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风花醉 > 第1328章 大娘子
    “咳咳,殿下,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乃是我大宋朝有名的美男子,又是如此高贵的身份,当然是要你去联姻了,属下倒是想去,但长得实在入不了法眼,就不卖丑了,其实”东方瑾还要再说,突然间感觉到两道实质般的目光,一看到萧芷韵冷如寒刀的眼睛,东方瑾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萧芷韵真的是快被气疯了,一个科来儿就够不清不楚的了,现在东方瑾又要赵有恭去联姻,心里要是能舒服就见鬼了。萧芷韵并不是善妒之人,但也是有底线的,不就是个洛林王国么,值得赵殿下如此牺牲?身边多出这么多西方女人,回到大宋后又该如何向朱琏交待?东方瑾闭上了嘴巴,萧芷韵却不打算这么放过他,“东方先生,继续说下去,要是不说出个道理来,哼哼,三娘准备好刀。”

    东方瑾暗骂失策,光顾着逞口舌之力了,却忘了萧妃就在眼前呢。面对大娘子朱琏,都没有如此怕,大娘子再厉害,也是温和的人,可萧妃那真是地地道道的狠人,一手建立乙室军,又常年领兵打仗的女人,心不狠怎么行?东方瑾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给个交代,肯定讨不到好,“萧妃息怒,属下真的是为我十几万将士着想。洛林王国位置极为特殊,夹在东部贵族与法兰克王国之间,恰恰,洛林王国又不是扩张欲望强烈的国家,他们图的不过是生意。属下曾经多方了解过,这洛林王国虽然在玛泰迩国王统治下,但其实还是分为两大势力的,一方是罗伊斯等人贵族为首的北方白葡萄贵族,一方是南部韦亭家族为首的红葡萄贵族,南北贵族合成葡萄园贵族。这北部贵族与我们交好,罗伊斯等人已经劝家族倒向我们,之所以玛泰迩国王迟迟没有表态,关键就出在这个韦亭家族上边。南方红葡萄园贵族似乎还在犹豫,属下从罗伊斯那里得知,韦亭家族族长霍尔楠有一个女儿叫做玛瑞娜,被胖子路易斯看上,有意迎进法兰克皇宫,成为新的法兰克女王。法兰克王国和我们的关系想来大家也清楚,由于克莱尔的存在,我们又有心染指苏格兰和英格兰,注定和法兰克人走不到一起去。也正因为如此,南部韦亭家族才犹豫。不过从他们没有直接拒绝我们的示好来看,他们也并非完全信任路易斯的。所以呢,既然如此,殿下何不横插一杠呢,同样是联姻,韦亭家族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如何选择,面对强大的东部贵族,他们肯定会选择和我们联姻的。如果继续跟路易斯联姻,我们联合东部贵族再加上北方贵族一起施压,光靠法兰克人,能扛得住这份压力么?”

    东方瑾的话并没有完全说出来,不过剩下的,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不过来。南部红葡萄贵族和北方白葡萄贵族全部倒向大宋的话,那玛泰迩也只有一个选择了,他不可能跟王国两大势力对着干,否则他这个国王就当到头了。联姻洛林王国,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给东部贵族为首的奥斯特拉西亚王国以及巴伐利亚王国施压,面对如此强大的压力,东部贵族们一定会果断放弃萨克森利益,为了保住己方既得利益,洛泰尔也会被放弃掉,没有人会为了得不到手的利益,去冒不值得的风险。东部贵族撤出伊斯特拉战场,多瑙河贵族以及铁匠贵族也只能紧随其后,如此一来,活跃在伊斯特拉高地上的日耳曼大军就会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到时候恐怕不需要定国军动手,洛泰尔所谓的大军就只剩下一口气了。真正忠于洛泰尔,肯为了他死战到底的日耳曼士兵又有多少呢?

    将东方瑾的计划从头到尾过一遍,不得不惊叹于东方瑾的厉害,一舍一得,一拉一打,击溃人心,先用萨克森百姓打击原萨克森士兵的士气,再用联姻手段彻底赢得洛林王国为盟友,再借洛林王国制衡法兰克人,进而配合驻扎在萨克森公国内的大宋兵马威胁日耳曼东部贵族。感受到压力的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们为了自身利益,势必会选择放弃萨克森公国,保住自己的资本,整个计划可谓是环环相扣,非常细致,将所有的资源都调动了起来。罗伟德诺夫等人全都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瑾,如此复杂的计划,竟然是不到半个时辰内由一个人想出来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信呢?天下间怎么可能有如此鬼才?真是应了那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任何难题,只要找对方法,都能迎刃而解。此时,就连萧芷韵也说不出什么,哪怕她心里很不爽,依旧不能阻止这场联姻,政治联姻,很多时候都是无奈的。赵有恭一直没有表态,大家也没人催促,只有蠢货才会在这个时候出声催促,很明显殿下在等萧妃的态度,良久之后,萧芷韵微微叹了口气,“明日开始执行大撤退计划,驻弗拉基米尔附近各部大军向苏兹达尔河西线集结,史文恭所部撤离高加索北部与高宠所部汇合,出第五军和第六军驻守苏兹达尔河之外,其余人全部向西线移动,四日之后,各路大军务必要在卡其威尔河沿岸集结。”

    萧芷韵这一番军令下达,无异于在默认联姻了,不过以她高傲的性子,直接开口答应,显然是不太愿意的。大体的行军计划下达后,萧芷韵还不忘冷冷地看了东方瑾一眼,似乎是在说“走着瞧”。东方瑾很是郁闷的挠了挠头,这次算是把萧妃得罪了,不过全怪自己,这么大事情,也没给萧妃打个招呼,还是太心急了。

    基辅城大撤退,可不比维尔纽斯等地方,闻听执行大撤退计划,许多百姓都舍不得,可罗伟德诺夫亲自出面,只是说了句“留下来的死”,便没人敢闹了。最可惜的还是建设中的自由贸易区,刚刚进行到一半,现在就得停工。庞大的撤退计划根本瞒不过众人的眼睛,更何况是日耳曼人的探子,其实基辅城内就有不少日耳曼人收买的恶痞,这些人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到了洛泰尔面前。基辅城在大撤退,洛泰尔满脑袋的问号,要不是再三确认过,他就要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性了,怎么听这个消息都像是愚弄傻子逗人玩的。洛泰尔一时间想不明白,只好把拜思尔、苏格斯、约尔科伦等人找来,苏格斯等人还纳闷呢,“陛下,如此急急地找我们来,所谓何事?”

    “刚刚得到可靠消息,东方人大举撤出基辅城,全部向苏兹达尔河一线移动”洛泰尔绷着脸,面无表情,苏格斯几人闻言之后,为之一愣,随后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拜思尔摸着耳朵,咧着嘴笑道,“东方人真把我们当傻子了?从普斯克城一直到维尔纽斯城,相同的坑我们已经连续跳了三次,难道我们还会蠢到跳第四次?陛下,此事肯定有诈,估计这番动作就是要吸引我们出城去攻打基辅城,东方人好布置大军于野外跟我们展开决战。”

    拜思尔的话赢得了众人同意,此话一点都不假,在普斯克城东方人就开始使用以城池换兵力的方法,偏偏日耳曼勇士们连续上了三次恶当,虽然是因为东方人的计划太过完美。可这一次,打死都不能上当了,看不透东方人的计谋又如何,只要按兵不动,东方人又能怎么样,有本事来强攻坚城啊?苏格斯恨恨的哼道,“陛下,东方人肯定又要耍什么心机,我们现在还看不清楚对方的情况,还是以不变应万变为妙,我们不动,就不会有什么破绽。”

    东方瑾以及赵有恭等人真的没想到,已经把基辅城让出去了,洛泰尔等人反而不敢动了,之前拿着基辅城当鱼饵钓了三次鱼,每次都收获颇丰,这次什么都没做,日耳曼人反而不敢动了。不得不说,日耳曼人真的是之前吃亏吃怕了,生怕再酿成维尔纽斯城的惨剧,为了一座坚城损失五万大军,万一为了基辅城全军覆没怎么办?其实洛泰尔如此谨慎也有其他的原因,绞尽脑汁请求援兵,到现在就萨克森援兵到达,其他的还没到。其实洛泰尔心里明白,其他的援兵难度有些大。

    正如洛泰尔想的那样,此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也是暗流涌动,四天前多瑙河贵族袭击了阿勒曼妮王国南部,露出争夺霍亨索伦的野心,多尔勒沉着应对,以进攻萨尔斯堡,行了一招围魏救赵的方法,才将施魏因的兵马拖住。恰在此时,洛泰尔的求援信到了,看着洛泰尔信中内容,多尔勒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那阵亡的几万将士有不少属于东部贵族呢。可是,多尔勒不可能再派什么援兵了,现在伊斯特拉高地战事已经成了泥潭,投入那么多精力财力,到现在一点好处没捞到。更重要的是,不可能为了伊斯特拉高地,而放弃东部贵族的既得利益,那样做只会便宜了以施魏因为首的多瑙河贵族。其实施魏因和多尔勒一样的想法,如今投入到伊斯特拉高地的精力已经达到多瑙河贵族能承受的极限了,再派兵,就要损害贵族们的切身利益了,就算施魏因同意派兵,那也没用,其他多瑙河贵族可不会同意,光施魏因一个家族派兵又有什么用?所以,处在争斗中的多尔勒和施魏因再一次默契的选择了统一战线,他们谁都不表态,不说派兵,也不说不派兵,总之一个拖字诀。为了让人无话可说,双方还在勃垦地南部展开了一场交锋,这场战事打得火热,可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因为这个时候施魏因和多尔勒正坐在萨尔斯堡西部的小城堡内喝酒呢,任谁也看不出,这两个人之前还在为了阿勒曼尼地盘打个你死我活呢。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从洛泰尔的求援信到达那一刻开始,他们就知道该放弃对抗了,面对外地,只能统一战线。二人互相了解,既是敌人,也是一对很好的朋友。

    “多尔勒阁下,看来伊斯特拉高地战事越来越不妙了,此时我在怀疑,我们当初那么支持洛泰尔发起伊斯特拉战事到底是不是对的”施魏因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以前他总觉得占据伊斯特拉高地能带来无穷的利益,可现在才发现,就算拥有了伊斯特拉高地也未必能真的有多少好处。说到底,还是因为伊斯特拉高地太广阔了,以如今的神圣帝国,根本无法再短时间内消化掉这片土地,而且帝国内部矛盾重重,还要面对东罗马帝国的挑衅,当真是心急了。多尔勒抿了一口酒,充满睿智的眼睛里透出些许沉郁,“恐怕我们制定的伊斯特拉战略是失误的,或许我们当初真正该动心思的应该是高加索一带。我们太小瞧东方人了,这个庞大的东方帝国,所蕴藏的力量不是你我能理解的。从东方到西方如此长的战线,他们的补给竟然没有断掉,还就地取材,开始收拢斯拉夫人。我们当时敢动伊斯特拉高地,就是看东方人刚刚占据基普罗斯,立足不稳,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表象。”

    “是啊,如果我们没有主动发起伊斯特拉高地战事,萨克森公国虽然压力会很大,但至少这份利益还会保留在神圣帝国手中,如今,未必了。哎,多事之秋啊,洛林北部的葡萄园主们,对东方人的态度甚是暧昧,南方韦亭家族至今没有正面同意路易斯的联姻请求。思来想去,全都是因为高地战事,我们不发动高地战事,什么事都没有,现在倒好,到处都有问题。本来还想着好好跟你较量一番,看看最终谁能占据霍亨索伦的”施魏因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多尔勒又何尝不是如此,人生能碰到一名旗鼓相当的对手也是一件妙事。和施魏因斗法的日子里,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施魏因所奉行的忍字诀,真的很有深意,做任何事情必须有耐性,没有耐性,心浮气躁的,那到处都是漏洞。

    多尔勒轻轻点了点头,谁也无法预料下一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今他们已经无法估计萨克森利益了,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住现有利益。而在此时,高加索山脉,沃弗雷也在接见着一名尊贵的客人,这名客人叫容科,乃是腓特烈家族派到高加索的使者。容科已经在高加索待了十来天了,沃弗雷依旧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搞得容科都快受不了了,“沃弗雷大人,多尔勒大人开出的条件已经十分丰厚了,相信对沃弗雷大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沃弗雷大人只需要出兵向北,牵制住东方人一部分兵马即可。”

    沃弗雷心里一阵暗骂,我牵制你个大头鬼,摄政王随时都能调集一直兵马与高加索北部设防,就相当于在高加索一带头顶上悬了把刀子。如今高加索人好不容易过上安稳日子,谁也不愿意打仗,脑袋被驴踢了,跑出去跟基普罗斯驻军开打。再说了自己已经臣服于摄政王麾下,一旦干出出尔反尔的事情,还怎么领导高加索军民?容科不清楚,但是他沃弗雷非常清楚的,如今许多高加索贵族都跟基辅大本营通着气,一旦他沃弗雷有反心,估计没走出高加索,就先被自己人给干掉了。心里很想一刀宰了容科,但摄政王有命令在,必须尽可能的拖着腓特烈家族的使者,所以即使不爽,也只能装模作样的陪着容科扯皮。

    “这可不容易啊,容科阁下,你来高加索时间也不短了,想来高加索的情况你也有些了解的,高加索有多缺粮食,你都看到了,多尔勒阁下送来了十万金币,是非常不错,可那不顶吃啊”沃弗雷说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牙疼,找这么个理由真不容易。如果容科送来的是粮食,那就只能用钱当理由了,反正能拖则拖。

    容科气的脸色发红,要不是涵养功夫不错,真相破口大骂了,当初收钱的时候也没见沃弗雷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收了钱就说缺粮食,典型的贪心不足,“沃弗雷大人此言差矣,有了足够的金币,还怕买不到粮食么?如果沃弗雷大人允许的话,我愿意引荐一位君士坦丁堡商人,肯定能买到足够的粮食。”

    “呀,那感情好,就麻烦容科阁下了,只要买到粮食,我立马出兵,绝不耽搁”沃弗雷心里笑翻了,容科这个蠢货。还是摄政王这手够厉害,空手套白狼,无本万利的买卖,无论多少钱多少粮食,来多少吃多少。容科可不知道沃弗雷心里打着那么多鬼主意,他还以为说动了沃弗雷呢,心里着实放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