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做包子好多年 > 4 0.第 40 章
    写文不易, 此为防盗章, 不得已为之,谢谢

    一是这事儿太尴尬, 好像怎么解释都不对劲,二是卓睿这个人, 周少明不得不承认, 虽然平日里他自诩玉树临风, 可实际上真要比起来,卓睿似乎更有男人魅力一些。

    然后他就开小差了, 同性恋圈子一攻难求, 就卓睿这样的,往那群人里一站,不用说话, 小受们就能呼啦呼啦地飞蛾扑火地把他淹了。卢江那种白斩鸡身材,一点魅力都没有,就这样还弃卓睿选了周一扬, 不是……卓睿真不举吧。

    这么简单的选择题,就算卢江是傻子,他都不相信卢江会选错的。

    这么一想,周少明看卓睿的目光就带了点同情:可真是可惜了!这么年轻就……然后他就看见了卓睿那双深邃的眼睛, 整个人就打了个激灵, 他这是找死呢!

    大概是同类人心有灵犀吧。周少明一见卓睿那样, 就知道, 自己若是个小混蛋, 这家伙就是个实打实的大混蛋。

    瞧瞧卓睿刚刚的表现吧,谁能捉奸这么有理有据,这么淡定这么狠!吊了根胡萝卜给卢江,你想要财产就光屁股过来找我,你不想要就肉疼吧。他猜那财产卢江肯定舍不得放弃,只要他这么一去,戴绿帽子的奇耻大辱就报了,还是卢江自愿的。

    这样的人,哪里需要同情?

    周少明就连忙换了个笑,“是我!咱们曾经见过……”

    就听卓睿很认真一本正经的说,“不是策略,也不是欲盖弥彰,我真没事。另外,”他手一伸,保镖就递上来个黑色的包,他接了塞进了周少明的怀里,“你的翡翠。”

    说完,卓睿就擦肩而过,带着那两个壮硕的保镖,出门去了。

    周少明:……

    等他人不见了,林白就忍不住说,“不是吧,这种事有解释的这么淡定的吗?这人不是吃了秤砣吧,怎么就不着急呢。”他扭头瞧见周少明在看手里的包,就拍拍他说,“看什么看,卓睿这身份,不会拿你东西的。保证没问题。”

    周少明拿他简直无语,“卓睿这是警告我,知道我拿他做筏子了。他听见刚刚我怎么处理周一扬了。”

    林白从来不多想,一听就问,“那……还让周一扬裸奔吗?”

    “让啊!”周少明看看手里的包就笑了,跟小狐狸似的,“卓睿不是没反对吗。看样子,也挺喜欢看那对鸳鸯共患难的。”

    林白就松口气,“他喜欢还警告什么呀。我就不懂了,脑子也是自己的,没事转那么多下干什么,不累啊。成了,我这就安排人去,保证全程高清。”

    这会儿也走到大门口了,今天周少明本来是要给周昌荣过生日,才请的这堆哥们一起玩。结果他家出了这样的事儿,没招待好不说,还让人家跟着帮了忙。

    周少明也不客气,直接许诺过几天有空了请客,一帮人就散去了。

    周少明自己就开着车,回了他家,准备迎接大boss周昌荣——大概周昌荣是开完会了,终于收到了那三个女人的电话,就这一会儿,足足给他打了四遍电话,如今还在打。

    周少明不想跟他电话里说,要是解释的话,这种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要是道歉的话,在电话里道歉太没诚意了。可他也知道,不可能不见的,周昌荣这会儿八成已经往别墅赶了。

    周少明忍不住就捏了捏眉头,他本来就是连夜坐飞机回来的,原本还想布置完了睡个几分钟养养神呢,结果到了家全程高能,他到现在还没休息呢,如今累的头疼。

    好在离家不远,强打着精神,他将车开了回去。结果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三女人不见了。他的车子停在了门口,等待开门的时间往车库那边看了看,果不其然,周昌荣的车已经回来了。

    这显然是周昌荣将她们接进去的。

    几位保姆敢拦着老太太她们,可不敢拦着周昌荣,毕竟,他还是名义上这个家的家长。

    周少明停了车,就直接从车库进了客厅,一进去,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这会儿说话的是宋雪——在刚刚的交锋中,这个女人拢共就说了一段话,话很少的样子,而这会儿,她说的却一点都不少。

    “我知道,那孩子肯定心里不痛快,他妈毕竟刚死半年吗?可问题是,他冲着我来就是了,冲着咱妈就过了。咱妈毕竟是他亲奶奶,不能这么不讲规矩。”

    周少明还没想到,这女人挑拨离间的本事不小呢,他也不往前走了,干脆站住了。来往的保姆瞧见了,大概知道今天这两方都不好惹,谁也没说话,就跟没看见他似的。

    宋雪接着说,“而且,住在哪里这是一家之主才能定的事儿,他一个孩子,怎么这么大的脾气,这么大的胆子呢。昌荣,我不是让你惩罚他,我是觉得这有点太不知道分寸了,在家里这样,他最小我们都让着,可要出去还这么不知深浅的,说什么董事长我想让谁做就让谁做,这房子我想让谁住就让谁住,人家不笑话吗?!”

    周少明趁机偷偷往里看,果不其然,跟他猜的一样,老太太和周蓉这会儿都不在场,怪不得这女人话里那么多试探,不就是想问到底股票财产的事儿是真是假吗?还绕了这么大圈子,要是老太太这个亲娘在,直接开口问就是了。

    他也没动,就跟看戏似的,等周昌荣的反应。

    果不其然,周昌荣跟他想的一样,是不好意思把自己身无余财的事儿告诉家里的,他这会儿就一句话,“孩子生气说说,你也当真。行啦,你上去看看我妈吧,我等他。”

    宋雪显然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听了后就站了起来,往楼上走。

    车库通往客厅的门就在楼梯旁边,所以宋雪过来自然就碰到了周少明,她有点意外,但脸上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还笑了笑,跟没说过周少明坏话一样,招呼他,“少明回来了!”

    这一声自然惊动了里面的周昌荣。周昌荣站了起来,就跟过去每次他回家一样,冲着他说了句,“回来了,怎么站那儿不动了。”

    虽然周少明今天挺狠的,连亲奶奶也不认了,可这一句话,周少明眼眶还是有点湿。

    这就是他家里的味道,他赶了那么久的作业,为的就是这片刻家的温暖,可以放松也可以让他想起已经走了的妈妈。

    可显然,一切都打破了。

    眼前男人的声音再和煦,也不是那个最疼爱他的父亲了。甚至,周少明都不能肯定,这二十多年的疼爱里,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或者,全部都是假的。

    他没回应,而是走了过去,坐到了跟周昌荣对面的位置上,他不想先说话,想先听听周昌荣怎么说。

    这会儿宋雪也上去了,客厅里没别人,他们毕竟是生活在一起二十多年的父子,而且在此之前关系很是亲密,周昌荣自然看出了他的意思,他也坐了下来,在对面,先开了口。

    “我想过无数次怎么跟你说,却真没想到这事儿是这样被发现的。”他语气还挺真诚的,“事实上,从结婚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战战兢兢,生怕穿了帮,你现在知道了,我倒是感觉卸下了一块大石头,轻松多了。”

    周少明对周昌荣,不似对那几个人那般没感情,所以难听的话没张口,只是静静的听着。不过他的表情也出卖了他的想法——活该啊!

    周昌荣无奈的笑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得了好处还卖乖。其实跟你想的不一样,明明,我不是为了钱财入赘的,我真的喜欢你妈妈,从见到她第一眼起就喜欢,我从来没想过,一个女孩可以这么漂亮优雅善良,他简直就是我的女神。”

    “但问题是,那时的我只是个村子里来的穷小子,还娶妻生子了。我跟她没有可能的,我能做的,就是把手里的活干好,干到最好,让她高兴点。结果我没想到,馅饼就这样来了,有一天,你姥爷突然问我,愿不愿意入赘,我脑子一刹那就空了,等我清醒过来,我已经答应下来了。”

    这段周少明也听他妈说过,那时候他妈大专毕业就回家里的公司工作了。他爸爸那时候刚进公司,就是个小保安,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厉害,干了半年保安,就找到他妈说,自己自学了销售的大专课程,想要当销售,问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