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第二章
    三个钟头后,叶锋、苏萱茹还有那只黑猫来到了城西桃源小区,六栋二单元504,就是这儿了。

    “道长,你们终于来了。”中年妇女打开门,欢喜地说。

    叶锋微微一笑,还未进门,一阵阴冷入骨的气息便袭了上来,他不由打了个冷颤。

    苏萱茹眉头一皱,冷笑道:“这里妖气果然很重。”

    “鬼气。”叶锋纠正了一句。苏萱茹凶巴巴瞪他一眼,吓得他打了个冷噤,忙道,“鬼也算妖,说妖气也没错。”赶忙走进屋子。

    “出去!谁让你们来的,滚出我家!”两人一猫才进屋,一个面色惨白,干瘪瘪的年轻男人就冲了出来,冲他们凶狠喝骂,上来就推叶锋,却抓了个空,愣了愣,一转头,不知什么时候,叶锋已经出现在客厅。

    这年轻人便是许俊了,他又大叫道:“你们是谁?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蠢货,你沉溺美色,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吧?”苏萱茹一把推在许俊脸上,挥倒在地,跟着从怀中掏出数张朱砂符,夹在双指之间,骈指一挥,朱砂符化作数道金色流光,门窗皆被封死。

    许俊愣了下,又叫起来:“你们到底是谁?别以为会玩个魔术,就能吓唬人,我真要报警了!”说着话,他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10。

    “小俊,不要打扰道长做法!”

    “你给我闭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也就你这种人才会相信?奇怪,怎么突然没信号了?”

    半个钟头过去,最后一抹斜晖消失,光线暗淡下去。简欧风格的客厅,阴气阵阵。苏萱茹眉头轻皱,真是奇怪,以她百年修为,竟然完全察觉不到鬼气之所在,这不科学。

    “喂,你们走不走?妈,我怎么说的,这两个只会装神弄鬼!”许俊不耐烦地叫嚷道。

    就在这个时候,黑猫突然从许俊的房间走了出来,双爪捧着一卷书简:“大白,你看看这是什喵。”

    “啊啊啊,妖……妖怪!”客厅里两人吓得脸色大白,失声尖叫起来。

    黑猫转过头,满脸无辜。

    “聒噪!”苏萱茹眉头一皱,随手一挥,打晕了两人。

    叶锋接过书简,朱墨笔迹已经变淡,跟着读了起来:“宁采臣,浙人。性慷爽,廉隅自重。每对人言:‘生平无二色。’适赴金华,至北郭,解装兰若。寺中殿塔壮丽;然蓬蒿没人,似绝行踪……”

    苏萱茹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道:“这是《聊斋志异》第二卷,聂小倩篇……小心!”

    她口中“小”字方才出口,一团黑气自那书简攒射而出,化作一道水箭,朝叶锋面上射去。可定眼再瞧,叶锋却已经飞到了屋顶,猴子般抱着欧式水晶灯,“啊”的叫了一声,不住拍打胸口:“果然有鬼,还好我跑得及时……”

    苏萱茹嘴角抽搐了下,瞪着叶锋:“咫尺天涯!你竟然用天极术法……逃跑?楚大白,有你的!”

    叶锋尴尬一笑,跟着叫道:“朝你去了!”

    苏萱茹冷哼一声,右手探出,袖中溜出一柄桃木匕,一击必中,那团黑气发出一声凄厉尖叫,转身便想逃,刚飞到窗子边,黄光大作,将它打了回来。桃木匕一转,匕首前端分开,激射出一道紫色流光,流光漫天,瞬间化作无数细线,又织成一张明耀巨网,死死罩住那团黑气。黑气惨叫挣扎,却怎也挣脱不得,慢慢缩小,显出原形,是个身穿白衣,体态丰腴的貌美少女,一张脸却惨白得紧。

    叶锋跳了下来,拍了拍手,笑道:“苏姑娘果然厉害。”

    “哼,胆小鬼!”苏萱茹嫌弃扫了叶锋一眼,就要动手,却听那少女惨叫道,“姑娘饶命!”

    “那个蠢货马上就要死了,杀了你他都活不成,留着你做什么?继续祸害别人吗?”苏萱茹冷叱一声,根本不听,桃木匕一转,便要置这少女于死地,叶锋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干什么?”

    “先听听她有什么要说的,再杀不迟。”叶锋笑笑。

    苏萱茹看了看那少女,又看了看叶锋,冷哼了声:“色狼!”

    “喂,我承认自己胆小了些,但怎么都跟色狼扯不上边吧?”

    苏萱茹却只是哼了声,根本没接话。

    叶锋摇摇头,微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妾身,聂、聂小倩。这位公子明见,这一切都非小倩情愿,我等被姥姥所控,离开不能,每月还要被姥姥吸**血,这般也是迫不得已。”

    叶锋看着手中玉质竹简,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你们本来是被封印在这玉简之中,这玉简不知怎么,到了许俊手上,他无意中折断了一根,因此才解了封印。你们本来都想逃,但却受控于千年木妖,是不是?”

    聂小倩俯首在地,道:“正是如此,还请公子解救!”

    苏萱茹冷笑道:“他解救你?那个被你祸害的蠢货怎么算,谁来救他?”

    聂小倩赶忙道:“姥姥手里有九颗浮屠舍利,只要拿到浮屠舍利,就能救他。”

    正在这时,电视里播放了一条新闻:“特殊通告,近来我市连续发生八起昏迷事故,原因不得而知。有关专家诊断,这八个人近期都吃过飞禽,极有可能是一种未知的流感病毒,通过飞禽传播,广大市民最好……”

    苏萱茹瞧了聂小倩一眼,冷笑道:“你们效率还真高,九颗浮屠舍利,刚刚好,带路。”

    ※※※

    立夏市郊,夜色微醺,四月的天,突然降下迷蒙蒙的雾气,等到了午夜时分,变化再生,便在这雾气之中,一栋常人瞧不见的森然古寺出现。

    兰若寺。

    突然间,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迷蒙雾气中突然多出十几个模糊的影子,渐渐变得清晰,身穿粉色亦或是绿色绸缎,透着古色古香韵味,还有一些,则是黑白工作装,亦或是公主套裙。

    “哎呦,阿罗姐姐,你们还舍不得脱下来?”有个古装少女娇笑道。

    “好妹妹,这趟出去不容易,总得适应适应,这叫未雨绸缪,毕竟都到现代啦。”

    “阿罗姐姐,这次没能完成任务,罗刹大人会不会生气?”谈笑声中,有个少女胆怯地说着。

    气氛顿时一滞,名叫“阿罗”的少女,安慰道:“放心好了,指标是九个,咱们已经完成了八个,就只差一个。聂小倩那贱人不还没回来么?说不定她成功了呢。”

    其他人跟着道:“哼,那个贱人,仗着姥姥宠爱,便以为高人一等,还不是做丫鬟的命?”“就是,就是!”“别说那贱人了,罗刹大人该来了。”

    十余名少女谈笑声中,突然间狂风大作,呼啸如恶鬼呜咽,一个身材魁梧、面容狰狞的怪物出现,只见他生着双殷红血眼,头发垂直在地,额头有两个尖锐利角,嘴里伸出两颗巨大的青色獠牙,正是众女口中的罗刹大人。

    “阿罗,可集齐了精血?”

    “回、回罗刹大人话,只差一人。”先前还谈笑自若的众女,立即跪倒在地。

    “哼!”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罗刹鬼在众女身上扫了一眼,冷冷道:“虽说已经解了封印,但只有月中才出得去,姥姥千挑万选,将机会给了你们,可你们却将事情办砸了,还想活命?!”

    阿罗念头一转,立即道:“罗刹大人,小倩还未归来。她曾跟姐妹们说,这最后一个人落在她身上,若办不到,她心甘情愿受罚。罗刹大人明鉴!”

    众女跟着附和:“正是如此,请罗刹大人明鉴!”

    罗刹鬼道:“小倩何在?六道之门开启可只有一个时辰。”

    就在这个时候,小倩出现在远处,身后还跟了两个人,罗刹鬼眉头一皱,道:“小倩,你怎么将人类带回来了?算了,赶紧送去给姥姥,免得她老人家等得不耐烦。”

    就在罗刹鬼转身瞬间,苏萱茹冷哼一声:“她不耐烦?巧了,老娘也不耐烦了!”说话间,桃木匕已自袖中滑出,化作一道流光,朝罗刹鬼刺了过去,紫光大耀,浩然正气喷吐而出,众女凄厉尖叫,化作团团黑气。

    “聂小倩!”罗刹鬼怒喝一声,殷红血目激射出两道红芒,铛的一声脆响,桃木匕倒转而后。

    苏萱茹心下咯噔一跳,挥舞桃木匕,再度冲杀而上,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罗刹鬼殷红血目激射出道道红芒,将她所有攻势挡了下来。

    “巡狩司?哼,区区百年修为,也敢在本尊五百年精修前丢人现眼?”罗刹鬼面容更显狰狞。

    “邪不胜正!百年修为又如何,照样打得你满地找牙!”

    “死鸭子嘴硬,找死!”

    桃木匕再刺,咔嚓一声闷响,罗刹鬼张开倾盆血口,两根青色獠牙,硬生生咬断了桃木匕。

    大意了!

    兰若寺既能被封印,实力还能强到哪儿去?可没想到……那木妖姥姥,按照小倩所说,已过千年,连眼前这罗刹鬼五百年修为便如此强大,更何况那木妖了,应该通知青龙那家伙的!

    正思索间,罗刹鬼双目红芒再度喷射过来,一阵刺鼻的血腥之气喷了过来。苏萱茹顿觉头晕目眩,喉咙一咸,吐出一口鲜血,向后飞出,重重摔倒在地。

    “贱人,你可知当年是谁封印了兰若寺?”罗刹鬼似看穿了苏萱茹的想法,苏萱茹眉头一拧,罗刹鬼冷笑道,“不妨实话告诉你,封印这兰若寺的,正是你们巡狩司开宗立派之祖云爵!”

    巡狩司前,历经镇魔宗、万妖阁。

    元末明初,万妖阁倒行逆施,阁主项九鼎意欲染指帝王之位,云爵以不世之姿,挽狂澜于不倒,诛杀项九鼎,改万妖阁为巡狩司,号为“天下第一人”。

    苏萱茹心下一凉,她行事向来急躁,今次连兰若寺背景都不知晓,就鲁莽前来,到底还是因此送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虚影闪过,战斗开始就躲起来的叶锋,已经动用咫尺天涯,抱起了苏萱茹。

    “想逃?!没那么容易!”罗刹鬼狞喝一声,倾盆血口一张,血红舌头见风便长,瞬息已达百米,同时化为九十九条舌鞭,漫舞于天,前堵后追。

    术法分天、地、玄、黄四阶,普通人类觉醒,便会自带本命术法。咫尺天涯便为天阶术法,本可杀敌于无形,可放在叶锋身上,却只用来逃命。本命术法的限制在于,只能是本人,譬如这咫尺天涯,若是叶锋单独使来,无人可追,可一旦再加个苏萱茹,便要大打折扣,十成功力或许只能发挥出两三成。

    就在两人闪躲时,罗刹鬼催动群妖之力,开始关闭沟通现实与异界的六道之门。

    “好险,好险!”叶锋在罗刹鬼舌鞭狂舞中,左闪右躲,额头全是汗渍,口中连呼侥幸。

    “放开我!”苏萱茹冷着脸。

    “不能放、不能放,放了你可就要死在这儿了。”

    “蠢货,不放两个都走不掉,放了你还走得掉,你出去告诉青龙,还有报仇的机会。两个人一块死有什么好?明明是个胆小鬼,就不要装英雄!”

    “不能放,不能放!”叶锋头摇得跟拨浪鼓般。

    “不放也得放,滚!老娘就算要死,也不要你这胆小鬼陪!”苏萱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叶锋推向空中,数条舌鞭射来,顿时将她缠住,余下舌鞭去追叶锋,可又如何能追上?

    苏萱茹化符为火,焚断缠绕在身上的舌鞭,无数狭长血口出现,失血过多,令她脸色惨白。

    六道之门,已完全关闭。

    罗刹鬼淡定自若,这时倒也不急于杀掉对手了,他很享受对手死亡时的表情。空中浮起团团黑气,传来尖锐狰狞的怪啸。

    苏萱茹轻吐一口气,总算跑了一个。小倩飞过来,扶起苏萱茹。苏萱茹略显惊诧地看了她一眼,语气一软:“抱歉,没能救了你,反倒害了你。”

    小倩只是摇头,微笑道:“我当年为奸人所害,这些年受姥姥胁迫,已经做了许多错事,早就该死。我只是想再做一回人罢了,不过现在不重要了。”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却是叶锋。

    小倩惊诧地瞪大眼睛:“楚公子,你、你……”

    “楚大白,你他妈脑袋被门挤了,怎么又回来了?”苏萱茹瞬间炸毛,凶狠瞪着叶锋,眸中都能喷出火来。

    “迷路了。”叶锋耸了耸肩,微笑着说,淡定而从容。

    “……”

    苏萱茹一怔,瞧着叶锋,又看了看就在百米之外的六道之门,好像、好像突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胸间蓦然生出一种很古怪、很古怪的情绪。

    砰!砰!砰!

    那是她的心跳。她轻轻哼了一声,转过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