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三军会合
    “呼……呼……呼……呼……”收回刀剑的苏佳,站在原地喘息不停,还未从胜果中回过神来,眼角中带着期盼,露出久违的神怡——这一战,苏佳彻底战胜了过去,战胜了命运。

    风雨过后,朝阳渐起,晨光穿过泥石洞口,照亮了谷底一切,像是洗净昨日的黑暗,温暖与光明重现人间……

    郑羽化垂落长剑,全身半跪在淤泥地上,此时的他内力耗尽,坦然接受了命运的结局。迎着初晨的阳光,满脸欣慰地看着苏佳雨露后的面容,微微一笑道:“你我之间的宿命,终究是这样的结果,到头来这次御使‘神剑’走火入魔的人竟会是我——这回是我被仇恨所蒙蔽,失去了本性……”

    “郑师兄……”看着郑羽化落尽之下感慨之言,苏佳不禁嘀咕道。

    “不过小师妹你亲手斩断我的罪恶,也当是命运最好的结果……”郑羽化稍许闭了闭眼,不禁有感而发道,“我一直口口声声说,自己心系着红云的念情,并在‘鬼陌之谷’将小师妹你打倒;怎奈这一次我丢掉了信念,却是小师妹你顾系红云的感情,并将我从‘入魔’中拯救出来……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也终于明白红云去世后,寄托信念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小师妹你……”

    “小红姐姐……”郑羽化说了这么多,不只是苏佳感触良多,与之生前关系好的徐双、吴贤等人,也在后面投去忧思的目光。

    “你我之间的恩怨,都因红云而起……”郑羽化淡淡一笑,略显临别意味道,“我原来一直心系红云,如今却是亲手毁掉了执念,今日之败自当报应,我无以憾怨……”

    说完,郑羽化两眼低垂地望着地面,似乎像和世间做着最后的告别,体内力血耗尽的他,意志一消,生命也将走至尽头……

    “郑师兄——”然而,苏佳本能的求生意志,不仅仅对于自己,对于别人也是一样,看着郑羽化自暴自弃的表情,苏佳大喊一声,飞身跑至其跟前。

    “是我自甘堕落走火入魔,是我自己放弃,忘掉了一直陪我走来的信念……我如今落得如此结局,就算是死,也于情理……”郑羽化悲观一笑道,甚至似有自尽生命的打算。

    “不,你并没有忘记!”然而,苏佳却仍旧不放弃,一面从郑羽化肩头输送“寒灵神功”的内力续命,一面坚毅说道,“对你来说,你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小红姐姐——你手中的剑,是小红姐姐送给你的,你至始至终没有掷落;最后又是‘落归剑法’,让你从绝望苦痛中回想起来,陪伴你一路走来的不变信念……这一切的一切,不正代表着在你心里,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小红姐姐吗?就算心爱的人不在人世,你还依旧挂念在心……”

    “小师妹……红云……”苏佳“寒灵神功”内力驱使下,郑羽化的伤情正逐渐好转,看着苏佳如此境下,却还想着救自己于危难,郑羽化心中不免触动,视线的画面也愈渐朦胧。

    “我在小红姐姐‘魂魄’前发过誓,今世无辜害死了她,决不能再让郑师兄你重蹈覆辙,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要保护郑师兄你……”苏佳一边说着,眼角一边闪着泪花,满含着伤情暖意道,“而且我想小红姐姐若还在世,也不愿看见你这个样子——她不但把情意和思念寄托给你,而且更希望你带着这份信念,好好活下去……”

    “红云……”郑羽化意识恍惚中,眼前的光亮若隐若现,不知不觉,感受着体内“暖流”的韵动,郑羽化从苏佳身上,看到了昔日恋人的身影,迷笑中渐渐昏阙过去。

    一切命运化为归情,对郑羽化来说,他已经完全放下了对苏佳的恨怨。取而代之,铭记自己在红云面前许下的承诺——当红云有一天命殒世事,自己将会继承红云的信念,担负起照顾保护苏佳的责任。

    “你说的我都会做到,继承红云你的愿望,今世保护这个女孩儿……”郑羽化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心中暗暗微笑道,“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有可以改变命运的力量,不需要你或是我继续呵护……红云,我替你看到了,这个女孩儿的成长与蜕变……”

    即罢,郑羽化力尽虚疲昏倒在地……

    “郑师兄——”命运过后,徐双等人这边,终于改口称其“师兄”,看着郑羽化昏阙过去,纷纷担心上前一视。

    萧天看在眼里也不放心,先一步跑至跟前,担心问道:“佳儿,郑大哥他……不会有事吧?——”知道这一战极为拼尽,郑羽化几度“走火入魔”濒临死亡,现在力虚昏迷过去,萧天很是揪心。

    “不用担心,我用‘寒灵神功’为其疗伤,不出半个时辰,应该就会醒的……”苏佳一边输送内力,一边淡定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将郑师兄转移出这里——暴雨刚过,石土岩层依旧不稳,这里又经过数番激战,很有可能再度塌方……”

    “忆瑶师姐说得对,我们先带郑师兄离开这儿吧——”徐双也在一旁说道。

    “可是激战刚刚结束,佳儿你又以内功疗伤,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萧天担心苏佳的身体,继续关问道。

    “我现在身无大碍,不吃紧的……”苏佳重新站起身,对萧天等人道,“事不宜迟,我们先出去——时间可拖不得,别忘了,菁妹还有交给我的任务……”

    “额……”听到这里,萧天神情不禁一怔——与郑羽化一晚宿命决斗,差点都快忘了正事儿,想起苏佳本来的任务,萧天心里就惴惴不安。

    但眼下得尽快离开这里才是,于是苏佳带着徐双等人,萧天背着昏阙的郑羽化,众人一同离开了洞口,离开了这片“命运终结之地”……

    苏佳等人离开后,洞底之下,偷偷跟踪进来,观望所有战局的追风弟子二人,还未从刚才的激战中回过神来……

    “没想到,忆瑶师妹能不用‘神剑’,打败郑师兄的‘天神剑法’……”其中一人震惊道,“好可怕的小师妹,要知道上官祖师所创‘天神剑法’以来,此剑法还从未败于自身以外的武功……”

    “不过这样一来,追风派的命运便有悬念了……”另一人暗暗振声一句。

    “什么悬念?”追风弟子又问道。

    “就是陈世今啊——”另一人继续道,“之前掌门说过的吧,郑师兄和忆瑶师妹的胜者,才有资格去杀陈世今,为追风派清理门户……‘陌谷一战’忆瑶师妹落败,还以为会是郑师兄和陈世今的对决,怎会想到今日一战师妹逆战反转,最终的决斗,果然还是陈世今和忆瑶师妹二人……”

    “又回到了三年前的一幕是吗……”想起三年前陈世今叛走师门的往事,追风弟子暗暗道,“三年前,忆瑶师妹发誓不惜一切代价,要亲手杀了陈世今……而今三年后的今天,终于到了兑现的时候,忆瑶师妹和陈世今的生死之战……”

    “名为‘复仇’的生死之战,同样也是决定追风派命运的一战……”另外一人隐隐说道……

    日出过后,追风弟子二人,也离开了狭谷洞底……

    辰时,桅城关中,明军先锋军大营……

    讨伐攻克桅城和定城,拔掉了潼关翼处的两颗“虎牙”,对潼关的最终总攻近在眼前。不过徒以先锋军一方兵力,难以正破其关,而且军中主将大多身在营外,总攻战略不得已暂时耽搁。

    本来军中的主将是唐战和陆菁,现如今二人未归,之前军令所号,由陆翎统领麾下全部;而且桅城与定城的讨伐之计,正是陆翎所出之计谋,真要算下来,中将陆翎当属头功……

    这一日似乎预有计划,陆翎并非像往常一样召集全军或是巡逻练兵,而是各属其部随机待命。而陆翎本人则是身披战甲,独自站在校场之外,两眼凝视着大营前方,似乎是在虑心等待着什么……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初晨迷雾渐消,朝阳穿云而过,前方隐隐约约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响。

    “报——”当下一时,营外探寻的士兵跑回,即刻跟前通报陆翎道,“陆将军,唐将军和军师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是吗?”陆翎像是终于放下紧绷的心弦,露出久违的微笑,亲自上前出门迎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马蹄声愈近,两尊骑营驱使而来,陆翎看定眼中,上前几步笑迎而去。

    “吁——”“吁——”回来的果然是唐战和陆菁,昨晚翻山越岭至青冥山,与老九在定城的部队相会,今日一早二人又匆匆赶来桅城驻地与陆翎会合,似乎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今日陆菁精神抖擞,显然早就算到了这天,针对潼关的最后讨伐战略。

    “唐将军,老师,你们平安回来了——”陆翎亲自上马前迎接,关心问道。

    “我们没事,陆将军,我和菁儿一切安好……”唐战淡定应声说道。

    “武孝,这边的计划还顺利吧?”陆菁这边,上来就询问相关的军情。

    “老师果然神机妙算,敌军以为我部全军覆没,桅城定城守备松懈……”陆翎振奋道,“前晚我们与老九的部队里应外合,左右分攻二城,几乎轻而易举拿下了这两座城关!”

    “别抬举我了,这招‘妙之险计’,可是武孝你想出来的……”陆菁微微一笑,遂说道,“我所做的,不过是针对讨伐潼关的另辟蹊径罢了……”

    “那老师你和唐将军,昨晚见过老九了吗?”陆翎继续问道,“昨日我听探子说,定城讨伐一战,并非一帆风顺,是苏姑娘后来迎马赶到,老九那边才稳定了军心,一举攻克城池……”

    “老九那边我们昨日见着了,部队情况还好……”陆菁笑了笑说道,“遇到点阻拦也没有办法,毕竟军中将领的人手不够,最后还是让苏姐姐单骑援兵,才解了‘定城之难’……”

    然而提到此处,气氛莫名有些悲落,场面即刻安静稍许。陆菁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说错了话,神情渐显哀婉——因为众人都很清楚,一提到‘人手不够’之事,众人都会想起战死的秦羽、慕容樱和胡夷狄三人……

    “对了老师,接下来该怎么办?”为了打破冷场的气氛,陆翎回归正题问道,“现在桅城和定城既克,接下来就是对潼关的总攻……可是就以我们现在的兵力,拿下潼关这样的险要之地依旧太难;我的计策并未想到总攻一事,老师你……有没有什么延展的谋划?”

    “放心,我心里自然有数……”陆菁似乎胸有成竹,暗暗说道,“而且,我的计划还有一步没完成,最危险的一步……苏姐姐……”

    “菁儿你说的……该不会是——”唐战似乎也猜到了,应声一句道。

    “陈世今……”陆菁隐隐应声道,“我心中最放不下的一关……”

    “我和萧兄弟已然成功,现在果然就剩下苏姑娘了是吗……整部计划之中,最危险的一关……”唐战凝声应了一句,遂又问道,“不过,就算苏姑娘顺利成功了,我们手中讨伐潼关的兵力也不足,总攻战略该如何是好?”

    “没关系,这个不用我们操心……”陆菁忽然定声一句,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不用我们操心……是什么意思?”到了这步,唐战已然完全不知,不禁疑惑道。

    “比起我们,我相信有人会更关心潼关的战局……”陆菁笑容中,带着隐隐的严肃道,“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来了……”

    “报!——”话音刚落,营帐之外,再次传回来探子的来报。

    “出什么事了?”看着士兵的表情较为急切,以为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陆翎严肃问道。

    “报告将军,报告军师——十里之外,皇上与徐元帅亲率十万大军,正朝我军桅城驻地会合而来!”士兵一五一十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异,唯独陆菁神情淡定,似乎早就猜到了结果……

    “皇上居然……御驾亲征前来?!——”唐战不禁惊呼道。

    “是预料到了我们已经拿下了桅城和定城两道险关,三军会合共商讨伐总攻一事是吗?”陆翎不禁猜测道。

    “何止是预料,恐怕朱元璋心里早就有数了吧,我军麾下的一切举动……”和自己预想的一样,陆菁心中,不禁暗暗笑道,“不过来得刚好,我正好也有问题,要当面向朱元璋请教……”

    “皇上前来毫无诏令,也没有预先通知,我们现在究竟该……”面对朱元璋及十万大军的突然到来,唐战有些不知所措道。

    “当然是我等亲自去迎接皇上……傻蛋,我们走——”陆菁露出神秘的表情,振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