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三三章 翅目族的算盘
    不可思议,当年为什么神族带领万古族,刀臂族,翅目族,双角人族进攻地球时怎么就把灭掉这个族群,灭掉了就没有什么事情他,他们也不用付出今天这样沉重的代价,整个宇宙都因为一个地球那个低等族群的后代而永不安宁。这是个错误,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几乎都会想到一定要灭族,不留后患。

    “报告,恶魔出现,正在攻击!”指挥大厅里响起报告声音。

    “怎么样?”长老会的长老们在三楼马上就站起来,带着满满的期待问道。

    “报告,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周围我们能调动的力量全部调动了,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恶魔留下来。”军方给出的答案显然是不能让长老会满意的。翅目族重整,他们胸中闷着一口恶气要出,虽然他们也知道他们在恶魔面前想讨得上便宜不容易,但是相比起神族来,恶魔是最好对付的,神族一出来一大堆,恶魔只有一个人,对付神族,杀死一个,就会惹来一君,而对付恶魔弄死一个就等于弄死他全家。

    长老会的长老们还是那些长老,他们希望能从恶魔身上做出一些成绩来,让自己的了民信服自己。他们和恶魔之间的较量都是失败的,但是要是一个人没有希望和咸鱼没有区别,他们要在恶魔身上来一个咸鱼翻身。

    “那就都打起精神来,不能让恶魔跑掉。”一个长老哼了一声,脸色阴沉如水。

    “是!”下面的军人马上把长老的指示发送出去。长老们在等待,有些紧张。

    “报告,发起攻击后,我们已经到达恶魔潜伏的地点,因为攻击剧烈,消灭了恶魔的所有痕迹,现在不确定恶魔是不是被我们击毙了,他们正在抓紧寻找证据。”

    “那就好,抓紧时间吧,要把证据做足了。”说话的长老回应道。他内心是不相信的,那么多次都有机会把恶魔杀死,只是一次成功的也没有。这恶魔既凶残又狡猾,根本不会给他们机会。这位长老甚至怀疑,他们这么做根本就没有用处,恶魔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或许,他们的现代化的武器用在恶魔身上一点效用也没有。只是,他这位长老不能说,说出来太伤人心了,翅目族急需要一场振奋人心的胜利,让民众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望掉他们这些掌权的人的不是,心态平和下来,从而接受失败,心平气和的成为神族的奴隶,重新走入神殿中,向神族献上他们的信仰之力。

    坐在这位长老对面的一位长老也是一样的想法,两人对视了一点,忽然就有一种不好的想法,这一次他们会失败,除了自娱自乐,对恶魔造不成什么危害。

    果然,过了一会,两个报告声同时响起来,“报告!”“报告!”

    “讲!”长老会正中的那位威严的开口道。

    “在XX星球的XX城堡外,有远古炮弹一样的物品射入到XX城堡当中,我们的防卫力量已经警告射击,并前去调查了。”报千上来的不是一则让人喜欢的好消息。

    “你呢!你有什么最新的报告?”长老会的首领不动声色的问另外一个人。

    “报告,前面发回报告,没有发现恶魔留下可以证明恶魔死亡的物质。经过空气分析,那恶魔确实和前面几个城市的恶魔气味相同,所以,我们可以确定,恶魔和在前面出现的是同一个,只是不能确定是不是把恶魔击毙了。”

    这不是一则好消息,可以这,这两个消息直接就宣告了他们的失败。他们及时再及时,布置再布置,在恶魔面前根本就没有用处。下面出于谨慎,说没有找到恶魔死亡的证据,这些人都很精明,他们怎么能不明白,现代的科技多么的先进,可以从空气中找到死亡的信息,而汇报中只提到空气中找到与前面袭击相同的恶魔气息,而没有说到死亡信息,已经在婉转的告诉他们这些大佬,狙杀失败,再作准备。

    “好,你们下去吧。继续盯着,有什么发现,马上调动就近的防卫力量,争取把恶魔给击毙,我们翅目族是伟大的,不能容忍恶魔这样的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是!”汇报的人敬礼后,快速的离去。

    “各位,有些不乐观啊。看样子,我们的武器对恶魔真的没有什么用处了。我们要是想要对付他,必须采取其他的办法。各位有什么想法都讲一讲!”长老会的首领开口说道。

    “我先说说吧,”一会长老开口道,“我说的不一定对,只是一点个人的看法。我们和恶魔之间不能讲和,他也摆明了不会和我们讲和,我们要是生存下去,必定要杀掉他。现在我担心的是,他会一起成长,慢慢的强大起来,个人的实力一天超过一天,只有我们一残存不杀死他,他就有可能成长为半仙。我担心是,真要是到那么一天,以他的本领,到时候我们中有谁能挡得住他的报复和进攻?”

    “我们可以去求神族,求他在这个时候帮我们一把。我也担心恶魔会成长起来,到时候我们的离子炮对他真的没有用处,再加上他神出鬼没的,谁也不知道他怎么能从一个星球上眨眼间出现在另一颗星球上的,这样下去,我们就是防卫的再好,人口一天少过一天,总有一天,不用他攻击,我们自就会崩溃。”

    又一位长老说道,“神族会帮我们吗?各位,上一次神族在恶魔手中吃了大亏,吃了些人手,虽然他们也逼得恶魔消停了不少时间,但是他们也摆出了他们不会随意插手到我们和恶魔之间的事情。他们也怕恶魔。怕恶魔盯着他。这一次,他们建了地下基地,比我们还有谨慎,生怕恶魔发现他们,直接对他们发动攻击。我个人认为,求神族不如求我们自己。”

    “是!”一个长老拍了一下沙发扶手,“求神族不如求我们自己。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我们翅目族有着伟大的历史,有着一代接一代的先辈,我们有能力解决掉恶魔危机。没错,我也认为神族不会替我们翅目族出死命的,我们在他们眼中只是工具,只是向他们提供能让他们强大起来的信仰之力的工具。工具的命运是什么,用着合手就用,就去保养,如果用的不合手,就扔掉,过后谁也不记得了。工具的命运还想被主人给记挂着,不太可能。”

    一个长老咳嗽了一声,“也没有那么悲观啦,你们啊,都说了那么我,我也说两句,也是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恶魔必须要除掉,这一点没有商讨的余地。我们面对的事情和要解决的事情是,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以及如何解决。刚才的报告你们也都听到了,如果你们中有谁认为我们已经击毙了恶魔只能说你太天真了,我敢打保票,恶魔还活着,还正在观察着我们的族人,我们的城堡,找机会就会攻击。我们对恶魔不服,都说恶魔就一个,和神族比起来不值得一提,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我们却不熟悉,我们除了知道他来自于地球之外,我们手上关于他们的资料少的可怜,身高,年岁,爱好,配偶,家人,实力等等,我们都一无所知。更不用说他来自哪里,现在主要的居住地在哪里,他有什么朋友,周围有什么,他是什么样的情格,有没有什么缺陷等等。我个人觉得,我们在他面前是无遮掩的,他可里在我们的宇宙自由往来,比神族还自由,还厉害。可是我们呢,我们要是能知道哪怕我说的那些中的某一条,也算得上我们成功吧?“

    这番话立刻就让所有人不作声了,说的太干了,直接让大家面对干巴巴的现实,显露出了他们的无能之处。他们还真没有恶魔这方面的信息,甚至于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确定恶魔出现的那些面孔中,哪一张有恶魔的部分真容。

    “这个?似乎神族那里也没有恶魔的资料吧?”一个长老打着哈哈道,“这不能说是我们无能,只能说恶魔太狡猾了,神族都没有的资料,我们手中就更没有了。不过,我个人虽然这么说,神族实际上手中有没有恶魔的资料我就不敢担保了,我建议,要是恶魔这回没有死,我建议我们去和神族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他们手里面得到我们所不知道的恶魔资料,神族比我们强大,我们去找他们寻求帮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说的对啊,我们可以去找神族,神族会帮我们。恶魔也杀掉了他们的人,他们现在把恶魔当成了仇人,必除之而后快。如果我们去找他们,他们会帮我们。我们是神族的附属,恶魔不是,神族不会原谅恶魔的。”

    最后,长老的首领确认总结,一是继续提高警惕,寻找恶魔的踪迹,做好最高的防护,提高他们出动的效率,争取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攻击,不给恶魔缓气的时间。二是做好准备,要是最终没有证据他们击毙了恶魔,就要去找神族寻求帮助了。不管神族帮不帮,只要这一次没有干掉恶魔,他们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建造地下城堡,让自己的族人更安全。

    他们的会开完了,下面的报告也都准备好了,指挥官进来向他们做最新战报的汇报,恶魔又发起了五起袭击,目前已经证实了的死亡人数上千了,翅目族在这一镒和恶魔的斗争中损失惨重,恶魔的病毒他们还是没有办法解除掉。经过数据对比分析,军方可以确认,整个一系列的进攻全由一个恶魔实施,也说是说,他们忙里忙慌的想要击毙恶魔失败了,恶魔还是和以前一样,想攻击就攻击,想走就走,翅目族整族人拿恶魔没有办法。

    “恶魔是否正在继续进攻?”一个长老问出了他关心的问题。

    “不确定,但是我们分析并确认的那些城市,恶魔只去了一个。恶魔的攻击没有规律可循,这将会给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带来很大的负担。”军方的指军官说道。

    “什么负担,我们现在不是要讨论负担不负担的事情。你们军方要做好恶战的准备。需要什么我们长老院可以给你最大的支持。但是,我们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军方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击毙恶魔的行动中去,不得懈怠,更不得自乱军心。”

    “是!不得懈怠,不得自乱军心!”军方指挥官敬礼保证。

    “不要紧张!”长老的头头这时笑起来,“我们翅目族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在神族面前没有灭族,不管如何,我们保证了我们翅目族还会繁衍下去,这已经说明了我们翅目族的强大,我们能识大局,知道取舍。那么,在恶魔面前,我们就要展现出我们强硬的一面来,我们不但要击毙恶魔,还要让神族知道我们也是有可取之处的。你们是刚成立的,是在我们族人的鲜血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新军队,你们要证明你们自己价值,让所有的族人知道你们是有用的,他们养着你们是有价值的,否则,我们翅目族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拥有一支实力不强的军防。”

    “是!我明白,请各位长老们放心,我会把各位长的的话告诉所有的的士兵,他们的使命,他们的忙碌,甚至他们的牺牲都是光荣的,都是有价值的。”

    指挥官敬礼后退下去。长老的首领这才接着说道:“我们要想出办法了,怎么对付恶魔,这是我们目前必须要面对,要想办法解决的问题。各位就再议一议。”

    当官的都是喜欢开会,不管哪个族群都是一样,似乎不这样不足以显得是群策群力,是郑重其事。但事实是,长老在说车轱辘话,说来说去还是老调重弹,没有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