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末日乐园 > 672
    “啪”的一声,楼野的双脚从那一对猫爪子里掉了出来,在地上砸起了淡淡的一阵尘土。

    两只黑溜溜的瞳仁左右转了几圈以后,猫眼若无其事地、慢慢地眨了眨。

    “又见面了呢。”猫医生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地笑着说——也许是笑,猫脸上看不太出来是什么表情——说话的工夫,后腿悄悄地朝后迈了一步。

    “看来你们还有事,那么,我就不打扰了……”黑白花小猫的动作奇快,这么短短的一句话里,它已经蹭蹭连着退出去了好远;本来就小的身体几乎变成了一个小点——

    楼琴和林三酒刚才都被这个意外弄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此时突然见这个猫医生又要脚底抹油,林三酒猛地一拍楼琴肩膀,两个大字跃然空中:“追它!”

    “啊?”楼琴却又是一脸迷茫未醒的样子了,跟之前在药店里时的德行一模一样:“猫医生可能有事,这样留下人家不太好吧……”

    因为必须有留一个人下来看着朱明春,现在又没时间跟楼琴说什么对方很可疑之类的话了;林三酒瞥了远处越来越小的猫一眼,匆匆写了两字:“看病!”,随即一头冲了出去,直奔猫医生而去。

    “噢,对对,还要请猫医生给哥哥看看呢!”从她身后传来了楼琴咕哝的声音,似乎深觉有理。

    猫科动物速度本来就非常快,这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猫医生速度就更快了,甚至远远抛下了它的亲戚猎豹;以林三酒的飞行速度来说,竟然勉强才能跟上——

    只不过三十秒以后,刚才还在没命狂奔的小猫突然“啪叽”一声倒在了地上,肚皮因为剧烈喘息而一起一伏,一副再叫它跑下去还不如死了好的样子。

    这是猫科动物都有的一个毛病:持久力不行。

    ……林三酒缓缓地在它面前降了下来。

    追上它简直没有悬念。

    “回去”,她写了两个字。尽管她还有一肚子的话想问这只猫,但这些都可以等它回去之后再慢慢问。

    身为一个人类的林三酒,如今说话竟然还不如一只猫利索,这么一想,真是让她心理感受挺复杂的。

    猫医生很显然对身边人有一种奇妙的影响力;而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为意识体的缘故,林三酒却一点儿都不受它的影响——黑白花小猫喘息了一会儿、又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朝林三酒看了一会儿以后,见面前的骷髅没有半点放自己离去的意思,终于爬了起来,对她矜持地一点头:“……既然你们如此诚心请我,我就过去看看好了。”

    在它的剧本里,也许听见这句话的人会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麻烦医生了”之类的话——然而骷髅头仍然冷冷地盯着它,并不为它所动。

    叹了一口气,在林三酒的监视里,黑白小猫有些惴惴地回到了楼野身边。

    “医生回来了!真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还麻烦您……”楼琴一见黑白小猫,立刻十分局促客气地问道:“您要先用茶吗?要休息吗?”

    ——很显然,指望楼琴来承担问话的任务不太现实。

    猫医生咳了两声,在林三酒阴沉沉的目光里,上下将楼野检查了一遍。

    “内脏大出血啊,腰上的数字也只有1了,很危险、很危——呃,也没有那么危险,”它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的意思是,其实不用看医生也可以的。”

    到底是怎样?

    猫医生一回头,突然见骷髅头逼近到了眼前,忙解释道:“……本来是很危险的,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你们可以转移数字嘛!只要数字增加了,他就死不了,那么伤自然也会慢慢好起来的。”

    “医生说得有道理。”楼琴连连点头说。

    林三酒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好。

    “你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回事?”林三酒看着猫医生忙忙活活地打算暂时将楼野叫醒,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忙写了一句。

    如果说数字是副本的话,那猫医生怎么会知道?它看起来并不是进化者……也不像兔子似的,是得了什么机遇才有了神智的。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想了想,林三酒又把问题改了。

    猫医生出爪在楼野颈部扎了两下,随着两颗血珠缓缓地渗出来,少年居然真的悠悠醒了。它将楼野交给了楼琴之后,这才充满了自矜地朝林三酒自我介绍道:“……我叫胡苗苗,是一个医生。”

    ……它的语气非常理所当然。

    林三酒顿时升起了一肚子的疑惑,猫医生这时却正好一回头,看见楼琴扶着楼野的手,正要扎进朱明春的后脖颈里,连忙跳了过去:“——这样不行!”

    楼琴疑惑地看着它。

    “你扶着,那就等于人是你杀的;到时候数字还是转移到你身上去的。”胡苗苗严肃地说,“让他自己来,哪怕用个特殊物品什么的也可以。”

    楼氏兄妹闻言,都沉默了一瞬——楼琴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朱明春,这才一咬牙,将拂尘递给了哥哥,低声说:“朝喉咙处打,这样……死得快。”

    猫医生抱着两只前爪,像观察什么科学实验一样,认真地看着拂尘重重落在了朱明春的咽喉上——楼野虚弱之下,体力不够,一连打了次,被楼琴死死按住了的朱明春才终于溘然而亡。

    这种像杀猪一样杀掉了一个人的感觉,不知怎么比将黄晓霓炸成碎片时的感觉更差——众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被猫医生打破了寂静:“哎呀,好了,他再歇歇就没事了。”

    小猫的声音似乎很有几分雀跃:“那么,这个尸体想来你们是不要的;作为诊金,我就勉强收下它好了……”

    说着便又要去拉尸体的腿。

    楼野果然慢慢恢复了血色,似乎也有一些精力了;他早忘了自己怕猫这件事,一脸感激地应道:“没问题,医生尽管拿去……”

    怎么这么轻易就被迷惑了!

    林三酒在心里骂了一句,蹭地便冲了出去,拦住了胡苗苗。

    “先把话说清楚再走。”她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