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世帝尊 > 第五百章 兵分两路
    “什么?大魔尸是他引出来的?”

    众人片刻的震惊,很快就转化成了愤怒:“叶朔,你到底想干什么?”

    方才他们在大魔尸的攻击下九死一生,如今却突然得知,捅了马蜂窝的正是他们其中的一人,这让大伙儿如何不恼?

    西陵北面上挂着淡淡的讥嘲,似是随意的补充了一句:“他自然是与我们不同。方才你们没有看见,在他身旁的魔尸,对他都避忌得很么?”

    “同样的情况不是也生在你身上么?”在众人听了这一句话,看着他的眼神顿时更加不对头时,叶朔冷笑一声,反唇相讥。

    这倒不是没凭没据的扣帽子。起初叶朔并未细想,实则魔尸如非对某人心存畏惧,修灵者根本就不用追着它们打,自会有一群魔尸围在身侧疯狂攻击。像先前那种和对方争夺同一只魔尸的情况,也就完全没有机会生!

    西陵北还没有答话,在他身旁的两名长老先梗起了脖子,喝道:“我们少爷身上佩戴有专门的驱魔法宝,自然邪秽不侵。否则难道你想说堂堂西陵世家的少爷会是魔物么?”

    这一边的公案还没理清,又有一人弱弱的指住了那陌生人:“刚才我看到……魔尸好像也在躲着他啊?”

    此前一役,众人大多都在全力缠斗魔尸,哪还有多余精力再去关注另外的战圈。究竟有多少人是魔尸见了绕道走,他们没看见,也不了解。

    但常人生来便是人云亦云,在此时的氛围下,众人再看身边的人都觉得有鬼,一些战斗中的细节也被旧事重提,牵强的成为了对方是魔物假扮的佐证。

    四面怀疑的人,和被怀疑的人,双方爆开的冲突越来越激烈。字字句句说得有鼻子有眼,此时除非有大能者在场来一次时空倒退,否则是没人有本事解开这桩谜案了。

    每个人都在互相猜疑,敌对的气氛在人群中迅弥漫。

    至于最初被提名的那三人,反而被淹没在了喧哗的声浪中,再也没有人朝他们多看一眼了。

    忽然的内乱,给了叶朔一个喘息之机,而他也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两人,同时在脑中模拟片刻前的战斗。

    没错,西陵世家的少爷当然不会是魔物。难道是那个陌生人为图掩饰,故意在西陵北身上动了手脚,以此迷惑众人的视线?那么,先前的绝世杀机其实也是冲他而来?

    要说可疑,所有人中的确就是那个陌生人最可疑。但叶朔始终都没有轻易下定论,只因为在古帝洞府中,他曾经注意到……

    在众人离开内室的时候,那陌生人落在了最后。一个人注视着石壁,那双一路走来毫无波澜,仿佛将整个世界都藏在心底的眼睛,在那一刻翻涌着万千热情。既有对前辈高人的敬重,又有对他无辜惨死的悲愤,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外人看不懂的东西。

    对于一直关注着他的叶朔,对方这些异常举动自然全落到了他眼中。

    等他走出几步,再一回头,又看到那陌生人正面对石壁,双手合十,虔诚叩拜。那份全心全意的信仰,的确不像是假的。

    如果对方真是魔物,想来也不可能对一位人族的前辈如此礼敬。

    叶朔这一边千头万绪尚未理清,另一边众人的争吵声已是渐渐轻了。

    随着大魔尸被打倒,遍布整个不归途的浓雾就在缓缓散开。只是此前大家的精力都被猜忌分散了,等到有第一个人注意到的时候,周边的视野已经大范围的清晰了起来。

    显露出的前路,令众人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都愉悦了几分。此时他们也终于记起,这里是六绝景之一,不是什么适合吵架的地方。虽然魔尸群已经消失了,但谁知道会不会再跑出来什么棘手的魔怪?

    当即众人心照不宣,暂时休战,都加快了脚步朝出口赶去。令他们惊喜的是,这一处绝景的守关者似乎只有魔尸群一拨,其后刚行不远,熟悉的青山绿水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那个有如幽冥地府的鬼地方,终于是走出来了!

    虽然已经离开了不归途,但此时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即将踏上的,或许将是一条真正的不归之途……

    ……

    “现在这里有两条路,为了节省时间,不如我们就兵分两路如何?”

    洛沉星望了望从外表看来毫无差别的两条岔路,朝着右侧缓缓迈出了一步。

    “我走右边的这一条,各位的意思呢?”

    众人互相对视几眼,没多犹豫,大部队就“呼啦”一声,全拥到了他身后。

    “那还用说,我们自然是跟随洛少爷了!”

    “这样也好,以现在的情况,大家早就不适合继续在一起走了。”有人一边说着,朝一旁还没挪位的零星数人间,投去了个嫌弃的眼神。

    叶朔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他当然知道那帮人现在巴不得踢出队伍的人就是自己,而他也懒得跟对方多纠缠,主动走到了另一侧的路口。

    “那,我走左边这一条。”

    宫天影很快也站到了他身旁:“我和叶师弟是同门,自然和他走同一边。”

    叶朔点了点头。看样子,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人走这条路了。这样也好,队友不需要太多,一个能让人放心交托后背的就足够了。

    “那,我也走这一边。”

    那古怪的陌生人仍是面无表情,冷淡的留下一句交待后,就默默的走到两人身边。

    叶朔的眉头略微一皱。现在是其他人既不欢迎他,而他也一样不欢迎其他人。情势应该已经相当明显,此人却主动提出来和他们两个一起走,未免也太不识趣了吧?

    但即使他再不情愿,毕竟这路又不是自己开的,如果对方执意想走左边,他也确实没有立场阻拦。

    大部队中,那血云堂使者和洛沉星不知是做了什么传音交流,竟是在分组按说已经结束的情况下,转过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我也走这一边。”

    人群中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洛家随从不跟着自家主子,却去跟着叶朔,显然是洛沉星不想让那几人脱离自己的掌控,刻意做出的安排了。

    洛沉星就好像没听到旁人的议论,主动的解释道:“我既然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就会尽可能保证每一位队员的安全。即使是暂时兵分两路,也不例外。”

    能把监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实在是相当难得。不过当然也没有人会去自找麻烦,此时都配合着露出了一副“洛少爷真是体恤下属”的表情。

    另一边,那陌生人忽然开口了:“洛少爷不觉得,这样一直盯着别人看,很没有礼貌么?”

    在古帝洞府中,那陌生人抢先推动最后的三块古文字,成功开启了石门,那以后洛沉星只要一有机会,就会盯着他多看两眼。

    与叶朔不同,他已经大致弄清了对方是敌是友,剩下来的,就只是找出证据,确认他的身份而已。

    如果他真是自己所想的那人,现在合该心虚的就应该是他。因此洛沉星几乎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对方能察觉到这不奇,但他竟然就敢这么当众说出来,倒是反将了自己一军。

    洛沉星的神色,由于这意外的挑衅略微一冷。不过一想到自己布下的暗手,任他再有百倍警惕,这一次管叫他要么身份揭穿,要么命丧黄泉,心态倒也很快就平衡了下来。收回目光,不着痕迹的投向眼前的通道。

    “好,这两条道路,分别通往‘泣血峡’和‘葬魂渊’。哪一边要是动作够快,还可以顺道再去‘魔龙潭’走上一遭。到时我们就在绿野平原前会合。”

    众人各无异议,唯有西陵北打量着两方人数悬殊的队伍,眉头皱得很紧:“只凭他们几个人,真能拿到全部的骨片么?”

    洛沉星笑了笑,表面是在向西陵北解释,话里却是别有深意:“别看他们人数少,那一个个可都是精英啊。定天山脉的新主人是不提了,特别是这位兄台,”朝着那陌生人一挑眉,“之前在古帝洞府,你是没有看到,就是他先悟透了炎华圣者的全部传承,才得到第一块骨片的。我想接下来交给他,一定也不成问题。”

    西陵北双眼一瞪,立时盯紧了那陌生人,眼里又升起了那种探索之色。只是此前他对叶朔的研究无果而归,这一次依然没能看出什么头绪。但在他的眉宇之间,却是静静的凝聚起了一丝敌意。少顷,视线不受控制的略一偏移,下意识的望定了另一个方向。

    洛沉星扫了他一眼,忽然掌心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块黑色铁牌。缓慢的在指间翻转着,淡淡道:“北少爷似乎对我这骨片很有兴趣?打从之前在不归途,你好像就已经盯着它看过很久了?”

    西陵北的目光略一直,很快又恢复如常。毫不避讳的走到洛沉星身边,更大胆的盯住了骨片,从容答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骨片,感到好奇而已。再加上它还是开启符皇古门的钥匙……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六块骨片聚齐的那一刻了!”

    在他说到最后一句时,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从他语气中透出的,那一种全无保留的狂热。这也令不少人暗暗摇头嗤笑,看来一个小小分家的少爷果然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骨片再稀奇,用得着兴奋成这样么?

    “这位,北少爷是吧?”说话的又是那陌生人。大家即将分路而行,似乎反倒令他的话变得多了起来,“我虽然不能保证,此行一定可以拿到全部的骨片,但你要再这么啰啰嗦嗦下去,至少我知道,我们一定会错过魔器出土的吉时。”

    西陵北挑起双眉,即使受到如此明显的挑衅,却是并未如前时般急得脸红脖子粗。看上去,他的涵养变好了不少。

    “好,那就各自全力以赴,谁都别拖谁的后腿!”

    皇家护卫队,就在这里正式分成了两支队伍。

    身边跟着一个洛家的卧底,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这段路叶朔走得比之前更压抑了。不过在表面上,他却没有显出任何的情绪外露。

    方才在大魔尸的战斗中,他应该是第一次看到洛沉星出手。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他的几分实力,不过即使如此,也已经是非常强大了。定天山脉,致远学院,在同龄人中都绝对没有一个足以和他抗衡的。虽然不知道他和顾问究竟孰强孰弱,但最起码,应该也是在伯仲之间!

    而且在最后,他还施展出了禁咒……那应该是比虚无极所懂得的还要高等的禁咒。

    以洛家的底蕴,他们所保有的禁咒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套。也就是说,对洛沉星实力的估计,还有必要再上升几个档次。

    头疼啊……叶朔揉了揉太阳穴。洛沉星确实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对付的,利用六御绝境内机关杀他的计划也失败了。看来,是真的只能再忍一段时间了么?

    一路想着心事,直到身边的三人都停下了脚步,叶朔也跟着抬起了头。

    面前横着的,是一条宽广的深涧。这在群山中原也常见,但此时那汩汩涌动着的,却是一池鲜红的血液。

    血水一浪接一浪的翻滚着,散出一片阴毒暴虐的气息,其中更蕴含着岩浆般的炙热。体内血液的温度,仿佛都悄然上升了几分。面对这充斥着自然之威的天成险地,足以令人类瞬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六绝景之三——泣血峡!

    叶朔和宫天影都是看得满心震撼,那血云堂使者稍好一些,只有那陌生人一脸平静。缓缓迈前几步,打量着下方湍急的血水,代为解说道:

    “这是蕴含有火属性的真魔之血,寻常人类沾身即腐,即使是通天境强者坠入其中都不能幸存,可以说比魔气还要可怕。同时它对修灵者的压制极高,在垂直范围内一律不得动用灵力,也就是说,无法凌空飞渡而过。”

    “那怎么办?”宫天影下意识的问道。随即才想到这陌生人未必值得信任,他说的话也未必是真,自己倒不必对他的警告过于重视。

    “没办法,伐木造桥吧。”那陌生人说完,转身就走,似乎立刻就要去砍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