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富贵 > 第228章 大战将临
    定川寨北不远处,元昊在自己的帅帐里,杀气腾腾地对杨守素和嵬名守全道:“现如今定川寨里一位葛四厢,是大宋的管军大将,非寻常人可比!只要拿了他,此行也算功德圆满!有这么一个人,这一战我们退出天都山,也说得过去。”

    杨守素有些忧心忡忡:“乌珠,听北边的流言,说是宋军可能已经破了西寿。若是他们再东来攻下萧关,我们去韦州的路就被堵住了。如果如果他们自萧关南下,到没烟峡口只有二百余里路,两三日间可到。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就连从山中去韦州的路也没有了。现在势急如火,一刻也耽误不得!”

    嵬名守全显得有些烦躁:“这几日再无西寿窦维吉的音讯,那厮早就说要降宋,最是靠不住。莫不是他见乌珠势穷,真地降了陇右宋军?”

    元昊面黑似墨,冷冷地道:“没有确信,岂可怀疑大将!这一带连番大战,音讯不通是人情之常,窦维吉自会守住西寿!明日,我们便进攻定川寨,先断了壕沟上他们的归路!”

    定川寨在壕外,全靠临时架的桥维持与镇戎军的联系。在数万大军面前,那几道桥很快就会被拆掉,定川寨将成为一座死城。壕沟本就是为了阻挡党项大军而设,没有桥梁就是天堑,根本越不过去。

    “唉”杨守素叹了口气,“乌珠既是已经决心拿住葛四厢,则事不宜迟,定川寨一战当速战速决。还有,要谨防宋军断我们萧关归路,不然就是胜了也于事无补。”

    元昊沉声道:“今夜我便派人北去,让成克赏带大军明天一早便出没烟峡,直向东去把天圣寨攻下来。有天圣寨在手,萧关被宋军占了便就占了!”

    杨守素和嵬名守全对视一眼,都默不作声。山中的道路怎么能跟平坦的葫芦川大道比呢?成克赏的三万横山军在那路上也拥挤不堪,再加上元昊身边的数万大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韦州。再加上沿路缺少粮草水源,在路上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看来元昊是铁了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有份量的战果,作为跟宋议和的筹码。只要能换来一个葛怀敏,哪怕搭上几万人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天圣寨建成后,从镇戎军到没烟峡都是宋朝控制,那处峡谷两岸遍布烽燧。从天都山到葫芦川河谷,走没烟峡是最近便,也是最平坦的道路,不足百里即可出山。正是因为如此,宋军防守得格外严密。元昊大军出山,宁可走山间小路,也不从那里走。

    出没烟峡后,葫芦川的对面就是去天圣寨的道路,在山中蜿蜒曲折,约有七十里。军队行进,约是两日路程,路上携粮,可以一气赶到。

    成克赏是稍后于元昊出天都山,不过为了麻痹宋军,一直没出没烟峡。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就连元昊也对萧关的安全不报希望,必须打通走天圣寨的路。

    西寿到萧关一百多里,萧关到没烟峡口两百余里,没烟峡口到定川寨五十余里,一共四百多里路,陇右军再快也得近十天才能参战。这十天的时间,就是元昊要争取用来攻破定川寨的。如果葛怀敏坚守十天,元昊就再无力回天。

    定川寨里,葛怀敏高居帅位,问寨主郭纶:“我一路前来,并未见到番贼大股兵马,三川寨那里如何?是否番贼大军还在围那处寨子?”

    郭纶叉手:“回厢使,依探子报回来的消息,番贼正从三川寨撤军。”

    “哦,难道昊贼就要北逃了吗?”葛怀敏沉吟一会,“近日有零散从西寿那边逃来的番汉百姓,说陇右诸军攻得极猛,那里眼看就不能守。是不是,陇右诸军已经攻破了西寿城池,昊贼怕被截断归路,匆匆北逃?”

    郭纶道:“壕沟以北,全是番贼游骑,就连北边烽燧也传不回来。番贼的消息,末将着实不知。厢使,定川寨在壕沟之外,要谨防番贼断我归路,强围城池!”

    葛怀敏笑道:“如今番贼已被陇右打得破胆,还敢来围我的城池!他若敢来,便在城下枭昊贼之首,你随着我建此不世奇功!”

    郭纶看了看站在一边驻此城的沿边都巡检刘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不到葛怀敏急匆匆地到定川寨来,是夺灭元昊之功的。可谁告诉他番兵已被陇右打得丧胆,变得不堪一击了?这几天为了支援三川寨,定川寨诸将也出城打了几仗,可一点没感觉出来。交战的番贼确实变得人心涣散,不比从前,但也没有一触即溃的迹象。反而困兽犹斗,相当不好打。葛怀敏冒冒失失跑到定川寨来,让郭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葛怀敏根本不在意郭纶想什么,满脑子都是拿了元昊,到时自己如何风光。

    葛怀敏出身将门,顺风顺水,一生都未遇挫折,完美继承了三衙将领的特点。一遇挫折,便惶恐无措,步步小心,逗留不进。等见到胜机,则贪功冒进,不管不顾。在庆州的时候,王沿的儿子王豫便说他不是将才,让王沿上奏把他换掉。

    葛怀敏手下主力是在三川口被元昊打败过的,来泾原路的路上谨小慎微,一个小蕃落也能吓得他浑身冒冷汗。等到听说党项大军到了崩溃的边缘,便不顾一切地带了骑兵前来抢功劳,生怕到得晚了全被任福得了去。来的路上未见党项大军,让他更坚信自己的判断。

    用了茶饭,葛怀敏唤过自己的儿子葛宗晟来,对他道:“大郎,城外的番兵不多,你连夜带几十骑兵到镇戎军和三川寨走一趟。到了那里,告知任马帅和耿参军,我已到了环庆路精兵到了定川寨。与他们约定时间,到时一起举兵,灭昊贼小丑!”

    葛宗晟道:“我们未知会马帅便率兵前来,这时再去知会,只怕他们不喜。”

    葛怀敏语重心长地道:“军中的事,大郎你还要多学。若是我们来之前先知会任福,他必阻拦,不让我们前来。灭昊贼是何等大功?他如何会甘心分给我们?我们已经到了定川寨,他的心里再是不喜也没有办法。”

    葛宗晟还是有些不明白:“阿爹,既然已经到了,为何还要前去知会他们?”

    “不去不行啊!此次徐都护命镇戎军一带兵马全归任福节制,我来便来了,若是再不去知会任福,战后这便是把柄。我前来要的是军功,岂会留下这种破绽?你快去快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