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随身带着一个世界 > 第354章 困难重重
    刘梦玲又介绍了一下金店和药材批发的营业情况,这些行业相对来说监管上要少一些,只要不因为假冒伪劣被顾客投诉,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有关部门来关照。

    但同样的,入行门槛低的结果就是该行业竞争激烈,成本和利润较为透明,除非遇到那些没有一点行业常识的小白,否则是没有多少利润的。

    如果不是魏民生的那些黄金、白银和各种野生的药材没有去什么成本的话,这两个产业对于他们这些并不熟悉行业知识的人来说,除去相关的开支就没有什么利润了。

    当然了,那些东西的成本是要按照市场最低价格折算后打到魏民生单独的账户里去的,所以从公司账目上来看,金店和药材批发摊位是几乎没有什么盈利的。

    另外,由于本县那些养殖场产生的养殖废弃物已经被民生公司进行了无害化处理,所以上面针对清理养殖场污染的文件并没有对本县的养殖场造成影响。

    而且民生公司的那个养殖场从实质上来说,只是一个种猪场而已,繁育出来的乳猪大部分都被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去喂养,养猪场内剩下的那些只是用于掩人耳目罢了。

    那个蔬菜基地里面生产的蔬菜虽然达不到异界蔬菜那样好的品质,但必须要存在,和养殖场一样是掩人耳目的。

    所以,它们的规模就只能这个样子了,没有扩大发展的必要。

    “那加油站的事情办得咋样了?”

    刘梦玲叹了一口气说:“虽然在十多年前国家就放开了成品油市场,允许私人参与国内成品油的销售。

    但是,按照现有的成品油管理政策,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难题。

    首先是申请开办加油站的企业必须要具有稳定的成品油供应渠道,必须要与具有批发经营资格的成品油经营企业签订供油协议。

    而目前全国具有批发经营资格且具有稳定油源的企业,只有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

    只有与这两家国有垄断巨头签署了供油协议,国家才会受理开办加油站的申请。

    可是,我们民生公司目前这样的规模,派人前去接洽了几次,他们根本就不理你。

    如果无法与他们签署供油协议,我们连申请这一步都跨不出去,就更别说后面的工作了。

    其次,加油站的申请还要符合当地的加油站行业发展规划,而国内多数地方的加油站发展规划和全国性的“十五”期间加油站发展规划早已审批完毕。

    除非是新建城区或者新修道路,其他地方基本没有可能再申请新办加油站。

    而新建城区或者新修道路的加油站规划,往往又面临着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集团的强力干预,其他申请人很难具备与两大集团相抗衡的游说能力。

    还有,办加油站的手续比较复杂,涉及11个委局,加油员还要有相应的资质证明。

    此外,还需气象局的防雷装置验收合格证明。

    以上材料齐备后才可上报商务局审查,最后还需要安全生产局审批。

    第一步的难度就已经够大了,后面的那些手续恐怕更难,我估计没有个一两年的持续跟进是不可能批得下来的。”

    魏民生以前想得简单了,既然国家允许的事情应该好办,结果没想到一个到处都看得到的加油站,真正要办下来竟然需要如此之多的手续。

    最麻烦的是,规划的结束就意味着利益的分配结束,自己想插一脚相当于在别人碗里抢饭吃,别人会无动于衷吗?

    肯定不会,所以,除了明面上的这些难题,自己的选址附近的加油站也有可能暗中使绊子。

    事难办啊?

    看来,这加油站的事情也不是短期内可以搞得定的,但异界的开发过程中,很多不方便使用电力资源的地方,只能大量使用汽柴油。

    而且,云梦泽的开发目前刚开始起步,为了彻底消除水泽之中隐藏的危险,必须使用大量的汽油来进行焚烧,以引燃那些水泽之中潮湿的杂草。

    看来,国内的环境还是限制太多,一些普通的行业都已经形成了利益共同体,那些垄断行业就更是如此。

    其他人想要进入一个陌生的行业,就必须打破之前已经形成的利益共同体,从别人的口中去争夺市场份额。

    那些普通行业所形成的利益共同体,相对来说还是较为松散。

    因为普通行业的从业者较多,每个从业者能够服务的范围有限,而且几乎没有什么门槛,所以谁都可以进去插一脚。

    蛋糕本来只有那么大,吃的人多了,每个人能够分到的份额就少了。

    所以,一些行业就会自发地成立什么什么协会,表面上是为了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实质上是为了统一战线,将各自为阵的分散力量整合起来,共同应对那些跨界的“行业游民”。

    出租车行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明明自己都是受害者,不去想该如何摆脱吸血者的控制,却向可以为他们打破桎梏的先行者大打出手。

    随着共享经济的壮大,明明就是一个不思改变就注定消失的行业,却因为种种可笑、可悲、可叹的原因,反而处处设置障碍,罢运、堵路、组织上访,搞得各地政府焦头烂额。

    他们不遗余力地拖累新兴行业的兴起,不惜牺牲大家的利益,只为保住他们那岌岌可危的饭碗。

    悲情牌有时非常有效,容易勾起兔死狐悲的情绪,引起那些不思转变、固步自封的人们的共鸣,不由自主地为那些失去竞争力而即将被淘汰的行业从业者摇旗呐喊。

    种种原因之下,一个明显对整个社会资源配置有着深远影响的行业,用了七、八年时间的布局,目前才稍微站住了脚跟。

    就算是这样,他们还在苟延残喘,恶意破坏共享单车,妄想用这种下作的不正当竞争手段来损害别人的正当利益。

    不要以为这些损失与你无关,因为这些损失最终还是会通过各种途径转嫁到大家的身上。

    因社会秩序混乱而引起的任何额外付出和损失,只要你没有脱离这个社会,就绝不可能置身事外。

    好梦永远不醒说

    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细,就这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