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3.五位新人
    一个很宽敞的帐篷, 大概有一百多平米, 看不出外面是什么样子, 但内部却显得有些梦幻。

    帐篷的内部是紫色的, 但那紫色中似乎混着银砂, 当帐篷顶部挂着一串串金色灯带亮起的瞬间,那柔和而不刺眼的光亮使得整个帐篷内部都变成了繁星点点, 即使没有走出帐篷,似乎也可以感受到星空。

    正中间垂下紫色的多层纱帘,层层叠叠,隐约可以看见纱帘里面透出光亮,不知道是灯光还是烛光。

    "引路者大人,我们都到齐了哦~"

    说话的人站在纱帘的外侧, 顶着红色的爆炸头, 脸上画着一个小丑的妆容,再加上肥大的蓝色背带裤和红色条纹服,那显然就是一个小丑!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小丑脸上画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妆容,脸上还绘有几滴蓝色的泪珠,和那些马戏团里带着笑容蹦来蹦去的小丑有些不同。

    小丑的手里拿着几枚气球,时不时假装自己要被气球拽飞的样子,一会儿哭泣,一会儿惊恐, 自己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站在小丑身边的人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小丑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 收敛动作,和旁边的其他人一起恭恭敬敬地站着。

    "请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吧。"一个声音从纱帘的里面传来,听起来是一位年轻的男性,温和而平缓。不过那说话人似乎刚睡醒不久,所以声音中尚且带着几分慵懒。

    "见过引路者大人,鄙人负责在马戏团表演人体切割术,您可以称呼鄙人为‘魔术师’。"率先自我介绍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礼服和礼帽的绅士,有着完美的八字胡和清瘦的身形,表情异常严肃,"站在鄙人身侧的是马戏团的‘逃脱大师’。"

    "呜呜!"站在魔术师身边的,是一个把自己绑成木乃伊模样的怪人,他用白色的绑带在自己身上绑了一层又一层,头部和四肢都被绑到了极致,只有鼻子的部分露出透气的孔。

    "请引路者大人见谅,这位大师是一位逃脱狂人,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也时时刻刻磨炼自己的逃生技能。"旁边的魔术师似乎是在帮绑成木乃伊的朋友解释,"这只是他的习惯,并非是对引路者大人无礼。"

    "没关系,在这个试炼世界中,我们都只是同事而已。"纱帘后面的声音听起来却并不在意。

    "引路者大人和传说中的一样,是非常和善的人。"接着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带着一个黑色摩托车头盔的人,"我是负责表演环球飞车的摩托车手,大家都喜欢叫我‘无头’。"

    无头的声音并不是来自摩托车里,反而更像是从胸腔中发出来的一样,有种闷闷的感觉。

    "引路者大人午好,在下负责的是空中绳索表演,也就是悬空飞人。嗯,大家都喜欢称呼在下为‘飞人’。"自称飞人的是一个四肢很长,看起来大概两米高的青年,光头,全身上下看不见任何毛发。

    飞人看起来好像有些站不稳,双手和双腿会下意识地摆动,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飘飘欲仙。

    "我是小丑,给马戏团带来悲伤的小丑,呜呜呜。"最后剩下的就是一开始说话的小丑,哭泣的妆容再加上哭丧着脸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完全无法让人开心起来。

    "所以,你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要工作人员?"

    在所有人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层层叠叠的纱帘无风自动,就当着他们的面向两边拢起,也使得站成一排的小丑他们可以看清楚纱帘后的那位"引路者大人"。

    站在烛光中的引路者大人身穿黑衣黑裤,看起来利落而修长。外面则穿着一件紫色的长外套,有着丝绸的质感和厚重,外套上有着各种看起来玄妙的纹绣图案,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水晶的坠饰。

    当引路者伸出手的时候,外套的宽袖滑落,数层相叠的袖子有一种美妙的层次,更添一份庄严肃穆之感。

    一头黑色的短发并没有任何装饰,只是在引路者的左耳处戴着很长的紫色耳坠,似乎是由丝绸和水晶拼组而成,随着引路者大人的动作而轻晃。

    精致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却因为唇上浅紫的唇彩而显得和往日不一样,似乎更成熟,更神秘。

    以"引路者"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人自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身为冥界引路者的苏青行。

    一直以来,苏青行一直追求简单利落的形象。只不过这一次朱砂却觉得,一个幕后隐藏BOSS必须有符合身份的气势,所以硬是把这个外套和耳坠塞给苏青行,还在苏青行的嘴唇上动了一点小手脚。

    用朱砂的话来说,这就是身为BOSS大佬的自我修养。

    "听构建者说,这里是一个新构建的世界,而且遇到了一些麻烦?"苏青行牢记着自己前来的任务,"究竟发生了什么。"

    "禀告引路者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表情最严肃的魔术师恭敬弯腰,"虽然这个试炼世界刚刚在构建师的努力下建成,不过已经接待过五次试炼者队伍。"

    "但是……"魔术师顿了顿,"无论是他们自称的资深者,还是那一个个新人,所有试炼者都在第一关的时候失败,所以构建师认为我们这个试炼世界的难度太高,希望引路者大人能够帮助我们。"

    "说说看你们一共设置了几个关卡。"苏青行在纱帘后的一张木椅上坐下,而椅子对面的木桌桌面正摆着一个黑色的烛台和放置在紫色绒布中的大水晶球。

    在苏青行坐下的瞬间,一只白色的小雪狼直接跳到了他的膝盖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之后就开始闭目养神。而苏青行也一边熟练地帮助小雪狼顺毛,一边倾听眼前工作人员的汇报。

    "是。"进行汇报的依然是一本正经的魔术师,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是所有工作人员中最靠谱的那一个。

    "我们这一个试炼世界的主题是‘死亡马戏城’,主要工作人员就是我们这几个,以及一些按照构建师剧本行动的陪演。"魔术师慢条斯理地说着,"每次进入马戏城的试炼角色是五名,会由小丑将他们分配到我们每个人手中当学徒。"

    "整个试炼一共有三关,第一关就是跟随五位老师练习‘悬空飞人’、‘环球飞车’、‘小丑杂技’、‘人体切割’以及‘水箱逃生’,如果试炼者在练习的过程中死亡,即视为被淘汰。"

    "第二关是中期考核,由马戏城的占卜师……也就是引路者大人您来为试炼者进行考核打分,成绩不合格者同样淘汰。"

    "第三关是正式演出,所有留下的试炼者会正式参加马戏城最后的死亡表演。"魔术师着重强调了"死亡表演"四个字,"只有在正式表演中获得观众和评委掌声最多的那个试炼者,才能够成功通关本次试炼。"

    "也就是说,通关者仅一人。"魔术师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就弯腰行礼,退回到了其他人的队伍中去。

    "结构似乎并不存在什么问题。"苏青行思忖了片刻后,在烛光中抬头看向眼前五位杂技和魔术老师,"看来问题只能在试炼的过程中去发现,试炼者应该已经到达马戏城了吧?"

    "是的,引路者大人,我会马上去见那五个嫩嫩的新人哦~"小丑晃了晃手中抓着的气球,"希望新人们会喜欢我的见面礼嘻嘻嘻~"

    "那么我们的马戏城也必须马上开业。"苏青行抱着手中的小雪狼从椅子上起身,"各位也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是,引路者大人。"所有人恭敬地弯腰。

    "错了。"苏青行却摇了摇头,"既然马戏团已经开业,我想各位应该用另一个名号来称呼我才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几位马戏团老师先是愣了愣,然后马上异口同声地纠正道:"是,占卜师先生!"

    掌握试炼者生死的占卜师,隐藏在这个死亡马戏团中的神秘占卜师,这就是朱砂为苏青行特地准备的身份。

    "各位辛苦了。"看着马戏团老师们准备转身离开,苏青行特地加了一句,"如果各位遇到了什么问题,或是遇到了想要交流讨论的事情,也随时欢迎各位来占卜屋坐一坐。"

    "您也辛苦了,占卜师先生。"

    当马戏团的五位老师离开占卜屋的帐篷后,原本就宽敞的帐篷更是显得有些空空荡荡,只剩下苏青行和小雪狼一起站在纱帘处,身影在烛光中被一点点拉长,并且随着烛光的晃动而晃动。

    苏青行来到这个试炼世界的时候,就理所当然出现在了这个被设置成"占卜屋"的帐篷里,而那只熟悉的小雪狼就躺在占卜屋桌椅旁边的软榻上,睡的正香。

    小雪狼看起来和"思思"一模一样,这样久别重逢的画面也让苏青行有些喜出望外。

    但很快,苏青行就发现被他抱在怀里的小雪狼和思思有些不同,虽然外貌看不出任何区别,但是当苏青行喊出"思思"这个名字的时候,小雪狼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继续换个地方埋头睡觉而已。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苏青行就发现怀里的小雪狼不会撒娇也不会卖萌,只会在一个地方睡觉,然后过一会儿时间再换一个地方睡觉……和思思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

    "但谁让你和思思长得一模一样呢?"带着对思思的念想,苏青行一路抱着小雪狼回到桌前,在水晶球的正对面坐下。

    通过桌上的这枚水晶球,苏青行可以看到马戏城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包括刚刚来到这个试炼世界的五位试炼者。

    代表占卜师身份的这枚水晶球足足有西瓜那么大,只不过因为看起来圆润通透,甚至在灯光下时而出现浅紫色的流光,所以并不会让人觉得这枚水晶球笨重,反而更像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苏青行的手指抚过水晶球的表面后,水晶球中马上如同放电影一般出现了苏青行陌生的画面,他甚至还可以听到画面中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座死亡马戏城的占地面积很大,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帐篷搭建在美丽的湖泊旁。

    最大的七彩帐篷上挂着亮眼的霓虹灯,周围则围绕着各种不同的小帐篷,加上在马戏团里进进出出的"游客",以及欢快的背景音乐,这一切都显得整个马戏城热闹而具有活力。

    而在马戏城的大门外,五个试炼者模样的人呆呆站在那里,抬头看向马戏城大门上的招牌,上面写着"斯旺马戏城"五个大字。

    "这里是哪里?"最先说话的是一个留着西瓜太郎头的男生,看起来学生模样,正畏畏缩缩地抱着自己怀里的书包,"放学路上有这么一个马戏团吗?"

    "别乱想了,如果有这么大一个马戏城的话,怎么都不可能错过吧?"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走到西瓜头的身边,他身上原本应该穿着西装,只不过现在已经破破烂烂,上面甚至还能看见干涸的血迹,"小子,你看过那种无限流的小说吗?我们现在就是身处于无尽的恐怖世界中。"

    "无尽的恐怖世界?"站在另一边的是个看起来高高帅帅的男生,听到瘦高男人说的话之后,露出笑容,"听起来好像很刺激的样子!大叔,难道你就是故事中经常出现的资深者?"

    "呵呵,什么资深,只是比你们多走过一个世界,比你们多了一些经验而已。"瘦高男人说着,向那个高高帅帅的男生伸出手去,"小哥,你好,我是林泽学,一个在恐怖世界努力活下去的普通人。"

    "别太相信他了。"一个表情特别淡定的女生走上前来,"林大叔这个人,只要是能叫他活下去,让他做什么都可以,算是个不择手段的家伙。"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艾还是这么严格啊。"瘦高的中年人林泽学呵呵笑了两声,为其他人介绍说,"这位小姑娘叫张艾,算是患难与共的同伴。"

    "别误会,我只是不小心活下来了而已。"张艾瞥了林泽学一眼,"在这种地方活着,还不如死了更好,我现在只是还没找到一个舒服的死法。"

    "很高兴认识各位,我叫欧逸,大学生。"欧逸笑的时候露出两排白牙,"很喜欢追求刺激。"

    "这,这里真的是恐怖世界?"抱着书包的西瓜头男生畏畏缩缩,表情还有些恐惧,"我,我叫王鹏,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如果这里是恐怖世界的话,我不就死定了?大叔,你可千万别吓我啊!"

    "大叔我也很想告诉你好消息,可现在情况就是这么糟糕,我又有什么办法?"林泽学耸了耸肩,"好消息是这个马戏团来来往往都是人,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恐怖。这么说吧,我和张艾之前经历的那个墓地猛鬼追踪,要比现在这个马戏团可怕几十倍!"

    "马戏团还不恐怖吗?"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沉默,差点被林泽学他们当成是普通游客的男人突然开口,他和那个古怪的小丑一样哭丧着脸,整个人身上没有一丝朝气,就好像他头顶处的天空也正在变成灰蒙蒙的颜色一样。

    "我一直觉得最恐怖的就是马戏团的小丑。"那个有一张苦瓜脸的男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大概二三十岁左右,"明明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事情,明明拿的工资那么低,明明一直扮演着被人取笑的角色,为什么他们还能笑的那么开心?"

    所有站在那个男人附近的试炼者,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大家都觉得这个苦瓜脸的男人身上有着满满的负能量,所说的话也过于悲观。

    "这位悲观……不,这位先生叫什么名字?"林泽学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名字,就只差认识眼前这位悲观的先生。

    "程笑,程度的程,笑容的笑。"那个悲观的人一连说了两个"笑"字,他自己的脸上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真……真是个好名字。"看着其实一丁点都笑不出来的陈笑,林泽学很是尴尬地夸了一句,"每次进入恐怖世界的时候,我们都会拥有一段自我介绍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不会发生任何恐怖的事件,"

    "不过既然我们现在已经自我介绍完毕,就得选择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了。"林泽学指了指所有人面前的"斯旺马戏城"大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要我们走进这个大门,故事就算是开始了。"

    五个人在马戏城门口依次排开,分别是身为资深者的大叔林泽学,一心求死的资深者少女张艾,高高帅帅的欧逸,胆小的高中生王鹏,以及全身上下负能量爆棚的程笑。

    不得不说,而且还是一个充满个性的团队。

    苏青行一直都在使用水晶球旁观这只试炼者队伍的各种表现,实在猜不透小丑会怎么安排这几位新来的试炼者,这几个试炼者应该如何分配去各个杂技和魔术项目呢?

    "斯旺?这个马戏城的名字还挺童话的,Swan是天鹅的意思吧?"欧逸抬起头看着马戏团的招牌,他露出的左耳上戴着五六个小耳环,不知道是对他的外在形象加了分还是减了分。

    "童话?"林泽学嗤之以鼻,"如果这两个字不是暗指鸟语,而只是单纯的近音字的话,那就有趣了。"

    "近音字?"欧逸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死亡马戏城。"张艾一直表情淡定地站在一旁,这会儿却开口说,"斯旺和死亡,不觉得很像吗?"

    张艾的话说完,原本就抱着书包害怕得不得了的王鹏,这会儿看起来不想要将自己装进书包里去了。

    "肯定就是这个意思了,我这辈子也没遇见过什么好事,从小到大都是最倒霉的那一个。"负能量爆棚的程笑再次开始念叨,"马戏城这种地方原本就很让人不舒服,小丑在哭,表演的动物在哭,身上全部都是伤的杂技演员也在哭,只有那些不知所谓的观众在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笑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好了,好了!"林泽学忍不住打断程笑的话,"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我们先决定一下是走进马戏城,还是现在立刻转身逃跑比较好!"

    五个人中,有三个人已经相信这里是恐怖世界,所以他们这才想起来自己既然还没有走进马戏城,就可以自己选择进去或是离开。

    "我觉得,进去的话应该更加刺激一些。"欧逸有些犹豫。

    "也是,如果叫死亡马戏团的话,说不定里面会有人很擅长寻死。"一心想要寻找舒适死法的张艾突然和新人欧逸达成了一致。

    "喂喂!你们这种找死的思维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就这么想死吗?"林泽学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队伍里很孤独,不禁有些着急地说,"最重要的不就是活着离开这里吗?只要能够活着离开,就算让我杀人放火,让我舔鞋磕头,也都无所谓!"

    说着,林泽学又看向剩下两个新人,大声说道:"王鹏,程笑,你们也想活着离开这里,然后安安全全回家对吧?"

    "对,对啊!"王鹏有些畏畏缩缩,"但,但如果外面更恐怖怎么办?"

    "我是无所谓啊。"程笑依旧是一张苦瓜脸,"反正不管走到哪里,我总能遇到最倒霉的事情,也许走进马戏城会死,离开马戏城城也会死。林先生,人总是会死的,只不过或早或晚,只不过在不同的地点而已,想开就好了。"

    "怎么可能想得开!"林泽学几乎要被队伍里的其他人气到吐血。

    "王鹏,我们走!"林泽学果断向那个高中生挥了挥手,"大叔我带你离开这里!"

    "可是……"王鹏站在欧逸和张艾他们身边没有动,将整个脑袋都埋在书包后面,"可是这里人多一点,大叔。"

    当一个人害怕的时候,当然会下意识地选择人多的一方。

    "嘻嘻嘻嘻,如果你们不知道怎么走的话,不如跟着我走怎么样?"一个陌生而且怪腔怪调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

    所有的试炼者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然后就看见了一个明明发出笑声,但脸上的妆容却在痛哭流涕的古怪小丑。

    "大家好,是小丑,将会在这里带领大家参观斯旺马戏城。"小丑的手里拽着五枚气球,又开始在那里表演他最喜欢的节目,那就是假装要被气球拽飞,接着再露出一脸惊恐庆幸的表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抱歉,我不打算走进去。"林泽学看着眼前这个诡异的小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只是路过而已。"

    说完,林泽学直接迈开步子,向马戏团的反方向走去。

    没等林泽学走几步,他却发现自己的脚步变得奇怪起来,明明一直都再努力往前走,眼前的风景却没有丝毫变化。

    等林泽学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都在某个地方原地踏步?

    "嘻嘻嘻嘻。"哭泣的小丑在笑着,"没用的,各位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我拽在手里。"

    "你!"林泽学一转头,却突然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小丑手中拽着的五枚不同颜色的普通气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浮现一张张人脸的素描图!

    从那些五官来看,那分明就一一对应着林泽学他们五个人!

    "嘻嘻嘻嘻,我说的没错吧?从一开始你们就已经被我拽在手中了!嘻嘻。"哭泣的小丑说着就直接拽着气球转身,迈着特别夸张的正步,径直走进了看起来特别热闹的"斯旺马戏城"。

    而原本停留在马戏城门口的五位试炼者,这会儿也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如同牵线木偶一样被扯动双腿,紧紧跟在小丑的身后,情愿或不情愿地被拽进马戏城。

    "我们的马戏城很热闹吧!"小丑如同小孩子一样迈着正步向前跳跃,"在这附近的范围内,我们绝对是最大的一个马戏城哦!"

    "因为这附近只有你们这一家马戏城吧?"程笑继续散播负能量,"真可怜,连个可以比较的对象都没有。"

    "……"小丑的动作瞬间僵硬了几秒,但很快就恢复过来,继续旋转跳跃着为试炼者们介绍眼前的马戏城。

    "我们的马戏城由五个主要的部分组成。"小丑说着,就在那个最大的七彩帐篷门口停下,"这就是我们的杂技场,每天都有很多很多观众来观看我们每晚九点的马戏团表演哦!"

    每晚九点?

    林泽学疑惑地环顾四周,现在看起来也就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

    如果表演是晚上九点开始的话,为什么现在的马戏城里会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行人呢?

    不过下一秒,知道自己无法离开的林泽学立刻换上了一脸谄媚的笑容,搓着手对前面的小丑说:"老板……不,小丑先生,请问我们看完表演之后就能离开这里了吗?"

    "好,我们继续向前走哦,小朋友们!"小丑将手中的气球高高举起,如同哈默林的吹笛人一样,带着试练者们继续前进。

    气球举起的一瞬间,五个试练者马上如同小学生一样排成一条直线,走在最前面的林泽学正谄媚地搓着手,第二个张艾规规矩矩地踏步向前走,第三个欧逸一脸好奇和激动地环顾四周,第四个王鹏继续抱着书包掩面颤抖,而最后的程笑则是唉声叹气,苦着一张脸认命地向前走。

    "求求你,救救我们!我们被绑架了!"王鹏也不知道哪里鼓起的勇气,竟然冲着马戏城里走来走去的游客大喊了一声,"求求你们,救救我们!"

    但那些在马戏城里行走的游客们就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谈风说笑,自我自地向前走,完全没有在意王鹏的求救。

    "嘻嘻嘻。"小丑忍不住窃笑了几声,继续带着队伍向前走。

    "这两个帐篷是为演员们准备的休息区。"小丑带着五个试练者走过两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帐篷,"大的那个是前辈老师们的休息区,小的那个是新人们的休息区。"

    "这种事情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程笑负能量归负能量,看起来还特别喜欢和小丑对着说话。

    "当当当!"小丑一个五百四十度大旋转,转身走进帐篷与帐篷之间小小的缝隙,向杂技城的后方走去,"接下来要给你们看我们杂技城最厉害的地方之一!"

    "吼!"

    不得不跟在小丑们身后的试练者还没看见帐篷,就已经听见来自野兽的吼叫声。

    "当然是我们斯旺马戏城的兽房啦!"小丑在兽房门口跳了一个看起来就很难看的舞蹈,"只要是你能想到的猛兽,里面都有哦!"

    盯着水晶球一直在看的苏青行,突然发现小丑侧过头看向天空,非常精准地找到了摄像头,不,水晶球的某个关键点,对水晶球外的苏青行眨了眨眼。

    "嘘!我们的猛兽都是纯天然材料制成,由构建师大人亲自设计和创造而成,而且每天都可以享受贵宾级别的豪华待遇哦。"小丑用很轻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从对方奇怪的视线来看,这句话显然是在向水晶球另一边的苏青行解释。

    "无论多好的待遇,不都是被关起来了吗?"负能量程笑再次开始启动,"就好像现在被不知名力量束缚住的我们一样,变成了别人操纵的人偶。不,从一开始人类就是被这个世界被这个社会所束缚着的人偶而已。"

    小丑:"……"

    "猛兽?"看到眼前的兽房,张艾眨了眨眼,最终冒出一句,"听起来好像很疼的样子,还是算了。"

    "好刺激啊,可以合影吗?"欧逸瞬间眼前一亮,"狮子老虎之类有些老套,不知道有没有鳄鱼和蟒蛇之类的?"

    小丑:"……"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啦!"小丑一边跳跃一边旋转,掩饰自己被这群奇怪的试练者不知不觉折腾出来的冷汗。

    小丑带领着身后的五位试练者来到马戏城最后面的地方,那里看起来像是整个马戏城最热闹的地方,有很多出售魔术道具和小玩具的摊位,一个个花花绿绿的帐篷里也经营着各种深受欢迎的游乐场小游戏,比如射击游戏、套圈游戏、还有各种吊娃娃机。

    不过这里毕竟是马戏城,少不了各种正在表演马戏的助兴人员,其中最多的就是各种踩着独轮车转来转去丢彩球玩的小丑们。

    那些小丑看起来倒是比拽着试练者们向前走的这一位正常多了。

    "这里就是我们马戏城的娱/乐城,到了夜晚之后,这里会变得更加精彩哦!"小丑目不转睛地带着试练者们穿过一连串热闹的摊位和帐篷,最终走到了一个外表紫色的大帐篷外面。

    一直盯着水晶球观察的苏青行,在注意到小丑已经带着试练者们来到占卜屋外面之后,马上挥了挥手,让正在"播放"影响的水晶球变回原来的样子,手里抱着小雪狼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眼看着试练者们即将进入占卜屋,苏青行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占卜屋,思忖片刻之后又抬了抬放在桌上的手指,原本向两边拢起的纱帘立刻放下,将坐在纱帘里面的苏青行完全遮住。

    如此一来,走进占卜屋的试练者们就无法看见苏青行的真面目。

    "第一次见面,还是保持一些神秘感比较好,你说是不是?"苏青行逗弄了一下膝盖上的小雪狼,只不过小家伙却依旧在自顾自睡觉,完全没有想要醒来的意思。

    "这里就是我们马戏城的占卜屋。"小丑和其他的试练者已经从帐篷外面走了进来,"这里的占卜师先生可是整个马戏城占卜最厉害的,嘻嘻嘻嘻,说不定你们能够从这里占卜到离开的方法哦~"

    "欢迎来到斯旺马戏城,相信各位会在这里玩得非常愉快。"苏青行的声音从纱帘后方传入试练者们的耳中。

    从刚才开始就紧张的心情,似乎也有一种慢慢平缓下来的迹象。

    "小丑先生,几位客人似乎很疲累的样子,不如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您可以先在外面稍等片刻吗?"试练者们看不见纱帘后面的苏青行,但苏青行也看不见纱帘那一边的试练者。

    不过苏青行刚才通过水晶球看了那么久,仅仅凭借声音就可以分辨出站在纱帘外面的试练者们。

    "好的,占卜师先生。"小丑原地转了一圈,又做了一个假装被气球拽飞的小把戏,像是被气球硬拽着一样,斜着身子,踉跄地走出帐篷,"你们等着,我马上就会再回来的啊啊啊啊!"

    带着反派人物的标准台词,哭泣小丑的身影从占卜屋的帐篷里消失。

    "好了,在各位客人离开占卜屋之前,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苏青行继续在纱帘后面开口,"我是这个马戏城的占卜师,我姓苏。"

    "虽然很同情各位客人的遭遇,但我也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只是被困在马戏城中的一份子而已。"苏青行的声音虽然依旧温和,却渐渐沉了下来,"这个马戏团里存在着一位非常可怕的存在,无论你身处于那里,他都能够找到你。所以无论你们做什么,都不可能从这里逃离。"

    "如果想要从这里逃离,请大家努力活下去,只有不顾一切地活下去,才有逃离的机会。"

    烛光被不应该存在的风吹动,苏青行的身影映照在厚厚的纱帘上,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断环绕在五个试练者的耳边——

    "毕竟这里是……死亡马戏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死神:我先下线吃饭,晚上就上线了(认真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