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14
    肃王进来的时候,赵泠正要自己拿过调羹来吃,但看到肃王的时候,心中却是一慌一心虚,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赵夫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到了肃王身上,恍然大悟,却是安抚的拍了拍赵泠的手,语气里带着几分怒其不争的意思:“你这孩子,自个儿还饿着呢,哪里还顾得上旁人,先把自己喂饱。”

    赵泠愣了一眼,不解其意,却见赵夫人护食般的朝着几个儿媳妇使了几下眼神,几个赵家儿媳立刻会意,后退两步与赵泠身后,仿佛将食物藏了起来。

    这是……舍不得给肃王吃?

    赵泠被自己无厘头的猜测吓了一下,又觉得好笑。

    但很快瞧着肃王走近,浑身又开始僵硬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哪里顾得上吃吃喝喝。

    肃王是带着兴师问罪的想法过来,怒气冲冲,他只知赵泠来了崇正殿,却是不知陪在赵泠身边的,还有赵家如此多的女眷。

    肃王下意识缓了脚步,也微微收敛了脸上的怒色。

    他到底还是顾及了一些赵家的颜面,也不想在赵泠娘家人面前给她难堪,不过,最最重要的是,肃王还是见识过赵家人对于自己那个王妃的维护,也见识过赵家女眷……甚至是赵家人的难缠。

    肃王原本想作罢离开,可是想到今日赵泠所为,又怕自己不把话撂下,她又在背后做点什么。

    正是犹豫间,赵夫人却是上前招呼起了他。

    “肃王殿下,您前头事情可是忙完了,怎么过来了?”

    肃王微微颔首,倒是给足了赵夫人面前,带着晚辈的恭敬回了话:“前头无事了,我寻王妃说些话。”

    这话听着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结合他方才一进门时候的神情,赵夫人立即敏感的察觉到了问题,而赵家其他的女眷,也想到了。

    赵夫人不易察觉的上前拦了一步,恰好挡在了肃王跟前,面容和蔼:“有什么话在这边说好了?正好,王妃还没用膳呢,王爷您也没用过吧,不若一道儿用了?”

    “对,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爱惜身子,到了老了,可就有苦头吃了!”

    这是赵老太君跟着插了话,一边又是伸手把赵泠帮身后挡了挡。

    紧接着,赵家几个儿媳,更是七嘴八舌笑道:“也不知王爷爱用什么,咱们先时在前头随便找了些给王妃用,若是不嫌弃,王爷赶紧一道儿用吧!”

    “是啊,点心有甜口咸口,还有汤粥……”

    这一声接着一声,肃王几乎是应接不暇,更是被吵得头晕脑胀,昨夜没歇好的脑袋嗡嗡作响,他嘴唇紧紧抿着,面上浮出了几分冷硬的神色。

    然……到底是赵家的女眷,殿内还有其它宗亲官眷,肃王便是心中再不耐烦、再是烦躁,到底隐忍不发。

    只耐住了性子,开口语气淡淡道:“不必了,本王不饿,前头还有事,先告退了。”

    肃王到底有风度,虽然极度想要找赵泠算一算帐,可瞧着难缠的赵家女眷,倒也不想让旁人看他肃王府与赵家的笑话,所以只是冷漠的打算离开。

    而赵家女眷也算是揪住了肃王这一点,瞧见肃王败退,她们眼里都露出了松一口气的神色。

    赵夫人笑着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做了一个结束语:“王爷前头还有正事啊,那……我们就不耽误了!王爷慢走……”

    “等等……”

    赵夫人的话音还未落下,赵泠却是突然开口叫住了肃王。

    肃王面色淡淡望向了赵泠,眼底里却是带着一点惊讶,而赵家女眷更是诧异的望向了赵泠。

    赵泠抿了抿嘴,只是低头轻声开口道:“你不是找我有话说吗,我随你出去……”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这东西还没用呢,你饿着肚子说什么话呢?”赵夫人护犊情深,看出了肃王的兴师问罪,也看出了赵泠的心虚。

    虽说逃得过一时,逃不过一世,然总比现在就傻傻冲出去让人教训了强。更何况,只要不是什么违法乱纪、杀人放火的大事,到时候多想想法子,多求求情,时间一长,肃王肯定也不好意思追究了。

    “你娘说的对!况且肃王爷不是前头还有事情吗,等王爷事情办完了,你再出去和王爷说!”

    赵老太君一把拉住了赵泠,虽是赵泠自己主动提出要随肃王出去说话,可她瞧着肃王的目光,仿佛就是把肃王当成了威逼她孙女的敌人。

    肃王瞧着眼前这幅场景,嘴角只是浮起一抹淡淡的嘲讽,一句话也未说,直接转身离开。

    “你等等……”

    赵泠感受得到赵家人对她的维护,也知晓这个时候跟肃王出去,定然没什么好果子吃。

    可肃王既然已经知道了她今日所为,那她早晚得面对肃王。更何况,她主动出击,或许这件事情还能有所转圜,肃王或许能够听得进她的话,那样,香梅也许能早日出来。

    想到了这些,又眼见肃王马上就要离开,赵泠也顾不上赵家人的劝阻,干脆直接追着肃王出了门。

    “这孩子!”

    赵夫人气急败坏,“也不知道那肃王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让她这么死心塌地!”

    “娘,现在可怎么办啊?”

    赵家长儿媳面带忧愁,对于自家小姑子的这段姻缘,这些年来她们几个嫂子可是看在眼里,这么追出去,定然又是不欢而散。而且瞧着肃王的模样,仿佛她家小姑子又做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

    “还能怎么办,咱们几个女人家家肃王显然不把咱们的话放在心里,还不快去把你们爹和相公找来!”赵夫人扶着赵老太君,显然不放心要跟着赵泠出去,但听着长儿媳的话,又是忙不迭的叮嘱了一句。

    “哎……”

    几个儿媳异口同声应了,慌慌忙忙跑去前头寻人,显然一点都不觉得人家小夫妻的事情要惊动一家之长有多荒唐。

    紧跟着肃王跑出去的赵泠显然也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举动,几乎是把赵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男男女女都给忙成了一团。

    肃王毕竟人高腿长走得快,赵泠要小跑着才能追上,偏偏明明昨日待她还极有风度的肃王这会儿一点都没对自己的妻子展示出半点男人的风度,竟是没有半点要放慢脚步的意思。

    这便苦了赵泠,一边紧紧追着肃王,一边心中还不停的组织着待会儿想要用来劝服肃王的话。

    好不容易等着肃王走到了外边,停下了脚步,赵泠还未开口说话,肃王的冷声质问,便直截了当而来!

    “赵绫,之前在凤仪宫寝宫里,本王再三警告过你,让你安安分分,显然今日你所为,是完全把本王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

    赵泠一噎,方才组织好的思路一下子被打乱,只下意识心虚开口道:“我……我只是想帮着查案!”

    “查案,以本王的名义把凤仪宫所有的宫人都叫在一块儿问话,又跑慎刑司审问了一通皇贵妃,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肃王毫不留情直接嘲讽,又冷笑,“本王还真是够小看你的,你有这本事,小小肃王府哪里容得下你……”

    “你说话又何必这般难听,我又不是做了什么害人的事情,只是觉得香梅姑娘冤枉,又怕皇后……堂姐泉下不得安息,所以才……”

    “闭嘴!”

    赵泠话还没说话,却是被肃王冷声呵斥打断。

    而这一声呵斥,却也吓得赵泠浑身一颤。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

    赵泠还未回过神来,赵夫人与赵老太君却是冲了出来,紧紧抱着赵泠,一脸愤怒的瞪视着肃王。

    肃王这会儿心中正憋着火,对着赵夫人与赵老太君也难以提起方才的好态度,故而直接无视了二人,只是冷目看着赵泠,语气淡淡说了一句话:“你好自为之,莫怪本王不客气!”

    “你……”

    赵泠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大声喊道,“你站住!”

    她将自己的手从赵夫人与赵老太君手中抽出,快步走到了肃王跟前,挡在了他的面前,语气严肃道:“你凭什么说我今日作为是错的,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查案了!”

    “呵,打着本王的名义吗?本王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本王不希望你跟着添乱。”

    肃王虽然有些诧异今日赵绫的态度,然……并不能直接影响他的观感,左右今日赵泠所为,一样惹人生厌。但赵家人在,而他与赵绫之间,也不可能就此闹翻,让旁人瞅两家笑话。

    所以,他也不想多言,却不知,这话气急了赵泠,她紧抿着嘴,反倒是将先时组织的话语有条理的一一道出:“我还是那句话,你凭什么说我是添乱,你只看到我打着你的名义行事,根本不知道我查出了什么事情!”

    “呵……”

    肃王依然是那副意欲不明的模样,看着赵泠心中恨得不行,她抿了抿嘴,平复下情绪,继续道:“凤仪宫中的宫人,自由散漫,其中以凤仪宫内殿伺候的二等宫女素荷为首的近二十余人,是皇贵妃安插在凤仪宫中的钉子。”

    赵泠一口气吐出了这么一番话,瞧着肃王面上渐渐严肃的神色,她知晓自己将目前所知说出来,的确能够引起肃王的重视,故而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缓缓道:“皇后与皇贵妃进宫近七年之久,皇贵妃执掌后宫,皇后失势许久,整个凤仪宫漏的跟筛子一样。然……皇后除了日子难捱一些,却从未有人想过对她下手。偏偏在这个时候,皇后被毒死?按照常理而言,皇贵妃是最大的嫌疑人,也最大可能动用了安插在凤仪宫里的那些钉子,只要好好审问,我不相信问不出真相!”

    “证据呢?”

    肃王目光看了赵泠许久,然……未知可否,只是问了这么一句话。

    “……”

    赵泠心中有些抓狂,又是证据,偏偏她最没有的,也就是证据。可证据,好好审问,好好顺着方向去查,不就有了吗?

    她不能把这话说出,也没有正面回复,只是又自顾自道:“我打听过皇后的库房一直都是香梅姑娘在看管,而那碗毒汤用料,也都是库房里出的。香梅姑娘是冤枉的,灵芝与红枣不可能有毒,而取用的水是从凤仪宫小厨房边的井水里取得,满宫上下都取用那口井水,也不好下毒,唯一有可能被下了毒的便是炖汤的砂锅。那个砂锅一直放在寝宫内,只有能进出自由的宫人才能接触,所以,我觉得皇后宫中的二等宫女素荷最有可能便是那个下毒之人!”

    赵泠正是说着,突然一宫人小跑上来,站在了肃王边上,小声开口说了话。

    赵泠虽然站在边上,也仔细的去辨听,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她只好又自顾自开口道:“所以为了节约时间,完全可以把审问的重点放在那个素荷身上……”

    “素荷死了。”

    赵泠的话没说完,肃王却直接打断,冷着脸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