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随身英雄杀 > 第一三五六章 我为什么要原谅
    茫茫星空,白祁上人目视着下方的归元大世界,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担忧。

    只要跨过这万里的虚空,就可以来到归元大世界,但是白祁上人很清楚,这万里的虚空,并不是那么容易跨过的,如果他强行跨越,很有可能被被镇死在这里。

    毕竟,他可不是以战力著称的小圣。

    “万药山白祁,前来拜会一鸣上人!”白祁上人在稍微沉吟了瞬间,就朝着虚空传音道。

    作为圣者,白祁上人在九天十地之中,可以说拥有着极好的名声,只要报上他的名号,基本上也是无往不利。

    果然,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那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条通道,从通道内缓缓的走出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缩头缩脑,一副猥琐的模样,看到这藏头露尾模样的人,白祁上人有一种想要笑的感觉。

    因为这个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贵六,或者说,应该称呼他老人家为贵六上人。

    只不过两个人相交多年,对于这位上人,白祁上人实在是没有称呼他为上人的心思。

    “白祁老兄,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有人冒充你的名号呢?”贵六快速的朝着白祁上人迎了上来,一副热情好客的模样。

    “贵六兄,好久不见。”白祁上人虽然对这个猥琐胆小的家伙有些看不上,但还是朝着他拱手道。

    “是啊是啊,我真的特别想念上人您,哎,要不是我贵六不是一般人,说不得就见不到上人您了。”贵六说到此处,不知道是不是有感而发,竟然有点要流泪的样子。

    白祁上人很是无语,你一个小圣,这般的多愁善感干什么!

    “哎呀,光顾和上人您说话,差点忘了正事,我们家主人正在下面等着上人您呢,里面请!”贵六突然一激灵,整个人变的正经了起来。

    看着一本正经的贵六,白祁上人的心中又有些不舒服,因为此时的贵六,和他心中的贵六,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应该是他心中,一个上人应该端庄肃穆,现在贵六做到了,但是此刻,他却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透过星辰通道,也就是一个刹那,白祁上人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宏伟的大山前方,而在大山的山门之前,此时正由上千人等候在那里。

    “弟子陈东明携大伦山弟子,拜见白祁长者。”作为大伦山掌门的陈东明,很是恭敬的朝着白祁上人行礼道。

    白祁上人来大伦山,对于大伦山的情况,自然是有了一番的了解,陈东明虽然不是大伦山的决策者,但是在大伦山的地位同样不低。

    在看到陈东明的时候,白祁上人想了起来,当年他是见过这位陈东明的。

    只不过那个时候,陈东明还年轻,修为刚刚达到参星境,紧紧的跟在三法上人的身后,一如一个小跟班。

    现在一转眼,三法上人已经不在,而陈东明已经成为了大伦山的掌教,也算是一方的巨头。

    当然,严格的说起来,巨头这个称呼,还是不适合陈东明的,毕竟他和真正的巨头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陈道友,一别经年,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白祁上人这次来大伦山是有目的的,所以一上来,就和陈东明拉关系道。

    对于白祁上人这种厚爱,陈东明确确实实的感到了一种受宠若惊,毕竟当年,就算是三法上人,在面对这位白祁上人的时候,都是用敬重兄长的礼节。

    “前辈,您和家师乃是好友,晚辈怎么当得起前辈这般的称呼,还请前辈称呼东明的名字就是。”

    说话间,陈东明又将柳冰璞等几个人介绍给了白祁上人,当介绍过了燕紫电之后,陈东明手指着陈东明神侯的一个青衣年轻人道:“这是东明的小师弟郑鸣。”

    听到郑鸣这个名字,白祁上人一惊。本来他就对这个郑鸣,无比的好奇,毕竟能够以一个神禁抵抗小圣,就不是一般的人物,现在更以一己之力对抗天庭,那更是了不得。

    特别是诛杀百万天兵的狠辣,以及让三位圣者喋血的战绩,无一不是让世间侧目。

    这样的人物,怎么也应该是一个虎视鹰扬之辈,但是现在,出现在他身前的,却是一个翩翩的美少年。

    当然,形象不重要,重要的是修为,这个郑鸣展现给白祁上人的,就是贯通了一条神禁的修为。

    在惊异之间,白祁上人已经想到,这郑鸣有三千分身,三千分身汇聚,构建成为无上的世界,这才让他可以力敌小圣。

    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应该是他的一具分身。

    郑鸣朝着白祁上人一拱手道:“上人驾临,本应该本尊前来迎接,但是本尊实在是脱身不开,所以还请上人见谅。”

    “小友客气了,这次老朽不请自来,还请小友见谅。”

    陈东明看着郑鸣和白祁上人话说的如此客气,就笑到:“前辈,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请入山一叙。”

    白祁上人也没有客气,在陈东明等人的拱卫下,进入了大伦山,他这些年交友满天下,在任何宗门,基本上都能够受到现在的待遇。

    在大殿之中分宾主落座之后,白祁上人在回忆了一番自己和三法上人的交往,以及对三法上人的坠落表示了可惜之后,就沉声的道:“我这次过来,也是受人之托。”

    陈东明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郑鸣的身上,毕竟这种事情,他们之中能够做主的,也只有郑鸣。

    郑鸣笑了笑,并没有打断白祁上人的话,而是等待着白祁上人说下去。至于贵六,则恭敬的站在郑鸣的身后。

    “小友,盘鸠上人在受伤之后,曾经请过老朽来看病,老朽施展了全部的手段,也只不过让他清醒了一刻钟而已。”白祁上人并没有因为郑鸣没有反应,而停下来,依旧沉声的道:“他要我代他向道友道歉。”

    郑鸣不为所动,之时静静的笑着。

    白祁上人看着如此表现的郑鸣,心中越发的没有了底细,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一次,自己真的很有可能是白来了。

    “道友,盘鸠上人说他这次认栽,只要道友能够饶恕他,他以后绝对不会和道友为敌作对。”

    郑鸣这个时候,才淡然的道:“上人急公好义,实在是让在下佩服,现在既然上人已经将盘鸠上人的话带给了郑某,那您的事情就已经完成了。”

    “我大伦山的风光,虽然难以比上神山仙岛,却也有一些独到之处,这些天,就让大师兄陪着您,在我大伦山看看。顺便指导一下我们大伦山的晚辈。”

    白祁上人来时,就已经想到了郑鸣的反应,他一摊手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盘鸠上人已经服软,为何郑兄不能饶他一条生路。”

    “上人,您是我师尊的朋友,对您,我一向很尊重。但是这件事情,请恕晚辈不能答应。”

    郑鸣这个时候,没有继续退缩下去,而是直接面对白祁上人道:“放了盘鸠上人,并不难,但是晚辈却不能放他。”

    “我和他无冤无仇,他帮助天庭征讨与我,而且还用诡异的诅咒之法,想要咒杀我于无形之中。”

    郑鸣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阴冷道:“如果说这些,是圣者之间的交战,我也可以原谅他一二,但是这厮玩玩不该将我所有的家人,写在他那诅咒的宝旗上。”

    “相信上人对于他那杆旗有所了解,如果不是我破了他的手段,恐怕我一家人的性命,都要葬送在他的诅咒之下,这种人,我如何绕得了他。”

    “更何况,这天下放了一个盘鸠上人,还不知道多少人不自量力,今日郑鸣就用盘鸠上人的血,告诉世人,想要代人出头,就要有死的觉悟。”

    大伦七子中人听到郑鸣的话,一个个都神色激动,燕紫电更是大声的道:“小师弟说得对。”

    白祁上人倒也不恼,毕竟郑鸣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盘鸠上人做事不地道,他一个服软就想要将这件事情了解,那他也太看得起自己那张脸。

    所以,他笑着道:“如果我让他对郑兄您进行赔偿,您看如何?”

    “上人不要说了,我现在还需要一个人来祭旗,他的脑袋,我看着正好合适。”郑鸣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朝着白祁上人拒绝道。

    “郑兄,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白祁上人说到此处,沉声的道:“现在郑兄和天庭互相征伐,可谓是生灵涂炭,我这次过来之前,已经和天庭的神皇大帝商议好了,只要郑兄宣布臣服天庭,天庭可以撤军。”

    天庭撤军!

    这四个字说出来之后,白祁上人的神色轻松了不少,他觉得自己这个条件,应该能够打动郑鸣。

    毕竟,天庭乃是天地正统,和天庭作对的人,一般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郑鸣虽然强大,但是面对天庭强横的实力,最后也不得不选择妥协。

    他的目光落在陈东明等人的身上时,发现自己的猜测并不错,陈东明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但是,就在他觉得此行要成功的时候,却听郑鸣冷冷的道:“天庭撤军,这件事情不是他天庭说撤军,就能了结的!”

    dt>span lass=”read-author-name”>宝石猫说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猫早起了,猫要吃虫啊各位老大,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