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做主,机会正好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做主,机会正好

    墨家众人的不知悔改,变本加厉,都让人难以忍受。

    别说夏连翘墨沉嵩,就是霞远峰里那把守了他们几天的弟子都觉得这是他们这辈子目前为止最为煎熬的几天。

    墨家众人不会忘,当他们看到那天外天时,是怎样的心情。

    只是一阶石梯,他们都不敢踏上去。

    他们害怕,他们恐惧。

    一如来到赤霄,看到那些高位者。

    可这些日子被困在这里,他们却忘了,在赤霄,自己等人不过就是蝼蚁。

    仗着墨沉嵩的名字,他们几日以来的商议,幻想,都让他们觉得,拜入赤霄,住进赤霄山,都是已定之事。而他们不用做什么,只需搬出所谓的血脉至亲关系,便能成功得到自己想要的。

    是啊,血脉至亲,多么让人难以割舍的关系。

    而他们所说的,去请掌门主持公道,不过就是吓吓夏连翘和墨沉嵩。

    他们连见个长老都打颤,更别说掌门。

    又如何敢请掌门主持公道不是。

    本以为夏连翘和墨沉嵩会害怕,毕竟,身处高位的人,更是爱护羽毛,对名声特别在意。这点,不管是东陵还是这遗世独立的赤霄,都是通用的。可谁知,夏连翘竟真的要去见掌门

    墨家人被捆起来时还有些回不过神,一脸懵逼。

    除了会大呼你们要做什么外,便再不敢说什么了。

    他们现在愈发的感觉到了夏连翘身上那股说一不二的气势。

    很快,当风邢带着他们上了飞行灵宝,跟着夏连翘墨沉嵩两人朝安阳广场疾驰而去时,他们更是吓的面如菜色,哪还能说出半个词。

    秋风掠过脸颊,难以言说的寒意。

    安阳广场。

    赤霄弟子们的课程种类不少。

    除了平日里的炼药课灵力课炼器课,还有三个月一次,由掌门亲自出面的教习。

    这是赤霄的一个传统。

    而这个传统,讲的,并不只是灵力修炼和炼药炼器,讲的,是道,是意,是空间。是深奥的让所有人都趋之若鹜却又极有可能听不懂的东西。

    所以,几乎每逢这个传统,安阳广场便是人满为患。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

    安阳广场再大,能容纳的人也有限,所以,能来到安阳广场近距离听课的,只有地位较高的,例如峰座、长老,以及赤霄的精英弟子。其他的弟子,则只能留在各山,这个时候,掌门的声音便会透过特殊灵宝,传递到每一个山峰。

    今日,正缝三月一次的公开课。

    由云离子坐镇安阳广场,讲解他对修炼一途的领悟。

    夏连翘墨沉嵩一行人都来到了安阳广场。

    除此之外,连苏老和宿宝山三个师兄弟都跟来了。

    安阳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由上往下看,便已有足够的磅礴气势。

    墨家众人瞧到的便是这么一幕。

    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哪怕是在东陵,曾经墨家尚未这么没落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可比起下方那一幕,却是真正的小巫见大巫。

    驱使着飞行灵宝降落。

    他们站到了安阳广场上时,广场上方,那仿佛高高在上的人也已发现了他们。

    夏连翘时间掐的准,此时云离子的公开课已到尾声,正是众人慢慢自云离子的话给他们创造的冥想中回神之时。既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会打扰到这重要时刻。

    上方,云离子也微微睁开了双眼。

    他盘膝而坐,身前案几上点着三尊香炉,青烟袅袅,只是看着,都让人心中一片安定。

    他目光微抬,看向了安阳广场的入口。

    眸光微闪,缓缓开口,“既然来了,便进来吧。”

    夏连翘与墨沉嵩互视一眼,走了进去。

    风邢捆着墨家人。

    后方跟着苏老等人。

    云离子的这句话,依旧如之前一般,传遍赤霄各山。

    这安阳广场的还好,其他山中的弟子却是一愣。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安阳广场上。众人目光都齐齐聚到了这边。

    夏连翘完全没有客气。

    上前,微一扬手。

    风邢也没客气,一甩手。

    墨家人便被齐齐扔到了众人眼前!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如同聚光灯打下。而墨家人,就像被剥光了曝光在了众人眼中似的。

    众弟子,峰座,甚至长老,皆有些愕然现在这一幕。

    有些知情的,大概能猜到,不知情的,却很是惊讶。

    夏连翘与墨沉嵩一同出现在这公共场合,实在是少见!

    而且,看他们这气势,便不同寻常

    安阳广场上,众人皆打起精神,看那墨家人的目光,更是带着审视打量。

    墨家众人被这么盯着,一张张脸早已是煞白。

    上方左侧,葛老站起身,“沉嵩,夏丹师,这是发生何事了?”

    像葛老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因也算是看着墨沉嵩长大,自然能唤一声名字,可夏连翘不一样,夏连翘既不是赤霄弟子,却又是前途无量的炼丹师,即便是葛老这般地位崇高的长老,也得正儿八经唤一声丹师。

    当然这是在外,在私底下,夏连翘也不会让他们这么客气。

    此刻听到葛老问,夏连翘也没急着答,而是看着地上的墨家人,“风邢。”

    风邢手中掐诀,松开了墨家人的束缚。

    “墨家主,你们方才说什么,现在可以当着我们赤霄派掌门和诸位长老的面说了。哦对了,这儿不仅有长老、峰座,还有众多弟子,以及此刻正在各个山头听着的弟子,你们需要讨的公道,我想,大家都能帮你们讨来。”夏连翘嗓音清淡,不疾不徐,却听的墨家一干人脸色大变。

    他们惊慌失措地看着四周,对上一双双探究审视的眼睛,面上是难以掩饰的慌乱

    “连、连翘这,这是我们的私事,我们还是回去再探,回去在谈吧”墨长明硬着头皮开口,只觉额头上的伤口越来越疼了

    夏连翘却不为所动,“墨家主方才不是还喊着要人做主么。此刻掌门和诸位长老都在,机会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