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41.天界引路者
    "转学生, 我们好饿!"

    庄重肃穆的礼堂中, 所有的学生都紧靠着彼此,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将双手交缠在一起, 用这种方法制止住身边的朋友因为控制不住欲望, 而从礼堂冲出去。

    礼堂之外,是几十个正在布置场地的婚庆公司职员, 在这样烈日炎炎的日子里,这些活生生的人对于礼堂里的学生们而言,就像是入口即化的冰激凌,在刺激着他们早就已经改变了的味蕾。

    "许诺,大家这是怎么回事?"苏青行看到了坐在礼堂后排的许诺,她正和应娇娇他们坐在一起, 两个人看起来都异常沉默。

    不知是因为身体上的变化在加速, 还是因为他们在没有血肉支撑的情况下太过饥饿,高二四班的每个学生的眼睛都变得通红。

    枯败的皮肤,通红的双目,咬着牙忍耐时略显狰狞的表情,当置身在这样的礼堂中时,就连曾经说不会再害怕的许可,这会儿默默地躲到了苏青行的身后。

    "别怕,我们又不会吃了你。"许诺即使处于咬着牙忍耐的状态,也还是对躲在苏青行身后的许可这么说了一句, 语气里和之前一样带着揶揄。

    "我们都已经不算是活人了,总不可能再让自己变成怪物吧?"应娇娇也是咬牙切齿地说, "就算死了,我们也要带着‘人’这个字活下去!"

    活,是人。

    死,也是人。

    活死人没有泪水,但苏青行却看见几个女生的眼角留着血痕,也不知道究竟哭得多伤心,才会让那红色的"泪"从眼角流下来。

    有几个学生可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这会儿正拼命咬住自己的手臂,希望可以借此来控制自己,不去做一些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无论他们过去是什么样子,无论他们过去怎么想怎么做,但他们是坚强还是脆弱,无论他们是胆大还是胆小,但这一刻他们却义无反顾地克制住自己想要变成一个怪物的冲动,坚持作为人类的最后底线。

    "究竟是怎么回事?"苏青行又问了一次。

    "我们之前来教堂帮忙。"许诺的双拳紧握,"因为外面太阳实在太大,所以我们就一起躲进了教堂,然后我们就看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许诺的话还没说完,小声的抽泣从教堂的最前方传来,苏青行与许诺对视了一眼后,带着许可一起从三十三位同学的身边走过,最后来到礼堂的第一排,穿着普通白色纱裙的老师谢梦就坐在那里,将脸埋入双手中,正在低声哭泣,

    "我们来这里之前给谢老师打了电话,并且将这一切事情都告诉了谢老师。"许诺似乎有些不敢靠近礼堂前方,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谢老师好像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所以让我们早点过来。"

    "但等我们全部都到达这里之后,就看见谢老师正一口咬在她未婚夫的手臂上,甚至还有鲜血流了下来。"

    许诺说到这里,礼堂里的所有学生都倒吸了一口气,似乎至今都没有忘记那样的画面。

    "我们进入礼堂之前,只是觉得今天的天气太热了。可是从我们闻到鲜血味道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应娇娇的脸上并没有和平时一样绘制妆容,枯败的皮肤几乎让人认不出她还只是个花季少女。

    "仅仅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我们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听完许诺和应娇娇的解释之后,苏青行理清了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班主任谢梦和学生们约定好了在这里碰面,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忍住,弄伤了即将和自己结婚的未婚夫。

    在这个过程中,那位不知名男士的手臂流出鲜血,使得原本就处于变化边缘的三十三位学生闻到了人类鲜血的味道,并且从进入礼堂的那一刻起变化加速,以一种令人惊讶的速度变成了现在这幅枯败的模样。

    "现在那位受伤的先生呢?"苏青行看见谢梦的脚边确实要血滴下的痕迹,但却完全没有看见他们之外的陌生人。

    "我让他离开,但他怎么都不肯,所以就让他到里面的房间去了。"班主任谢梦一边说,一边抬起了头。

    也许是因为之前吸食了一些未婚夫的血,所以当苏青行刚刚见到谢梦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还是跟昨天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但就在下一秒,苏青行就这么看着谢梦的脸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开始枯败,脸色变得暗沉,没有了光泽和红润,即使脸上画着精致的妆,看起来也像是刚刚粉刷完的墙壁突然裂开一样,充满了不和谐感。

    就连谢梦的双手,也瞬间变得像是枯萎的树枝一样,使得她自己也因为恐惧而不断颤抖。

    "转学生,把我们带走吧?"许诺和周围的同学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如同整个队伍的发言人一样,走到苏青行的面前,"趁着我们还没有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现在就把我们带走吧!"

    "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要来处理这些事情。"苏青行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谢梦的婚礼之后,再将三十三位同学送去冥界,也正好让他们趁着这段时间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甚至不敢离开这个礼堂,更不敢去见自己的家人,还不如早点离开!"应娇娇的话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几乎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希望苏青行可以早点带他们离开。

    "你们真的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了吗?"苏青行忍不住看向依旧在那里痛哭的班主任谢梦,"谢老师,如果现在走的话,就无法参加明天的婚礼了。"

    "那样就再好不过。"谢梦的眼角流下血泪,"苏同学,你应该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吧?"

    "为什么要这样问?"

    "因为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就会想要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在他面前,就会努力让他不痛苦不伤心。"谢梦用双手捂住枯败的脸,"我现在最庆幸的就是没有在婚礼前办理结婚手续,就算我现在离开,他也完全可以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所以苏同学,如果你真的可以带我们走,就在他看见我这副模样之前,让我们离开吧!"谢梦哭着向苏青行发出请求。

    "梦梦!"礼堂另一侧的房间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可陌生的男人正在里面大喊,"梦梦,我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门把手的咔嚓声传来,可就在谢梦努力将自己藏起来的时候,苏青行伸出右手一挥,原本已经被打开一条缝隙的门再次关上,使得谢梦的未婚夫暂时无法从那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虽然不是很理解你口中的那种感情,但既然你不希望他看到现在的你,那我现在这么做应该没有错。"苏青行对于感情这回事依然很懵懂,只是根据他自己对谢梦那些话的理解,暂时锁上了侧边的房门。

    "谢谢。"谢梦背过身去,走到了学生们的中间,"我已经准备好离开了。"

    "如果你们现在有什么请求的话可以说出来,只要是现在我能够做到的,就会努力帮助你们实现。"

    努力帮助活死人完成最后的心愿,这并不只是苏青行自己的想法,也是冥界那张通知上给予活死人的几项福利之一。

    许诺这个时候走上前来,看着站在苏青行身后的弟弟许可说:"弟弟。"

    这是许诺第一次用"弟弟"来称呼许可,也许是因为即将离开,所以许诺难得语气温和地对许可说:"我走之后,爸爸妈妈就要拜托你了!"

    "你真的要就这么走了吗?"许可就这么看着眼前因为失去生命力而变得枯败而恐怖的姐姐,却觉得这样的许诺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可怕。

    "如果留下来的话,不怕我把你给吃了吗?"许诺自嘲了一句。

    "明天是妈妈的生日。"许可就这么看着许诺,"你昨天晚上答应过我,会在生日的时候和妈妈和解。"

    "如果你现在走了,你和妈妈之间的误会永远无法解除,甚至会让妈妈再也无法开心地度过生日。"在许可看来,他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让许诺在母亲生日前夕离开。

    听到许可的话之后,许诺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苦笑着说:"就算他不离开,我明天也一定会离开,又有什么区别呢?"

    虽然说话的是许诺和许可这对姐弟,但在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之后,礼堂里的其他人似乎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们这一次走的太仓促,有的甚至都没有简单说一声"再见"。

    很多人都沉默地低下了头。

    "请大家放心。"面对这样的场景,苏青行努力想让大家都好受一些,"根据冥界的指示,会给予各位同学一些福利。"

    "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福利就是,各位到达冥界鬼城之后,可以有一次向亲人托梦的机会。"

    "虽然不如面对面交谈,但如果我们今天必须要离开的话,大家也可以用托梦的方式,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告诉自己最重要的人。"苏青行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谢梦,又看了一眼许诺。

    "许可,爸爸妈妈就交给你了。"许诺干枯如同树枝一般的手搭在许可的肩膀上,"在今后的生活中,你要变得更大胆,更坚强,真快乐,连同我的份一起活下去。"

    "许诺……"

    "还有我们!"

    在许可诧异的目光中,高二四班的三十三位同学全体起立,站在最前面的应娇娇一脸郑重地对许可说:"许可,我知道我们曾经做过一些对你来说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也不想奢求太多,只希望你能够用自己的双眼,代替我们去看更多更美的风景。"

    "以一种永远乐观的精神,代替我们去享受其实非常美妙的人生。"

    "带着我们四班三十三人的遗憾,以一种无畏的精神去迎接毕业、升学、梦想、幸福以及可能到来的任何挫折。"

    "许可。"另一个同学站起身来,"别听她的,你就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够了。"

    "说的没错,哪有这么多感慨。"班上的自恋公子蒋奇站起身来,"也别听应娇娇的,只要你过得快乐,连着我们的份一起快乐就够了!"

    "拜托了!"所有人低下了头。

    "对不起,许可。"谢梦也从一旁走了过来,"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的话,当你向求助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再把这一切当做是玩笑。"

    谢梦的心情应该是最沉重的。但现在的她却努力放空自己,与其在这里因为舍不得而无法告别。还不如就这么毅然离开,利用托梦的机会,让自己忘不了的人好好度过接下来的人生。

    "我了解,以前发生的事情也已经过去。"许可缓缓点了点头,"但我的人生并不会因为大家的话而改变道具,我能做的只是用这双眼睛去看更多风景,用这双腿脚走遍更多的山水。"

    "多谢。"

    应娇娇他们说完之后,就转头看向苏青行问道:"转学生,你之前说我们可以自己选择离开的方式,是真的吗?"

    "是真的。"苏青行给予了肯定的答案,"你们想要怎样离开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让这一切变得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许诺深吸一口气,"但这一切从巴士开始,那我们也希望这一切自巴士结束!"

    "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吗?"苏青行因为大家的请求而感觉到吃惊。

    "就是这样的要求,除非转学生你愿意带上及腰的假发,穿上古装来把我们送走。"应娇娇这会儿还没有忘记开个玩笑,"别当真,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应娇娇之所以开这样的玩笑,一个是想起了当初那个穿古装的背影杀手,一个是因为发现她再也无法参加下一个艺术节了。

    大家其实都不舍得离开,若非现在身体变成了这样,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愿意跟苏青行一起离开。

    现在虽然同样不舍,但情况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再加上苏青行说过他们还有一次托梦的机会,所有同学最终还是愿意跟随冥界引路者离开。

    于是,就在高二四班三十四位师生作出决定得一个小时之后,一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巴士突然出现在教堂之外。

    炎炎夏日之中,那些正在教堂外面准备婚礼的工作人员,正准备去看看那辆巴士为什么来这里。

    可就在那个时候,一阵不应该存在的狂风突然刮起,将工作人员放在旁边准备用来装饰的鲜花猛的吹起,粉色和白色的花瓣漫天飞舞。

    教堂之外,乱花迷眼。

    当那些被花瓣扰乱了视线的工作人员忙着弥补损失的时候,三十四个身影从礼堂的大门口走出来,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巴士。

    那辆巴士有些摇摇晃晃地向前行驶,中途甚至引来了许多相关人士的注目。

    但最终,巴士一路前行,来到了怀玉市郊区的公路上。

    如果继续向前行驶的话,巴士就会来到一个湖泊,周围青山绿水环绕,是一个非常适合学生们进行社会实践和野餐的地方。

    上一次,巴士没能抵达这里。

    这一次,他们想看一看这里的风景。

    曾经,他们多少次觉得这个社会实践的地点无聊而让人感觉乏味。

    如今,他们却想多看几眼,多感受这人界的青山绿水。

    "轰!"

    青山绿水中,苏青行所派出的鬼物带来了同样活死人身份的司机,就这么开着巴士,带着高二四班的一位老师和三十三位学生,重新在火光中,化作一缕烟尘。

    原本以为这将是一切的终结,但很快就有学生发现,他们还"活着"?

    三十五人就这么好好地站在车祸现场附近,一起看着大火中的巴士车。和上次的车祸不同,这一次巴士车可以说是瞬间爆炸自燃了起来,其中肯定有苏青行在推动。

    每个人都面面相觑,发现彼此看起来都恢复到了最好的状态,没有枯败的肤色,没有通红的眼睛,许诺的右手臂上甚至也没有了烫伤的痕迹。

    只不过……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半透明的。

    郊区公路上的车不多,所以许诺他们看了一会儿才有来往的车辆发现这里的重大事故。

    很快,各种鸣笛的车辆接涌而来,当他们知道巴士车内有着这么多人后,现场传来惋惜和悲痛的声音。

    所有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忙碌着,他们前后穿行时会不小心撞到了站在那里的学生们。只不过下一秒,他们会从学生的身体中穿过,好像无法看见也无法接触。

    "大家辛苦了。"所有"人"向忙碌着的工作人员抱歉地弯腰。

    "我们现在,算是真的死了吧?"应娇娇好奇地看着自己此刻的状态,虽然好像成了某种透明的存在,但却要比之前疯狂想要吃人的时候好太多了。

    "是的。"苏青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边,同样是半透明的状态,同样无法被人类所看见,"用简单的话来说,各位现在已经变成了‘鬼’。"

    "然后我们就需要去那个什么鬼城了吗?"之前大家有听苏青行说一些和冥界相关的事情,所以知道为苏青行亲自从人界带走的他们,会跳过那个什么冥界试炼,直接进入666号鬼城。

    "是的,其实鬼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除了需要完成一些工作,除了大街没有人界这么热闹之外,大家还是可以像之前一样……生活。"苏青行特地强调了"像之前一样"这五个字。

    不过许诺他们显然没有听出来苏青行话中有话。

    所以苏青行直截了当地说:"因为各位死去的时候还是未成年,所以按照我们666号鬼城的特殊规定,需要在鬼城的学校继续就读一段时间。"

    "……"高二四班的学生们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然后异口同声地爆发出来,"你说什么?!!"

    "咳咳。"苏青行说着,还转头对班主任谢梦说,"谢老师,到时候还要麻烦您继续就职。"

    谢梦看起来要比自己的学生恍惚很多,听了苏青行的话之后,许久才回过神来,淡淡地点了点头说:"能够做自己习惯的事情,也算是一件好事。"

    "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想到好不容易死了,竟然还要去鬼城读书,一直以来身体健康,运动神经发达,但考试永远吊车尾的许诺同学心情非常惆怅。

    "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让大家帮我一个忙。"苏青行微微一笑,"其实大家这段时间以来之所以受这么多的苦,还变成非人非鬼的活死人,都是某个人一手导致的。"

    "而这个罪魁祸首,现在还好好地生活在怀玉市。"苏青行看到面前的学生们有些激动,"现在我就以冥界引路者的身份,给大家派发鬼生中的第一个任务。"

    "和我一起,去把罪魁祸首抓回来!"

    明明是白天,明明是青山绿水中,但却有一辆半透明的巴士正摇摇晃晃地从雾气中驶来,那辆巴士看起来和学生们之前所乘坐的那辆一样破破烂烂,但前进的速度却非常快。

    来自鬼城的鬼巴士,无论在冥界还是人界,都是鬼物们的交通工具。

    回到豪华公寓的时候,已经时值傍晚,鬼巴士就这么停在豪华公寓的大门口,而和往常一样坐在门外的房东老大爷却只是抬头看了一眼。

    一阵阴风穿过防盗门,使得原本就有些阴冷的公寓楼道变得更加让人发寒。

    而在四楼401的屋子里,原本一直都陪在左谦身边的那个秦苍却不知所踪,只留下左谦一个人坐在屋子的沙发上,恨恨地自言自语着。

    "那个混蛋,明明说好了要保护我,明明说好了要永生永世对我好,结果才骂了两句就跑掉!混蛋!"

    左谦这会儿已经没有和苏青行刚见面时,那种表面谦谦君子的感觉,原本就普通的脸在强大的负面情绪影响下,变得更加阴郁。

    "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子!"左谦不停用手挠着头发,情绪显然已经失控,"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我明明是左氏的继承人,我明明应该一生光鲜亮丽,现在却只能窝在这个破公寓里,吃一堆猪都不想吃的血肉。"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秦苍不回来的话,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左谦面临崩溃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什么动静。

    "秦苍,你回来了?"左谦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面露微笑抬起头,看向有动静传来的方向。

    但下一秒,左谦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原本就不大的公寓里,齐刷刷地站着几十个身影。每一个身影都如同被全身烧焦了一样,根本看不清长相甚至性别,如同从地狱深渊处爬出来的怪物一样,挤满了整个公寓房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啊啊啊啊啊!"左谦的惨叫声瞬间传来,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尖利!

    突然出现在左谦公寓里的这群鬼物,自然就是刚刚变成鬼,现在就直接展开第一次委托工作的高二四班三十四人组合!

    在变成鬼只有,所有"人"都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第一个技能,那就是在普通姿态和恐怖姿态之间随意切换。

    站在最前面的鬼物是许诺,他们一进入公寓就感觉到这个小地方藏着一股血肉的味道。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学生们来说,这种味道已经不能再造成任何影响了。

    "啊啊啊啊啊啊!"左谦还在尖叫着。

    那尖利的声音让鬼物的耳朵都有些受不了,所以许诺立刻大喊了一声说:"你都已经不是人了,还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再喊我就吃了你!"

    "唔!"左谦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呜呜呜呜……"

    "你是左谦吗?"许诺确认了一下。

    "唔。"左谦整个人缩在沙发里,努力深呼吸了好久之后,才将视线转移到其它的地方,壮着胆子说,"你们是谁?你们想做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我男朋友是什么人!"

    "我们知道,不就是那个叫秦苍的家伙吗?"变成如今这副恐怖模样的许诺,说起话的时候也很有不良的气势,就连说的话也完全听不出是在念稿子。

    "左谦,在你死后,秦苍为了不让你进入冥界,就利用手中的宝物引起冥界动荡,使得冥界入口在瞬间关闭三秒,也使得这三秒内死去的亡魂无处可去!"

    "我们就是被你男朋友害的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应娇娇的也在旁边故作阴森森地说了一句,"我们知道你男朋友很厉害,所以才来找你报仇!"

    "那是他自己要做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啊!"左谦眼看着这些厉鬼一点都不害怕秦苍,所以自己也变得更加害怕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秦苍做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你们要找就去找他,别来找我!"

    左谦活着的时候,无论他的身份是什么,其本质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左谦死后,虽然变成了活死人,却同样没有什么能力,只能靠长期食用血肉为生。

    所以面对几十个无法伤害的厉鬼,左谦除了躲避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其它的办法。

    "你也是死人,所以就应该和我们在一起。"三十几个厉鬼就这么向着左谦所在的地方,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去!

    第一次知道自己成为活死人并非意外的鬼物们,心中有怨恨是非常平常的事情。

    "住手!"属于秦苍的声音突然从门口的地方传来。

    一半的厉鬼已经将左谦彻底按住,另外几个鬼则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看见秦苍正站在门口处,看起来有些气喘,似乎是感觉到左谦出事,所以耗费了大力气从很远的地方赶了回来。

    秦苍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东西,那个东西看起来像是一面雕花圆镜,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只是一个镜框,原本应该是镜面的地方却像是起了涟漪的水面一样,时而平静,时而会出现些许波澜。

    "只是一些小鬼而已,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秦苍手中的"镜面"突然浮现金色的涟漪,瞬间光芒大作,并且从秦苍的手中一路飘到房间的正中心,"我不想多惹事端,只要你们放了左谦,我不会对你们动手。"

    所有的鬼物都向后退去,似乎真的非常畏惧那面镜子的力量。

    "秦苍!"被鬼物包围着的左谦喜极而泣,"我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放心吧,谦谦。"秦苍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左谦,"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变成原来的样子。"

    "对,你说过会让我重新变回活人,这样我就能重新回家了!"虽然周围的厉鬼还没有离开,但是在看到秦苍之后,左谦也显得不那么害怕了。

    "不,不是这样。"秦苍一步步走近厉鬼,"谦谦,你不是活死人,也不是人类,你是令我倾慕了两百多年的人啊!我一定会把你变成原来的样子,无论是性格还是容貌,我都会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鬼话!"左谦听得一头雾水,却下意识地不喜欢秦苍说的那些内容。

    "你是谁?活人凭什么管死人的事情?"说话的是站在许诺和应娇娇中间的鬼物,身份有些不明。

    "哼!"在圆镜光芒的照耀下,秦苍显得无所畏惧,"身为天界引路者秦苍,我以真正的姓名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放开左谦,我一定会放你们离开。"

    "你们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还会放我们离开?"那个鬼物显然并不相信。

    "当然,我们天界可不是冥界那些邪物,说出的话自然算数。"秦苍露出高高在上的笑容。

    "但你还是天界的人吗?"那个鬼物反问,"如果天界知道他们的引路者造成了冥界入口动荡,恐怕会将你除名。"

    "你是什么人?!"听到鬼物谈及冥界入口处的动荡,秦苍的脸色总算有了变化。

    那个鬼物却并没有回答秦苍的话,而是继续自顾自地说:"而且如果你真的想要放过我们,为什么又在身后暗暗准备法诀?你是打算等我们放开左谦后,就让我们灰飞烟灭吧?"

    "你……"

    "你为了救左谦,不惜从文神君那里偷窃宝物,造成冥界动荡。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左谦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鬼物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那个镜子的光会对鬼物造成伤害,更会对活死人造成伤害,所以只要左谦在我们手上,你就不敢使用这面镜子,不是吗?"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秦苍的表情说明对方所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你究竟是谁?!!"

    镜子的光不分敌我,只会对面前所有的鬼物造成伤害。而被鬼物们包围着的左谦也是鬼物的一份子,如果秦苍发动攻击,最后的结果可能是连同左谦一起杀死!

    "看来你已经全部承认。"站在秦苍面前的鬼物松了一口气,突然转身对身后说道,"小熊,都记录下来了吗?"

    "放心吧,青行哥哥!"一只小小的鬼物从鬼群里冒出来,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扎着单马尾的小姑娘,手里还拿着一台人类出品的手持录像机,"保证从头到尾全部都录制完毕!感觉很精彩的样子!"

    而站在秦苍面前的鬼物也渐渐变成了苏青行的样子,并且再次对小熊叮嘱道,"快速送回到朱砂身边去。"

    苏青行身边没有可以记录证据的工具,如果用一些非人类的方法来记录的话,察觉到这一点的秦苍可能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松懈。

    所以苏青行掏空了最后的差旅费,从人类的商店里买回了这么一个小东西,录制证据之后让小熊送回鬼城,以最快的速度递交给相关部门。

    眼看着小熊的身影正在消失,秦苍几乎来不及关心对门的邻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知道如果那份证据真的送去冥界的话,他就真的死定了!

    在那一刻,秦苍根本没有理会左谦是不是还被那些鬼物绑着,直接掐动背后的法诀,使得圆镜的金色光芒笼罩了整个房间!

    他是真的想要连左谦一起杀死。

    "抱歉,不会让你得逞的!"光芒之中,苏青行的身边飘起四盏纸灯,在所有鬼物的周围搭建出四方形的结界,使得那不知名的金色光芒根本无法靠近他们,更不用说伤害他们。

    而小信使小熊也在这个时候从房间里消失不见,已经前往冥界!

    苏青行身边的纸灯,是他可以随时驱使的力量,通过纸灯的力量,他可以随意创造各种结界,无论是隔绝结界还是幻境结界都可以使用自如。

    这些纸灯看起来并不是多么强大的力量,但却是最适合冥界引路者的力量。

    通过刚才秦苍所说的话,苏青行也明白了他的身份——天界引路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和冥界引路者相似的是,天界引路者同样在天界的入口处工作,类似于天界的守门人。

    和冥界引路者不同的是,冥界引路者基本不会离开冥界。而天界的引路者却可以大部分时间停留在人界,找到适合进入天界而且身上没有罪业的人类后,会在对方死后将其直接带回天界。

    另外,冥界引路者和天界引路者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冥界引路者只是冥界的小喽啰,许多身份低微的小妖怪都可以任职。

    但天界引路者……却是一种神职。

    虽然他们在天界的地位同样不高,但因为拥有神职,所以特别看不起和他们名称类似职责类似的冥界引路者。

    如果一来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秦苍会对冥界引路者这么轻蔑了。

    金色的光芒散去时,秦苍震惊地发现那三十多个鬼物竟然还好好地站在房间里,而且都已经变成了身前普通的模样,不再是被烧焦后的状态。

    更令秦苍震惊的是,站在结界之外的苏青行同样毫发无损!

    "不可能,这面镜子……这面镜子……你不可能不受到伤害的。"秦苍目瞪口呆地看着苏青行,"你……你究竟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萌萌们~求营养液~

    镜子又来送红包包咧,虽然这段和鬼故事有点不同,但这么久了,总要有一章主线的。掩面,其实秦苍和左谦之间的故事特别"精彩",打引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