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栖田记 > 番外五 怀瑾篇
    我叫怀瑾,姓江,我的母亲是天下学子顶礼膜拜的青羲居士,我的父亲曾在燕云做过三年多的主帅,当然,他如今已是无官无职的平民百姓,据我母亲说,我刚一生下来就特别能折腾,以我母亲的强悍,在我初生的那几个月都生生被我折磨得脱了一层皮。

    不仅能折腾,我本性中还潜藏着难以言喻的偏执、暴躁和易妒等诸多不良毛病,一岁多的时候,每次看到母亲教哥哥读书写字,我嫉妒难掩之下,就会发脾气,去摔哥哥的笔和纸,并锤打哥哥……

    若不是我幸运的碰到了一个世间最伟大的母亲,一个是非分明的父亲和谦和温厚的好哥哥,他们从我幼年开始,就夜以继日、身传言教,不断的用实例让我去体会偏执、暴躁和易妒所带来的痛苦和难受,并让我感受豁达,谦让等美德所带来的喜悦和满足,我最终多半会成为一个心胸狭隘、无恶不作的混球。

    即便是有如此伟大的母亲手把手的教导我,我仍没有办法完全收敛自己的坏毛病,随着年龄的慢慢长大,我偏执、暴躁和易妒的毛病被治愈得差不多,哦不对,不能说是被治愈,只能我已经学如何去选择让自己更加的快活的生活,当偏执、暴躁和易妒这些情绪会影响我的快乐感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会去驱逐它们。

    当然,如果有人非要不顾死活的让我不痛快,不开心,这些被潜藏起来的毛病很快就会冒出来,然后不顾一切的朝对方砸过去,比如说我的父亲,当年他离家一走就是七八年杳无音信,当我们得知他消息的时候,他已经是燕云主帅,我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父亲负了母亲,在外面搞了什么小妾偏房,或者干脆停妻另娶,我不仅要搅得父亲的官当不成,他的小妾偏房我都要一个个弄死。

    当然,我的这些思维母亲,哥哥和父亲他们都不可能知道,在他们眼里,我早已改邪归正,是个豁达懂事的好少年,为了不破坏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形像,我是打死也不会去透露自己心中邪恶思想的。

    又因为家里没什么需要我操心的事,母亲大人无所不能,哥哥十项全能,对我这个弟弟更是爱护有加,再加上还有一个能在战场上叱诧风云的父亲,我完全不必去考虑振兴家门的事,母亲和父亲都不是有野心的人,他们没想过让我们江家成为世族豪门,家里有一个争气的哥哥便足已,我只需一心一意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即可。对于这一点我特别庆幸,对我的父母和家人也特别感激,当我长大步入江湖之后,才知道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的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是多么不容易。

    正是出于这样的一种心态,我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基本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凡有点空,不是在玩就是在练武嗯,我对五经四书,子治经要没什么兴趣,但习武的天份却继承了父母的好基因,十六岁就成功晋级通远境,这一点,哥哥拍马也赶不上我,说起来,咱这个不学无术的弟弟也有一样能碾压十项全能的哥哥么,嘿嘿,得意

    就我对学习的态度,用脚指头想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成绩,十三岁从启蒙院毕业后,没考上鸿浩院也就算了,之后的岁月,我更是一头投进我喜爱的江湖中去了,至于功名这事,早被我抛到九宵云外,导致哥哥考中状元的时候,我这个不务正业的弟弟连秀才都不是。

    若不上头顶上还有个争气的哥哥,哎哟,我那名满天下、伟大母亲大人的脸只怕就要被我这不宵子给丢光了,即便有个哥哥顶在前面,很长一段时间,我仍是无数人口中的反面教材,以我的脸皮对此自然不会在意,以母亲大人的豁达通透,同样不会把这些流言蜚语当回事。

    我的家庭是以母亲为主导,母亲不在意这些流言,哥哥和父亲同样也不会在意,在他们眼里,只要我不在外面干犯法的事,不去瞎祸害人,他们就不会干涉我的兴趣和生活,生活在这般开朗和谐的家庭环境中,我自然是愈发无所顾忌的过起了自己喜欢的游侠生活。

    浪荡江湖、戏游红尘、又无需为生计操心的日子当然很爽,可这样的日子过久了,我的心也就愈来愈野,很难宜家宜室的安居下来,从十六岁开始,我身边就汇聚无数红颜知已,可直到二十三岁,我从来都没有带过一个姑娘回家,无它,只因我不想这么早就被某个人给栓住,固定下来

    母亲大人可是发话了,一旦成了亲,就绝不许我继续在外面四处留情了,母亲大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极其开明,但有些底线却是绝不能碰触的,我虽不务正业了些,却绝对没有去挑战母亲大人底线的勇气。

    只可惜,这种逍遥自在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久,我满二十三岁之后,身边就多了一个监军,一个跟屁虫,这个跟屁虫便是我那高贵美丽的公主妹妹赵嫣,这丫头此时已满十八,她不知抽了什么疯,这个时候不好好呆在宫里选驸马,反而换上了男装,跑到江湖和我厮混起来,我让她回去,结果她振振有词的便是她是奉了我母亲的命令来监督我的,并直言不讳的向我表白:她喜欢我,只要我一天不娶,她就会一直跟在我身边……

    其实以我阅尽群花的经历我早看出这丫头对我的感情有些不一样,只是下意识的当成了不知道,倒不是我有多讨厌嫣妹妹,相反,我不仅不讨厌她,还打心眼里疼爱她,喜欢她,这丫头不仅长得漂亮,又聪明懂事,对我还特别的好,少年时期我不知干了多少不靠谱的事,若非她帮着打掩护,我的屁股蛋早被母亲给揍开花了。嗯,母亲大人的伟大无容置疑,但她修理儿子的时候,同样半点不手软。

    但我喜欢归喜欢,疼爱归疼爱,却从来没想过要娶她,她是尊贵的长公主,才貌冠绝同辈,而我,不过是一个戏游江湖的浪荡公子,不管从哪方面来看,我和她都不般配,我那位英明神武的皇帝舅舅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也不管管他的闺女……

    我伟大的母亲对此也视而不见,至于我的父亲,哼,我母亲同意的事,他从来就没反对过,就这样,在所有人的压迫下,我不得不认命的接受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拖油瓶的事实,自从这丫头跟到我身边之后,我的那些红颜知已啊,什么娇女侠啊,兰圣女啊全都没了接近我的机会。

    我从前那逍遥自在,美人环绕的日子从此一去不返,这丫对跟了我一年多之后,不知怎的想开了,突然不跟了,回去了,一开始我欢呼雀跃,差点放鞭炮庆祝,可慢慢的总觉得不对劲,以前让我兴致高昂的美人,如今再凑到身边来,我连寒暄的**都没有……

    又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我终于搞明白,那个在我身边的时候,时常让我恨的牙痒的公主妹妹不知不觉的已侵占了我的领地,搞明白了这点,我顾不得再去管自己和她般不般配,立即全方面展开了攻势,就这样,在我二十六岁那年,我,一个连秀才功名都没有浪荡江湖客,成功鲤鱼跃龙门,成为了当朝最受皇帝宠爱的荣长公主的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