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星空下的舰娘 > 第1084章 小姨子...不,大姨子来了?
    稍微适应了反重力装置的云龙号的归来,并没有再次轰动罗马城,顺带考验那些驻守在罗马,却完全不明白这艘庞然巨舰到底归属于谁的宪兵队的小心脏够不够强韧,将地球引力衰减到最低的她,在恢复了满状态的伊莉雅和忏悔帮助下,利用光学迷彩隐形装置的遮掩,静悄悄的降落在离皇宫不远的森林里,除了在森林的中心地带制造出一个长方形的“神秘图案”外,没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除了那双始终关注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美丽眼睛.....

    “飞天母舰...........”藏在华丽窗帘后面的美丽身体微微一颤,被缓缓降落的庞大船身弄得有些失神的眸子深深的看了眼悬浮在空中,用无数根引力线牵引着云龙号落回地面的忏悔和伊莉雅,心头忽的燃起灼热的火焰,几乎盖过了她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这么强大的飞行舰装....我迟早要把它抓在手心里,现在,就让我们先看看谁会笑到最后吧,楚剑晨,希望你能坚强一些,不要被我的见面礼给吓跑了。”

    望着从停稳的云龙号上走下来的人流,把身体藏得更隐蔽的帝国号紧咬银牙,纤细的手指死死揪住窗帘上的流苏,贪婪的扫视着那流线型的雄伟船身,自从她因为过人的天赋,被选定成为帝国号战列舰复制舰装接收者后,曾今身为乞丐的她,就再也没有从旁人的眼神中见过丝毫的不敬,那些在她沿街乞讨时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她的人,从此再也不见踪影,只有一张张或讨好,或谄媚的面孔在眼前晃来晃去,那些面皮下隐藏着邪恶念头的“上流人士”仿佛勤劳的小蜜蜂般围绕在她身边,借用她的名字和权威去扩大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她,则成为了这个利益圈里的蜂后,给予他们某些方便的同时,密密麻麻的织出了一张覆盖整个意大利的利益网络,隐藏在幕后,控制着潜藏于这个国家地下的力量,厚积薄发,甚至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超越了自己的前辈,成为了这个国家最有权威的人。

    华丽的宫殿因为她的一句话矗立在罗马市中心最值钱的地段上,实力远超自己的两个“姐姐”,也越来越难以抵御自己伸向皇家海军的手臂,甚至到了需要从外面请人过来帮忙维持局面的地步......

    想到这里,帝国号心中的火焰顿时变得更加旺盛起来,她自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只有自己才最适合坐上那至高的王座,可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表现自己,那两个自称是她“姐姐”的老牌战列舰,却始终挡在自己身前,哪怕抵挡得很辛苦,也寸步不让的守护着她渴望得到的权利,呵呵,真是两个不要脸的碧池,什么“姐姐”,什么“妹妹”,说到底,也不过是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凭什么就断定她无力承担这个国家的兴衰?尤其是看她的眼神中,居然不时流露出失望?可恶,谁在乎你们失望不失望,我想要的,只不过是这个国家,进而将自己的势力扩展到全世界而已!

    轻轻哼了一声,帝国号小心的瞄了眼在一群少女的陪伴下走下舷梯的楚剑晨,顺手拉上窗帘,双手拉住罩在身上的睡袍往两边一分,丝般柔滑的睡袍顿时滑落在地,露出被它包裹着的绝美身体,缓缓走进一旁的浴室里面:“不管我如何努力想要获得她们的承认,她们都不为所动,反而对一个从外国来的新晋提督这么上心,.....哼,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不要怪我了,为了这个国家能更加强盛,你们这些挡在路上的绊脚石,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温热的水流缓缓滑过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帝国号娇艳的脸上露出一丝冰寒的笑容,心中的不甘化作浓浓的恨意,一拳砸在被她挂在浴室的墙壁上,嘴角露出浅浅微笑的楚剑晨照片上:“小混蛋,你就继续嚣张吧,等试炼完成的那一天,我会让你重新体会恐惧的美妙滋味!”

    愤怒的低吼声被水流哗哗的声音盖了过去,消散在充满了女人清甜香味的浴室中,而被一拳打成碎片的照片的主人公,此时正一脸蛋疼的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看着用力拍打着桌面,气鼓鼓的瞪着他的维内托,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维内托小姐,好久不见,一见面就生这么大的气,到底是为什么捏?”

    “楚剑晨,你别给我装糊涂!”见到楚剑晨一副“我都不知道你在气什么”的无赖模样,憋了好几天的维内托就更气了:“你行啊你~!反击只是过来服侍被你捞起来的胡德,压根就没有加入你舰队的想法,现在倒好,不光是反击,就连威尔士亲王都被你捞起来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你保密得好啊,连我都没发觉那么好的女仆,就被你偷偷摸摸的给弄上手了!要不是乔治五世打电话过来,我还被你蒙在鼓里!”

    维内托很生气,非常生气,她知道楚剑晨捞船的水平很高,连她最喜欢的妹妹罗马都被他捞走了,所以一直以来,她和楚剑晨相处的时候,都有些刻意的强调自己的老资格,就怕哪天一不注意,连自己都被这个笑起来很天真的萌新给捞走,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个捞船狂魔居然连反击和威尔士亲王都不放过,尤其是反击,不知道拒绝了多少著名提督的招揽,一心想要在姐姐身边学习女仆之道,号称要开辟一条伟大的女仆之路,成为新时代的女仆之王,这样的舰娘,居然也逃不过楚剑晨的魔爪,让她对眼前这个小男人更加看不懂了..........

    “反击?威尔士亲王?她们早就被我捞到后宫....不,捞到舰队里来了,乔治五世早就知道了,怎么直到今天才来兴师问罪?”楚剑晨纳闷的摊着手,死活想不通乔治五世这样做的意义。

    “你~~你~~!”淬不及防的被人告知托你照看的小女仆已经是人家的人了的维内托,手指颤抖的指着楚剑晨纳闷的面孔,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终于压住了心头澎湃的怒火:“反正,这事我不管了!声望和纳尔逊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要解释你和她们去解释,别想让我帮你解决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