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恶魔
    一秒钟之内的循环说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成就和能力,因为绝大部分的人一秒钟都是碌碌无为的。每个人对时间的理解都不一样,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对时间的理解也不一样。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的太慢了,而到了中年之后开始恐惧,时间过的太快了。

    然而时间就是时间,一秒钟就是一秒钟,不会因为人们的感情而改变。

    安争现在能做到的也不是任意控制一秒钟的时间,而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时候才能循环这一秒钟,而实际上,对于这一秒在的循环也不是有始无终无限循环。

    可是翟松成已经恐惧到了极致。

    到了他这个修为境界其实对于力量的理解已经很透彻了,他很清楚,当一个人已经开始掌握时间的力量之后,这个人可能已经即将脱离桎梏一飞冲天。仙帝为什么超越了绝大部分修行者?就是因为仙帝对于力量的领悟已经不局限于空间之内,而是开始向时间伸手了。

    向空间要力量,可以无穷。向时间要力量,可以无尽。无穷和无尽,是两个概念。

    “杀杀了我!”

    翟松成嘶吼了一声,那张脸都已经扭曲变形。重复不断的那一秒钟带给他的痛苦,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可以体会。安争的那一脚,没完没了的在他的丹田气海之中穿过。如果说一个人持续疼痛会变得稍稍麻木一些,那是因为时间的积累之后身体已经有了抵抗。而翟松成的这一秒在却不一样,他是不断的回到一秒钟之前所以每一次重创都是痛苦无比的。

    一秒钟,却改变不了他的思维。

    所以他很清楚现在发生着什么,以后还会持续发生什么。

    “九十九处秘境,你找了几处?”

    安争问了一句。

    “一处都没有找到,我求求你杀了我我告诉你,你杀了我吧。现在已知的所有的徐负秘境都是假的,全都是徐负自己造出来迷惑世人的。真正的九十九处秘境,到现在为止一处都没有被发现。”

    安争眼神一亮。

    徐负绝对是一个称得上宗师级别的修行者和空间大师,他在空间力量上的领悟可能远超当世的所有修行者,甚至,连传说之中那位派他东行寻找长生之术的帝王在空间力量的领悟上都不及他。不然的话,徐负可能早就已经死了,也就没有了后来的徐负探秘。传说之中,徐负是为了帮助始皇帝陛下寻求长生之术,然而实际上,他是为了躲避将来要出现的巨大灾难,而为自己寻求那件东西。

    那件东西,也就是谈山色在盛月泰拍卖行里和安争提及的东西,叫做无始轮。没有人知道无始轮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可能只有徐负一个人见过,又或者连徐负也没有见过。

    传说之中,无始轮可以躲避时间的轮回,人在无始轮之中可以真正的做到与世隔绝。有人说空间的大,在于无穷。而时间的大,在于无尽。若有朝一日世界空无一物,荒芜颓废,空间不再,可时间依然还在。再强大的修行者创造的空间,可以躲避任何强大的力量,保证绝对的坚固,却依然躲避不了时间的渗透。

    在任何空间之中,都不可能没有时间。即便是如逆天印那样的东西,也是借用了时间而非排除了时间。

    无始轮就是一个例外,关于无始轮的传说有很多。有人说那只是一件可以让一个人躲避时间的东西,有的人说那是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的巨器。谈山色说,那个东西里面,至少可以让几百人躲过灾难。安争认为谈山色的说法比较靠谱,那个家伙似乎对任何事都有着比比人先一步的察觉。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安争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翟松成脸色一变,痛苦的表情更重。

    “你什么意思。”

    “不久之前,你想吞噬我朋友的龙丹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境界。现在,我要借用你的力量来帮我朋友治疗伤势。你的五行力量轮回不息,刚好可以将我朋友体内的冰魄之力驱逐融化。”

    安争伸手出去,在距离翟松成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来。他的掌心触碰到了一个无形的壁垒,其实那是一个只有不到两米范围的气场。在这个气场之内,安争才能勉强让一秒钟循环。不到两米大,一秒钟的循环,对于翟松成这样的对手来说足以致命,但对于更强大的对手来说,其实意义不大。因为安争没有办法让敌人乖乖的进入这不到两米范围的气场之内,也没办法确定敌人会在这一秒钟之内轮回。

    当安争的手掌贴在气场上的瞬间,翟松成就嗷的叫了一声,那叫声之中似乎是无法承受的痛苦。然后他的身体就开始扭曲,一股一股的修为之力从他残缺不全的躯体之中被抽离出来,汇入气场,然后再被安争吸入自己的掌心之中。再透过安争体内的经脉运行,最终进入了血培珠手串空间。

    小龙奄奄一息的躺在血培珠手串空间里,药气抑制了伤势的恶化,但是药不对症,也就仅仅是抑制了恶化而已。当翟松成的修为之力,蕴含着五行相生相克的力量进入血培珠手串之后,药气开始自动辅助。五行之力开始运转起来,然后以克制冰魄之力的力量驱逐,药气加以修补。

    小龙的脸色看起来明显好了不少,只是还在昏迷之中。其实以他的实力不至于一接触就被击败,只是因为他太大意了。本就是那种天王老子的性格,也根本没把白灵契当回事。相信通过这件事之后,对小龙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是有几分影响的。

    两三分钟之后,翟松成体内的修为之力就被完全抽离出来。身体倒下去的时候,人佝偻着,干瘪的像是一截已经开始腐朽的木头。一代大豪,青州霸主,就这样死去。

    可以预想,当青州霸主不在,简宗最强大的靠山失去,青州必将会乱起来。那些被简宗压制多了多年的宗门,必然开始反弹。而安争,却不会给他们机会。说到控制,天启宗的控制力,比简宗还要可怕的多。

    杀死翟松成之后,安争立刻联络了燕城那边。顾朝同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开始调拨,抽调天启宗最强大的队伍开始朝着青州进发。

    安争带着小龙返回战场,另一边依然在激战之中。看起来,几个人联手想拿下白灵契依然很吃力。一开始白灵契绝对强势绝对霸道,一个人压制着所有的敌人。除了那个拾遗公子看起来还稍显轻松之外,其他人都被压制的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白灵契杀死。

    而安争归来之后发现,白灵契的气力似乎开始衰弱下去了。他一个人将所有强敌同时拉进战局,那种普天之下无人可比的高傲,让他也付出了代价。他修为之力的消耗速度,远比他的对手要快。

    “你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

    来自西域雷池的不是和尚眯着眼睛看向白灵契,敏锐的察觉到白灵契的攻势已经开始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凌厉。

    “但我依然可以灭了你们。”

    白灵契微微昂着下颌,依然高傲。

    双方还在坚持着,其实不是和尚他们也已经快要到了极限。现在他们只是在拼运气了,赌一把,是他们这些人的修为之力先耗尽,还是白灵契的修为之力先耗尽。

    安争的归来,让他们多了几分底气。

    白灵契看到安争回来之后嘴角往上挑了挑,似乎也知道自己可能将进入逆境了。

    他忽然一伸手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妙龄少女抓过来:“是你们牺牲自己的时候了。”

    那少女脸色发白,眼睛里都是恐惧和不甘。可是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办法,在被抓过来之后,双手合十,身上开始散发出一种圣洁的白色光芒。一条一缕的气息从她身上抽离出去,进入了白灵契体内。她那完美的肉身,以极快的速度枯萎了下去。那是一张能乱世人的容颜,却只留下了刹那芳华。

    很快,好端端的一个人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都变成了气息补充进了白灵契体内。当白灵契将这个少女吸收完之后,整个人的力量立刻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我说过,你们加起来都不行。”

    他伸手往前一指,原本还能苦苦支撑着的东海瑶池神女闷哼了一声,肩膀上爆开一团血雾之后从天空之上坠落下来。看她没有丝毫的改变及下坠之势的意思,显然是昏迷了过去。安争直冲上去要把神女接住,这一刻,白灵契的手指却点向了安争。毫无征兆的,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出现在安争身前。安争的反应已经算是超绝的了,依然还是稍稍慢了些。

    轰的一声!

    安争的身前炸开一团气爆,安争的身体冒着烟从半空之中坠落下来。他和东海瑶池的神女一前一后落在地上,扎起来的尘烟直冲上去,让人心里都跟着狠狠的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