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厂公 > 第六百七十章 一生所愿
    夕阳降下最后的微光,斑斑点点的火光照耀在汇集十来万人的战场上,火箭对射,交织分割的人群摸着夜色在厮杀,奋力杀去山坡的武朝兵将几乎是以命换命的方式在推进,那金国大纛下的防御一点点的开始崩溃破碎。

    鲜血渗出有裂纹的甲胄,高宠挥舞重枪的速度慢了下来,脑子里白茫茫的,什么也不用想了,视线只盯着那大纛下屹立的老人,一步!挥枪,有人飙血倒下,然后第二步,再刺……他的前方影影绰绰的身影,还有很多。

    “后劲不足,以为田忌赛的故事本帅没听过?”老人望着几近疲惫快要倒下的将领,声音带着笑意冲上天空:“你们完了——”

    呼……

    有风声吹过原野,大纛烈烈作响。

    原本一脸战意的完颜宗翰怔了片刻,他望过去的视野之中,那隐隐带着哭声的队伍穿插过了武朝的本阵,模糊中人数并不是很多,并未骑马之类的,让他感到一股怪异在心头滋生。

    “什么样的士兵会带着懦弱的哭泣上战场……”老人皱起眉思索的一瞬,周围兵器交击轻鸣像是唤醒了他某条神经,眼眶瞪大起来,招近传令兵,语气极快:“立刻去拦住完颜娄室的骑兵,不要与那支队伍交战,快去!!”

    ‘快去’两个字几乎是吼出来。

    传令的人骑马飞奔时,一千多人的武朝队伍布阵在了娄室的骑兵必经的过道上,列阵的队伍之中,握着长枪的身影在瑟瑟发抖,低声的抽泣中,他们的腰围明显粗大许多,好在是夜色,也显得不那么突兀。

    “死了…就要死了…”死寂的队伍里有人忍不住开口:“兄弟们…你们怕不怕?”

    有人接话:“怕,但祭魂酒都喝了,总不能调头回去,把脑袋一辈子撇在裤裆里?”

    便有人叹气、也有忍不住再次抽泣起来,嗡嗡嗡的声音在队伍中散发绝望的气氛,随后,马蹄碾过来。

    “兄弟们!黄泉路上,咱们一起结个伴,莫要活着被女真人欺负,死了还被小鬼没欺负。”

    “好!今天就一起上路。”

    人声渐渐热烈起来,望着夜幕里冲来浩浩荡荡的战马轮廓,迫不及待的士兵掏出了怀中的火折子。

    微小的火焰在黑夜里斑斑点点的亮了起来。对面冲击而来的女真骑兵并未有减速的意思,对于视野中的这支人数不多的武朝步卒,完颜娄室不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一如既往踩的过去。

    目光陡然一厉,在马背上挥手,片刻间,冲垮对方阵型的号角吹起来,马蹄翻动发出阵阵轰鸣。

    双方接近到几乎能看见对方表情的距离。

    嗤…

    刺眼的光芒在蔓延在人的腰上,火折子落在脚边的一瞬,脚步猛的一蹬、抬起,人已经冲了出去,带头的那人持着长枪,白色的火光在蔓延,然后扑向了冲来的骑兵,骑枪刺出。

    在贯穿他胸膛的刹那,声音在大喊。

    “我乃汉人!金狗——”

    枪头扎出血水,声音戛然而止时,火线燃烧殆尽,便是轰的巨响,爆开火焰将两道身体变的四分五裂,火焰半空升起来,战马半个脖子不见了皮肉,扑在了地上。

    完颜娄室冲在后方,在爆炸响起的瞬间,勒住了缰绳,看着那朵火焰升起,人的尸骸四处乱飞,他视野猛的收紧,那些还被看作懦弱的武朝士兵,似乎变成了某种可怕的怪物。

    然后,更多这样的‘怪物’冲来。

    一道道身影撞过来,或飞扑抱着骑兵一起落马,翻滚在一起、或直接用长枪抵住骑兵的冲锋被撞飞,也或被刺死倒在地上,火线依旧在燃烧。

    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的爆炸一个接着一个的响起,人的残骸带着粘稠的鲜血洒在天空,战马被气浪掀翻嘶鸣,带着黑烟的一朵朵巨大火焰在这条道路上绵延绽放,耀眼的光芒几乎吞没了所有人的视线。

    完颜娄室无力的抓握马鞭,落在地上,身旁没去的,退回来的,算起来还剩五百余骑,看到有被及时救下来的女真士卒,满脸焦痕,耳朵有血浆流出。他相信前阵那边还有很多没死的,但也完全丧失了再战的能力。

    硝烟散去,火光还在人的衣服残片上燃烧,一匹匹挣扎的,死去的战马横卧铺砌展开,直接被炸死的人已经找不到完整的尸首,侥幸活着的,在战马下面、地上可怖的呻吟,粘稠殷红在震烂的断口上流淌,渗进干涸的土地。

    救援…完蛋了。

    他愣愣的转过脸,有些失神的望去主战场,厚重威严的战鼓在武朝中军一槌一声的敲响。

    咚——咚——咚——

    贺从风已经油尽灯枯了,身上大小创伤十多处,鲜血渗透了大半个身子,听到鼓声传来,毫无人色的脸上,惨白的唇艰难的勾起来。

    他在微笑里向周围的同袍喊出声音:“冲——”

    有人跑过他身边,“你怎么样?你快把旗帜放下来…..”

    “没事…没事…没…事…”贺从风笑着这样说,然后望着对方走远的背影,他保持着笑容,颤颤抖抖的向前走了几步,最后还是停了下来,身子牢牢的持着那杆大旗。

    再也没有动过了。

    鼓声还在持续,牛皋带领麾下的士兵终于接近了山坡,与高宠的轻骑合为一处开始突破女真最后的防御,朝敌军帅旗疯狂的推过去,长兵与盾牌撞的哐哐直响,几名亲兵举着的火把下,他看见山坡上,那孤伶伶的猛将危在旦夕。

    “老高,你撑住片刻,俺来了!”

    山坡上,重重围困的高宠努力的睁着眼帘,豆大的汗珠在额头滑落,握枪的手变得颤抖不停,昏暗的视线里,前面的人墙分开,魁梧的身形冲过来。

    空气里有嗡的呼啸,硕大的铁锤挥来。

    噹——

    枪杆弯曲,贴在高宠的胸甲震的他脸色一红,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止不住往坡下滑动。完颜金弹子提着瓮金锤,发足狂奔,跃起,悍然挥锤砸下。

    几近灯枯的高宠一动不动,手脚僵硬的望着在视线里放大的兵器,随后闭上眼,绝望的大吼:“啊啊啊啊——”

    那是绝望怒吼的顷刻间,一道身影自后方杀来,混铜大枪在人群中奔走挥舞,叮叮叮响声不断,然后突进过来,步履猛的一踏地面,身影跃起踩过几人的肩膀、头顶,出枪一刺,擦过风声,轻鸣。

    叮的一声。

    锤类的兵器飞出去,枪杆横扫在高大雄壮的身影上,完颜金弹子整个从半空摔落砸进人堆。

    那双步履几乎同时落地,溅起泥土,然后伸手抵住高宠的后背,白须飘在风里。

    “一生所望,今日得偿所愿,足矣——”

    声音便是周侗。

    PS:只有一更,差不多明天结束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