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怪葛肖尧说赵善宇是个傻逼,先不管这人的智力到底有没有缺陷,双商较同龄人相比是否发育不足,光是看他从小到大干的那些事儿,就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在这孩子五六岁的时候,他爸妈就已经是市里头小有名气的商人了,和周荡家住同一个高档小区,和周荡同上一所贵族幼儿园,也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他从那个时候起就觉得自己是个霸道总裁,每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周荡身后,非要说周荡是个小女孩儿,老婆长老婆短的叫,还扬言说要承包全世界的旺仔牛奶,都要留给他老婆周荡喝。

    等上了小学,赵善宇也跟着周荡进了一所学校,周荡烦他烦得不行,碰见他的时候恨不得绕道走。后来周荡认识了同班同学葛肖尧,俩人火速发展成好朋友后开始一致对外,只要赵善宇叫一次老婆,就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

    再后来他们一起满了十二岁,赵善宇也不叫周荡老婆了,就在周荡觉得他应该对自己的性别有了明确认知的时候,那个傻逼竟然在情人节的时候抱着一捧玫瑰花来告白了——“阿荡,哪怕你是个男生我也喜欢你,我愿意为你成为同性恋!”

    不但如此,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趁着周荡一脸懵逼的时候,“吧唧”一口亲了他的脸蛋,留下一滩黏糊糊的口水。

    还没见过男生和男生告白的小学生们瞬间就炸了。

    此等壮举的后果就是,赵善宇被他老子亲手打了个鼻青脸肿,估计是怕传出去丢人现眼,他的转学手续办得跟龙卷风一样快,在周荡还在为那个吻耿耿于怀的时候,他们全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些回忆对于原主那个小直男来说,估计会觉得往事不堪回首,赵善宇那厮当真是个棒槌,相处久了没准儿会减寿。但对于从娘胎里就弯成蚊香的周荡来说,这小子敢于出柜勇气可嘉,还挺有意思的。

    “你看见他了?”周荡靠着椅背上,想着赵善宇的头发是不是还跟劳改犯一样短,“好多年没见了。”

    “在楼下呢,估计也要来这家店吃,”葛肖尧说了一句就忍不住开始乐,“也不知道他喜欢男人的毛病治好没有。”

    “喜欢男人?”韩家成敏锐地抓住重点,两只眼睛兴奋得跟探照灯一样:“如此说来这个叫赵善宇的不但喜欢我们荡哥,还强吻过他?卧槽胆儿真大啊。”

    关于周荡和康沉的基情,贴吧大楼里还停留在基本靠脑补的状态,两个人肩并肩坐着都算是重大进展了,cp粉的日子过得还挺心酸的,而这个半路杀出的赵善宇竟然已经捷足先登,正儿八经地和周荡有过亲密接触了!

    这他妈是不是有竹马竹马的嫌疑?这是要强拆cp的节奏吗!

    高壮壮人长得粗壮,心思还算是纤细,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去偷瞄康沉,想看看大佬会不会因此不爽。

    从运动会开始,康沉的状态就一直很平静,甚至给人一种“大佬脾气还不错”的感觉,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之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和人对视的几率便变小了,像是在琢磨着什么事儿。

    他从桌子底下踩了叨逼叨的韩家成一下,示意他小心说话,当心大佬生气了要你狗命。

    “内什么我开玩笑的,”韩家成眯着眼打哈哈,殷勤地给大家都倒满了酒:“今儿这么高兴,等会儿东西上来了先走一个。”

    “那必须呀,”葛肖尧心比天大,完全没有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反正明天没课,醉了就请个假补眠得了。”

    话音刚落,传说中的那个傻逼就跟着一帮朋友走了上来,肩膀挺宽,腿也挺长,五官也是那种能迷倒小姑娘的类型,就是头发短了点,显得脑袋瓜溜圆。

    周荡在看到他的瞬间就笑了一下,这小子的发型真是多年如一日啊。

    “好久不见,”这次碰面是避免不了了,他站起来主动打了声招呼,“和朋友出来玩儿?”

    赵善宇的脸上一秒还挂着痞气的笑,下一秒就僵住了,像是花了好半天才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还记得我吗?”葛肖尧也站了起来,客客气气地拍了一下赵善宇的肩膀,“我葛肖尧啊。”

    赵善宇今天过生日,约了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一起出来浪,原本能高高兴兴地乐呵一波,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血霉偏偏遇上了周荡和葛肖尧,好不容易才翻篇儿的记忆又被刨了出来,心里怪不是滋味儿的。

    周荡是如何回忆自己的,赵善宇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死同性恋,神经病,傻逼,变态,这些个词汇他这些年听了太多遍,已经基本能免疫了,但他还是不想面对一个对自己充满厌恶的周荡,因为那感觉真是太操蛋了。

    所以他立马结束了和周荡的对视,二话没说,掉头就走。

    跟他一起的朋友懵逼了一会儿,心想这场面应该是冤家路窄了,于是面色不善地瞪了在座的几位,也跟着离开了这家烤吧。

    周荡“啧”了一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还挺记仇。”

    “能理解,”葛肖尧看着周荡,“要不是因为你,他也不至于被他爸打成那样。”

    “滚滚滚,”周荡面露嫌弃,“你说话能不能不出声儿?”

    “你他妈,”葛肖尧气得拿餐巾纸扔他,“先给我演示一下怎么说话不出声儿!”

    韩佳成和高壮壮笑作一团。

    小插曲过去,香喷喷的烤串儿终于摆上了餐桌,周荡随手拿了一把放到康沉的面前,碰了他一下:“开动了,发什么呆啊。”

    从赵善宇这个话题开始,周荡就留意了一下康沉的反应,面对“同性恋”这种话题,韩家成和高壮壮自然已经见怪不怪,但搁到康沉身上就不一样了,从他略显茫然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这应该他是第一次接触。

    就像是学生们第一次知道圆的面积怎么求,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也能喜欢男人。

    那种一本正经思索的模样令周荡有点心痒痒,小狼崽儿在审视他对自己的感情呢,也不知道能得到个什么结果。

    “来来来别光吃肉啊,先喝一个,”葛肖尧早就按耐不住了,一手拿着烤羊蹄儿,一手端起酒杯,“热烈庆祝我校运动会顺利召开,热烈庆祝我的荡喜获空中飞人称号!”

    韩佳成捧场地叫了声好,大家热热闹闹地一起举杯。

    周荡不喜欢喝酒,小抿一口就放下了,和高壮壮两个人成功清了一个盘子后偏过头,这才注意到康沉的酒杯空了。

    挺大的杯子,这还没吃什么东西呢就喝那么多酒,容易醉。

    “别光喝酒,”周荡叹口气,把一个鸡翅递到康沉手边,“要荡哥喂你吗?”

    康沉看着他,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