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13
    013

    什么……

    赵泠心中再次愣了一下,等到反应过来赵婕的意思,却是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赵婕的意思是,肃王对她有意思,肃王喜欢她?

    这……这怎么可能!

    赵泠几乎是第一时间便否定了这个说法。

    说肃王喜欢她,这简直比她那个死鬼夫君会喜欢她还不可能。

    肃王比她可是整整小了近五六岁的年纪,她已是豆蔻少女的时候,肃王还只是她肩膀那么高的一个孩子;她出嫁的时候,肃王甚至都没有成年……

    当年她入宫陪伴在姑母宫里的那些时候,肃王也不爱往太后寝宫里跑,显然便是不耐烦与她这个表姐相处,莫说是肃王喜欢她,他两的感情比普通的表姐弟关系还要冷淡。

    不过,赵泠倒是不觉得赵婕说出这话奇怪,毕竟赵婕在她心中向来便是个巧言令色、最会挑拨离间的女人了……

    她如今顶着肃王妃的皮囊来审问赵婕,想要从赵婕嘴里知晓真相,赵婕不过是用这个策略,想让肃王妃发怒离开罢了,而她若真是一无所知的肃王妃,也真会中这个计。

    而赵婕不知此刻赵泠心中所想,她瞧见赵泠一声不吭的站在她面前,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只以为自己所言,被她听进去了。

    她心中冷笑,嘴里倒是放缓了语气,带着几分循循善诱:“肃王妃,你怕是还不知道吧!原本大臣们是推举肃王为帝的,可肃王却当场拒了,说从子侄辈中择一人记在皇后名下,这肃王若非对皇后别有情愫,怎么可能会放弃到手的皇位不坐,反倒去帮着皇后夺权呢!”

    赵泠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其实赵婕这个话,她心中多少也有几分疑惑,尤其是对于肃王不想坐皇位之事……但这点子疑惑,却完全不可能推动她相信所谓的肃王喜欢她之事。

    因为赵婕说的这事儿,本身就是够荒谬的,比让她相信肃王没野心,真的不想做皇位更加让人难以置信。

    她同样抱以斜睨的目光看着赵婕,等着看赵婕能够继续编造出什么样的话来挑拨离间。

    赵婕却是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说的足够了,够得让她也几乎相信肃王是喜欢赵泠的。

    没错,赵婕说这话,的确是被赵泠猜中了目的,她就是想要挑拨。

    她自己本身根本就是不相信肃王会去喜欢赵泠。倒没有旁的理由,只单纯从心底里瞧不起赵泠,觉得赵泠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喜欢……

    至于肃王放弃到手的皇位,反倒提议让底下子侄辈称帝这事儿,她也觉得肃王别有原因,只是恰好便宜了赵泠罢了。

    不过,依着赵婕对于肃王妃性子的了解,肃王妃却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人了,这会儿也该是愤怒才对,偏偏肃王妃面上虽然神色有几分奇怪,但十分的平静。

    她张了张嘴,还想再添一把火:“肃王妃,不是本宫说你,你可真是够可怜的,要知道活人是永远争不过死人的,你家王爷本就愿意为了皇后放弃皇位,如今皇后还死了,你这个肃王妃永远都争不过皇后在肃王心中的地位了。”

    赵泠原本下意识想要反驳赵婕的话,揭穿她这番谎言。

    但话到了嘴边,她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反倒收起了脸上嘲讽的笑容,只语气淡淡道:“本王妃还真是多谢皇贵妃娘娘的关心了。但皇贵妃娘娘有句话还真是说错了,死人才是争不过活人的,毕竟人都死了,也不可能再与我家王爷发生什么事情了,未来的日子还长着,日后陪伴在我家王爷身边的人,是本王妃!”

    赵婕完全没有料到一向骄纵小性的肃王妃竟然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识大体的话来。

    但令她吃瘪的话远远没有完,赵泠又是慢悠悠道:“便是我家王爷真心喜欢皇后又如何,哪个女子没有男人爱慕,而哪个男子年轻时候不曾爱慕过一两个女子!真不好意思,我家王爷眼光高,都是表姐弟的,偏偏就没看上皇贵妃娘娘您,否则您也不会呆在这里了!如今,皇贵妃娘娘不若多担心担心自个儿吧!”

    “……”

    赵婕气的面容有几分扭曲,她一向心高气傲、自视甚高,如今却被赵泠明朝暗讽的贬低了一番,还说她不如赵泠,肃王眼光高,所以没看上她,明明是她想要挑拨,怎么反倒被奚落了一番!

    但赵婕还没气完,赵泠便没打算继续与她耗时间,只直接切入话题,冷声道:“皇贵妃,说说吧,你是如何给皇后娘娘下毒的?”

    “胡说八道,本宫根本没做过!”

    赵婕本就怒气冲冲,回答的时候也没甚好气,直接否决。

    “谁人不知你与皇后娘娘的纠葛,这满宫上下,朝野内外,除了你会对皇后娘娘下毒手,还有谁会?”

    赵泠冷笑着继续阐述,“皇贵妃你前半生的确是得先帝宠爱,但时运不济,偏偏老天爷捉弄人,谁知笑到最后的人反倒是不得宠的皇后娘娘。你如何会甘心,只怕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也不想让皇后娘娘好过吧!”

    随着赵泠的话,赵婕的头渐渐抬了起来,她眼里满是怒火,恨不得撕了赵泠那张嘴似得。

    但在赵泠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却是镇定了下来,只是道:“即使这是本宫心中想法又如何,本宫没有动手,你如何证明本宫动手过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不肯承认,本王妃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你不若先解释解释皇后宫中的素荷是怎么回事?再解释一下,在皇后宫中内外宫里的二十余名钉子又是怎么回事吧!”

    赵泠面上已然没了笑容,说出话来的语气也带着一股冷意。

    而赵婕的面色随着赵泠的话,变得有些苍白与狼狈,她眼里闪过了惊慌,但很快压抑了下来。

    她什么都没有说,只干脆闭上了眼睛,一副反正自己就是无赖不说话的模样。

    “你……”

    赵泠瞅见她这副样子,气的几乎没忍住想要上去打她的脸。

    “你别以为你不承认,本王妃就没有办法了!本王妃可是听说这慎刑司内藏了不少的拷问器具,再不济,还有刑部大牢等着呢!”

    “你不敢!”

    赵婕闭着眼睛,冷笑说出了这二字。

    谁说她不敢的!

    赵泠气的直咬牙,目光看向了慎刑司的主管,开口没好气道:“没听见本王妃的话吗,还不把刑具去拿出来!”

    “这……”

    慎刑司里的总管愣住了,这可让他如何行事。

    虽然如今是肃王这头掌权,但皇贵妃身份高贵特殊,若在慎刑司内审问出了茬子,他们也要倒霉了。

    “娘娘,这不太好吧!”

    总管婉转劝说着。

    而王氏面上神色也带了几分不赞同,她实在是对自家王妃今日的胆识给吓到了,平日里明明再怎么折腾,都是在府中折腾,如今竟然多管闲事,跑到宫里来闹腾了。

    而且下手的对象还是皇贵妃……若是出了什么茬子,可怎么办啊!

    “王妃娘娘,还是算了吧!”

    王氏拉了拉赵泠的衣袖,小声提醒,“您不是说过不做什么吗?”

    赵泠这会儿气的有些失了理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王氏心中焦急,也顾不得失礼与否,连忙凑到了赵泠耳边又是轻声劝说道:“方才咱们进来的时候,毕竟是借了王爷的名义,只怕很快消息便会传到王爷耳中,到时候王爷过来,万一将娘娘您赶回肃王妃可怎么办?”

    王氏这话,倒是投鼠忌器,的确是让赵泠迟疑了一下,脑海里的理智也渐渐回笼。

    的确,她毕竟没什么权利,如今都是靠着肃王的命令行事,若是肃王翻脸不认人,把她关在家里可怎么办!

    毕竟她不能够担保如今只要对赵婕上刑,便能够问出事情的真相。还是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徐徐图之方式正道。

    可就这么便宜放过了她……

    赵泠还真想什么都不管不顾,只想好好教训赵婕一顿,也出一出这些年来的怨气,可自己这点子畅快与香梅的安危相比,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赵泠没有再去看赵婕一眼,也唯恐再看她一眼,自己会一直不动冲动下手。

    她今日过来,原本还想再去瞧瞧香梅,可人到了,心却是胆怯了,她怕看到香梅受苦的样子,更怕自己去看,会打草惊蛇。

    如今还不是时候……

    赵泠这般劝说着自己,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天牢。

    赵泠却是不知,自己前脚刚离开了天牢,后脚,肃王便是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这会儿,赵泠却是在崇正殿内,她也是莫名其妙,自己经过御花园的时候突然遇到一少妇,便被拉到了这里。

    而等着她一走入后,立刻便有数名少妇以及一名中年妇人、一名老夫人围了上来,仿若众星拱月般将她包围,更是七嘴八舌开口询问:“你这孩子怎么进宫了,你身子弱,哪里受得了守灵之苦。这肃王爷是怎么照顾的你?”

    “就是,如今宫中乱糟糟的,仔细别伤到了你!”

    “额……”

    赵泠被这嘘寒问暖的关切砸的晕乎乎的,她这会儿回过神来,勉强认出了握着她的左右手,满脸关切看着她的中年妇人及老夫人是肃王妃的母亲和祖母,那么其他几名少妇,应是肃王妃的嫂子们了?

    赵泠到底并非真正的肃王妃,人都尚未认全,也无法假装亲热回应。好在肃王妃平日里就被宠坏了,性格更是古怪骄纵,她这冷冷淡淡的样子,反倒没让旁人觉得诧异。

    肃王妃的母亲赵夫人握着她的手,又是温声关切道:“这都晌午了,你何时入得宫,可有用过午膳?”

    正说着,赵泠的肚子应景的叫唤了两声,把她叫的面上满是尴尬。不过她自在肃王妃这具身体睁开眼以来,的确是未进过半点水米。

    而赵夫人和赵老太君瞧着赵泠的模样,却是心疼的不行,连连开口吩咐底下几个儿媳妇赶紧去给赵泠寻吃的。

    说来却是有几分为难了这几个赵家媳妇,她们并非宫中人,又是过了饭点,去哪里给赵泠寻吃的。

    偏偏,她们还真有本事,不过一会儿,一人手上端了几样吃食回来了。

    小米粥、椰香酥、芙蓉糕……还冒着热气儿,显然是新鲜做来的。

    “毕竟是在宫里,他们几个哥俩儿也尽力了,也不知王妃爱不爱吃,只能先委屈王妃用这些东西了?”领头一稍稍年长的媳妇略有几分歉疚的模样。

    “……”

    赵泠已然目瞪口呆,她其实早就听闻过赵泠在她那个赵家的受宠程度,却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般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的程度,“挺好的!”

    赵泠是真觉得挺好的,但就这么一句话,却是让在场其他人松了一大口气。

    赵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只温声道:“乖孩子,委屈你了。来,娘喂你吃。”

    “呃……”

    赵泠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被赵夫人溺爱的目光给看的心中发毛,说来却是心酸,虽然她是赵家长房嫡女,但又何曾受到过这般宠爱。

    她刚想拒绝,谁知这个时候,肃王却突然怒气冲冲从外边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