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百四十章 擒贼 上
    ?“便不知云老先生都在忙些什么,又是因为什么不便出手?难道云老先生现在所做之事,比天下苍生还重要?难不成云老先生现下便只顾着保护陆掌门你的妻儿么?呵呵,如果是这样,那还是真的很忙了。但人能这样自私么?独孤蚁裳的命是人命,她腹中的孩儿的命是人命,难道在座的其他人与那些个被抓的无辜大众的命就不是人命了么?”

    闵云不依不饶的一连串反问,找事的意味太强烈,更何况,言语中颇有将独孤蚁裳也一并拖下水的架势,这下子,他是捅了马蜂窝了,事关独孤蚁裳,独孤离情与万魔窟乃至其他一些魔修,当下坐不住了,个个面色一变,拔刀抽剑,便要叫闵云晓得为什么花儿这样红。

    “闵老宗主管天管地,竟还想管本人的家务事?家师在忙些什么,这是你一个外人能够过问的?我劝闵老宗主有空在这里搬弄是非,还不如好好闭门修炼,说不得下次严淮找上门来之时,你能顺利保留一条残命。”

    闵云不客气,陆峥说话也再不顾忌,一席话说下来,直叫闵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不等闵云再次开口,陆峥霍地起身,缓缓环顾四周,高声道:“各位,我陆峥不会说话,但这不重要。家师的确不便出手,但我陆峥却是很方便。交换人质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愿意带头去抓人。不知在场哪位英雄愿意和我一道出手?”

    “哗!”

    陆峥话落,现场顷刻响起道道惊呼声,纵使先前众人的确对陆峥的说辞觉得不满,但是现在听了他的这一番恳切发言,不由改观,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我看陆掌门并不像闵老宗主所言的那般冷血无情,也许云老先生真的有不方便之处。至少,陆掌门敢于站出来带头行动,这份胆量和心思,便是常人难及的。”

    “欧阳山等人可不是好对付的,更别说还有一个前来复仇的严淮,那可是圣阶啊!”

    “严淮是堂堂圣阶,可我看那欧阳山却好似比他更厉害更深沉一些,如此,真能有人将他们抓住并成功交换人质吗?”

    “当初妖族大祭司与闵老宗主一起出手,断了严淮的一臂,可见,若是两人再度联手,还是有一拼之力的。便是不知,此回,这两位愿意不愿意出手了,应该是愿意的吧?”

    种种议论声,不断传入闵云的耳朵,当听到火快要烧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一瞬就面容扭曲了,他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但越是这个时候,越是笼络人心的最佳时刻。

    想了想,闵云果断站了起来,朝陆峥一拱手,道:“虽然云老先生不愿出手,但本座却是愿意的,此回行动,便算本座一个吧。”

    陆峥冷笑,也朝闵云拱了拱手,旋即,一字一句回道:“那闵老宗主可要注意了,可别在混战中将自己的小命弄丢了。”

    闵云当即就听明白了陆峥话里的深层含义,怒极反笑道:“陆掌门亦是同样,可别人没抓到,先把自己的小命葬送掉了。”

    紧接着,秋迟和白飞飞几乎同时起身,秋迟道:“我与周放也算一个。”

    白飞飞道:“这么紧要的行动,自然算我一个。”

    然后,又有数十个道修、魔修乃至妖修主动站了出来。

    独孤离情与邝天尺也加入了其中。

    最终,一共有九十八人自愿报名,愿意加入擒贼小队。欧阳山等人自外域而来,杀人、抓人又将灵武大陆的修者当成草芥随意欺辱,在众人的眼中,欧阳山等人便是穷凶恶极的恶贼。因而这前去抓人的小队,便命名为“擒贼小队”。

    而因为是陆峥最先带头起身表态,又因其修为高深,并有七尺与白飞飞等人的带头推崇,所以,这九十八人的擒贼小队,最终以陆峥担任领导之位。

    对于这样的发展,作为陆峥的老对头,闵云自然不肯,但秋迟等人的发声力挺,却叫闵云只能暗恨咬牙。

    秋迟只说了一句:“我看陆兄是最合适的。”

    白飞飞道:“妖修以陆兄为尊,我放心。”

    独孤离情亦道:“怎么,你们有意见?”

    有这三人带头表态,九十八人之中的中间势力、妖修与魔修们,当即点头如捣蒜,连说:“我们没意见,我们就乐意在陆掌门的领导下挥洒热血。”

    闵云气了个倒仰,更甚至,就连一些道修也觉得陆峥无论是修为还是谋略和胆魄,都堪大任。

    便是因少数服从多数,闵云也不得不服从。

    闵云以为陆峥会以他职务之便好好收拾自己,却不想,陆峥自接下这九十八人的擒贼小队后,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搭理他。擒贼小队领头的身份,固然听着好听,但作为领头的,陆峥对这包括闵云在内的所有擒贼小队队员的性命负责,如何制定计划,如何减少伤亡,如何达成目的,光是思考这些,便有够陆峥忙的了。

    当夜,陆峥在逆苍派所在的山头后山站了一夜,准确的说,他等了一夜,却没等来他的那位蒙面朋友。

    为了保密,陆峥新结交的朋友甚至连联络的方法都未曾告知陆峥,每一回联系,也是对方主动联系陆峥,若是期间陆峥想要联系对方,除了碰运气干等之外,便再没有其他有用的办法了。

    显然,陆峥这一日的运气并不怎么样。

    人没等来,行动的日期却是越来越近了。

    原本,陆峥是打算联络他的那位新朋友,让对方在敌人的内部从旁策应协助。而陆峥这机会,其实也是担着风险的。对方看在其师父云中怪当年的救命之恩愿意在暗处帮助陆峥,但这帮助的范围有没有包括帮着陆峥背叛自己的同伙,那就难说了。

    可是现在,人联系不上,如何计划都是枉然了,也不用担心对方知道陆峥的计划后不帮忙反而去告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