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随身英雄杀 > 第一三五四章 睡正酣
    时光荏苒,一转眼五日过去!

    那高高的祭坛外,此时已经汇聚了一直大大的队伍,这支队伍的到来,只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护送盘鸠上人要的东西。

    天琅上人等人看着那一车车的东西,眼眸中闪动的,都是嫉恨的光芒。他们虽然作为圣级的存在,但是在一些东西上,还是很需求的。

    甚至在一些奇珍之物上的需求量,还是非常大的!

    圣级执掌一方,大多数的东西,可以说张嘴就来,但是一些特殊的东西,就算是他们,也难以得到。

    “好奢侈啊,万年凤香木,他竟然要了一车!”说话的是南岳上人,他在说话之间,更是咬牙切齿。

    天琅上人和南岳上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因为他将南岳上人的至宝给丢了,但是这件事情,在天琅上人看来,不应该怪自己,也不应该让自己赔。

    一切都是因为地皇大帝,是地皇大帝借的那颗珠子,大阵被破丢失,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应该让地皇大帝来赔。

    可惜,南岳上人得罪不起地皇大帝,却能够得罪他,所以一直缠着他要赔偿。

    “是啊,万年凤香木那可是!”天琅上人带着一丝感慨的说道,但是话语中,还带着一丝的挑衅。

    这挑衅的,自然是南岳上人,如果说万年凤香木对谁最有用,自然是南岳上人。作为一个修炼火系功法的人,南岳上人最需要的,就是万年凤香木。

    但是这一批凤香木之中,只有几根是属于南岳上人的,剩下的,全部都归盘鸠上人。

    南岳上人不是傻子,对于这种挑衅的话语,如果听不出来,虽然他心中怒火中烧,但表面上,他还是呵呵一笑道:“我虽然不爽,却也不像某人,地位一落千丈啊!”

    某人说的是谁,就连傻子都知道,被南岳上人如此一说,天琅上人的神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虽然地皇大帝对他还是那么的客气,但是天琅上人已经感觉不到原来那种众星捧月,一言九鼎的感觉了。

    现在的地皇大帝,对他甚至有一种疏远,如果不是自己的大五行逆转神光阵的阵图落在了郑鸣的手中,天琅上人早就告辞离去了。

    两个人的脸,都红了起来,不过过了一会,两个人从各自的眼眸中,都看到了一些的异色。

    “那郑鸣的青木葫芦,道兄帮我拿到可好。”天琅上人看着南岳上人,重重的说道。

    南岳上人点头道:“我不要什么葫芦,我那颗珠子,一定要拿回来,对了,还有我要郑鸣手中的那根树枝。”

    那根树枝的珍贵,天琅上人一清二楚,他之所以没有提出来,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难以夺取那树枝。

    现在,南岳上人竟然有如此的豪气,他当下就沉声的说道:“好,我帮你。”

    也就是两句话的功夫,两个人就达成了联盟,但是随即,两个人看向对方的目光,就显得更加的不善。

    这一次,是装的。

    “两位,是不是很羡慕啊,我告诉你们,这些东西之时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正在运过来。”一个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看到此人,天琅上人的嘴角撇了一下,此人乃是地皇大帝的心腹,以往对自己,那可是恭敬的很,但是现在呢,却是一副俯视自己等人的模样。

    天庭十二神王,什么东西。

    心中这样想,但是天琅上人淡淡的道:“羡慕有什么用,就算是想要,也要回去自己搜集。”

    “哈哈哈,上人这话说的,只要上人投靠天庭,接掌天庭四大天师的位置,这些东西,都不在话下。”那仙风道骨的中年人笑嘻嘻的说道。

    天庭四大天师,听起来这个名头不错,但是实际上,天琅上人对于四大天师,那是相当的不感冒。

    说是天师,实际上,也就是地皇大帝等人的属下,让他一个阵势大师当下属,想得美。

    看到天琅上人不说话,那中年人笑呵呵的道:“陛下让我来请盘鸠上人,让他去看看货色,如果不满意,还可以继续换。”

    说到此处,中年人接着道:“这盘鸠上人也真是的,货物来了,自己过来提取就是,还非要让我跑过来。”

    听着此人不无显摆的话语,天琅上人的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而南岳上人的心中一动道:“既然是去请盘鸠上人,不如我和道兄你一起去。”

    “好好好,相逢不如偶遇,咱们就一起过去,这样等盘鸠上人过去挑选货物的时候,说不定有一些东西他用不上,也可以送给二位。”

    中年男子高声的说道,显然对于两个人能够过去很高兴,但是天琅上人的脸色,却变的无比难看。

    天琅上人是什么人,他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在这天下,几乎都没有人敢小看他。

    现在,竟然被人如此的无视,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他准备摆袖走开的时候,看到了南岳上人给他用眼色,那意思告诉他,跟着过去。

    天琅上人知道南岳上人虽然一副性如烈火的样子的,但是实际上,却也是心机深沉之人。现在他让自己过去,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目的。

    “好,那我就去看看热闹。”

    中年男子对于天琅上人的反应虽然有点意外,但是他还是笑着道:“好好好,上人能够同去,更好。”

    几个人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祭坛上,几个盘坐在祭坛四周的童子,朝着他们恭敬的行礼。

    祭坛广大,他们在来到祭坛之后,就直接用步行,倒不是他们不想使用大道的力量,而是那位盘鸠上人说过,这里沟通命运长河,不能出现其他的力量波动。

    一刻钟之后,他们来到了祭坛的中心,就见盘鸠上人一身黑衣,盘坐在祭坛的中间,一副打坐的模样。

    天琅上人看到盘鸠上人竟然对自己等人的到来无动于衷,一时间心中的怒气更胜了几分。这盘鸠上人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的对待自己。

    心中念头飞速的额掠过,但是最终他还是在南岳上人的暗示下,将自己的脾气给压住。

    朝着那仙风道骨的男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现在该他开口了,那仙风道骨的男子在犹豫了瞬间,就摆了摆手,示意天琅上人先等一等。

    站在一边等人,天琅上人不是没有经历过,但是他等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圣。

    就算是亚圣,也要平等对待他,甚至有一些时候,需要他办事的亚圣,还要等待他。

    岂有此理啊!

    一刻钟飞逝而去,那盘鸠上人,愣是半点起来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这让天琅上人觉得莪自己是不是傻了,怎么就听着南岳上人的话,在这里低三下四的丢人现眼。

    就在他不耐烦的准备离去的时候,就听一阵的打鼾声传了过来,这鼾声传入天琅上人耳中的刹那,天琅上人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听错了。

    打鼾声!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这种打鼾声了,成为了圣者之后,他基本上可以不休息,自然不会有鼾声,而他的弟子,同样不用休息,睡眠,对于跃凡境的武者,都已经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

    现在,这位盘鸠上人,正在运用无上诅咒之法,准备将郑鸣送上死地的人,此时竟然在打鼾,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

    那中年男子和南岳上人,两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两个,同样没有想到,此时他们竟然遇到了这种状况。

    打鼾啊,这位盘鸠上人,竟然在打鼾,他怎么可能需要睡觉,他不应该每日打坐一些时日就行了吗?

    一刻钟之后,那中年男子终于朝着盘鸠上人低声的呼喝道:“上人醒醒,上人醒醒。”

    可惜,他的叫声太过轻柔,那睡的正香的盘鸠上人,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声,鼾声不但更大,而且还有一种无比享受的感觉。

    这一下,不论是中年男子还是南岳上人,脸色都变了,他们作为圣级,对于一些事情了解的是无比的清楚,这盘鸠上人就算是入睡,也会无比的警觉。

    就在自己等人来到此地时,他就应该惊醒,现在三个人站了一会,又呼喊他,他竟然无动于衷,那只能说明,这之中一定有问题。

    在呼喝了盘鸠上人好一会,但是盘鸠上人一直不醒之后,中年男子就通知了地皇大帝,地皇大帝的到来,让中年男子有了主心骨。

    在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盘鸠上人的情况,地皇大帝没有查出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毛病,最终,地皇大帝采取了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要叫醒盘鸠上人。

    一次,两次,三次……

    到有人使用心神召唤法的时候,盘鸠上人终于醒了过来,他此时精神无比的萎顿,在看到地皇大帝的瞬间,他快速的伸手抓住地皇大帝。

    “救我,大帝……救我啊!”

    说出这六个字之后,盘鸠上人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但是随着这六个字的出口,本来就有一种不好感觉的众人,此时的神色,变的更加的难看。

    盘鸠上人被人暗算了!

    现在暗算盘鸠上人的人,更是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