝马,兴和伯这是携美出游啊!果然是洒脱。”

    方醒出了城,金陵城中的气氛陡然一松。

    严府中,言秉兴看着依旧威严,只是脸上的皱纹多了些。

    “老爷喝茶。”

    飞燕进了书房,有些怯生生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眼前的飞燕身材依然窈窕,面色白中带粉,堪称是美人。

    言秉兴垂眸,看也不看一眼,飞燕失望的告退,留下了一室香风。

    自从被揭穿有私生子之后,言秉兴的名声就有些臭了,不过碍于他的大儿子言鹏举在国子监,所以外人多多少少会给些面子。

    这也是大明目前的教育资源所决定的姿态。

    大明目前有各级学校,可出来就能做官的,唯有国子监,于是国子监的名额几乎能让人抢破头。

    而且教授的权利也不小,他要是给你‘差评’,抱歉,你无法正常毕业。别说是做官,回家种地去吧。

    “父亲。”

    所以在看到大儿子的时候,言秉兴的眼中有欣慰,却也有些许……难堪!

    言鹏举最近的日子也不大好过,大家都知道他家是得罪了兴和伯,除非是胆子极大,或是关系极好,否则大多都是见面僵硬的拱拱手罢了。

    言秉兴只觉得心中郁郁,他说道:“那方醒带着小妾出游了?殿下可有话说?”

    这等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态度就是现成的把柄,言秉兴觉得方醒这是在朱棣去后,自觉成了功臣和老资格,所以开始松散了。

    想到这里,言秉兴只觉得浑身发热,他目光扫过门口,却没看到已经渐渐被他冷落的飞燕,就说道:“殿下碍于方醒的身份不好约束,可若是有人把事情闹大,嘿嘿!”

    说完他看到大儿子默然,就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气谁呢?”

    言鹏举呐呐的道:“父亲,据说殿下在那大宅子里整日睡觉,睡醒了就叫人唱曲,晚上还喝的醺醺的。”

    “无稽之谈!”

    言秉兴不屑的道:“陛下登基之后,殿下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必然就是两见生厌,于是陛下就把他弄到了金陵来。但说什么醇酒美人,那方醒岂还有心思出游?”

    言鹏举点头道:“是,大家都认为是有人在乱传话,殿下估摸着是心情郁郁,所以就有些意冷了。”

    言秉兴低声道:“咱们不用管,肯定会有人悄然跟上去,一路去寻他的把柄。若是抓到了把柄,不但他要倒霉,连殿下都会跟着灰头土脸。”

    言鹏举回身看看门口,然后才说道:“父亲,心虚的自然要派人跟着,还有就是恨毒了他的,咱们家坐视就足够了,看看那人怎么在金陵栽跟斗。”

    言鹏举目前的境况有些尴尬,虽说是他老爹言秉兴带来的恶果,可自家人当然不能这么算,于是一切的仇恨都堆积在了方醒的头上。

    “那是他自作孽!”

    言秉兴的眼中精光大作,全是恨意。

    等言鹏举一走,言秉兴就迫不及待的叫来了飞燕,在她的狂喜中,开始了……

    人的巅峰时刻不少,而对于此刻的言秉兴来说,却不多了,所以他很是珍惜,经常更换身边的女人。

    “老夫要让他去死……”

    “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