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洼小富农 > 第350章 心火
    家里的小日子过的轻松自在,不知不觉的几天过去了,眼看着自己家的新居是一天天的接近完工,温煦往新家跑的也是越来越勤了。

    早晨吃完了饭,温煦收拾好东西出了门,路过周立峰一家小院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吵闹声。

    好奇的温煦走到了门口,看到院门没有关严实,轻轻的拍了拍,听到里面的沈琪说了一声:“谁啊,门没有关!”

    随手推开了门,大门发出了声轻细的吱呀声,温煦进了院子,开玩笑的说道:“你们这干什么呢?闲着没事教育孩子玩?这天也没有下雨啊?”

    周立峰自然知道下雨天打孩子的玩笑话,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哪里敢打他,他是我祖宗!”

    温煦听了望着牛牛和可可两孩子:“你们谁又闹妖蛾子啦?”

    可可小手一指,立刻把牛牛给卖了:“不是我,是哥哥,哥哥想出去玩的时候不穿褂子!”

    牛牛理直气壮的说道:“别人都不穿,就我一个人穿,太丢人了”。

    听到牛牛这么说,温煦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村里的孩子在这个死热的天气,哪会穿什么上衣啊。以前的时候就算是孩子想穿,家里也不一定让穿,因为这些皮猴子一件衣服上身弄脏了都是好的,十有就给你弄破了,所以家里大人就开脆不让穿,光着背放出去疯,褂子什么赶集,走亲戚时才让穿,时间一久了,男孩子夏天出来疯的时候也就光着背光习惯了。

    明显牛牛这边看小伙伴全光着背,自然而然的也就想和小伙伴们一样,不搞特殊化,因为穿了褂子会让他在人群中看起来有点儿另类。小孩子第一考虑的是我和小伙伴们一不一样,而不是我穿的有多好。

    “不穿就不穿呗,等他被太阳晒的皮疼,自然就知道穿了,你吼他有用么?”温煦看着周立峰笑着问了一句。

    沈琪说道:“我们这是怕他被太阳晒的秃噜了皮啊,到时候麻烦的还不是我们?”

    周立峰想了一下,然后把手中儿子的衣服直接往院里的石鼓凳上一扔:“随你了,出去玩吧!”

    听到周立峰这么一说,光着膀子腆着小肚皮的牛牛一愣神,然后拨起小腿甩快的就往门口奔,弄的可可跟在身后不住的喊着:“哥哥,等等我!”

    沈琪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俩孩子,看着现在还杵在院子里不动的丈夫,说道:“你还呆着干什么?还不看着孩子去?”

    周立峰摇了摇头说道:“不看了!村里比咱们孩子还小的娃子都是这么放着养的,也没有见过他们出什么事,我就不看看了,咱们以后也和村里一人,这孩子全都放养了!”

    沈琪这做母亲的一听,立刻就开始担忧了起来:“我们家的孩子可没有村里的孩子皮实,万一染上了什么细菌什么的,伤个风感个冒啥的多……”。

    没有等沈琪的话说完,周立峰笑着打断了妻子的话:“别人家的孩子跑来跑去的没什么事,怎么到咱们家孩子就金贵了?咱们小时候不教这么跑着过来的,再说了,孩子在这里哪里生过病了,这些天一点儿病都没生吧”。

    “我不管你,反正孩子要是生了病,我找你!”沈琪还是有点儿担忧。

    周立峰笑了笑,然后对着温煦说道:“走!”

    “上哪去?”温煦听到周立峰这么说,不禁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这些天周立峰一直坐着孩子奴,从来不跟温煦在一起混,突然今天来一句走,自然让温煦感觉挺诧异的。

    “我想跟着你一起到处逛逛,当然了你要有事那就算了”周立峰说道。

    温煦听了笑着道:“我能有什么事,我现在就准备去迟老爷子家下盘棋,你要想来正好”

    周立峰听了连忙说道:“我的棋下的可不怎么样!”

    “我们都不怎么样,打发时间顺带着聊天呗”温煦说完抬脚就往院子外面走。

    周立峰一看立刻也就跟上了温煦,两人并肩向着迟老爷子家走去,留下沈琪一个人在院子里。

    到了老爷子的家,摆开了棋盘,两人下,一人在旁边看,因为周立峰是第一次来,所以温煦就让他先和迟老爷子下,自己则是在旁边观战,同时还兼着打杂的活儿,像是给两人倒个水切个瓜什么的。

    一盘下完,温煦知道了,周立峰的棋下的果然像他说的那样臭,被迟老爷子这个臭棋篓子给吊打了。

    “温煦,你来,你来!”周立峰看到温煦这边干起了打杂的活儿实在有点儿不好意思,现在一盘下完,立刻就想起来换自己。

    迟老爷子今天这棋下的爽啊,虐菜谁不喜欢?好不容易找到了周立峰哪里肯就这么简单的放他走,立刻伸手拦住了要挪地方的周立峰,连声说道:“三盘两胜,还有两盘呢,现在才下了第一盘,哪能走啊,继续,继续!”

    温煦笑着啃了一口手上的西红柿,放到了井里冰过的西红柿现在凉凉的,甜中透着一点儿微酸,一口咬下子满嘴都是汁,如果是咬的急,汁水都能迸出来,那叫一个好吃啊。

    “你下吧,我再看看”温煦看到老爷子的样子,笑了笑,示意周立峰继续下。

    周立峰自己也挺想继续的,于是客气了两声之后又坐回到了小桌子旁边,伸手摆起了棋。

    迟老爷子一边摆一边对着温煦问道:“对了,温煦,你这边准备什么时候搬新居,我听说房子也就这两天的事情了”

    “嗯,明天工人就可以全撤出来了,我准备再凉一两天,先把放您这里东西搬进去,我手自己嘛大大后天搬进去”温煦说道。

    “东西无所谓的,你放这里好了,反正我家的地方大”迟老爷子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之后又问道:“乔迁宴准备怎么请?”

    “那还能怎么摆?我打算跟二哥说直接请几个厨子,就在咱们村原来的老晒麦场上支起来,摆个三十桌好了,一顿吃完了事”温煦说道。

    “大大后天摆?晚上还是中午?”周立峰听了立刻问道。

    “中午吧,晚上那一阵大暴雨的实在不适合在麦场上跑来跑去的,而且这个天吃席面真不是什么好享受!”温煦说道。

    “有没有想过搞个自助餐形式的聚餐?这样不光是放便而且随意,放到这里估计大家觉得还挺新鲜的”周立峰突然说道。

    温煦一听,立刻伸手在一腿上拍了一下:“这主意好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转念一想,又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联系搞这个东西的公司会不会是时间上有点儿挤?算了,我先打电话给严冬问问!”

    “这个事儿你别打电话了,我帮你打一个问问,这个公司搞过很多的宴会,不算是太有名气吧在业内的口碑也不错算是中档的”周立峰笑道。

    “那好啊,麻烦你帮我问问,搞这么一场花费大概是多少,差不多三百多个人吧,主食最好以烤肉这些为主……”温煦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周立峰听了,笑着说道:“我先打电话,看他那边怎么说,如果你要觉得价钱合适,你自己跟他谈!”

    “行!”

    就这么着温煦在五分钟之内,商量好了请客的新模式,准备在搬家的时候,摒弃老旧的围着桌子大吃大喝的旧有模式,换上新鲜的自助餐模式,同时还在晚上给大家准备了一场电影。

    “还放电影,你也真想的起来”迟老爷子望了温煦一眼。

    温煦说道:“大家伙对于看电影的热情比吃饭都高,你信不信?”

    “行了,我信,我信!下棋,下棋”迟老爷子说道。

    新一局开杀,温煦继续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观战,杀了一半的时候,院门口传来了师尚真的声音。

    “温煦!”

    院子里的仨人看到师尚真都挺奇怪的,这才四五天的时间,就回来了,大家都认为师尚真最少得在家呆上一两周呢。

    温煦更是直接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了,不在家里多陪陪老爷子?着急赶回来做什么,咱们村子能发生什么大事儿”

    说着温煦下了榻,穿好了拖鞋走到了门口。

    师尚真笑着对仨人挥了挥手,大声说道:“我到是想陪呢,不过老人家把我给赶回了!手术挺成功的,我爷爷那里也需要静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们继续下棋吧,我找温煦有点儿事情!”师尚真说完,示意温煦跟着自己出了院子。

    两人也没有跑多远,就站在迟老爷子家的门口。

    “把你的车子借我用用!”

    “你的车呢?”温煦一边掏钥匙随口就问了一句。

    师尚真说道:“我的车子打不着火了!”

    “那怎么办?准备用我的车拖?”温煦把钥匙递到了师尚真的面前。

    “没有,我今天准备去县里一趟,把我的一些个人材料什么的都放到县人事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个古桥县干部啦”师尚真说道。

    温煦直接听傻眼了,愣了好一会儿这才问道:“你是说你放弃了首都的户口,转到乡下来啦?你傻不傻啊!”

    “你不是也不要明珠户口了吗?这玩意儿很重要么?”师尚真淡淡的笑了笑,把温煦递过来的钥匙串在了手指上打起了转转来。

    在师尚真看来,首都户口和不是首都户口也没什么区别,对于她的家族来说,拿个首都户口这算什么事儿?

    而且师尚真这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在给自己三伯和五伯上眼药,告诉他们,我怕了你们了,直接就把自己给发配了!

    老爷子这一病是让师尚真看明白了很多东西,现在家族中的所谓‘顶梁柱’,也就是职位最大的这两位根本连阿斗都不如,烂泥扶不上墙,根本就没有在老爷子过世后凝聚家族资源的能力,更谈不上有什么大局观,说明白一点儿那股子蠢劲儿到是十足十的。

    “你没看见,一开始我回来的时候,在大家的眼中我就等同于神精病吗?”温煦说道。

    “那你以后就有同样的神精病朋友做伴了”师尚真笑着说了一句之后,转头向着温家住所前面的停车场走了过去。

    望着师尚真的背影,脑子里想着师尚真把自己人事和户口都落在了县里,温煦的心一下子就热烙了起来。以前一个雄心万丈的女市长,温煦觉得没什么兴趣就算是有也不会干什么,但是现在从女市长变成了一个县干部,温煦一下子觉得自己可以想的很多了。

    只是温煦没有发觉,什么女市长,县干部,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而以,而他内心最真实、最本质的想法其实是很简单的,无关于身份,也无关于地位,仅仅是简单的关乎一个男想要一个女人,仅此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