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风满长亭 > 第七章 若只如初见
    竺源、青木跑至村口一看,俩人都傻眼了,他们愣愣地对视了一眼,竺源摸了摸脑袋骂道:“妈滴,咋回事了?”原来,整个村子里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好像都脑子坏了,有的人拿着菜刀边挥舞边大叫,有的坐在地上哭泣,有的拼命吃东西,大部分则梦游一样在漫无目的地走着,撞到东西就会木然倒地,爬起来继续向前走去。

    “阿奈呢,怎么不见人影?”青木似乎发现了更为严重的问题。竺源望了一眼青木,又细细观察了面前的村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呢喃道:“难道变成僵尸了?不可能啊,没有尸气,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对了,还是先找到阿奈再说,走!”说完,竺源快步向村里走去。青木点了点头,一只手握住剑柄,小心谨慎地跟着。

    “这是哪儿?”何奈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这里安静得让人难以置信,大部分的空间是湛蓝色的,看起来非常非常的久远,云朵一样的东西若有若无地飘忽着,根本分不清天和地。

    “啊呀妈蛋,难道真的穿越了?”何奈一看自己的衣服,这哪里是自己刚刚穿的啊,现在身上的是发着铠铠银光的盔甲,这盔甲微呈黄白色,自己看了一眼就觉得帅气得一塌糊涂,吓得自己倒抽了一口凉气。“妈呀,这铠甲比我见过的墨子盔甲帅多了,更拉风的是,居然身后还有个飘逸的披风,我擦,难道又穿越成贵人了?”

    何奈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静静观察着周边的动静,他定了定神,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绝美的花园之中,奇山异石,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更让人心旷神怡的是,云雾之间正盛开着绝美的各式花朵,这些花太过美丽,娇艳欲滴难以形容,就连花瓣上的一颗晶莹的露珠都散发着无穷的活力。

    突然,何奈心中有种莫名的躁动,灵觉已经无比敏锐的何奈心中一怔,心想:“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这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这脚步声轻盈悦耳,且富有节奏感,一听便知肯定是一位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可是何奈听了先是一愣,继而是激动得颤抖起来,他脸上的肌肉都开始了抖动。为什么?因为这脚步声太熟悉太刻骨铭心了,这正是——符雨倩的脚步声啊!

    何奈猛地转过身去,一位裙带飘飘的年轻女孩正抱着个琵琶走过不远处的假山。“雨倩?!”他自言自语地惊讶道,“真的是你?”他不由得大喊一声,他的喊声响彻寰宇,回声不绝于耳。

    “啊?!”那个女孩显然是被惊吓到了,她不由得惊呼一声,她的声音悦耳葱翠,而又略带娇羞,何奈听得酥到了骨髓。她转过脸来看了一眼,明眸闪动秋波涟涟,这不是符雨倩还能是谁?何奈看得傻了眼,激动得差点儿没站稳瘫倒在地。

    “那么大声干嘛,把人家都吓着了。”她娇柔地说道,双眼流露出无限的情意。

    “我——”何奈刚说了个“我”字,突然觉得眉心一股清凉,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村子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竺源那张欠扁的笑脸。

    “嘿嘿,你小子在做春梦啊?”竺源嘿嘿笑道。

    “怎么回事,刚才我是怎么了?”何奈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你真的见到了符雨倩?”青木凑过来问道。何奈叹道:“是啊,这~分明说不通啊。不过,不过我真的不想再醒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若只如初见啊。”青木则在一边意味深长地叹道。

    “我擦,你们两个小情种哈,难道还怪老衲把你唤醒吗?还有你何奈,漂亮女孩你见一个爱一个,到你喜欢哪一个啊?”竺源窝火地说道。正在这时,身后不远处有人突然拿起一块砖头朝着竺源的光脑袋抛来。

    “小心!”何奈刚刚说完,竺源已经很轻松地将砖头接在手中,骄傲地笑道:“这么多年不见,老衲的功力也是大有长进哦,这点小玩意儿哪能伤得了人?”

    何奈没心思理会竺源,而是环顾了一下周边的境况。“难道他们也都在幻境之中?”何奈问道。

    “没错,幸好老衲会密宗心法,定力超强,不然咱三个都得在这里晃悠着了。”竺源又过来吹嘘了起来。

    “每个人见到的境况都不同,或许心有所想,甚至随心所想吧。”青木解释道。何奈本想问在环境中怎么没见着他们,正好被青木给解释了,不过这个解释也正透露了青木的心事——他刚才肯定是想青舞了,肯定在幻境中见了青舞,甚至更为深入发展也说不定哦。想到这里,何奈忍不住想笑。他不在的这些年,青木和青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轻舞现在又在哪儿,这些更激起了何奈的好奇心。不过青木包裹得很严实,何奈是无法窥探他的心思了。

    “难道这个阵法的威力只是激发幻觉?”何奈突然问道。

    “这还不够吗,已经够乱的了。不过也对啊,如果只是想搞这些小玩意儿,何须以整个华夏为棋局布阵呢?”竺源说道。

    “说不定这只是个副产品,真正的威力还没发挥呢。”青木接着说道。

    “好了,先别扯淡了,赶紧把他们救回来吧。”何奈说到。

    “你小子怎么突然变笨了?”竺源在何奈脑袋上拍一下,说道:“你救得了他们一时,救得了一世吗?这种幻觉是有时间性的,等会就恢复正常了。反正老衲是没招了,你要是有治疗病根的方子,你来搞定吧。”

    “好,我就好好研究一番,一定要破了塞卓帕拉的奸计。”何奈没有和竺源嬉皮笑脸,而是沉着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