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水浒传 > 第圩六章恻隐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岂能无
    便在别院嬛嬛卧房之内,三娘又将另一份诏书与柔福帝姬赵嬛嬛读了,其上果然是徽钦二帝命新继位的女帝赵嬛嬛出兵讨伐康王,其上列举了康王的种种罪状,什么数典忘祖,什么不思孝道,什么拥兵自重,什么不顾社稷,林林总总列举了十条罪状,便宣布废除康王爵位,贬为庶民,免其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

    听了之后,赵嬛嬛脑海中一片空白,过了半晌之后,才喃喃道:“这不可能,父皇与皇兄怎会下这种诏书,要我们骨R相残?”三娘便将两份诏书摊开在桌案上,教嬛嬛来看,口中道:“这是两位陛下血诏,公主不信,可自己来看。”

    嬛嬛颤颤巍巍来到卓岸边,自有两名文官掌灯,灯火下看得分明,果然是皇兄手笔,同时落款便有徽钦二帝署名,并都用了各自私印,钦宗还用了大宋玉玺,可说这两份诏书真的不能在真。见得其上文字皆是一片暗红色,一望便知是血诏,想起父皇母妃及宗室亲眷的悲惨遭遇来,嬛嬛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见得嬛嬛掩面而泣,那般音容像极了陈丽卿来,三娘忍不住上前将她搂入怀中,安慰道:“好了,不哭了,事已至此,哭也无用。”身边庞秋霞也上来安慰,两个安慰了好久,嬛嬛方才渐渐停了哭声,但还是忍不住流泪抽泣。

    三娘替她擦拭了泪水后,缓缓说道:“今后公主要坚强些,既然二帝有诏书在此,便请公主接诏,接诏后公主便是大宋新君,臣等定然效忠新君,抗击金人,匡扶社稷,救民于水火之中。”

    听了这话,嬛嬛泪痕犹在,小脸微微发白,颤声道:“我,我不要做皇帝,我只要父皇、皇兄、母后都安然回来,像从前那般,大家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

    三娘知道她生性柔弱,但见得嬛嬛坐在椅子上,娇躯微微颤抖,便好似受惊的小白兔一般,忍不住三娘便露出了狼尾巴来,似笑非笑的上前又劝说道:“公主要二帝并宗室家眷都安然回归可是万难之事,但也并非全无希望,只要公主奉召,做了新君,号召天下兵马勤王。将士们有了主心骨,臣等便可率领军马,击败金人,迎回二帝、宗室家眷来。若是公主不肯奉召,大宋已然没了皇帝,臣等也没了效忠之君,便不如就此撤兵,回山东路去,保境安民便是了。”

    嬛嬛听了大急,忍不住拉着三娘玉手道:“你不能撤兵,你走了,父皇他们怎么办?”三娘微有些戏谑的望着嬛嬛,柔声道:“好,我不走,但请公主奉召接位,继承大统。”

    嬛嬛秀眉紧皱,还是有些为难的道:“但我不会做皇帝,我害怕。”三娘便好似大灰狼哄骗小白兔一般,又柔声道:“不必担心,有臣在,会辅佐公主的。”嬛嬛还是有些犹疑,又道:“可我是女子,不能做皇帝。”三娘柔声道:“臣也是女子,不是一般的领兵打仗?公主不必担忧,臣自会率领群臣效忠公主。”

    嬛嬛又道:“可我看父皇做皇帝很辛苦,难道我要一辈子做皇帝么?”三娘笑道:“若是将来公主做皇帝厌烦了,迎回二帝后,大可再把皇位禅让,便可不做皇帝了啊。”说完,三娘心中却暗道:“那徽钦二帝可不会回来了。”嬛嬛不知道对面大灰狼心里打的主意,只轻轻嗯了一声道:“这倒也是。”

    嬛嬛性子柔弱,经不住三娘这般威*利诱,劝说半晌之后,嬛嬛终于点头答应。当下三娘命人摆下香案供桌,又宣读了一遍诏书后,赵嬛嬛便算是接诏了。

    嬛嬛接了诏书之后,三娘便领屋内众人先行参拜了大礼,便改了称谓,称嬛嬛为陛下。见三娘等人大礼参拜自己,嬛嬛涨红了小脸,手忙脚乱的扶起三娘道:“你们快起来,我,我……”

    三娘起身来后道:“陛下接诏后,便要自称朕了,稍后臣会请人来教导陛下帝王之礼,三天后,臣山东路后续军马便会到来,臣会安排登基大典,陛下先行登位。只是如今这东昏县内,一应物器简陋,一切大典或许只能从简了,陛下莫怪。”

    嬛嬛忙道:“从简无妨,我,哦,是朕,朕不会计较这些。只要你,嗯,只爱卿能速速发兵,击败金人,迎回二帝便好。”三娘见她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望之色,忍不住有些迟疑,要不要放过徽钦二帝呢?但这念头也一瞬即灭,三娘心头又想道:“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帝位在望,岂可为了些许恻隐之心而废大事?”

    当晚,嬛嬛接诏,三娘便命又从女营差拔数百女兵前来侍奉新帝。随后连夜升帐点将,便连东昏县县令等官吏也都唤来,还有因金兵围城,不能会开封的大小官吏,又或是周遭州县逃难出来的官吏都齐聚东昏县衙。

    便在县衙大堂之上,三娘当众出示了徽钦二帝的血诏,都宣召了之后,三娘麾下将校还好些,其余宋朝地方官吏皆是大惊失色,但看了那血诏上,笔迹、印信皆无错漏,众官吏看了那字字殷红,皆是放声大哭起来,一个个捶胸顿足,或道:“天子蒙尘,天之不幸,臣等万死。”又或道:“主辱臣死,臣等万死。”

    一阵啼哭哀嚎,听得三娘烦闷,跟着厉声喝道:“诸公!此刻不是哭丧的时候,二位先帝还在,也有了新君,唯今之计便是好生筹划,先教新君继位,而后与我一同统兵,挥兵击退金人,救回徽钦二帝,重振朝纲,方是忠臣当为之事!”

    众官吏都是心头一凛,渐渐停了哭泣之声,数内也有质疑嬛嬛继位的,便有陈留县令忍不住小声道:“只是这柔福帝姬继位,帝姬虽然身份最贵,但始终是个女子,由她继位,是否……”说到这里,这陈留县令也不敢说下去了。

    三娘目光一寒,扫过一众官吏,冷冷说道:“如今宗室俱都陷在金营之内,并无比柔福帝姬更为合适的人选,更何况二帝有血诏在此,你们难道想抗旨么?!”

    如今三娘手绾兵符,有三万军马在东昏县,另有卢俊义率领十万军马将至,环顾开封周遭,并无一支宋军有此威势,更兼三娘手中有这两份血诏,众地方官吏虽然有人心头存疑,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当下那陈留县令连忙改口道:“属下等愚昧,扈太师一言点醒,臣等定当辅佐新君,抗击金人,迎回二帝。”其余官吏也都一起附和,表明忠心。

    三娘见众官态度服软,当下便命军中娄敏中为主,地方官吏为辅,负责筹备赵嬛嬛登基之事。命孙安、卞祥暗中监察官吏,若有不轨之举,便要速速断处。

    三天后,卢俊义领十万大军陆续到来,这一趟山东路将佐、军马精锐齐出,山东路只留下朱武领十员将佐镇守,其余皆来到了开封左近聚齐,三娘便是要毕全功于一役。

    卢俊义到了之后,三娘升帐点将,便命圣手书生萧让撰写了两道檄文,一道便是向天下宣示徽钦二帝传位赵嬛嬛,教扈岚为辅政大臣,平章军国重事,天下兵马大元帅,统领天下宋军抗击金军。这第一道檄文便是后世称道的《女君定国讨胡虏檄文》。第二道檄文便是讨伐康王的檄文,其中将康王罪状都说了,末了以嬛嬛口吻向康王麾下军马宣召,但凡之前依附康王的军马,自得悉檄文之后,当立刻脱离康王,之前之事一概不究,只问罪康王一人,若是领军前来勤王者,不但无罪,反而将论功行赏云云。

    两道檄文都写好后,登记诸事也都准备妥当,三娘便领一众山东路将校,东昏县左近地方官吏,在东昏城内拥立柔福帝姬赵嬛嬛称帝,史称宋末女帝继位事件。

    登基继位后,三娘命人当众宣读了血诏并两道檄文,并将血诏与檄文都誊写了,传檄天下。登基大典之后,三娘随即誓师出征,准备讨伐金兵并金人所立的伪楚张邦昌,收复开封。

    话分两头,却说徽钦二帝迫于无奈,写了那两道血诏之后,便一心只等着三娘那里军马来救。但三天过去,都一直没有动静。这三天来,金人还是不断凌辱二帝,或教二人陪同饮宴,席间Y辱宗室女眷,羞辱二帝,又或教二人观看C演,当众凌辱二帝。徽钦二帝不堪凌辱,又吃不好、睡不好,日夜都盼着三娘早日领军来救。

    金人这边,却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每天开封府那里,张邦昌还是不断送来金银绢帛,送来女子,宗望犒赏士卒,金兵个个都是欢声雷动,只顾着金银女子。宗翰老成,保持了几分清醒,虽然三娘那里一直按兵不动,而山东路后续兵马却也一直没有西进,只在黄河南岸救应百姓,但山东路军马中水军厉害,一旦发兵封锁黄河河道,只怕金军便一个都过不得黄河回去。

    好在有郭药师献策,教宗翰早早在占据洛阳以西,潼关以东的三处重要渡口,便是渭河以东的三大古渡口,风陵渡、大禹渡、茅津渡,并收拢沿岸许多船只,一旦三娘军马西进,金军可从容自洛阳以西的这三大渡口从容撤兵。

    是以虽然宗翰心中深感忧虑,以三娘为隐患,但见自家军马雄壮众多,又安排好了退路,而开封那里又源源不断送来金银女子,是以宗翰也有些舍不得就此撤兵,便这般多耽搁了几天。于是,多耽搁了几天,最后便成了金军覆灭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