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富贵 > 第22章 清路
    帅府后衙,徐平对赵滋道:“巡检远来辛苦,且饮一杯酒。”

    赵滋起身,捧起酒杯一饮而尽,叉手道:“谢节帅赐酒!”

    徐平笑着摆手道:“坐,坐,坐下说话。今天我们几人叙旧而已,不需要拘谨。你我虽然官职有别,职事不同,但终究当年有数面之缘,不算外人,私下里不需要执礼了。”

    赵滋坐下,一边的高大全道:“当年一别,我们也有多年未见了。回到京城,我还曾经到万胜镇禁军大营去找过你,却只听说你已经换了兵职,不知调到哪里去了。”

    “唉,快不要说,我白白蹉跎了这几年!当年你还在节帅庄子上做工,桑秀才刚刚落第,十几年过去,你已经位至横行,桑秀才更是到了遥郡,我却还是做个小使臣!”赵滋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叹气。“当年若是我也跟了节帅去邕州,跟交趾一战立下些功劳,今天怎么会这样?不说跟你和桑秀才比,大使臣总是跑不掉的!”

    徐平和桑怿不由一起笑了起来,经过了这么多事,赵滋也知道谦虚了。如果当年他真地去了邕州,应当是跟桑怿差不多的职位,怎么可能只做到大使臣?就连当年蔗糖务里的鲁芳都做到大使臣了,巡检张荣今年都升到遥郡。

    文臣升官最快的是馆阁词臣,武臣升官最快的则是军功。只要身上带了军功,不要说多了许多越次升迁的机会,就是正常磨勘,别人升一阶你升两阶,很快就拉开距离。历史上跟党项这几年的战争,打得并不漂亮,也拔升出了一批武将。就像狄青等人,不到十年就由最底层的小武官升到刺史,与之相对比的杨文广,少年就因为父荫补官,人到中年因为讨伐张海之乱才升到殿直,差的不可以道里计。

    三人一起喝了一杯酒,桑怿对赵滋道:“邕州的事已经过去,提也无用。如今西北战乱将起,仗必然不会少,只要你在节帅属下好好做事,将来升迁的机会还多得是。”

    “但愿如此!此次西来,我是必要立下些功劳在身上,不然实在没有颜面回京城!”

    赵滋一向心高气傲。不说徐平,那是正榜进士,立过灭国之功的,就连当年还在徐家庄里种地的高大全,官职都比自己高了一二十阶,没军功这辈子都赶不上,他的心中憋了一股气。当然这怨不得谁,机遇这东西,抓住了就抓住了,溜走了后悔也无用。只能寄希望于徐平还像在邕州时那么神勇,多立几次大功,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说了一会闲话,赵滋主动问徐平自己的职事。经略蕃羌,战场当然是在秦州,他却被派到了秦凤路的南边,心中难免有些担心,怕自己捞不上仗打,那西北就白来了。

    徐平道:“往年秦州驻泊禁军不多,广锐、神虎、保捷和清边弩手,全部加起来不过六七千人而已。秦州周围土地肥厚,又有渭水和瓦亭川、清水河之利,钱粮不缺,足以支持本州军马。如今又移了宣威军和归明神武军来,除了本部兵马,朝廷允许在陕西路和川峡四路再增招一倍人手,则秦州驻军就比前多了一万多人。多了这么多人马,再靠着本州钱粮支撑就不可能了。关中要支持陕西其他三路,提供不了钱粮,只好从川峡运粮来。祁山道自兴州逆西汉水而上,仇池山之后多是蕃落之地,不能不小心谨慎。你到南部三州,与川峡四路曹都护一起,趁着现在未到秋冬,把祁山道清理一遍。沿路蕃落,一律要他们纳质归附,否则即行讨伐。之后在祁山道沿线,该设置寨堡的便设置寨堡,多用土兵,保这条入秦州路线的安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此事不可小视,做得好了,我上奏保举你!”

    赵滋忙起身来,叉手道:“节帅抬举,末将敢不遵命!此去定然把事情做好!”

    徐平让赵滋坐下,对他道:“好,你有这份心气此事就成了大半了!南部三州的原有兵马,凤州保捷二指挥,成州三指挥,阶州一指挥,成州因为有入秦州的另一条道路,兵马动不得,就没有多余兵马供你使用了。此次前去,我调秦州的清边弩手二指挥加保捷二指挥,再把驻泊禁军惟一的骑兵广锐军一指挥隶你麾下。你有这些兵马,那一带的蕃落无人可敌,不要说胜败,只看赢得漂不漂亮!”

    赵滋叉手应诺,保证完成使命。

    凤、成、阶三州多是山地,特别是成、阶三州人口稀少,蕃羌也没有大的部族。与之相邻的叠、宕二州是吐蕃之地,不在朝廷管下,但那里同样没有吐蕃大的势力。扫荡那里最难的不是战斗,而是行军和控制局势。那里有阴平道入川,三国时邓艾伐蜀的道路,一直有商贾通行,又有食盐之利,比其他地方的蕃羌富裕一些。所以赵滋此去,最重要的是让那一带的蕃落归附,保证太平即可。郡县之地、变夷为夏,现在还轮不到那里。

    赵滋来之前,徐平已经让李璋收集了那一带的情报,了解得还算细致,并没有特别困难之处。而且按新的组织结构,此事也不能全由赵滋负责,帅府会派人跟他一起,保证战略、战术的落实。将要专权,指的是指挥作战,不是乱七八糟什么权都要专。

    主将的使命是完成帅府交给的任务,其他是次要的。保证指挥官完成任务,靠的是组织和制度,什么军令状在徐平眼里没有半点用处。需要主将立军令状,那就说明这支军队暂时脱离了帅府的掌控,这样一场道路沿线清场的战斗,徐平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赵滋初来,对秦凤路现在的组织制度尚不熟悉,现在也没有必要多讲,让他在秦州先待一段时间,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喝过几杯酒,徐平对赵滋道:“巡检,秦凤路这里跟其他地方不同,跟禁军也不同,军制多有变更。我话说在前面,此次你到南部三州,帅府会有详细的作战计划给你,相应的各方面策应也都会有。当然计划只是计划,做的时候难免会有变更,此是常情。但是,每一次跟给你的作战计划不同的行动,你必须把为什么这样做讲清楚,如果来得及,先报帅府同意之后再行动,如果来不及,许你便宜行事。跟计划不同,要讲清楚为什么,回师之后帅府会做裁量,合理不合理。相应的,计功也会不同。”

    赵滋道:“末将来西北之前,已经听说过节帅治下与他路不同,我遵从就是。”

    徐平点了点头,又道:“师出之功,首先看的是有没有完成交付的任务,再看其他。任务没完成,其他一切无用。总而言这一句话,这里的军队,第一是服从,第二是让你自己有能力服从!服从了命令,完成了任务,才是合格的将领!”

    每一个隶到徐平麾下的将领,徐平都要跟他们交待这一句话。作为军队,主要的使命是完成交予的政治任务,凡是跟任务有冲突的,一切不许。军人第一要求的是服从,第二是努力使自己有能力服从,其他多余的东西徐平这里并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