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腹黑太子残暴妃 > 第九章 相依相偎
    当张月鹿带着玄空大师进屋看到倒在床榻边的文喏时,心中没有悲哀没有伤感,因为那满足又安详的笑容告诉他,他走得没有遗憾。

    玄空看了眼文喏,转而望着屋中那尊金佛,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低喃出声,“阿弥陀佛~他总算是渡过了这道情关归位了……”

    李宸煜进屋,听到此话,别有深意的望了眼玄空。而后挥手命龙一将文喏的遗体带出去,对玄空恭声道,“大师,麻烦您……”

    玄空抬手止住他的话,踱步上前,站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沉睡中的呈以墨,双手合十的道了声‘阿弥陀佛’,随后感叹道:“明清自出生杀孽就重,她三岁的时候,贫僧就将她接到寺中教养,希望能以无边佛法化去她一身杀孽,直到她十五岁及笄出寺……前段时间,贫僧有所感应,算到她有此一遭,吩咐文喏给她送去清心咒并让她三年内不得再造杀孽,以免被心魔滋扰。谁知……哎,该来的始终要来。”

    “为今,贫僧只得废去她的武功。而她的心魔需得寺中僧人齐心协力,不眠不休的诵经五天五夜才能消去……阿弥陀佛。”

    张月鹿面色微沉,主子将弯月国的百姓屠城,弯月国中的武林人士早已恨她入骨,如果她被废去武功的事情传了出去,肯定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李宸煜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冷沉着脸朝玄空点头,“麻烦大师了,您动手吧,其他的事朕来解决。”

    转而又对张月鹿吩咐道,“你留守此地,不可离开半步。”

    “是。”张月鹿领命。

    李宸煜出了屋子,招来龙一和龙十五,吩咐道,“将寺中的香客全都赶出去,寺中的僧人也逐一排查,若有不清不白者全部斩杀……等等。”迟疑瞬间,他又改口道,“可疑之人押入大牢关起来便可。”他是想为以墨积德。只要他的墨儿能好起来,他戒杀生又有何难。

    “再调一万铁骑把守寺外,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得随意出入。”

    “是。”

    ……

    沉睡中的以墨并不是毫无知觉,她就像个局外人,眼睁睁的看着被心魔控制的自己冷酷无情的将剑刺向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一张张的惊惶无辜的面孔在她身前倒下,她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当初李宸雪逃跑,她杀意难平,只因大仇不得报,所以决意要带兵攻打弯月国,希望能亲手杀了李宸雪,以平这几年的怨气。可没想到,最后李宸煜会死在他自己手上,丝毫不给她报仇的机会。也因此,让她坠入了魔道,心魔被战场的杀戮和血腥唤醒,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起初,在她还能控制心魔之时。心魔残杀敌军,毫不手软,她心中无愧,自然就没有压制心魔的成长,甚至仍由它的生长,因为她也贪恋那种嗜血与杀戮。可到后来,心魔连妇孺老弱都残杀时,她就慌乱了,可那时,心魔已经强大到连她都控制不住。

    看着三岁孩童在自己面前被一剑削了脑袋,她愧疚不已,她的一双麟儿也是这般天真烂漫的年纪;看着九旬老翁为保小孙子性命,毅然撞上她的剑刃时,她自责懊悔……最后,没想到连文喏都丧命于她之手!

    她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

    ……

    白驹过隙,转眼已过去五天过去,可以墨却不见转醒的迹象。

    李宸煜见此,暗暗焦急,“大师,墨儿为何还没醒来?”

    “阿弥陀佛,武功已废,心魔已除,能否醒来,得看她自己意愿。”

    “大师的意思是……是她自己不愿醒么?”

    “阿弥陀佛。”

    看看玄空渐渐远去的背影,李宸煜心中微沉,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她消瘦且苍白的脸庞,心疼不已。

    “墨儿,我知道你听得到我说话……你快点醒来吧。”拇指轻柔的摩挲着她的嘴角,附身落下一吻,轻吻恍若鸿毛飘落,却饱含深情,“你难道想抛下我,一个人就这么永远的睡下去吗?”

    “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当初是你不顾我的反对,抛下我们的婚约,离开京城……执意要救文喏。”

    “当初也是你不顾我的反对,再次抛下我们的婚事,离开京城……执意要去打战。”

    “如今还是你不顾我的反对,又一次的抛下我……”

    “我等了一年又一年,却等来你一次又一次的抛弃。”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脸庞铁着她苍白的脸颊轻轻摩挲,低沉的语声带着些哽咽,“墨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一滴泪水从以墨的眼角溢出,慢慢滑入鬓角。长长的睫毛轻颤,她缓缓睁眼,看着窗外斜下山坡的夕阳,眼底是惊痛与悲凉,“……五天前,文喏就坐在我床边,也是这个时辰走的吧。”

    许是几天没开口说话,声音透着沙哑。

    见她愿意醒来,李宸煜狠狠闭了闭眼,焦躁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紧紧握住她的手,十字相扣,“我陪你一起去看他吧。”

    他知道,她愧疚,不管是因为被心魔控制还是其他,终归来说,都是她亲手杀了文喏。

    文喏就葬在感业寺的佛山顶,李宸煜抱着以墨,一步步的踏上山顶,来到文喏的坟前。

    崭新的坟,新得让人揪心的痛,以墨目光一缩,抓着李宸煜的手也跟着一紧。

    李宸煜紧紧的抱着她,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怀里拿出文喏写给她的信,“墨儿,这是他临死前留给你的。”

    他本不想拿出来的,可一想,都已经是死去的人了,一封信还能将人抢走不成。于是,太子爷难得的大方了一回。

    以墨接过信,软弱无力的靠在文喏的墓碑上,如今她被废去武功,身体很是虚弱,就连拆开信封的动作都十分吃力。

    李宸煜坐在她身边,伸长着脖子,想要看看文喏到底给他媳妇儿写什么了,可还没看到,就被他媳妇儿给挡住了。不悦的瘪瘪嘴,哼!小气,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

    心里不舒服的别开脸,一想着他媳妇儿与文喏之间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他心头就控制不住的嫉妒。深吸口气,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不可能和你争,你就大肚一点。即便你媳妇儿心里想着他念着他,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大肚一点啦大肚一点……

    呸!大肚个屁!

    老子的媳妇儿心里只能想着老子,其他的,都给老子滚一边去!

    回头,“墨儿,我……墨儿,怎么了?怎么哭了?”他慌乱扯起自己的袖子给她擦眼泪,“怎么了?文喏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怎么哭成这样,拿来,我看看……”

    伸手就去夺她手里的信,以墨却将信藏在身后,止住眼泪,朝他笑了笑,“没什么。”

    李宸煜相信她说的‘没什么’,因为他从她的笑容中看到了如释重负的轻松与自在,而且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上山前,她满怀愧疚,眼中满是沉痛与悲伤;可如今,她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因为这封信,让她从对文喏的愧疚中走了出来。

    信中的内容是什么,他已经不想知道了,只要墨儿能放下这件事以后好好生活,他什么都不想去计较。

    以墨将信仔细的叠好,然后放在文喏的墓碑旁,捧起一堆黄土洒下,将它掩埋。

    李宸煜也不阻止,看着她做完一切,然后拉过她的手,拍了拍她手心的泥土。感觉她手心有些冰凉,关心道,“这山上的温度有些冷,你身子又虚弱,我们还是回去吧。”

    以墨摇了摇头,“无碍。”回头看了眼身后孤零零的墓碑,“我们在这里陪陪他吧,他一个人……怪冷清的。”

    “好。”李宸煜依着她,伸手将她搂紧怀里,捧着她的双手,哈着气给她暖着,直到她手心不再冰凉了他才放心。

    以墨依偎在他怀里,耳朵贴在他的心口,沉稳的心跳透过胸膛传到她耳里,温热的气息透过他的身体传到她身上,直蔓延进心里。忽然间,她感觉一股莫名的安然。

    看着天边橘红的彩霞,以墨轻声道,“阿煜,我们回去就成亲吧。”

    “……啊?”起初李宸煜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的?”

    “真的。”

    得到她肯定的回答,李宸煜欣喜若狂,“太好了,我们明天就回……不,我们立刻、马上就回去。”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说要成亲,怎能不叫他欢喜得都找不到东南西北!

    “恩,等我们陪文喏看完日落就回去。”以墨温顺的应答。

    “恩,好。”他激动得手臂都在颤抖,紧紧抱着她,恨不得就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一刻也不想分开。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光芒刺穿云雾直达山顶,遥目所及处,似有长龙在云雾中翻腾,动作缓慢却巍峨雄壮。广幕的天空一半苍白如雪,一半红艳似火,深邃浩渺,气势恢宏。

    天地间,最后一抹余晖将两个纠缠相依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两人交握的手紧紧相扣,放佛就这样直到天荒地老!

    ------题外话------

    相信亲们也感觉到了,这本书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如果还有番外的话,应该就是成亲以及那对双胞胎了。

    我知道,这本书写的时间有点长,还经常断更,让很多姑娘们看得都经常火冒三丈,在这里我只能说声‘对不起’,还有谢谢。谢谢亲们陪我走过这一年多的时间,这本书连载期间,我收到过赞美的评论,鼓励的评论,谩骂的评论也有……说实话,有段时间因为亲们不好的评论,我心绪很低落,所以后来我就很少恢复姑娘们的评论了。

    写完这本之后,我就不打算开连载了……

    相信这本书的结局,有人满意,也有人不满意……满意的姑娘请尽情畅谈,不满意的姑娘们……就不要留言了。哎~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受不住打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