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降临诸天世界 > 第619章 迷雾沼泽
    听到鲁鲁人的祭祀,是个这么狠的家伙,吴明顿时明白,阿比戴斯为什么要跑了。

    不跑不行啊,骑士级与巫师级,看似只是一个等级差距,实则是两个层次的变化。骑士与大骑士,不管怎么说也是人,而巫师却有神灵般的力量,主角来了也没辙。

    所以,本该很严肃的场面,遇到了戏剧化的转折。

    新生在前面跑,鲁鲁人在后面追,偏偏又不敢追的太近,怎么看怎么滑稽。

    这样的追逐,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直到太阳下山的时候,鲁鲁人才欢呼着散去。

    至于鲁鲁人的祭祀,却是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是没赶上二路汽车,还是吃坏了东西在拉肚子。

    “不走了,大家休息一下,找找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天色渐晚,新生们获得了短暂的休息,而阿比戴斯却找上了吴明。

    “今天,我们只死了三十多个人,这在往届新生中是绝无仅有的,因为那些人没有我们这么团结,他们的伤亡通常会很大,死亡人数成百上千。”阿比戴斯人还没到,声音便率先抵达。

    吴明手中拿着一个浆果,用袖子擦了擦,头也不抬的问道:“你是来跟我诉说,你取得的成就吗?”

    说完这话,吴明咬一口浆果,很脆,浆果的汁水饱满,还带着一点点酸味。

    “不...”阿比戴斯坐过来,脸上没有任何高兴,摇头道:“我很担心,我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加大难度。”

    那些人,指的是带队的六位巫师,还有新生规则的制定者。

    在阿比戴斯的记忆中,这次的新生,会在海上损失几百人,然后在黑森林中,又因为各自为政,再次损失上千人,直接减员五分之二。

    可是因为他的出现,还有共济会的镇压,死亡人数比记忆中少了十倍以上。

    也就是说,他的出现相当于,将原本的困难模式剧本,硬生生下调到了简单模式,不亚于开了外挂。

    “会不会加大难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这次可能要出名了。”吴明微微抬头,黑夜下的那座灯塔,低语道:“你说,现在有多少位巫师,正在看着你的表现?我相信,那些人已经被你惊呆了,如果满分是一百的话,他们会给你一百二十分。”

    “有没有那么夸张?”听到这样的话,阿比戴斯也笑了。

    吴明没有笑,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一点也不夸张,他们会爱死你的。”

    “我走了,受不了你的幽默。”阿比戴斯离开了,现在他是很多人的主心骨,要做的事情非常多。

    目送对方远去,吴明却没有笑,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

    现在的阿比戴斯,越来越有主角范了,套用周星星的一句话,你闪亮的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不知不觉间就被你吸引。

    六艘船上五千多人,全都是陪衬的绿叶,为的只是衬托一个人的光辉。

    只要灯塔学院的人不瞎,今年的新生王,就一定会落在阿比戴斯身上。

    甚至,找遍灯塔学院的历史,也不会再有这么杰出的新生了。

    “兄弟们,休息时间结束了,我们继续上路。”一个小时的休息之后,大家再次踏上归途,披星赶月的向黑森林外围而去。

    一路上,抱怨声有,但是在当权者的镇压下,没人能否定这个决议。

    一天一夜,除了短暂的休整以外,始终都是在赶路。

    很快,时间慢慢流逝,黑夜被黎明取代,黎明又被正午的骄阳替换,距离走出黑森林越来越近。

    而就在阿比戴斯兴高采烈,扬言再有三个小时,就能走出黑森林时,意外情况出现了。

    “噢鲁鲁,噢鲁鲁!”

    “该死,又是鲁鲁人,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

    怪异的口号,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在宣告鲁鲁人的存在一样。

    十分钟之后,在无数人的观察下,成群结队的鲁鲁人出现了,昨天的战况仿佛即将重演。

    只不过,耳聪目明的吴明,却在鲁鲁人的战阵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画面,那就是今天的鲁鲁人,看上去并没有昨天那样狂暴。

    昨天,双方一见面的时候,鲁鲁人变相的简直是看到了杀父仇人,目光中充斥着深深的憎恶。

    可是今天,这些鲁鲁人却不一样,他们的目光中有的只是炽热,并没有叫嚣着冲上来。

    “嗷鲁鲁,嗷鲁鲁!”怪异的发音与呼唤方式,无法改变的是鲁鲁人的狂热。

    这是吴明在鲁鲁人口中,听到的第三个名词,也是最让他们激动的名词,激动程度甚至超过了进攻的口号。

    看着这群好似打了鸡血的鲁鲁人,吴明下意识的看向了阿比戴斯,问道:“翻译官,他们在说什么?”

    天知道,阿比戴斯怎么能听懂这些话,但是昨日的表现说明,这家伙就是会鲁鲁人的土语。

    就好似,重生了的每一个人,都是博学者一样,有不知道的东西,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

    “他们在恭迎祭祀,用我们的话来解释,意思是伟大的祭祀,您的子民在恭迎你,你是天上最闪亮的星辰,永恒之夜的双眼。”阿比戴斯随口说道,听得吴明愣了一下。

    简单的“嗷鲁鲁”三个字,翻译过来居然这么长,又是拍马屁又是歌颂,浓缩的还真够精华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看上去野蛮,原始的土著部落,怎么形成的语言体系。毕竟,能将很长的一句话,缩短成很短的一句,这可是高等文明才有的事情。

    “作为你的朋友,我要告诉你鲁鲁人的语言其实很好学,因为他们的发音很少,语调的不同变化,就是不同的意思。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到灯塔学院的图书馆中,从第四排第六个书架上,找到鲁鲁人语言大全这本书。”

    好似看出了吴明的疑惑,阿比戴斯又笑着说道:“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选择相信我就对了。”

    吴明不在意的摇摇头,谢绝了这个看似美好的提议。

    除非他吃饱了撑的,才会学鲁鲁人的语言,不然学这个有什么用,给鲁鲁人当翻译官吗。

    “所有人停下,收缩成圆形防御圈,我要去与他们谈谈。”阿比戴斯之前跑得欢,即将面对鲁鲁人祭祀的时候,反而平静了下来。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视,不知道这位领导者的想法。

    同样,阿比戴斯也不会过问别人的感受,只是对洛洛微微点头,便从阵营中走了出去。

    “咿鲁鲁,哦呀鲁鲁...”

    阿比戴斯口中发出怪叫声,一步步向鲁鲁人的阵营走去。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鲁鲁人在听到这样的怪叫之后,居然没有攻击走过去的阿比戴斯,反而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看到这个新奇的变化,吴明向着鲁鲁人中看去。

    入眼,四个强壮的鲁鲁人,抬着一位苍老的鲁鲁人走了出来,欢呼声随着而来。

    “鲁鲁,鲁鲁...”

    就像在听鸟语一样,叽哩哇啦的怎么也听不懂,只能瞪眼看着阿比戴斯,与这位疑似鲁鲁人祭祀的人交谈。

    好一会之后,谈判也没有停止,很多人都傻愣愣的站在围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在说什么?”每一次都是吴明问阿比戴斯,这一次轮到洛洛问他了。

    闻声后,吴明苦笑着耸了耸肩,只能与洛洛大眼瞪小眼,总不能睁着眼瞎掰吧。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两个人不同种族的人,就像在唠家常一样,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阿比戴斯转身回来了,而鲁鲁人则再次欢呼着,抬着他们的祭祀走了。

    虎头蛇尾,不明觉厉,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感官。

    吴明也迷惑不已,可没等他开口相问,洛洛便问道:“你们在说什么,怎么这么怪异!”

    “我向那位祭祀许诺,只要他们让我们通过,当我成为灯塔学院的高层之后,就允许鲁鲁人走出黑森林。”阿比戴斯说得随意,可是不是这样的话,吴明表示值得怀疑。

    一个看不见的许诺,就能让他们安然离去,什么样的誓言这么值钱。

    吴明很怀疑阿比戴斯的话,只不过在场没有第二个人,懂得鲁鲁人的语言了,不信也得这样听着。

    有了与鲁鲁人的和解,接下来的路途畅通无阻。

    当天下午,新生队伍便离开了黑森林,进入了一片笼罩着迷雾的沼泽。

    这片沼泽范围很大,按照阿比戴斯的说法,通过时间最少要二十个小时。

    而沼泽地中,盛产一种白色幽灵,这些幽灵游荡在沼泽中,会攻击所有通过的人。

    据说,幽灵便是曾经的入学新生,因为死在了沼泽中,死后被这片受到诅咒的沼泽奴役了。如果他们有人死在这里,也会成为这样的幽灵,永无止境的徘徊下去。

    “希里亚城的图书管理员,给我看过一份古老的手札,上面说,灯塔学院的沼泽幽灵,害怕沼泽地中,一种红色苔藓燃烧后的味道,我们只要在进入沼泽之前,找到足够的这种苔藓就行了。”阿比戴斯站在沼泽面前,信誓旦旦的开口道。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选择了相信,因为阿比戴斯从来没有错过,这是习惯性的信任。

    唯有吴明一个人知道,希里亚城的图书馆中,是有一位隐居的灯塔学院高级学徒,可那个老头给的是推荐信,而不是什么手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