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望族风流 > 第864章 亘古斋地下赌坊
    亘古斋的人做事小心谨慎,但他们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官府以外的人所盯上。

    这些人突然出来围困纪宁和上官婉儿,只是试探性的威胁,想诈唬一下二人,若二人真的是官府中人,这会应该亮家伙或者是出手了,不会在这里表明自己的身份。

    “你……真的是谢六爷?”老妇人再看着纪宁时,脸上带着几分恭维。

    纪宁也不言语,倒是上官婉儿冷笑道:“谢六爷的信物,在北方杀个人都是小事,你们居然还敢不信?我家当家可是在京城有不少的朋友,看来你们亘古斋是不想做买卖了吧?”

    这下那老妇人彻底相信纪宁是什么谢老六,走过来我,望着纪宁,带着几分恭维行礼道:“六爷见谅,您虽然名头大,但从来未踏足京城之地,在北方倒是人人知晓您的威名,但这毕竟是中原腹地,我等只是做一点小本买卖,哪里能跟您相提并论?京城中最近有人要针对亘古斋,经常派人来捣乱,上面下了死令,任何一名陌生人来,必须要擒拿,详细审问之后才能放行,因而开罪了您老人家!”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称呼“您老人家”,纪宁听着就有些别扭,纪宁一抬手,示意自己不想说话,这让老妇人多少有些意外。

    纪宁不想说话,老妇人自然会怀疑纪宁的真实身份,便在此时,纪宁突然用很浓重的异族口音道:“往内去!”

    这话,纪宁是根据记忆中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口音说的话,就好像当初他用异族口音去跟云舞对话一样,他脑海中的知识,这会呈现出了作用。

    虽然他说的未必很好,但绝对能唬住老妇人和在场这些亘古斋的打手,老妇人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怀疑,毕竟京城中的人是基本不太可能会说草原语的,衙门里也绝对没有纪宁这样的人才。

    老妇人陪同纪宁一起往内走,穿过的好像是地道,后面还有一群人跟着,都不作声,说是来护送的,但其实就是在尾随跟踪,监视着纪宁和上官婉儿。

    走了大约两里路,终于才走到了目的地,前面好像是一处黑暗中的门,老妇人让人上去把门打开后,里面好像是一个地窖,地窖内有几名拿着刀的人在看守,周围有几条通道都是通向这里的,在通过身份之后,纪宁和上官婉儿这才进入了最后的通道。

    这次通道内则是由砖墙所砌成的,砖墙上挂着灯笼将地窖照亮,纪宁感受了一下周围,是有流通空气的,显然地下是通风的,光是这地下的建筑,就好像是什么精通古建筑的人所修建,在纪宁看来也是很有时代气息的。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已经到了地方,还没等穿过最后一道门,便能听到里面传来吵闹声。

    “谢六爷,这就是您来要的地方,亘古斋只是京城中一处小地方,您在这里有什么需求,尽管跟奴家说明,奴家给您准备一下!”之前那老妇人又跟上来,说道。

    纪宁等人打开门,信步走进去,也不说什么话,就好像趾高气扬的大爷,就是不去理会老妇人,而上官婉儿已经把“谢六爷”的需要点了出来:“……我家当家,平时好美色,好美酒,今日到京城的亘古斋,带了几万两银子,就是为了逍遥快活一下,你给好好安排!”

    纪宁看着在场的环境,整个就是个乌烟瘴气的地下赌坊,要说多么有品味,还真不是。

    地下赌坊分成了很多的部分,纪宁所到的部分也只是亘古斋一个小的厅堂,周围这样的厅堂可能有十几处甚至是几十处之多。

    以纪宁的判断,地下空间范围很大,以赌坊为主,还有各种销金窟,里面可能有各种美人,还有地下的戏院等娱乐活动。

    京城的文化生活,在亘古斋达到了极致,也就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在这里醉生梦死了。

    老妇人眉开眼笑道:“六爷真是来对了地方,六爷您看这里,到处都是美人,若您需要美酒,这里有百年佳酿,都是整个大永朝难得一见的好酒,不知道六爷喜欢怎样的姑娘,奴家给您去安排一下?”

    上官婉儿笑了笑道:“我们当家的,喜欢的不是小姑娘,年岁小的,算什么?倒是跟你这样的,才够劲,不过你恐怕是不行,没那姿色,一次给我们当家的多找几个来,我们当家的在草原上那可是雄鹰,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纪宁的目光还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听到这话,他心中感觉到一阵恶寒。

    这谢老六到底是什么品味,不喜欢年轻貌美的姑娘,却喜欢年老有风韵的女人,那岂不是七娘那样的女人,最能得到谢老六的欣赏?

    仔细想来,这应该跟谢老六的生活环境有关,谢老六毕竟不是中原人,对于中原人的贞操道德观念并不接受,谢老六的做事风格更类似于草原人的粗犷和狂野,纪宁也知道,自己在伪装谢老六这件事上,需要下一点功夫,不然别人是很难相信他的。

    老妇人匆忙过去跟人交代事情,让人来为纪宁准备“年老而且够劲”的女人,上官婉儿这才走过来,意思是要请示纪宁。

    但其实她也不过只是装个样子出来罢了。

    纪宁道:“看来你对谢老六的了解还不少!”

    “这个人在北方就好像枭雄一样的存在,不但做皮毛生意,也做马匹的生意,之前崇王一直想从谢老六手上进购一批战马,崇王派系的人知道他来,必然是会对他恭敬有加的,本身这人也不敢进入中原腹地,所以中原人极少有人见过他!”上官婉儿解释道。

    纪宁摇头道:“既然是伪装的,总会败露,先刺探情况结束,马上离开,别在这里停留太久了!我只是来刺探的,不是来跟崇王派系的人死斗的!”

    上官婉儿笑了笑,未置可否,这会那老妇人已经重新过来。

    “谢六爷,您放心,人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那老妇人笑起来跟狗尾巴花一样,“十几个人给您挑,绝对让您挑的满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