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戏精守护者 > 第37章 第  37 章
    即便知道是气话, 陈彩也忍不住回头看了陆渐行一眼。

    他觉得陆渐行应该是被自己架起来了, 可自己的本意并非要用激将法,接|吻这种事情是两情相悦的人才会有的,感情到了, 啵一下都带着感情,但如果是意气用事, 那也没什么意思。

    陆渐行见他不说话, 拽着人就往卧室走。

    陈彩迟了几秒回神,立刻定住了。

    “陆总,”陈彩忍不住道, “我这人心直口快,你别往心里去, 我没有激你的意思。”

    陆渐行充耳不闻,陈彩被他拽着又走了两步,忙把住墙角, 继续道:“你现在就是赌气,这样没意思。”

    “收起你的小聪明!”陆渐行气得不轻, 转头瞪着他,“我不用你告诉我我在想什么。”

    他说完见陈彩双脚钉在原地不动,表情倔得很,忍不住冷笑道:“怎么, 怕了?”

    陈彩不怕, 可心里却也不愿意。

    他甚至能隐约猜到自己这么较真的原因,但是并不敢深想。想什么呢?想错了惹人生气, 想多了让人笑话。

    陆渐行没想到陈彩这么抗拒。这会儿见陈彩不动,他干脆转过身靠了过来,把人搂住一块贴靠到了后面的墙上。

    俩人的身体贴的紧实,气息也顷刻间混乱。陈彩下意识地反手去撑住墙壁,却又觉手下的墙布纹理清晰又柔顺细滑,带着种不真实的奢侈感。

    他忍不住悄悄抬眼,去看陆渐行的表情。

    陆渐行也正低头瞧着他。

    他刚刚的确有些冲动,脑子里甚至闪过了许多不该有的想法。可是此时真的把人抵住,清晰感受到这人心如擂鼓,他的心底又冒出一股异样的情绪。

    这种情绪让他忍不住微微犹豫,又去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陈彩跟他对视一眼,突然一股倔劲儿上来,在最后关头侧开了脸。

    陆渐行低头,正好亲在了他的耳侧。

    不过是数秒的迟愣,陆渐行似乎并不在意,轻轻咬了下陈彩的耳垂,故意逗弄一会儿,这才继续去亲|吻他的脸。

    一路寻至嘴角。

    陈彩身上燥热,心乱如麻,又觉得身上的力气像是被这人吸走一半,只得勉力靠在墙上。

    陆渐行在他唇角轻啄,随后停住,压低声问:“你想要这样?”继而又靠前一点,在俩人嘴唇触碰的当口,似笑非笑道:“……还是这样?”

    陈彩犹豫片刻,却突然道:“我不想……我们直接做吧。”

    陆渐行没听清,愣了愣。

    “什么意思?”陆渐行问,“不是想接|吻?”

    “不想了,”陈彩不吭声,过了几秒,才道,“我只和我喜欢的人接吻。”

    陆渐行:“……”

    “真的,这样没意思,”陈彩咽了口水,忽然笑了下,睁开眼看着他,“你刚才不就是想上床吗?要上就快点,忙完了我还得工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陆渐行看了他一会儿,却权当没听见,仍不管不顾地亲过去。

    “你如果硬来,”陈彩笑了下,“我就当被狗咬了。”

    他说完果真不再躲闪,直直地盯着陆渐行。

    陆渐行身子微微一僵,这下终于停了下来。

    “你行,陈彩,”陆渐行看着他,气得笑了起来:“要吻得是你,这会儿拒绝也是你,你真当我是好脾气。”

    “随你怎么想,”陈彩皱皱眉,“你到底做不做吧?”

    陆渐行一时没说话,只死死盯着他,过了会儿,才突然松开了手。

    陈彩看他转身走开,心里说不上是放松还是失落,自嘲一笑,转身要走,却又见陆渐行去而复返。

    陆渐行手里拿了罐啤酒,此时闷不做声地走过来,一把将人拽住,拉进了浴室。

    主卧的浴室只有个按摩的淋浴房,陈彩被一路拽至里面,陆渐行把门关上,随手打开了按摩开关。

    上下左右所有的水龙头一块往外刺水,是温的,但也不热。陈彩下意识地要躲,却立刻被人压住。下一秒,就听“砰”的一声,啤酒被人打开。

    细腻的泡沫顿时喷出不少,洒得地上到处都是,麦芽糖的香味飘散出来,淋浴的水也冲进了啤酒里。

    陈彩愣了愣,就见陆渐行将啤酒罐提起,一股脑儿地都照着他的肩膀倒了下去。

    陈彩被冰得一个激灵,忍不住闪了下,怒道:“你干什么!”

    “给你酒,”陆渐行明显压抑着怒气,冷笑道,“你不是酒后才乱性吗,免得你事后没法面对。”

    陈彩被他堵得一滞。

    俩人浑身上下都已湿透,头发贴在脸上,水顺着脸和身体往下|流。陆渐行解开皮带,让他背对过去,很快压了上来。

    这次俩人没有任何铺垫,可是身体却又异常敏感,陈彩努力压制着喘息,不让自己出声。可是到底有些受不住,那些细小的水柱从四面八方喷到身上,接触的地方因敏感变得又痛又痒,陆渐行却只压低他的腰往前顶,其他地方碰都不碰。

    陈彩倔脾气也上来了,即便这感觉强烈又折磨,他也硬撑着不想示弱,直到后半段理智渐渐被消磨大半,才忍不住闷闷地哼了一声。

    陆渐行空出右手去掰他的下巴,见他仍咬着下唇,牙印深烙,冷笑道:“你这是给谁看?还要叫给喜欢的人听?”

    他被刚刚那句“只和喜欢的人接吻”气得狠,此时一联想心中更恼,干脆手下用力,趁陈彩松口的间隙,把食指塞了进去。

    陈彩心里发恼,狠心咬了上去。陆渐行却忍着痛不往回抽,陈彩再咬,却又不敢继续使劲,怕给他咬断了……呜|咽|呻|吟声渐渐溢出,越来越不受控制,陆渐行这才稍稍得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事毕,陈彩只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脱力。

    陆渐行半拉半抱着他去了卧室,尚未来得及脱掉的衬衣湿哒哒地滴水了一路,陆渐行也不管,在门口给他脱了衬衫,扔在地上,又扯过床单三两下帮他擦干。

    幸好床单下面还有层床罩,也是一样的材质,躺着不扎得慌。

    陈彩累急,刚刚被折腾地嗓子也已喊哑,躺那不想动。

    陆渐行拽过被子给他盖上,想了想,又支起一条胳膊看着他。灯光下陈彩的皮肤白得有些不真实,也许是肉粉色的枕套给显的,也许是他头发太黑,此时湿哒哒得贴在脸上,就给人一种乖巧感。

    陆渐行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明明陈彩这人脾气大,不吃亏,歪理还多,自己刚刚还被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这会儿竟然又觉得他可爱顺眼了。

    果然男人纵|欲之后会变得超脱。

    陆渐行觉得自己有点没出息,可是再看也觉得不够,伸手把陈彩粘在脸侧的一缕头发轻轻拨开。陈彩察觉道他的动作,微微睁了眼看了过来,有些疑惑。

    陆渐行的目光有些深,眼底像是有暗流涌动,几乎要将人吸进去。陈彩冷不丁跟他对视上,慌乱了一秒,想要瞥开,却又迟了一步。

    陆渐行侧过身子,低头含|住了他唇。

    陈彩失了先机,内心又犹豫,等反应过来想再拒绝时候,陆渐行已经退开了。

    “你这不是……”陆渐行顿了顿,“也能接受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说话。

    陆渐行又低声道:“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陈彩问。

    “那个协议,提前续个约。”陆渐行想了想,补充道,“就是正式一点的,跟别人都一样的……那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