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德伦斯的远征
    陆希当然早就知道有人在附近趴墙根了,甚至不需要开氪金狗眼便能够感觉到。除了三位“师娘”之外,当然还有尤希?纳卡多和帕隆?阿拉瓦尔两位大魔导师。这几位都是超凡施法者,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各种不和谐的力量波动,当然,也能用许多特殊的手段赶到现场。如果是战士就不行了,譬如说金雳?穆拉丁陛下,抄着斧头砍人时候的自然不会输给任何一个顶级施法者,但这种追赶闪躲隐藏偷窥的手段,自然便大大地不如了。说不定人家现在才刚刚从马厩中找了一头角鹰,却还没有来得及让对方听话,连起飞都还没有没办法,矮人的力量、体质乃至于(一定意义上)的短距离爆发能力,都在人类和精灵之上,但既没有飞行技能,也缺乏迅速降服坐骑的能力。

    陆希之所以在岛上特意弄出了那么大动静,说白了也就是为了吸引这群来参加葬礼的各路高手的注意力。德伦斯师叔毕竟是一个精神结构不怎么稳定的老牌中二,若真的有恶意,自然便是有来无回的。当然,事实证明,陆希这倒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师叔的确是一个脑子里目测长了一个乒乓球的老中二,而且晚辈也说偷袭就偷袭,说放大招就放大招,但本本质上也并不是一个坏到不可救药的家伙呢。大概……

    想到这里,陆希忽然笑出来声。他明明精疲力尽,浑身是伤,但这个时候就是想要大声而畅快地笑出来。

    于是,德伦斯师叔又一次用打量mdzz的眼神看了看对方,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说什么。他老人家直接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微微喘了一口气,从自己的腰带的锁扣,应该也还是他空间袋的地方,摸索出了一个目测是用最上等红玛瑙制成的小罐,打开盖子,顿时便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温润药香扑鼻而来。

    “努图斯的药罐?呵,您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呢。简直就是boss级的。”陆希笑道:“顺便给您说一声,我和艾露恩姐姐的关系很好,如果通知她一声,会不会有天使甚至从神下凡来找您的麻烦?”

    德伦斯压根就不可能信,只是用很微妙的眼神横了陆希一眼,眼神中mdzz的成分是越来越重了,嘴上却半讥讽半赞赏地道:“呵,眼力真的不错啊!就凭这本事,在任何一家当铺混个鉴定师什么的倒是问题不大,以后要是真的动不了手了,倒依旧是能养活自己。”

    然后,他从药罐中抹出来了一点点药膏,就像是抹洗面奶是的在脸上抹开。紧接着,便看到那些连他妈妈或许都认不出来了的鼻青脸肿,便这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所谓的努图斯,乃是神话时代的医疗之神,也是生命之神塞纳留斯的从神。他并不是一个太擅长战斗的神祗,但很多时候,性格会决定神职,神职也会决定命运和人缘。在神话时代,他也是在凡间人缘最好的神之一,可惜却依旧没有逃过在诸神大战之中,陨落消散于天地之间的悲惨命运。在二次创世之后,他的神职,则由现在生命与自然女神艾露恩的从神,药神珂娜娅继承。然而,属于他当年的宝物,却随着神明的陨落而失踪。

    这一枚用天空的晚霞凝结而成的圣玛瑙制造出来的努图斯的小药罐,便是其中相当有名的宝物之一了。功效说起来也很直观,只要将药材的原材料,哪怕是刚采集好的草药叶子丢进去,便会在里面自动融合重整,化作将那些原材料的药效发挥到极致的顶级成药。总之,把他理解成一个袖珍的全自动成药工厂便是了,而且还是能生产顶级黑科技配方药的那种。

    “这是十年前,我在偶尔探索一次远古遗迹的时候找到的。施法者掌握着最多最全面的知识,也只有我们,才有办法探寻和挖掘远古的遗迹,恢复祖先们留给我们的所有遗产。”他理所当然地道:“你如果一直躲在家里闭门造车,既了解不了过去,也掌握不了未来呢。”

    嗯,老是宅着是不太健康,这我也知道啦。然而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咯,咱就是这个性子有什么办法?而且,由于命(i)运(tong)的关系,毕竟也是被逼着东奔西跑了那么长时间,真不算宅了。另外的另外,我并需要一点要了解过去才能掌握未来,本人是世界导力产业所有上游唯一的掌门人,已经掌握未来了。

    已经恢复了脸色,似乎是一点伤都没有了的德伦斯看了看陆希,沉吟了一瞬间。然后放下了三件东西,分别是背上的坦格列斯之翼从背上卸下折叠后之后,既然只是一对一尺长不到,厚度大约在两指厚的规则水晶形的金属板外加上了一双手套和一柄短剑。

    陆希扫视了一眼,竟然都是万象宝具,除了坦格列斯之翼是来自师门的重宝,应该是当年逃跑的时候带走的,另外的六灵之源护手,和短剑暴风极点,却都是神话纪元的古物了。从这个角度来讲,这家伙甚至比奥鲁赛罗老师还要壕不少呢。当然,其来源也是可想而知的。摸金校尉都能当到上了世界级通缉犯头名的地步,被他而粗暴打扰了长眠的各国各势力的列祖列宗,还真不知道有多少呢?

    他拍了拍努图斯的小药罐,道:“这东西我之后还有很大的用处,不能留下。”

    所以,您老到底啥意思?打完了所以要留装备?rpg的固定套路?话说,虽然经经过了夕阳,啊不,星光之下的爆衫互殴,我们两的关系的确是微妙地好了不少,但应该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

    “不是给你的了!你到底自我感觉好到什么地步才以为这些东西会是给你的!”他没好气地道:“当然是让你交给疾风她们了。坦格列斯之翼给疾风,六灵之源给娜诺卡,暴风极点则是菲特的。我都想好了,这也是最贴合她们性格的宝具。”

    那么,您为什么不自己亲手交给她们呢?

    “要你管!”师叔没好气地瞪了陆希一眼,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冷不热地道:“小子,你已经代替奥鲁赛罗与我做完了了断!呵……虽然还是个嫩的可以掐出水的白头葱,但姑且还是有那么一点辣味出来了。”

    “……能从您这里听一句好的还真不容易。另外,这个比喻我很喜欢,充分暴露了您作为吃货的特点。可惜啊,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们或许关系会比现在好得多呢。”

    “哼,那是自然的,论起对吃的品味,奥鲁赛罗被我甩了二十条街!我能在冰原中用蓝莓酱烤雪怪腿,我能在沙漠中用仙人掌炖罗刹的里脊,他就只能抱着他的破烟斗吞云吐雾!啧啧啧……倒是听疾风说,你也有一身好手艺,若是时间允许,倒是可以用这个领域来再决胜负!”

    “非常乐意啊!至少比用魔法、剑和拳头互殴和谐友爱多了,而且最近还正流行美食内容呢。”陆希道:“穿到异界做食神神马的,这貌似比穿到异界做文豪还更能吸引盒子之外的观察者呢。”

    他不置可否地一笑,语气却慢慢低沉了下去:“可是啊,小子,七彩蔷薇一脉的人,一辈子最喜欢做的便是到处得罪人。和你这里了断了,但其他地方的了断,也是时候去做一点正事了。嘿嘿嘿,不过,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想得罪人,这一脉却依然流传至今,虽然人丁稀少,却依然是这个国度,以及全世界魔道领域中最重要的传承吗?”

    “因为每一代的拳头都够硬?”

    德伦斯赞赏看了陆希一眼,点了点头,坦率地道:“你明白这一点,倒也不算是枉费了奥鲁赛罗的教导。记住,小子,无论你想要做什么,手里拥有什么,都得牢牢地掌握好自己的力量。可是,无论师门的传承,还是我们自己研究出来的力量,都是足可以让任何一方趋之若鹜的珍宝。到底可以分享给那些人,却远远比力量本身要重要得多。曾经的我太过于傲慢,认为能够控制住一切,便……”

    哦呀呀呀,夭寿了!苍天啊大地啊!奥鲁赛罗老师,还是卡尔萨斯师祖,你们的在天之灵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个从来就长不大,目测已经没救了的中二癌晚期的老傲娇居然开始自责了?居然开始后悔了?

    “哼!不过,我自己的错误,自己也能纠正。正好,我也实在是不想和那些所谓的‘故人’叙旧。是的!压根就没什么可说的,完全就没有!”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阴森,而陆希的心也随着这个声音慢慢地沉了下去,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个即将离开家乡,义无反顾地参加远征的战士似的。他不知道征战的目标在哪里,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不知道前路在哪里,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或者回来。

    陆希本来想要详细的问一问,但随即便被师叔这教科书级的傲娇给弄得当即无语。总觉得再和说下去,感觉自己的智商似乎都受到挑战了,可是,对方言语中的信息量似乎又相当地重要。陆希想要开口唤住他,但可在这一刻,德伦斯?塔罗斯已经走到了平台的边缘,他的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尤其是在几位偷窥者的藏身之处多看了两眼,抽着鼻子哼了一声,随手掐了一个手印。

    魔力的光纹一闪而过,而紧接着,巨大的破空声,伴随着一串比起繁星和月光还要灿烂的闪烁,从下方的云海中升起。

    那是一头拥有十米以上的身长,双翼展开接近二十米的巨大生物。拥有如同隼一般的优雅而灵动的身躯,身上不断闪烁着无数的光点,仿佛是在羽毛的缝隙之中抹上了无数的星辰。他的脖颈修长而灵动,宛若龙颈,龙形的头颅上,却长着猛禽一般的鹰喙,却一点都没有不协调的感觉。那是星龙隼,和凤凰一样,也是来自另外一个位面强大神圣生物之一。虽然体型在那个级别的神兽中算是最小的,但战斗力绝不在任何成年真龙之下。

    而且,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神鸟之一,它的性情可绝不向凤凰那样的温和,高傲也绝不亚于巨龙。一旦发起狂来,其凶暴残忍程度甚至远远超过雷鸟、火雀、蛊雕乃至于食人鸦这些喜欢捕食智慧生物的大型猎食鸟类。

    然而,这样一头以神圣和威严著称的生物,在德伦斯面前却温顺得仿佛一批驯化的马儿,背上时甚至还安着非常贴合他身形的鞍具。

    德伦斯跳了鞍,再没有回头看陆希一眼,也没有看隐藏在周围暗处的人,便这么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从目前的状态上看,貌似还是他过来殴打了我一顿,然后毫发无伤地大摇大摆离开了呢。陆希呆呆地看着一眨眼间便已经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师叔和他胯下的大……呃,坐骑,忽然觉得貌似这一次吃亏的是自己呢。

    他又躺了将近半分钟,觉得身体好受了一点因为被三位师娘外加两位大魔导师前辈盯着,陆希觉得要是直接开升级回血,似乎是会暴露一些不怎么好对外人言的小秘密,真的被追问下去可就很麻烦了然后才站起了身。他摸索了一下,然后从要带上的空间袋里摸出来了两瓶红酒和一瓶冰蜜酒,想了一想,又逃出来用大叶子包好了的烤鸡和熏香羊腿,一篮子各类水果以及两块切好了的兰巴斯饼干。

    “我饿了。”陆希说:“您们看了那么久,难道就不饿吗?”

    随着魔力的涟漪在夜空之中荡漾开来,五个人影便这样伴随着星空和月色,在他面前显露出了身影,三位师娘以及两位大魔导师。以趴墙根来说,这阵容倒的确是华丽得稍微有点过头了。

    “你身上的空间袋不放武器,居然要放这些东西?”希德莉吉特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希,责怪地问道。理论上,三位师娘中和陆希的关系最近的便是她了,说话自然也少了几分顾虑。

    “我有三个空间袋。一个是某个泰坦朋友送的礼物,也是我放武器和备用弹药用的;一个是一位真祖朋友的礼物,算是团队用,主要放大家的补给……”以及老帕童鞋现在的主身体:“剩下的这个,是上次联邦政府给我颁发蔚蓝苍天勋章时候的奖品,还是什么阿普斯特公司最贵重的订制品呢,可惜装不了多少东西,我便宁愿拿来放一些小玩意了。譬如说,最好的烟草和酒什么的……”

    他又从空间袋中摸出来了老师留下来的海泡石烟斗,以及卡琳送的上等金丝绒烟草,冲着那边的帕隆大师扬了扬。

    “您不准备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