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位面聊天群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托孤!
    “呼……”

    悠长的一声叹息。

    吞噬殆尽了梦神机的全身修为后,长生大帝的身影变得凝实了一些。

    “可惜啊……我用的是分身降凡,修为只有造物主境界,不得不借助这种方法来提升实力……否则的话,这名太的传人也算是一代天骄,而且也颇得天地气运所钟,我如果有精力和时间的话,也不吝于指教他的修炼,培养出来一个阳神弟子倒也颇有用……”

    “……可惜啊可惜,我现在的修为还颇有不足,而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那位道友留下的身后物。为了寻找镇压那道神物,我不得不尽量提升自己的修为,因此这名为梦神机的小辈也不得不去死了……”

    长生大帝地平静地叹道,不知在说给谁听。

    而就在他身下,永恒国度不断震动着,好像在剧烈挣扎着。

    感受着这种现象,长生大帝微微皱了皱眉,但却摇摇头,挥手一振。

    ——下一刻,被他以强大修为控制镇压住的神器之王便化作一道流光远遁而去。

    看着这一幕,长生大帝面有不愉,却也只是叹道:

    “当初虽然也曾参与建造过这座永恒国度,但太终究是它的主人。虽然以我留下的后手能够轻易穿破永恒屏障的防护击杀当代太上道道主,但我终究不是这神器真正的掌控者。而且这一招也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如果面对下一任的太上道道主,这一招只怕也就不管用了。”

    微微一叹,长生大帝的眸中却也无太多的遗憾。

    虽然他知道,哪怕仅仅凭借一具分身的力量和手段,也足以镇压这座力量大减的神器之王,但想要它真正的归顺,也至少需要上千年左右的功夫。更何况这神器之王对他的帮助已迹近于无了,他又怎么可能舍大利而逐小财,放着那个藏着彼岸希望的神兵不管,耗费全部时间来镇压一尊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的神器之王?

    没有站立在半空之中,长生大帝闭目沉吟,思考了一会儿。没有等多久,他的目光一闪,望向了西北方。

    “利在北方……”

    长生大帝沉吟着,落步行于海上,一步一步,踏水行去。

    ……

    玉京城中。

    散花楼上,那位艳名才名满玉京的仙子苏沐站在高楼之上,盈盈而望。

    就在她身后,《太上丹经》的气机牵连接引着,逐渐酝酿勾勒出一道凝固时间的“宙极神钟”的虚影来。

    “《太上丹经》不愧是我太上道绝世秘法,宙极神钟也无愧为天下间绝顶神通的称号,我能感受到,单凭我现在鬼仙境界的修为,便是寻常一次雷劫的人物只怕也难抵挡我的道术袭杀。”

    这样想着,苏沐凝目望向远方,一刹那间忽然想到了上代圣女殿下,那名天资横溢,才情绝世,最终却悲情一生的奇女子。

    一瞬间,她的眸中闪过一缕神光。

    “我绝对不会像梦师叔那样,最终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终我一生,便是要让天下震动,让众生都传颂我名,我要乘风云而上,成就至高的阳神圣皇境界!”

    “谁说女子就不能横绝天下?我偏要纵横无敌!”

    苏沐心中冷哼着,面上却依旧平静如常,看着眼前江山如画,她那一袭白衣,眉目青丝,都好像成了那画中最绝艳的一笔。

    恐怕谁也想不到,这名倾国倾城的女子,心中竟藏有如斯大的野望!

    正在苏沐心中这般冷然而道之时,她忽然目光一凝,好像感觉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朝后一转!

    下一刻,一名身材瘦高的男子出现在眼前,气势冥冥,浩渺混沌,正是那已经死在了长生大帝手中的梦神机!

    “宗主!”

    苏沐惊呼起来,正要行下拜之礼,却听见那人淡淡道:

    “沐,你无须多礼……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最后留下的一丝念头,我的真身和神魂,早都被绝灭的一干二净了。哪怕是现在,我也最多只剩百来个呼吸的时间便彻底消失了。”

    “所以我来此,便是把太上道道主之位移交给你。”

    我快要死了!

    把太上道道主之位移交给你!

    听见这两个震动人心的消息,苏沐的眸子陡然间睁大到了极限!其中带着些许惊慌失措与自然流露的悲痛,但就在眼瞳更深处,更生出了一丝浅浅的因野心有可能实现的狂喜和激动!

    梦神机残念不动声地看着她,不带一丝感情的继续说道:

    “沐,自今日起,你便是太上道道主了……我也知道你心中的野心和执念。我对此并无意见,我等太上道传人,号令天下,奖惩皇权,己身便是天意——天地之间,谁的野心能大过我们?”

    “但既然身为太上道道主,那么你需谨记,我们最重要的,便是忘情,唯有忘情,不为情所动,才能长久地留存于世,执掌太上。你能做到吗?你能让太上道一直传承下去吗?”

    梦神机平静地问道。

    苏沐开始听到梦神机一句话就戳破了自己的小心思,还有些寒意直冲心头,但是听到梦神机随后托孤般的话,心中一刹那溢出了更为难以抑制的狂喜来!

    但是不知为何,这股狂喜中又带着一些隐隐的悲哀。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

    “……弟子……必竭诚心力,粉身碎骨亦不惜为太上道前途奔走。”

    苏沐略微干涩地应道,她觉得自己的喉头变得越发干了起来,然后她以最为恭敬的姿态缓缓拜了下去。

    而就在她身前,梦神机随手一震,一件法宝已漂浮到苏沐身边:

    “这是永恒国度,是我太上道的镇宗之宝,放眼天下,或许也只有京城杨洪二人的造化之舟可以相抗。我已把太上道无数年来所有积淀,和许多绝密情报都放在了里面,包括那个杀了我的人,从今日开始,它就是你的了……”

    不断说着,梦神机的身影变得越发虚浮了起来。

    就在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这道残念忽然停下了对苏沐更多的教导,一下子飘到了楼栏之前。

    梦神机望着大日辉煌的阳光,抬起手,仿佛想接引一片阳光似得,却只看到阳光穿透了自己的越发稀薄的肢体。

    微微叹息一声,梦神机道:

    “真想再继续带着太上道在天下间走下去啊……”

    “……真想,踏上修行的至高点,看一眼那阳神之境,乃至于更高的超脱彼岸,又是怎样的风景啊……”

    “……太上忘情,太上忘情,可惜我终究是不行了……”

    就这样淡淡说道,梦神机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直到最后。

    ——烟消云散。

    而那名一直跪伏在地的女子直到此时才抬起头来,然后,向着梦神机彻底消散之处行了最高规格的三拜九叩之礼。

    下一刻,苏沐直起身子,执掌着永恒国度,面复杂,神情奇异。

    她的目光看起来无喜无悲。

    又好像或喜或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