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花家姑娘 > 傲娇尊上荣登潜力榜,请美妞移驾欣赏!
    试读新文第二章

    突然冲出的一群人二话不说,提剑便朝黑白两位少年人杀来。二人面色一肃,浑身煞气萦绕,也不管对方人多势众,拔剑迎上去。

    很快,双方战着一团。那六人武功极高,剑气纵横,银剑在水光波动的折射下泛着森寒冷光,每一剑刺出专挑软处,杀招尽显!

    两位黑白衣服少年更是不弱,黑衣男子剑势极快,身形奔若闪电,一剑扫出,颇有灭尽千万敌横断百万军的霸道凌厉气势。而白衣男子善防守,手中三尺青峰如变幻的星辰,轨迹捉摸不透,又似深邃大海包罗万象,攻不破刺不穿。

    二人配合,一攻一守,竟然与六位黑衣蒙面高手不相上下。沧笙巍然不动地坐在船头,脸色平静无波,冷眼看着双方打斗。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沧笙忽然划动船桨,将渔船划离岸边百米之远。黑衣少年对白衣少年使了个眼色,白衣少年微微颔首,纵身一跃,身形如鹰似鹄,翩然掠过湖面,落在沧笙的渔船上。黑衣少年全力使出一剑,横断追来的六人,也是脚尖一点,划过水面,跃上渔船。

    白衣少年见状,一掌拍在水面,霎时激起千层巨浪。渔船在巨浪的推动下,似箭般急射出去,眨眼就行了数百米。

    远远地,沧笙望见岸边的黑衣人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

    “真是阴魂不散!”白衣少年低咒一声,随手将长剑回鞘,转身朝沧笙作揖道,“多谢船家行了个方便。”

    “你付船资,我渡客。银货两讫,不用谢。”清雅淡然的声音宛如山间淙淙水声,煞是悦耳。

    乍然听到如此清雅悦耳的声音,黑白两位少年都忍不住侧目。两人不由打量起她来,一顶斗笠遮住了面目,看不清容颜,一件避雨蓑衣遮住了身形,辨别不出性别,如果不是她出声说话,他们都还以为对方是个老翁。

    黑衣少年眼尖,隐隐看到她蓑衣下披散的青丝,知道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回想起刚才他们与黑衣人打斗时,她镇定自若的情景,不由暗自戒备起来。

    “见人拼杀还如此镇定,姑娘真是好胆色。”黑衣少年冷季出声试探。平常女子见如此场面只怕早就吓得花容失色。

    经冷季提醒,白衣少年云楚涯也警戒起来。他二人受黎国边疆大将威远将军之托,护送重宝回京,一路上多次遭受不明人士的攻击,想要抢夺至宝。同行的二十多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均已被害,如今,只剩他二人孤军奋战。所以,他们不得不草木皆兵!

    云楚涯轻挑俊眉,嘴角微翘,露出风流倜傥地邪笑,“姑娘声音宛如黄莺清脆动听,想必人也长得美艳动人。云某平生最爱美人,如今遇到姑娘这般绝色,不亲自瞧上一眼,肯定会悔恨终生。”

    说罢,迅捷出手,快如闪电地袭向沧笙的斗笠。

    沧笙不躲不避,任由他掀去斗笠。

    不过让云楚涯失望的是,斗笠下面竟然还戴着面纱,面纱红艳似血,将她整张脸都映得艳红,特别是那双眼眸,红艳如火,看了让人渗得慌。

    见此,云楚涯和冷季齐齐一愣。

    沧笙垂下眼眸,一边划动船桨,一边平静地说道:“我在红叶湖渡客十载,每年至少要瞧上二十次江湖侠客一言不合双方拼杀,十次黑帮为抢地盘打得头破血流,五次官兵剿匪缉凶,甚至还亲眼瞧了一次水宫龙太子带虾兵上岸聚赌最后被老龙王拖回家吊打的场面。”

    言外之意是:你这区区小场面还不足以让本姑娘吓得屁股尿流!

    听了这话,云楚涯表情愕然。冷季则不屑的哼声:“一个姑娘家,竟胡说八道。这世间哪来的龙王!”

    冷季虽然不信沧笙的话,对她的戒备之心却降低不少。经过他的观察,很快就发现她只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女子。凭他和楚涯的身手,对付一个普通女子,简直不要太轻松!

    沧笙含蓄地笑笑,并未解释什么。颇有‘你信就信,不信就当放屁’的意思。

    一时间,渔船之上寂静无声,船桨划动水面的荡漾声显得如此清晰明显。云楚涯瞅了瞅昏沉暗淡的天空,又斜眼看了一下兀自划船的沧笙,忍不住好奇地问:“喂,你真的见过水龙王?”

    “我说见过你信吗?”沧笙看了他一眼。

    云楚涯诚实地摇头,“不信。”

    “那你为何还要问。”沧笙不雅地翻个白眼。

    “我这不是好奇嘛。”云楚涯将佩剑往腰间一挂,撩袍坐下,俊美的容颜在水光的映射下潋滟生辉。他对着沧笙莞尔一笑,“再说,我不信,你也可以努力的说服我信啊。”

    沧笙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轻笑出声,“你信不信是你的事,与我何干?我为何要为说服你而努力?”

    听了她这话,云楚涯顿时觉得这姑娘真有意思,“怎么会与你没关系?你说的话,别人要是不信,不就会认为你在说谎吗……”

    “别人怎么认为与我何干?”沧笙风轻云淡地道。

    “……”云楚涯噎住,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冷季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能理解。她这是高傲到不在乎世俗的眼光还是冷漠到不理会别人的看法?

    沧笙六岁那年第一次渡船,渡的第一位客人是个修为高深的僧人。那僧人没有带钱,便以一本棋谱和一个棋盘做渡资赠与了她。后来,她知道那本棋谱不是俗物,便日日研读,十年下来,竟从中学到了不少玄奥之术!

    她凝神静气,双目灼然的观望着二人,瞳目中一抹金色闪过。霎时,在她眼中,云楚涯、冷季二人周身气机忽然大变。

    特别是冷季!

    眼前画面一晃,她恍然瞧见一身黑衣的冷季身置一片苍翠竹林中,一道破空的箭矢分水波浪般穿透虚空,直射他的胸膛。淋淋大雨夹着血水落下,染红了他脚下的泥土,英俊的脸庞蒙上一层死气……

    “喂!你在看什么?”云楚涯见她失神得盯着冷季猛瞧,不由挥手打断她的视线。如果是其他姑娘,他一定调侃一句‘莫不是看上我们冷大公子了所以看得入了神失了魂’。可想着她看冷季的眼神,完全不像是看心上人,倒有点像是在看死人!

    沧笙被他打断,眼前画面骤然消失,不由蹙了蹙眉。仔细回想了一下,画面中,苍翠竹林里有七彩蘑菇伴生,那是紫竹林独有的七彩毒蘑菇,而紫竹林是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另外,发生的时间是雨夜……昨晚她夜观星辰,知道除了今晚寅时会有一场夜雨之外,未来半个月夜里都不会降雨。

    云楚涯见她一副凝眉沉思的样子,不由暗道了一句‘怪人’,冷季也觉得这个女子神神叨叨不似正常人。接下来,三人都没有说话。

    片刻,渔船靠岸。冷季付了钱,与云楚涯先后下了船,两人朝东边的紫竹林而去。

    看着二人正气浩然又意气风发地背影,沧笙目光一缩,忍不住喊道:“今晚风大雨急,紫竹林中刀光剑影,二位要多小心谨慎才是。若需贵人相助,切记踏风而行。”

    说完,沧笙头也不回地走了。

    徒留下云楚涯和冷季面面相觑,二人仔细回味她的话,没头没尾的叫人听不明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