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730章 润物细无声(为白银大盟:山水任我行贺,6)
    知行书院的招生结束了,看到方醒此次还是只招收了四十名学生,那些文人骚客无不兴高采烈,为此秦淮河的画舫生意都好了许多。

    陪伴朱棣处理国事不是件轻松的事,一天下来,杨荣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回到家就只想休息。

    杨荣虽然刚刚升为翰林学士,可俸禄并不算高,但朱棣对身边的近臣出手不小气,所以日子过得还行。

    “父亲,这是家中最近的出入账本。”

    刚闭眼,三儿子杨锡就来了。

    子女多了,开销就大,所以杨荣每月都要核查一遍本月的开销,看看儿子们有没有大手大脚的花钱。

    杨锡把烛台拿过来,站在边上不时为某笔支出解释一二。

    看到一半,杨荣指着一笔开销道:“三十二个铜板,五十九个铜板,最后一个更是八十一,怎么没计算总数?”

    杨锡看了一眼,随口答道:“三者相加,总计一百七十二个铜板,孩儿稍后补上。”

    说完杨锡就觉得不大对劲,侧脸就看到了杨荣那探寻的目光。

    “为父记得你对算术不精,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呃……

    杨锡的眼神有些躲避。杨荣就皱眉道:“父子之间,而且还是关于学业的事情,有何不能说的?为父只有欢喜的份。”

    杨锡低声道:“父亲,孩儿买了兴和伯的数学。”

    杨荣的手抖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的道:“学多久了?”

    噗通!

    杨锡跪下忏悔道:“父亲,孩儿不该去学科学,孩儿错了。”

    科学在儒家属于过街老鼠,杨荣本身就是进士出身,按理应该属于铁杆的儒学捍卫者。

    可杨荣呆呆的看了杨锡一会儿,就说道:“罢了,这账册你拿回去,以后记得不可疏漏。”

    杨锡大感意外,喜滋滋的出去,却没看到自己老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杨荣摩挲着扶手,喃喃的道:“这就是润物细无声啊!”

    ……

    方醒不乐意去早朝,特别是在张淑慧临产的时候。

    可朱棣最近看他很顺眼,前次早朝还特地问了方醒为何没来,所以这次他再也躲不过去了。

    在等待召唤的时候,杨荣缓缓的走过来,低声道:“兴和伯,你的书卖的可好?”

    方醒一怔,然后就随口说道:“还行啊!不过我不靠这个吃饭,所以基本上没赚钱。”

    “呵呵!”

    杨荣微微一笑,“你这一招倒是灵光,居然把我儿子都套进去了。”

    方醒无辜的道:“不就是学些新东西吗,难道还有什么禁忌?”

    “你啊你!真是……本官佩服。”

    方醒刊行的三本书销售不错,‘有识之士’当然看出了方醒的‘险恶用心’,所以大声疾呼,要求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封杀方醒的书。

    可上次国子监就为此吃过一次大亏,整个国子监被取消休沐半年,当事人也被处置了。

    这时候谁敢出头?

    ……

    朱棣看着精神不错,而且面色也松散了些。

    早朝一开始就很乏味,百般无聊的方醒四处乱看,御史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把这厮从朝班里揪出来。

    瞅一瞅的,最后瞅到了纪纲。

    纪纲挑挑眉,右手并指如刀,轻轻的挥动了一下,然后挑衅的冲着方醒笑了笑。

    方醒张开嘴,无声的动了动。

    撒比!

    纪纲的脸青了青,张嘴无声的道:畜生!

    朱棣对例行的奏报没啥兴趣,目光在朝班里转动,最后停在了方醒的身上。

    方醒张嘴:你生儿子没屁yan。

    纪纲毫不犹豫的反击:你一辈子都没儿子!

    方醒大怒:你儿子是太监!

    看到纪纲垂眸,方醒大乐,心想你这个傻缺没词了吧!

    敢跟我斗!

    方醒舒坦的转过身体,然后就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包括朱棣。

    “咳咳!”

    方醒一脸正色的站好,仿佛刚才他只是走了个神。

    无耻的家伙!

    陛下,收拾他吧!

    群臣的目光看向了朱棣。

    朱棣面无表情的道:“还有何事?”

    这时刘观出班道:“陛下,臣昨日收到浙/江的书信,说是台/州沿海如今禁海废弛,渔船每日浩荡出海捕鱼。那些商人鼓动渔民下海,然后收了鱼获就做成罐头,卖的满大明都是。”

    这话让群臣都有些面面相觑,这些人大多都吃过海鱼罐头,可谁都没关心来自于何处。

    这尼玛居然是违规下海捕捞的海鱼?

    那些渔民和商人居然敢视禁令于无物?

    现在虽然没有片板不得下海的禁令,可大家都默契的维持着严禁成规模的渔民下海。

    “陛下,台州府上下肯定是贪腐了!”

    “陛下,此事不可小觑,若是百姓沟通海外,时日一长,人心惶惶啊!”

    “此例一开,我大明的沿海地区处处都是口子,陛下,想想那场面,臣都后怕不已啊!”

    吕震站在中间,眉头紧皱的模样让人一看就是在忧国忧民。

    “陛下,台州府上下肆意妄为,臣以为该令御史下去,查!涉及到谁就查谁!”

    吕震大义凛然的道:“陛下,臣以为朝班之中就隐藏着那些商人的大后台,甚至是台州府的大后台!”

    目光扫过朝班,大多都是漠然,只有方醒冲着他挑挑眉,还抬抬下巴。

    这明显的就是在挑衅啊!

    吕震的右眼抽搐一下,掷地有声的道:“臣请陛下彻查此事,不管涉及到谁,也要把他揪出来,以儆效尤!”

    “说得好!”

    金幼孜面色凛然的出班道:“陛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勿以恶小而不惩,此事当清查!”

    一番慷慨激昂之后,大家发现朱棣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这是怎么了?

    所谓的后台,指的就是方醒。

    方醒上次在台州府剿灭倭寇,后来还让人弄了那个什么鱼罐头。

    不过你还别说,大家都觉得那个鱼罐头的味道真的不错,下饭下酒都是好菜。

    下酒菜千万种,可难得逮到方醒的痛脚,不把他收拾一番,怎么对得起大家刚才的口水啊!

    孟瑛的脸色有些难看,踌躇了一下后,他出班道:“陛下,那些鱼罐头……军中也采买了不少。”

    我曰!

    刚才就像是打了鸡血般兴奋的群臣都懵逼了!

    孟瑛,你特么的喝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