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奇的相机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清晨,刘天宇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迪妮莎那一径恬静淑雅的睡眼,说实话,迪妮莎这个样子刘天宇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那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面庞柔和完全没有平时的冷漠感。更新最快

    看着此刻的迪妮莎,刘天宇微微有些出神。

    就在此时,安静沉睡的迪妮莎猛然睁开眼睛,银色眼眸凌厉如刀,让躺在迪妮莎身边的刘天宇身体瞬间紧绷,仿佛随时要进入到站打偶状态。

    看着迪妮莎的样子,刘天宇心里一晃,马上在心里回忆自己刚刚是不是情不自禁赶出了什么事请,结果现在惹得迪妮莎凶性**。

    “我们走!”迪妮莎神态冷漠,说着一把拽起刘天宇飞身而走,向着教堂外面赶去。

    难道是迪妮莎要找个僻静的地方修理自己一顿?可是自己什么也没做好吧,昨天晚上迪妮莎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也不是自己强迫她的,就在刘天宇满头雾水的琢磨为什么迪妮莎急慌慌的将自己拖出来,刘天宇发现事情好些有些不太对头。

    此时迪妮莎拽着刘天宇快速向着一个方向疾驰,而迪妮莎去往的方向,刘天宇发现有不少普通人也正向那边聚集着。

    有妖魔闹事了?不应该啊,迪妮莎不是说没有感到这阵子里面有妖气么,注意到镇子里面的异状,刘天宇开始疑惑了。

    很快,迪妮莎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条宽广的街道,人群围成一圈像是在围观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边围观一边窃窃私语的议论,只不过,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味告诉刘天宇这或许根本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是大剑!”

    “这种怪物怎么会来这里。”

    迪妮莎一出现,周围人马上注意到了她,她的出现让人群开始躁动,尤其是现在这种发生了血腥事件的情况之下。

    听着周围人的一轮,刘天宇厌恶的撇撇嘴,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但是刘天宇仍旧无法习惯无法适应,在刘天宇看来,这群人根本就不需要拯救。

    迪妮莎倒是对于周围人的议论声丝毫不为所动,她是个冷漠的人,也是个高傲的人,如果不是刘天宇这个一类出现,她的人生基本不会和普通人产生什么交集。

    看着迪妮莎走过来,人们很自觉的为迪妮莎让开路,虽然他们对大剑的出现感到厌恶,但是可笑的是现在他们还必须接受大件的帮助。

    血,将地面染红的血还在从地上的年轻男子尸体中缓缓流出,惊愕的表情此时已经凝固在她的脸上,他似乎在临死前见到了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身上只有一处伤口,就是他胸口上贯通的打洞,透过伤口,可以看到他的内脏已经全部消失。

    迪妮莎蹲下身子,银色眼眸人、睿智的打量着尸体上的伤口,看了几眼就得出判断:“从伤口形状上来看是人类的手造成!”

    “那看昨天我的猜测没错了。”刘天宇随意的回应了一声,视线尽可能的绕开血腥的现场,一大早起来就看这么恶心的场面,说实话刘天宇有些hold不住。

    “你如果一直没有面对血腥的觉悟,说不定哪天就会因此而死在敌手。”看到刘天宇的样子迪妮莎好像误会了什么,当下皱着眉头语气冷厉的教训了他一句。

    虽然说她并不讨厌现在的刘天宇,甚至可以说有些喜欢,但是她更想让刘天宇的生命能够得到保障。

    “安心了,我不过是因为一大早看到这画面感到恶心罢了,要知道我一会还要去吃早饭呢,看多了这种画面虽然不影响进食但是总归会影响心情。”看到迪妮莎误会,刘天宇蹲下身用手扒拉了几下死者的死体,用行动告诉迪妮莎她误会自己了。

    “那就好。”

    “既然不是妖魔生事,那么就可以确定是人类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对这个镇子没有什么好感,再加上刘天宇还想着尽快为相机充能,所以一听说这凶杀案和妖魔没关系,刘天宇就催促着迪妮莎离开这里。

    “也未必。”

    “????怎么讲?”

    “用手臂直接击穿人的胸膛需要很大的力量,这力量不是普通人类所具有的。”

    听到迪妮莎的话,刘天宇这才仔细观看了一下死者的胸膛伤口,伤口干净利落,凭借刘天宇的眼力不难看出,行凶者绝对只是一击就撕开了他的胸膛,并且从伤口的大小来判断,行凶者的手应该为成年人大小,由此两点,刘天宇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手掌虚握成爪,从死者的前胸直接穿进胸膛,然后抓住内脏将内脏扯出,整个过程流畅无比,毫不拖泥带水。

    “确实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就算是我也很难做到。”在脑海中推演了一下死者的遭遇,刘天宇的神色凝重起来。赤手空拳将一个人打个对穿刘天宇可以做到,但是想要做到像行凶者这样只在对方胸口开一个洞顺便取走内脏,刘天宇自认自己现在还真的没法做到。

    “没错,你做不到这种程度,这一击对力量的控制堪完美,你的力量虽然不弱,但是控制力不够。”迪妮莎点点头认可了刘天宇的判断,之后看着尸体轻声呢喃:“看来刚刚那一瞬间出现的妖气并不是错觉,这次要面对的妖魔有些棘手啊!”说完之后迪妮莎梅雨带有几分凝重起身招呼刘天宇:“走吧!”

    “什么啊!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不是什么也不知道么。”看着迪妮莎起身离开,人群中又传出不和谐的声音。

    听到这不和谐的声音刘天宇皱了皱眉头,不过虽然不爽,但是现在他也懒得理会这些是非不分的人,快走几步追上迪妮莎:“不查一下周围么?说不定那家伙就躲藏在附近。”

    “不需要了,这个妖魔我感知不到,如果他变成人类的样子,就算在我面前出现我也难以分辨。”

    远远看着教堂就能感觉到属于岁月的苍凉,这个见证了拉多镇历史的古老建筑本应该是人声鼎沸门庭若市,可事实却是极少有人会踏足这里,平日里这里只有一个老迈的神官在里面无所事事。

    距离教堂越来越近,迪妮莎的瞳孔突然变成金色,然后就以这幅状态走进了教堂。

    教堂里,老神官仍旧是慵懒的趴在案牍上昏昏欲睡,好像随时都有睡死过去模样。

    啪嗒!

    随着刘天宇和迪妮莎踏进教堂的脚步声,老神官顿时精神大振,起身走过来热情招呼道:“两位在镇子里发现什么异常了吗?”看他的样子以及说话的语气,好像还不知道拉多镇街道上发生的血腥事件。

    “没有!”迪妮莎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对于刚才所见的血腥事件绝口不提。

    “这样啊!”老神官脸上浮现出失望和忧虑的表情,好像在为小镇上人们的安危担忧。

    “我为了你们准备了些饭菜,趁现在还热赶紧去吃吧,这妖魔也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消灭的。”老神官很快就从刚刚的情绪中恢复过来,看着刘天宇和迪妮莎再道。

    “好。”迪妮莎的态度依旧冷淡,拉起刘天宇向着房间走去。

    离开之际,刘天宇回头看了老神官一眼,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感觉老神官有些莫名其妙的违和感,在老神官友善的表情下,好像隐藏着不怀好意的邪笑。

    “小鬼,小心那个神官,他有可能就是那只妖魔。”进了房间之后,迪妮莎关好房门看着刘天宇很认真的警告。

    “为什么会怀疑他。”虽然感觉那个老神官有些说不出来的违和,不过刘天宇还真没看出来那神官那里让迪妮莎怀疑了,在感知不到妖气的情况下认定对方是妖魔,刘天宇很想知道迪妮莎是如何下定这结论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学习一下,以后万一和迪妮莎分道扬镳,没了迪妮莎这个雷达,他也不至于到时候两眼一抹黑。

    “他对我的态度太热情了,这不应该是普通人类对大剑应该有的态度!”迪妮莎很是郑重的说道。

    “太热情就是居心不良么!”刘天宇抽了抽嘴角,本来还以为迪妮莎会有什么高论呢,结果现在听到的却是这个,这不由得让刘天宇有些失望,不过话说回来,习惯了人们厌恶的迪妮莎,有这样的判断也不算错误。

    “对!”

    “”

    迪妮莎将怀疑放在了老神官身上,两人之后也再没去过镇子,开始监视起了神官。

    监视是枯燥无聊的,老神官的生活单调的很,一般就趴在教堂用来供奉的案牍上一副随时会怪调的样子,就算离开案牍也只是上个厕所。

    “我出去查探一下。”刘天宇的耐心很快就被消磨干净了,他可没兴趣一直观察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于是悄声的和迪妮莎说一声之后,就准备出去走走。

    “小心点,别走得太远,有状况就大声叫,我能听得到。”迪妮莎也感觉到了刘天宇的烦躁,对于刘天宇的外出并没有阻拦,叮嘱一声就随他去了。

    “嗯。”

    出门,漫无目的闲逛,教堂外面没有人迹,很荒凉的样子。

    “咦?”就在刘天宇感觉这鬼地方怎么一个人影也看不到的时候,远处突然有一高一低两道人影向着教堂走来。

    人影走进,刘天宇看到来者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一个**岁的小女孩,两人应该是一对祖孙。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还是什么变化也没有啊!”老婆婆站在教堂外面,脸上的皱纹是岁月的痕迹,神色微微有些惆怅,似在感怀过去。

    “奶奶,不进去么?”小女孩看到自己的奶奶只是站在教堂门口说话,颇为疑惑的询问。

    “不了。”老婆婆看着自己的孙女笑了笑:“以前我来这个教堂的时候,可是被里面的伸向吓到了,今天就不带你进去了。”

    “被神像吓到?”小女孩已经懂一些事情了,对奶奶的说话很好奇。

    “一个拥有漫长历史的神像,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原来的样子,估计现在也和那时候一样,并且它给人的感觉很不好。”老婆婆慈祥的为完就拉着孙女离开了。

    那个神像给人的感觉的确很不好,对于老婆婆刚刚的话,刘天宇深以为然,他刚刚一直在一旁,但因为杂草的遮掩,老婆婆和她的小孙女并未发觉到他。

    等到目送老婆婆和她的小孙女离开,刘天宇找了一处柔软草地躺下,看着湛蓝的天空,吹着柔和的微风,闭上眼睛小憩起来。

    “你还真是悠闲!”一道高挑的身影走进刘天宇,挡住了照射向他的光线。

    “这感觉不错,你也要来试试么。”听声音就知道是你你傻到来,刘天宇眼睛都没有睁开。

    “呵!我!”就在迪妮莎刚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话刚出口他就停了下来,并且伸手一把抓起刘天宇:“我们走。”

    “怎么了?”刘天宇还没搞清状况就被迪妮莎唾弃,满头雾水的看着她。

    对于刘天宇的询问迪妮莎也不解释,拽着刘天宇疾驰。

    不久。

    血,还是满地的鲜血,一击必杀的手法,干净利落的行凶手段。

    “大剑来了!”

    “什么啊!完全一点作用都没有!”

    “”

    迪妮莎出现,人群中再次出现不和谐的声音。

    “怎么会!”看着尸体,迪妮莎冷漠的脸上出现几分苦恼。

    “怎么了?”刘天宇不解。

    “从我感到妖气带你赶过来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可是这里已经围下了这么多人,显然事件发生有一段时间了!”迪妮莎紧紧皱着秀眉,这里发生的状况令她感觉有些茫然。

    “如果对方是一个控制妖气的高手,这也不是无法做到。”对于这种情况刘天宇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为了安慰迪妮莎,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觉。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