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国猎人 > 第1503章 你要上天啊?
    上午,海军医院。

    最好的外科医生大步走进院长办公室,李牧正在和院长聊天。

    外科医生手里拿着报告,立正敬礼,“首长,报告出来了。”

    李牧停下和院长的交谈,忙问道,“结果怎么样?”

    外科医生“呃……”的一声,看向院长。院长手一伸,道,“我看看,你去忙吧。”

    院长认真的看了一遍,道,“李校长,我看要不就算了吧,你都是正军级领导了,上不上天问题不大。再说,没规定要求航空大学的校长一定要会飞行。”

    “院长,是航空兵大学。”李牧笑着说,接过报告仔细看了起来,一边说,“你就直接告诉我情况,我是想尽可能上天的。”

    原来,李牧是过来体检的,目的是看看身体状况符合不符合飞行。

    “李校长,实话说,普通的飞行问题不大,但是要飞战斗机,那是不行的了。”院长说。

    李牧有些失望,不甘心的说道,“腿上的钢板都取出来了,伤口这么多年愈合的情况也不错,其他器官没什么毛病,飞战斗机怎么不行呢?”

    院长苦笑着比划了一个手势,“李校长,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负伤的病历都快有字典那么厚了。咱们不是外人,我实话告诉你,我从医三十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

    “什么样,负伤多次负伤严重还活蹦乱跳的?”李牧笑道。

    院长点点头,“可以这么说。不让你上天,是因为怕出现其他状况。现在的医学条件也没想象中那么厉害,人的身体是很复杂的。你上天了,引发出其他问题,我们医院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李牧笑着说,“也就是说,我现在体检情况,还是符合飞战斗机的条件的。”

    院长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苦笑着说,“李校长,咱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非要上天吗?你跟着上去转几圈没问题,或者开开直升机都问题不大。但是你要上专业战斗飞行,这是坚决不行的。”

    “不能再商量商量?”李牧依然不甘心。

    院子坚决摇头,“这不是能商量的事情。李校长,别说你堂堂正军级校长,就是普通飞行员,不符合要求,我们医院也绝对不会开放飞体检报告。”

    “唉,我是真想上天啊。”

    李牧开始打感情牌,“老刘啊,你想想,其他的不说,堂堂海军航空兵大学校长不会开战斗机,这传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别来这一套。萧劲光司令员会游泳吗,旱鸭子一个,可人家是第一任海军司令员。刘亚楼司令员会开飞机吗,不会,第一任空军司令员。”院长太了解李牧了,坚决不吃他这一套。

    “那是以前啊。”李牧苦笑着说,“马晓天上将五十岁的时候,在俄罗斯开苏两七,你怎么不提这茬。”

    “那是教练型号的战斗机,前舱是有飞行员的,马晓天上将坐的是后舱。”院长说。

    李牧问道,“那马晓天上将是不是上天了我问你?我才三十多岁,正当年,战斗机飞行员最黄金的时期,我能上怎么就不让我上呢。”

    院长没办法反驳这句话。战斗机飞行员最黄金的年纪是三十岁到四十岁。因为这个年纪的飞行员,不但积累了足够多的飞行小时,而且随着年纪的上来,性格也趋于沉稳,技术过硬心理素质过硬,正是最应该飞行的时候。当然身体素质跟不上的不在此列。

    “老刘,我跟你讲,我担任这么多领导职务,可从来不给谁在我这走什么领导关系。今天我就破个例。你儿子不是一直想调海航来吗,明天我就下令,先到我那学习一段时间,完了我再给他安排到海航部队,怎么样?”李牧抛出了诱饵。

    刘院长眉头跳了跳,不得不说,他动心了。

    他儿子二十六岁,军校毕业后在空军某旅服役四年了,但是一直想去海军航空兵部队,想飞航母载机。不过,要飞舰载战斗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就算技术达到了那个要求,也很难轮到你。

    全军那么多飞行员,优秀飞行员当然不会少,航母呢,现在就那么一艘,哪怕在建的两艘服役,那也要不了多少飞行员。

    李牧看见刘院长开始动摇,果断的增加了筹码,道,“分房子介绍对象,还不行吗?”

    “当真?”刘院长一惊,连忙道,“你当真负责介绍对象?”

    海军医院院长也是父亲,和全国这个年纪的父亲一样,为儿子的婚姻大事而牵挂着。

    “这能随便说的吗。”李牧说,“你知道我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你也知道我在军中的情况,给你儿子找个对象,多简单的事情。”

    他知道,少将院长不会在意什么房子,他别墅都有。唯独儿媳妇,他可代表不了他儿子的意见。不过如果儿子在李牧手下服役,那就不同了。这位年轻的校长做事多有魄力,刘院长能不知道吗?

    最关键的是,能在李牧手底下工作,儿子的前途会更好,这是个很现实的东西。王国庆当年负伤住院的情况,刘院长多清楚。对一个士官都能重视到这个程度,可见李牧多护着部下。

    但是,刘院长依然在犹豫,他反应过来,道,“李校长,不是我不答应,是你受过那么回战伤,你的病历很清楚,有三次是在鬼门关那里被拽回来的。我是真的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老刘,我已经跟你说了,我绝对不会搞激烈飞行,就是飞一些基本科目,像那么回事,知道战斗机飞行是个什么情况,这样我这个校长以后说话才有底气么。”李牧语重心长的说,“我给你签个什么免责协议,你看行吧?”

    “那个倒是不用。”刘院长连忙说。

    李牧愿意签他还不愿意呢,那玩意儿是能随便签的吗。如果眼前的是地方上的老百姓,他巴不得签,但是眼前这位不但是现役军人而且还是正军级领导干部。你军医院是干什么的,你还要官兵免责。

    “李校长,我答应你可不是说我儿子调动的事情……”刘院长说。

    李牧打断他的话,“显然不是啊,是我李牧工作上的需要,同时也是个人的强烈要求。与你无关与医院无关。”

    “好吧……”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