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阴差阳错
    他双手背负,眼神阴沉:“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谁干的,自己站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笑话!

    怎会有人站出来?以九头鸟的狠辣,谁站出来就是死。

    等待片刻,无人承认,九头鸟阴测测道:“不站出来是吧?行!你们所有人,挨个将空间储物器打开,让我检查!”

    闻言,一众客人群情激奋。

    “凭什么?”一个四冠皇者中期的羊头人,怒哼道。

    储物空间乃是武者最隐私的秘密,焉能交给外人检查?

    砰——

    回答他的,是九头鸟一记法则。

    配合爆发出来的四冠皇者巅峰修为,直接将羊头人轰成重伤,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就凭我比你们强!”九头鸟冷漠道。

    众多客人敢怒不敢言,但形势比人强,与暴露隐私相比,自己的生命安全更为重要。

    因此,一番挣扎后,许多人放弃抵抗,准备将空间储物器交给九头鸟检查。

    但就在此时,一股震慑的气息,忽然降临山洞。

    九头鸟一惊,随即疑惑:“独行鳄?”

    他迎出山洞,敛去不悦,强作欢颜,道“什么风把老大吹过来。”

    其心中很奇怪,昨天才见过独行鳄,怎么今日又登门。

    难道是有什么事吗?

    然而,刚刚迎出洞口,九头鸟眼前一黑,迎面被一只巨大无比的黑色拳头砸在面颊上。

    顿时间,九头鸟惨痛的喊叫一声,直接被咋进了山洞深处,撞击得整个山洞剧烈摇晃,仿佛要坍塌一样。

    山洞入口,独行鳄满面怒火的走来,眼神之中密布杀机:“你个小杂毛,敢将注意打到我头上,活得不耐烦了!”

    九头鸟莫名挨了一记,受到重伤,擦着嘴角的鲜血,道:“老大,你为什么……”

    独行鳄取出一截破碎的衣袖,摔在九头鸟的脸上,冷哼道:“你说为什么?”

    九头鸟诧异的打量衣袖,道:“这是我的,怎么会在大哥的手里!”

    “呵呵,何止在我手里,它在我的储物空间里!”独行鳄眼神冰冷。

    九头鸟亦是茫然,连忙解释:“这……应该是某次交给你保护费时,不慎将一截衣袖一起交给老大了吧。”

    他苦苦思索,却不记得自己有将衣服的一截,一起交给老大。

    “呵呵,你的保护费都没了,恩,我多年的心血也没了,储物空间里,只剩下这截衣袖,你说奇怪不奇怪?”独行鳄面现杀机。

    “啊!老大,你……你也被盗了?”九头鸟大吃一惊,他慌忙敞开自己的储物空间,道:“昨夜,我的储物空间也被盗!”

    独行鳄微微怔了下,随即看向九头鸟的眼神更为冰寒,冷意深深。

    “九头鸟,跟我就别玩这套把戏!偷了我的储物空间,然后把你自己也伪装成为受害者,借此蒙混过关,对不对?”独行鳄淡淡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旅行上千年的目的,就是进入妖界吧?”

    “而下一站就是妖界,你想卷了我的东西,就此逃掉,是吗?”

    此刻的九头鸟,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尤其是他的衣袖,怎会出现在独行鳄的储物空间里。

    “老大,请你相信我,我也是受害者!”

    独行鳄乃是本地的枭雄,行事霸道,怎会听取九头鸟的解释。

    何况,他本就是嫌犯,为什么要相信他?

    “我不管,给你一天时间,把吞掉的东西全部给我还回来,不然,我不介意让一个洞主消失掉!”

    以往消失的都是不听话的客人,如今要消失的,很可能是九头鸟本人。

    其眼瞳深处弥漫深深恐惧,想要辩解,却无从辩解起。

    呆呆望着独行鳄走掉,九头鸟陷入巨大恐慌和焦虑中。

    只有他自己清楚,并非他偷取独行鳄的储物空间,如果他有如此天大本事,还用得着在山洞开黑店,冒着危险宰人?

    一夜之间,那个真凶偷了他,又偷了独行鳄的。

    足以说明对方有能够行走于黑夜中的能力!

    放眼罗睺,唯一能够无视黑色中危险的存在,就只有一个!

    阴阳商队!

    哪怕半步道主都不敢穿梭黑夜中的罗睺,只有阴阳商队有可能。

    而且,偷盗之事,堪堪发生在阴阳商队来临之后。

    哪有那么巧合呢?

    “难道他们是假冒的阴阳商队?”九头鸟心中升起如此念头。

    历史上多次出现过,假冒阴阳商队行骗的骗子。

    上当者不计其数,因为几乎没有人见过阴阳商队,只能从传说的描述中,猜测几分。

    越想,九头鸟越怀疑。

    “哼!若被我查出你们是假冒的阴阳商队,那就饶不了你们!”九头鸟盯了眼阴阳商队一眼,在暗中观察。

    伴随夜幕降临,绝大多数武者都已睡下,九头鸟却还在暗中观察阴阳商队。

    黑暗中,血光照耀下的他们,若隐若现。

    等待良久,蓦然间,一声极其轻微的咔擦声,自血棺之中响起。

    声音夹杂着低沉的兽吼,如非仔细分辨,很难听到。

    九头鸟耳朵一动,立刻打起精神,仔细观察血棺。

    但见那血棺的棺盖竟自行挪动,露出一条缝隙,一个身材纤细的人影,竟从棺材中爬出来,鬼鬼祟祟的钻进山洞里。

    看到这一幕,九头鸟怒火中烧。

    果然是他们!

    他们因为掌握某种不惧黑夜的能力,就趁夜深人静时,潜入山洞,盗取别人的财物。

    “可恶!”

    不久之后,那纤细人影回到阴阳商队,与领路的龙人对话。

    “回禀九位大至尊,并无值得交易的有缘人。”小巧人影道。

    龙人微微颔首,道:“明日离开罗睺。”

    说话时,淡淡瞥了眼九头鸟所在的方向。

    翌日天亮。

    黑夜刚刚退去,独行鳄强大的气息,就降临山洞。

    “九头鸟,一天过去,是准备交出我的东西,还是我送你上路?”独行鳄淡淡道。

    九头鸟慌忙走出来,取出一面记忆水晶:“大哥先息怒,你请看这个。”

    独行鳄随意扫去,但这一眼确定格在画面中。

    沉吟片许,他沉声道:“你是说,是他们干的?”

    “大哥觉得还有其余可能吗?除了他们,谁能无惧黑夜,穿梭其中?”

    其实,独行鳄也想过这个问题,九头鸟可没有在黑夜中,从自己的山洞,穿梭到他山洞,并无视各种禁制,在不引起其注意的情况下,搬空他的储物空间。

    发现这段记忆画面,独行鳄眼神中挤出一丝凶狠:“哼哼!假冒阴阳商队么?还敢欺辱到我头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