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13 章(修bbug)
    二十分钟后,两人赶到市图书馆。

    林芜她们三人坐在大厅的休息椅上,孙阳大步流星赶过去,秦珩却不紧不慢。

    孙阳:“你们下午要干什么?”

    三人表情都沉沉的。

    孙阳笑嘻嘻地跑过来,见大家好像都不是太高兴。“怎么了?被人欺负了?是谁?我去揍他!”

    秦珩的目光落在林芜身上,见她脸色苍白,眼圈微微泛红。他硬硬地问道:“怎么了?”

    姜晓咬了咬唇角,“林芜的钱包被偷了。”

    秦珩眉心一皱,“在图书馆被偷的?”

    姜晓点点头。

    秦珩:“怎么回事?”

    姜晓:“就上午我和林芜去看书,肖薇去了厕所,可能就是这个时间。”

    秦珩挑眉:“你们人不在,书包就放在座位上?”也真是心大。他想在说,看到林芜隐忍的表情,生生的把话咽下去了。

    肖薇都快哭了,“是我不好。当时她们不在,我去上厕所了。”

    林芜摇头,“肖薇,不怪你的。”

    肖薇呜呜地抹着脸,“怪我妈妈,都是她给我做的补脑饮料。我喝多了。”

    孙阳:“你也别哭啊,这事怪小偷。秦珩你快想想办法?”

    秦珩眼角抽了抽,目光对上林芜,“图书馆里的人怎么说?”

    林芜:“已经记录了,等他们查到了再通知我。”

    秦珩心想,这样的话她也信。“我陪你们过去再问下。”

    工作人员看到她们又带了两个男生过来,“同学,不是和你说了吗?查到了会打电话给你的。”

    秦珩脸色严肃,“你们现在不查,小偷早就跑了吧。图书馆要补我同学被偷的钱吗?”

    工作人员看着他,“可我也没有办法。”

    秦珩一字一顿,“报警吧。”

    林芜一愣,她们怎么就没有想过报警呢,到底是当局者迷。

    秦珩拿出手机,拨了110 。他在电话里,把事件说了一遍。挂了电话,他微微仰着下巴,“警察一会儿就到。”

    林芜低吟一声,“谢谢。”

    四目相识的一瞬,秦珩的心突然扑通扑通加速跳了一下。那晚之后,两人再次说话了。

    十分钟后,警察很快赶过来。录完口供,警察又去察看了监控。

    监控显示,十点十一分,一个穿着黑色外套带着帽子口罩的男士翻开了林芜的书包。

    警察:“看不到脸。回去我们要查看一下附近的监控。你们先回家吧,有消息我会立马给你们打电话。”

    秦珩点头,“麻烦您了。”

    警察问:“你们是一中的学生?高几的?”

    孙阳道:“高一。”

    警察眼含赞许,“加油啊!”

    这一下忙下来,已经到下午三点了。几个人第一次经历这些,精神疲惫不堪。

    林芜一看时间,“姜晓你不是要见晋仲北的吗?”

    姜晓无力道:“不去了。我和你去学校。”

    “不用了,已经没事,你们也赶紧回去吧。”林芜看着肖薇,又安慰了她几句,她的面色已经恢复,眸光温柔,“没事的。我以前上学也丢过钱。不是有句话说,丢财免灾吗。”

    肖薇:“林芜你真好。”

    秦珩瞄林芜她一眼,“我也回学校。”

    孙阳看着他,“你怎么又变了?”

    秦珩表情温和,“我本来就是要回学校上自习的。我和林芜一起回去。”他语调坚决,那几人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再说了,秦珩比他们自己靠谱多了。

    孙阳想了想,“我本来是想喊你们去看我溜滑板的,那下次吧。”

    林芜看着孙阳,又说了一句,“孙阳,谢谢你啊。”

    孙阳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都是秦珩厉害。”

    秦珩转身,“走了。”

    秦珩陪着林芜在站台等公交车。

    今天是周末,他穿着自己的衣服,灰色的厚外套,看上去很温暖。本就好看的他,穿上自己的衣服更是比平日帅气了许多。

    林芜依旧穿着校服,里面穿了一件白色大领毛衣,她一低头,一张脸就埋进领子里了。

    “你冷不冷?”秦珩望着前面,轻轻开口。

    林芜看着脚下,“不冷。”

    秦珩轻轻嗓子,“这次丢了多少钱?”

    林芜垂下眼帘,默了一刻,“六七百。”

    秦珩哑然,“你怎么不把钱放在宿舍?”

    林芜叹了一口气:“忘了。”她从张老师那里拿了钱之后一直放到书包里了,后来就忘了。刚刚慌乱的心,慢慢沉静下来。姑婆和妈妈告诉她,没有钱不可怕,总能熬过去的。人最不能被打倒的是意志。饭卡上还有一百多块钱,省一省的话,是可以撑到下个月的。

    钱包丢了,她只是遗憾,钱包里面有一张妈妈的照片。她妈妈19岁的时照片,妈妈很宝贝这张照片。

    “你手机呢?”

    “在宿舍。”

    秦珩没在说什么。

    16路公交车来了,两人依次上车。林芜投了一块钱,回头见秦珩还在找零钱,她从口袋里摸出剩下的最后一个硬币投了进去。

    秦珩脸色有一瞬的不自然,摸了摸鼻子,跟着她走到最后,两人并排而坐。

    阳光懒懒地从窗外打进来,车厢里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

    林芜侧首窗外,静静地看着高楼大厦。阳光刺目,她微微闭上眼,头轻轻靠在玻璃上。

    秦珩微微侧首,目光落在她侧脸线条上,白皙的脸颊被晒得微微泛起红晕。他伸手想要去拉车窗的遮阳布。

    林芜因为车子晃动,轻轻动了一下。秦珩连忙缩回手,心想她那么白,晒一会儿又晒不黑。

    车子转弯的时候,她的身子突然朝秦珩身上靠过来,头轻轻撞了他的肩膀。

    秦珩端坐着,一动未动,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

    林芜抬手理了理头发,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今天谢谢你。”

    秦珩咽了咽喉咙,“没什么。你也别担心,钱包会找到的。”

    林芜莞尔一笑,心存1的希望也是希望。她的左手肘支着窗户上,“我小时候也丢过一次钱,学校要交什么费用。我从家到了学校,我怎么也找不到。我又沿着上学的路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全班同学都把钱交了,只有我没有。我怕妈妈难受,放学没有回家。”她的声音悦耳,一点悲伤的情绪都没有了。

    “你去哪了?”

    “躲在一颗大树下,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你胆子真大。”

    林芜眨眨眼,“天黑之后,山上偶尔冒出星星点点的火,村里的老人都叫鬼火。山里的孩子从小时就怕!从来不敢走夜路。我当时特怕!又不敢哭,怕哭了鬼把我抓走。”

    秦珩喉咙突然像被什么堵住了。“你几岁?”

    “九岁吧。后来,我妈妈提着手电筒找到了我。我抱着她大哭起来,等我摸到她的脸,才知道妈妈的脸上全是泪。”林芜说着还笑了一下,“真的特别傻。”

    “嗯。真的挺傻的。”

    “你丢了多少钱?”

    “十块。”

    秦珩愣怔住,当时那十块钱对她们一家来说特别珍贵吧。

    “我妈妈说,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都有解决的。不能解决,人还是要活着。”后来,妈妈把自己的长头发剪了卖了,给她交了费用。

    秦珩抿抿嘴角,“你想家了?”

    林芜鼓了一下嘴角,轻轻应了一声。十一之后,她就没有回过家。下次回家的话,该是到寒假了。

    那天晚上,秦珩回到家,懒懒地摊沙发上。

    秦妈妈紧张摸了摸他的脑袋,“不舒服?”

    秦珩躲开,“我没事。我爸呢?”

    秦妈妈指了指书房,“在工作。”

    秦珩起身,去了书房。

    秦父坐在书桌前,听见动静他抬首,“找我有事?”

    秦珩一步一步走过去,思量了几秒,开口:“我们有个同学今天在市图书馆看书钱包被偷了。您说这社会治安是不是太乱了?”

    秦父凝视着自己的儿子,“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秦珩直接道:“您和公安局的李叔叔联系一下,让他帮忙找一下我同学的钱包。”

    秦父挑眉,“看来你和你这位同学关系很好,男生女生啊?”

    秦珩硬声道:“女生!她比较特别。您快点。”

    秦父不禁笑了笑,“你求人办事就这态度?”话说如此,不过他还是当打了电话。

    秦珩看着他爸打完电话,“谢了。”

    秦父:“你这位你同学叫什么?”

    秦珩:“林芜。”

    秦父:“这名字我在那听过?是今年的中考状元?”

    秦珩:“就是她!”

    秦父笑了笑,“要和同学好好相处。”

    秦珩一脸不耐,“知道。”

    第二天晚上,秦珩回到家,秦父就告知他,“你同学的钱包已经找到了,不过里面的钱已经被小偷花了。”

    秦父把钱包递给他。

    秦珩还是第一次看到林芜的钱包,蓝色的布做的,手掌心那么大,上面绣着特有的纹路。

    他翻开来,意外地在里面发现一张照片,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穿着苗族服饰,银饰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你同学是少数民族?”秦父问。

    “这是她妈!”

    秦父看了一眼,笑道:“我说着,照片有些旧。你这位同学应该很漂亮,毕竟她妈妈容貌在这里。”

    秦珩哼了一声,“漂亮,就是不太温柔,就那样吧。您问这么多干什么!”

    秦父的目光在照片上稍稍停驻,似在回忆什么。“这是苗族吧。”

    秦珩收起了照片,“您别看了,我妈要是知道,肯定要生气了。”

    秦父咬牙:“臭小子!”

    第二天,秦珩把钱包还给了林芜。“是不是这个?”

    林芜眼眸一亮,“你怎么找到的?”

    秦珩:“哎,我爸一朋友在公安局。”

    林芜打开按钮,妈妈的照片也在呢。

    “你看看钱对不对?我那叔叔说,小偷花了一点,追缴到这么多。”

    林芜数了数,“还有600。”她已经很满足了。“秦珩,我要怎么谢谢你?”

    秦珩望着她,见她眉宇终于舒展,“先欠着吧。”

    姜晓好奇道:“林芜这是你妈妈吗?”

    林芜把照片地给她看。

    “你和阿姨长得好像,阿姨好漂亮。这是阿姨多大拍的?”

    “好像十九岁吧。我妈妈很少拍照的,这张照片好像是别人帮她拍的,我来一中念书后,问她要了照片。”

    “林芜你将来肯定和你妈妈一样漂亮。”

    孙阳连连点头,“林芜本来就是我们班最漂亮的。”

    姜晓嗯了一声。

    秦珩余光细细地看着她,还真是。

    钱包失而复得,林芜的心中大石终于落下。她和秦珩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消失了。因为这件事,几个人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孙阳私下和秦珩没少开玩笑,“你要谢谢我,不是我带你去图书馆,你就不能将功赎罪?林芜肯定现在还不和你说话。”

    秦珩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孙阳昂着脖子,他才不怕呢。“林芜——”

    林芜回头,“怎么了?”

    秦珩撇过脸。

    孙阳笑嘻嘻的,“今天的作业有哪些?”

    林芜把本子递给他,“都在上面。”

    孙阳:“林芜,这周你们还去图书馆吗?我和秦珩也来,我们一起学习,好吧?”

    林芜摇摇头,“这周不去了,要去亲戚家。”

    秦珩知道她口中的“亲戚”是指沈家。

    孙阳:“那下周。我和秦珩做你们的保镖。”

    林芜忽而一笑,眼睛像杂着揉碎了光,清清亮亮的,“好啊。”

    趁着孙杨不在,秦珩才问道:“你这周要去沈宜葶家?”

    林芜点点头,“宜行哥哥生日。早上沈宜葶来和我说,阿姨想让我过去。”

    秦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