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征途 > 第三百一十章 欺软怕硬的纨绔
    “你到底是谁?”年轻人忽然冷静了下来,之前那种浮躁的情绪从脸上消失,转而阴沉着脸问道:“是三叔派你来的吧?说,跟着我们是不是想要找机会图谋不轨?”

    “你丫脑子有坑吧?听不懂人话是怎么着?”天佑直接一句话就喷了回去,愣是骂的对方半天找不着北。

    “你你你……”

    “你什么你?小时候怎么学的说话?什么叫我跟着你?明明我先上的船好不好?倒时你们。船都离开码头了还死不要脸的网上爬,然后还说我跟着你们?看你一副人模狗样的,《说文解字》不会没学过吧?什么叫跟?你走在别人前面跟一个我看看?这都不懂?整个一傻子吗!”

    天佑这话一出口周围立刻想起了一片压制不住的哄笑声。船就这么大,天佑嗓门也不小,几乎全船都能听见,这会实在有人压制不住笑喷了,然后所有人就都一起开始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对面年轻人背后几个狗腿子看到主人受辱,立刻出来呵斥起周围哄笑的人群,其中两个更是直接冲着天佑走了过来,看样子是说不过打算直接动手了。

    看着凶神恶煞般走来的狗腿子,天佑并未胆怯,反而笑着问道:“这是要动手了吗?你们可想好了,现在只是言语不和,动起手来我可就不保证什么了。”

    对面两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愣神,然后回头看了眼那年轻人,显然也是有些举棋不定。不过这时那年轻人也反应了过来,看向天佑的眼神中戴上了一分认真与忌惮。他一边往后退一边问道:“你不怕我,难道说你是来……”

    “保护世子。”两边的跟班忽然一声吼,呼啦啦的一群人就围了上来,当先两人甚至直接对着天佑就冲了上来。

    “卧槽!”原本就是怼了对方两句,哪知道这群人不按套路出牌,上来就动手啊!不过这种时候也不能站在那里让他们杀了,当然要先反击再说啊。

    看着迎面挥来的两柄朴刀,天佑一低头就闪了过去,跟着一个扫腿将两人踢翻,翻身向后拉开距离,盯着对面人群大声呵斥:“你们发什么疯?再来我可玩真的了。”

    “大胆狂徒,先杀了你再说。”对方队伍中一人指着天佑大喊,但却没有自己冲上来,而是挥手让身边的人上。

    那人在队伍里似乎有点地位,周围几人都按照他的指示冲了过来,只可惜这些人都只是普通练家子,修的都是外功,这方面完全被天佑碾压,三拳两脚就全给打趴下了。

    后面那人这时候躲在那里激动的喊着:“反了反了,快,拦住他。”

    一名一直抱着剑的剑客打扮随从走了上来,抽出剑就横在了天佑面前,剑尖直指天佑面门却没有抢攻,意思很明显,只要天佑不往前走,他就不会主动进攻。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之前天佑解决那些普通随从的三拳两脚已经能看出很多东西来了,至少这剑客知道天佑不是好惹的,所以仅仅是威胁天佑止步,却不敢抢攻。

    “你就这样躲在后面看着?果然还是没长大的孩子啊。”天佑没有贸然前进,而是语言刺激那年轻人了。

    年轻人没有说话,倒是那跟班叫嚣着:“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儿还敢说我家世子,告诉你,等我们靠了案集结大队人马叫你好看。”

    天佑听到这话故意一挑眉毛怪腔怪调的反问:“哦,那就是说你们现在没人保护喽?”

    这话把对面的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这就是事实。那年轻人被手下称为世子,说明他是王爷的嫡长子,这种身份显然是足够显赫了。而越是这种身份显赫之人,就越是会担心遭人行刺。之前是欺负人,那当然嚣张无比,但一旦遭遇刺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上仙,之前是我家世子言语无当得罪了高人,还请看在夷洲王的面子上不要计较,在下代夷洲王谢过了。”

    这剑客显然不是一般人,至少在队伍中是有些地位的,因为一开始所有随从都冲上来的时候他却没动,而且当他说出刚刚那番话的时候,后面的那个狗腿子也没敢插嘴。至于那位年轻人……已经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他们这种人就是色厉内荏,欺负人的时候凶神恶煞,碰上危险其实胆子比谁都小。

    天佑笑了笑,问道:“你能做主?”

    “在下乃世子教习,在王爷身边还算说得上话。上仙宽宏大量,在下定然会转达王爷,记下上仙的恩情。”

    “恩情?”天佑笑笑:“你们不要事后来找我麻烦就不错了。不过你们就算来找我也不怕,小爷接着。”

    “不会,不会。”那剑客连忙保证,但天佑已经转身离开了。他虽然不怕却也不是真打算惹事,就算冲过去难道还能把人杀了不成?

    天佑退让之后对面也没再挑事,一群人狼狈的互相扶持着回到了船尾楼中。这边一群人都不是天佑对手,再放狠话纯粹就是找不自在了。这群人嚣张归嚣张,脑子还是有点的。

    被教训了一顿之后那群人倒也安生了下来,也不敢说什么船慢之类的话了,反倒是天佑这边,几乎成了水手们的偶像,一群人围着天佑拼命的巴结。毕竟在他们这些底层人民看来,能把那种权贵都教训的服服帖帖的人,还能和他们如此平和的聊天,实在是太难得了。

    月溪渡到檀香渡不过十几里水路,看着不远,船却足足跑了能有两个时辰,到达檀香渡的时候都已是三更天了,船上的人还好,习惯了这种生活,那群人却是一个个哈气连天,直到看到天佑才紧张了起来,纷纷聚拢在年轻人身边,再也不敢那么嚣张了。很明显,那剑客之后又教训过这群人,刚刚结束冲突的时候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没道理等一会就突然变这样了,绝对是那剑客交代了什么才会如此。

    檀香渡不愧是中立区东进的主要物流通道,巨大的港口区连绵五六里路,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工程。走出港口区,天佑放出灵骑,正要翻身上去,却看到一大群修士走了过来。看到天佑一身的紫霄宫宫服,当先一名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微微向天佑抱拳一礼,脚下步子却没有任何停顿。

    天佑看到立刻也是抱拳还礼,后面的那些修士也是纷纷抱拳行礼,倒是相当客气。

    两帮人擦身而过,天佑却意外的发现对方竟然和后面那群人汇合到了一处,从人缝中隐隐还能看到那年轻人冲着天佑这边指指点点。不过天佑并未在意,这里是中立区,敢对紫霄宫下手的人还真不多,就算同为修士,看到紫霄宫的人也得收敛些,毕竟紫霄宫在仙门之中地位太过特殊。

    除了檀香渡口,后面的道路几乎都是在这个世界非常罕见的超宽石板路,大约抵得上六车道高速公路的宽度。当然,仅仅是宽度较宽,地面依然还是石板铺成,不可能比得上水泥路面那么平整。道路两侧也和之前看过的黄泉渡差不多,几乎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货场。所不同的是黄泉渡的货场都是空的,里面只剩下一些随意丢弃的破烂和损坏的马车,满眼尽是萧条。而这檀香渡的货场却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进进出出的马车车队,上货下货的帮工和指挥监工的声音响成一片。

    道路虽然宽阔,但因为车马实在太多,此地又没有交通管制,自然是乱的厉害,天佑也不敢纵马狂奔,即便是脚力惊人的灵骑在这儿也只能小步慢跑。

    顺着道路前行了不一会,路两边的货场终于是少了一些,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成片成片的圆木堆放在道路两侧,由七八头水犀牵引的重型载重货车停在路边,一群人围在旁边,依靠三头骡子拉动的绞盘吊起沉重的圆木,一根一根的装上拖车。这幅景象简直比得上现代的伐木场了,不同的是这里没有轰鸣着的重型机械,只有相对安静很多的牲畜和妖兽作为动力源使用。

    经过了这片圆木堆放场指挥,前方不远就是一片绵延的小镇。这座小镇就是天佑他们约定的汇合地点檀香村了,整个村子中的建筑都是用檀木建造而成。在别的地方这或许是名贵的木料和香料,但在这里却是最便宜的东西,因为周围的山上几乎都是这玩意,想要盖房子去砍几棵下来根本没人找你要钱。

    尽管约定了汇合的地点,可进了村子天佑却犯了难。这檀香村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受地形限制,其结构呈现出了一个y形的分布,指向小桃源城的那个方向甚至已经发展到了桃源城下,几乎快要与桃源城连成一片了。而另外两个方向的发展也是差不多,各自向外延伸出去很远,也不知道赵灵韵和白冰雨她们会在哪里等他。

    光想也没用,天佑打算先在这里绕一圈再说。按说赵灵韵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出任务了,应该知道在外面留人与他接头,所以理论上来说只要跑一圈大概就能碰上他们了吧。

    这样想着,天佑已经到了檀香村的中心点,这里并不是一个三岔路口,而是修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环路,方便车马通行。毕竟此地车马流通量太大,不可能继续沿用简单的交叉口,不然肯定分分钟堵死。

    到了这环路口就要选择往哪边走了。本来照正常分析应该是往中立区方向才对,但天佑不能排除他们等在桃源城方向的可能性,索性驱动胯下灵骑过去兜一圈,反正桃源城方向的道路人流量很小,可以纵马飞奔。

    不一会一圈绕回来,果然是没有看到白冰雨他们的人影,天佑这便转向朝着中立区方向行去。但是,因为往桃源城方向兜了一圈的原因,天佑回来的时候就正好撞上了之前船上的那波人,而且他们已经和之前那波修士团体汇合,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支三十多人的大队,其中甚至不乏跨过了中枢魄期的高端修士存在。按紫霄宫的分类,这就已经可以被称为仙长了。当然,他们和天佑不是一个门派,所以天佑也无需过多尊敬,只是修为毕竟在那儿摆着,真要发难天佑还真不敢说一定能全身而退。

    还好,此地人多,对方似乎没有看到天佑,亦或是真的不打算再找麻烦了,总之并没有发生什么。天佑稍微走在他们前面一点的位置,本想拉开距离,可惜人太多,想快也快不起来,只能这么一前一后的吊着。

    一路前行,两边的街道也是越来越宽,人流自然就变得稀疏了一些。天佑正打算加速,忽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喊着他的名字。

    “天佑师弟,天有师弟,这边,这边。”路边一处旅店门口,曲童正冲着天佑大声喊着。

    顺着声音发现了曲童之后天佑立刻调转马头走了过去,而与此同时,就在天佑身后不远处,芈天英也终于发现了一直走在他前面的天佑。眼中的阴狠与怨毒一闪而过,芈天英叫来了之前叫的最凶的那个狗腿,小声交代了几句。那狗腿看了眼天佑方向,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喊道:“赶了一天路,大家先休息一下,我们去那边那客栈歇歇脚吃点东西再走。”

    随着他的呼喊,整个队伍便转向了客栈方向。那剑客也注意到了前面的天佑,当然他也看到了自己主子的小动作,只是他毕竟是下人,就算身份稍微有些不同,也改变不了下人的身份。所以,最终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没有说什么。

    天佑并未去看后面的团队,直接跟着曲童进了客栈之中。这里的环境并不太好,店里人非常多,有些吵闹,不过他们只是在此汇合,天佑自不会计较。

    看到曲童带着天佑进来,吕萌直接从二楼上飞奔了下来。“天佑,天佑,你事情办完了?”

    天佑面色一顿,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无奈道:“遇到点意外,不过暂时也算完成了。”

    吕萌也没追问具体出了什么事情,只是向天佑汇报着他们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按照白冰雨的建议,他们并没有全体留在这里等待,而是先派了两个人返回紫霄宫去报信。

    白骨洞阴气爆发,亡灵屠村,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尽快上报,耽搁不得。对此天佑倒是和白冰雨想法一样,点头问道:“其他人都还好吧?”

    “都还好,不过我们把自己的灵骑借给了回去报信的人,所以返程的路上大概需要租些马匹代步了。”

    天佑点点头问道:“对了,其他人呢?怎么就你们俩在这儿?”

    “刘烨病倒了,大家商量决定带他去桃源城修养,我们是专门留下等你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和他们汇合吧?”

    “好的。”

    三人商量好就要离开这家客栈,结果刚出门就撞上了正要进来的芈天英一行。

    “咦?这不是路见不平的紫霄宫少侠吗?怎么刚来就要走啊?”外面进来的人群中那个狗腿子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道,同时他身边的两个人同时往门框上一靠,一排三个人直接把店门赌了个严实。

    天佑也认出了这群人,但却根本不想搭理他们,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被这群人给挡住了,毕竟门就那么宽。

    “好狗不挡道。”尽管不想惹事,但对方摆明了就是来找事的,天佑自然不会惯着他们。

    “你说什么?”两个挡路的家伙立刻就直起身子走上前来打算推搡天佑,然而早有准备的天佑体内灵力已经提前开始运转了起来。

    门口这两人看来只是普通弟子,修为一般,距离这么近也没什么感应,然而后面那位超过人魂期的高阶修士却是大声提醒道:“小心。”

    可惜,这么近的距离喊什么也来不及了。天佑闪耀着雷光的双掌先于企图推搡自己的那人对上,瞬间将其击飞了出去,紧跟着又命中了站在中央叫嚣的那个狗腿子,同样是一掌击飞。整个动作干净利落,前后都不到一秒两个人就先后飞了出去,以至于同样斜靠在门框上的另外一人都还没来及站直身子。

    既然已经动手了,那就也不用顾忌什么了。天佑顺势一手反搂剩下那人的脖子,手臂从前方反绕过去兜住他的后脑,跟着猛地向前一带,那人立刻感觉腾云驾雾一般不知怎么的就离开了地面,一路惊叫着飞过人群头顶步了前两人的后尘。

    “少侠你干什么?”之前提醒两人的那个年长修士,也就是之前在码头区率先和天佑打招呼的那位惊讶的看着天佑问道。

    天佑还未来及回答,旁边那个芈天英便已经先一步怒道:“青叶上人你和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他都已经动手伤了我们的人,你难道还要干看着任他撒野吗?”

    “可是世子……”中年修士还想解释,却被芈天英打断。

    “你可是我爹请来保护我的,这人之前在路上就打算行刺于我,如今又打伤我的护卫和你的弟子,这样你都不出手,我还要你何用?”

    这话说的就有些重了,那修士脸上一阵变换,最后还是转向天佑厉声道:“这位道友,大家本来都是仙门中人,本该互相扶持,然今天之事确是你有错在先。但念在你我都是仙门的情面上,只要你愿意认个错,道人愿意代你向世子求个情,这事我们就算揭过可好?”

    “哈哈哈哈……笑话。”天佑看着那中年修士道:“你自己去我们搭乘的船上打听打听,到底是谁惹事在先。如今倒打一耙不说,竟然还要我道歉?这位仙长看起来也是有些德行的,天佑也不计较你为小人所蒙蔽之事,只是仙长切莫为了那点小钱伤了自己德行才好。”说到这里天佑忽然又将目光转向了那边的芈天英。“我不管你是哪家的世子,我也不管你爹有多大势力,我只奉劝你一句:切莫惹我。小爷我十岁进山猎熊,十三岁徒手搏杀妖兽,身上染过的血不是你这种暖房里长大的幼苗能理解的。今日我要杀你,七日后你爹就可以为你办头七了。”

    “哈哈哈哈,笑话。”仗着自己这边人多,那芈天英竟然不惧天佑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杀意,居然还学着天佑的口气反击了回来。“看你修为不过尔尔,我这边青叶上人不算,就是他的弟子也足够取你性命了。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

    芈天英话未说完就听身旁青叶上人大声示警并一把推开了他,但这一下依然没能救下芈天英。众人只觉周围平地卷起一股妖风,将众人吹的睁不开眼,但那青叶上人却还是找到了天空中扑下来的巨大黑影,奈何事出突然,那黑影又着实厉害,青叶上人竟然一下没挡住被拍飞了出去。

    连青叶上人都挡不住,周围弟子就更不顶用了。嘲风双爪捏住芈天英双臂,比街道还宽的翅膀猛拍两下,身子瞬间便拔地而起,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夜空中。那青叶上人还想去追,可等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却哪里还有半点影子。

    “这位小道友……”见目标丢失,青叶上人倒也没失了分寸,转身对天佑道:“芈世子乃楚国皇族,骄横跋扈惯了,还请道友不要当真。若是真结下恩怨,即便道友是紫霄宫出身,怕是也会平添不少麻烦事情,还请慎行。”

    这个青叶上人虽然是那个芈天英的帮手,但态度一直很好,事情也拎得清,知道自己该站哪里说话,所以天佑对他也客气的很。

    “仙长不必担心,天佑也不是那无脑莽夫,刚刚不过是让我那妖宠带他上去吓唬恐吓一番,算是给他长点记性,不会伤他分毫。”

    “那小道我就放心了。只是等世子下来怕是又要多事,不如道友告知一下要把世子放在何处,我们直接去接人,免得世子再见到道友麻烦。”

    天佑点点头道:“此言在理。我一会会让我那妖宠把他仍在码头上,你们去等着就行。”

    “那便多谢了。”青叶上人行礼告辞,天佑还礼,倒是一派融洽的样子。青叶上人的那些弟子见师尊都对天佑这般客气,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跟着离开。

    两边走远之后,青叶上人的徒弟还是没忍住,跑到青叶上人跟前问道:“师尊为何对那小子这般客气?我们这么多人,还真怕了他不成?”

    青叶上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着自己弟子说道:“为师是怕他一个不过炼体境的初级修士吗?为师怕的是他身后的紫霄宫。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让你多用脑子,怎么就记不住呢!”

    就在青叶上人这边往码头区走去的时候,天空中,芈天英却是正在享受着神州大陆很少有人能玩到的极限项目——自由落体。

    话说嘲风把芈天英带上天之后就开始一路爬升,一直飞到了很高很高的地方,然后突然就松开了爪子把他给扔了下去。芈天英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扯破嗓子的尖叫了。但是,嘲风并没打算把他摔死,天佑下达的命令是吓吓他而不是杀了他,所以嘲风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玩具,不断的在空中玩抛接游戏。先把他带上高空扔下去,然后再俯冲追上下落中的芈天英,抓住之后重新带上高空再玩一次。

    这种抛接游戏其实是翼鸟们很喜欢的一种游戏方式,不同的是通常他们会选择一些诸如兔子或者小野猪之类的小型生物来玩这个游戏,而且一般都是两三只翼鸟互相配合着玩,等玩累了,就在空中把猎物撕开分食掉。这次猎物被换成个人,而且只有嘲风一个参加游戏,效果反而更加的好,因为嘲风没有人配合,自己俯冲下去需要较长时间,对芈天英来说真的是魂都吓出来了。

    当玩够了的嘲风将芈天英丢在港口区外的河面上时,这家伙已经基本快要失去神志了。高空的低温加上惊吓过度,这又在水里泡了一会,虽然很快就被救了上来,但回去大病一场是肯定跑不掉了。

    惩戒完找事的纨绔,天佑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招呼上全程目瞪口呆的曲童和吕萌准备去找大部队集合。吕蒙这才反应过来缠住天佑开始打听之前的冲突是怎么回事。

    听完天佑的介绍,吕萌却是皱着眉头道:“天佑你真不应该和他发生冲突。”

    “怎么?这家伙难道还能管到我不成?他又不是秦国的世子,有你和嬴颖、冰雨在,难道还能让他在秦国把我怎么样了不成?至于在中立区,还有谁敢欺负到咱们紫霄宫头上来吗?”

    “话不能这么说。”吕萌道:“他毕竟是楚国世子,而且你知道的,楚王没有子嗣,所以他很可能会继承楚王之位。我们虽然是紫霄宫的弟子,但也是秦国人,出外走动是常有之事,总会有被他截住的时候。远的不说,马上就到年底了,国运活动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国运?那是什么?”天佑自认自己走南闯北的见识不算少了,但还真就没听说过这个国运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提升国家运势的祭祀活动?”

    “你要非这么理解也不能算错,但国运其实是指的国家运输任务。说白了就是搬砖比赛。”

    “搬砖?还比赛?”天佑那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话说这搬砖什么时候也变成运动项目了?还比赛?听吕萌的意思,这还是个国际赛事,因为如果仅仅是秦国自己的事情,没道理会涉及到楚国世子啊。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