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国猎人 > 第1504章 老政工
    “头儿,谢政委马上到了,车已经在楼下等着。”

    王国庆进来报告。

    李牧放下钢笔抬头看了眼,问,“不是直接在飞训基地降落吗?”

    “是啊,你不去接一下?”王国庆道。

    犹豫了一下,李牧盖上钢笔帽,起身,说,“去接一下吧。陈老总让我和政委搞好关系,得有动作。再说,政委是党高官,党内职务比我高,是要去接一下。”

    王国庆觉得好笑,说,“车准备好了,谢政委的办公室也准备好了。”

    他很清楚,自己老板从来都是一把手,不管党内职务还是行政职务,这十几年来早就习惯了说一是一,哪怕当年担负副团职副师长,他说的话都从来没人提反对意见。

    突然的来一位党委职务比他高的政委,他要是能习惯那才怪了。只能拿话安慰自己。事实上,王国庆是很担心自己的老板和政委起冲突的,以老板的脾气,那可没什么好事。

    下楼上车,李泽文一脚油门,红旗H7就往飞训基地那边去。当校长了,再坐越野车就显得不太合适,于是按照级别,配了一台红旗H7一点八带T的,这就是新座驾了。当然,谢政委也有一台,一模一样。都是正军级,谁也不比谁的差。

    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位置上,李牧脑子里不由的温习了一遍谢政委的履历。

    谢顺荣,少将正军职,现年五十一岁,先后担任过战士、排长、指导员、营教导员、营长、团政委、旅政委、副师长、师政委、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军副政委、军政委,最近一个职务是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

    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扎实得不能再扎实了。

    从履历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名基层成长起来的政工干部,纵观他的整个经历,唯二的军事职务是营长、副师长,很容易判断,担任副师长的时候八成是分管政治教育的。

    这是个老政工。

    李牧一想到这就头疼,他最怕这样传统的政工干部。一直在机动部队任职,没有在更高部门担任过职务,格局估计不会很大。这又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地方。李牧也总算明白上级的良苦用心了——就是得这样的老顽固才能限制住你李牧。

    这回是遇上对手了。

    李牧重视政治教育工作,但是他的方式是有别于传统政工工作的,并且很容易产生冲突。不用去接触,李牧都知道未来的工作上面会有不少分歧。对此,李牧感到担忧。

    他并非没有院校的工作经历,算起来,他的院校工作经历也不算短。当教员,当教官,讲战术,培训情报人员,教育这一块儿他是很有心得的,也形成了一套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教学方法。

    但是,担任院校领导职务,这是第一次,而且上来就是正军级院校军事主官。因为院校的特性,他这个军事主官的学术色彩是要浓厚一些的。校长不是师长,校长不但要懂得打仗,而且要懂得如何管理教员队伍,是管理教育教员,而不是学员。这又是一个层次的区别。

    全军有几个正军级院校,很容易数出来。军改之后,经过合并撤销等一系列动作,正军级院校会更少。很显然的是,海航大学在这个时间段里成立,就不会撤销,只有可能把其他同类的院校合并进来。

    只有壮大不会缩小,这又是一个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主官之间尿不到一壶去,工作搞起来可想而知多坎坷。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李牧这一次负责筹建海航大学然后以筹建处主任的身份担任校长,这说明他现在这个职务不会短期内卸下的。没个三五年,恐怕上面不会再调整他的职务。教书育人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

    这么长的时间,主官之间如何不配合好,问题会越来越明显,影响的是学校的工作。这也是李牧的担心之一。

    上面重视海航大学,他李牧一样重视。

    这可是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摇篮,未来所有的航母舰载机飞行员都要这所学校提供,责任之重大是可想而知的。航母是海军未来半个世纪的发展重点,这是毋庸置疑的,包括规划中的两栖攻击舰打击部队,没有合格的舰载机飞行员,这些都无从谈起。

    念及此,李牧心里暗暗道,该让步的时候让让步吧,海军百年发展大计最重要。

    通勤专机降落在飞训基地跑道上,然后滑动过来。飞训基地已经具备了起降条件,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起降重型运输机。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这个飞训基地没有模拟滑跃式跑道,而是直接上了电磁弹射器!这里暂且按下不表。

    校长座驾直接开过去,旋梯车已经和专机舱门对接完毕,身材略显发福的谢顺荣举步走下来,这会儿校长座驾刚刚停稳,王国庆下车绕过去开车门,李牧下车。

    “谢政委。”李牧呵呵笑着大步走过去。

    谢顺荣走下旋梯,后面是他的随从,有四五名之多。那些都是他带过来的学校机关干部,这都是李牧事先知道的。说是他带过来的也不准确,毕竟是上级批准的。

    到了少将这个级别,又是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少将部长,就不存在什么跨军种跨军区调动这种障碍了。全军少将级领导干部有多少,耐心点还是能数清楚的,调来调去正常得很。

    不像普通军官,别说跨军种,跨军区调动你没点关系都搞不来。至于士官这一个阶层了,那是想都别想了。除非是当年猎人突击队那种性质的部队。这又是另当别论了。

    “李校长。”

    谢顺荣打招呼,却没有首先敬礼。

    李牧呵呵一笑,首先向他敬礼,谢顺荣这才还礼。李牧是校长,谢顺荣应该首先向他敬礼,但是谢顺荣是党高官,李牧也可以先向他敬礼。不过一般情况下,是看行政职务的。尽管不是党高官,一把手始终是一把手,况且人家还担任党委副书记兼纪高官呢。

    从这小细节可以看得出来,谢顺荣是个很在意这种小节的人,或者也存在给李牧一个小小下马威的可能。

    “一路辛苦了,来,先上车,上车再说。”李牧请道。

    谢顺荣却是左右看了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王国庆的察言观色之能力何其强悍,马上拿起手机随身携带的华为军用级对讲机呼叫,“基地值班室吗?接人的车呢?怎么还没到!”

    李牧呵呵笑道,“谢政委,来,咱们先走。”

    原来没有来接他随从的车。

    李牧倒不是故意的,而是忘了!

    他忘了!

    从来都是别人迎接他,他哪里迎接过别人!首长来的话,迎接工作自有其他人去安排,也轮不到他操心。这下碰上了要迎接同级别搭档这种事情,他一下子忘了也是情有可原。

    飞训基地值班室那边的军官何其聪明,哪怕根本就没派车命令,他也连忙回答道:“王参谋,车在路上了!”

    王国庆很自然的留下来陪着那几位校官等车,李牧招呼谢顺荣上了红旗H7,专职驾驶员李泽文一脚油门就先走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