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平卢5
    平卢道,幽州南部,高粱河与桑干水交汇之畔,

    虽然象征性的隔河对射已经结束了,但是在浮空飞舟的遥遥指示下,持续不断的例行炮击,还是时不时的落在对岸的营垒里;间歇性的溅起一阵又一阵的破碎残片,或又是飞舞的人类肢体;再加上猎兵队投入的自由击杀和寻猎,对面河岸上已经在没有巡曳的队伍,以及多少敢于轻率露头和现身的人影了。

    而风雷旗下的淮军将士们,也依旧在不紧不慢的用从附近拆除而来建材,逐一捆扎成各种用来渡河的工具,而且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展现在露天之中。

    毕竟类似的渡河抢战,在淮镇的征战当中已经经历过了许多次了,堪称得上是具有相当成熟和经验和对策了。比如用充气皮囊和木板组成的浮筏,就这么当着对方的面逐一成型了。

    负责用特制的风箱和伸缩筒子吹气鼓囊,监督着辅卒和军役用刀斧消切合适木板的鲁倌儿就是其中一员;当然了,经过这些时日的打磨和历练,已经洗脱掉他身上作为新兵的那种生涩和不够成熟,而正式成为一名领有全额津贴和补助的正卒,可以在这阵前直接指使着,临时分配的辅卒和军役在内足足五个人干活。

    而在他的不远处,则是那些胆子更大的老兵们所制造出来的动静,他们甚至赤着膀子站在河水里洗身,而挑衅式的做出一些不甚雅观的举动来,尽可能的撩拨和刺激着对岸敌军阵营,然后为本方潜伏的猎兵们,引出一些比较合适的狙杀目标来。

    因此,在短时间内累积下来吃了许多亏之后,对岸就彻底学起了缩头乌龟,而只顾躲在营垒背后用毫无准头可言的弓弩,时不时的漫射过来权作象征性的反击。其中大多数都没有机会抵达南岸,而就落在河水里冲走了。

    然而,还没有等鲁倌儿一边数着第五只射到河岸上的落矢,一边完成这个早上的第十一个充气皮囊,很快就听到吹响了午间开伙的哨子;然后,抬着铁皮大桶和饭筐子的厨头和辅卒,就已经忙不迭的为他们送上来今日的军中饮食。

    虾酱猪肉炖芋干条,算是淮东新出现不久的特色军中伙食之一。炖得烂呼呼肥瘦相间的大膘肉,连浓酱汤汁一起扣在糙米杂豆团子上,三五几下就下了肚子一顿。

    然后,一口气巴掌捏的五个团子,就沾着酱汁彻底消失在在嘴里了,甚至连加盐的茶汤都省下了,打着饱嗝的鲁倌儿只觉得在没有如此惬意和满足过了。

    当然,他所能够享受到的阵前物资条件和保障,是建立在后方已经平定而大为通达的情况下。

    作为进攻幽州的桥头堡和前沿要冲,河北平原上与平卢道交境的益津关(河北霸县)、瓦桥关(涿县南)、淤口关等幽南三关,早已经被克复拿下来,而变成后方重要的粮台中转枢纽。

    所以,通过多条路线源源不断的水陆转运力量,军前的供给和支应还是相当的充足。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由于需要编管沿途占领区人口和城邑的需要,从淮上渡过黄河所运出的粮食有很大一部分,被耗用在这些地方控制力和秩序重建的维持需求上。

    然而,还没有等鲁倌儿彻底消食完毕,而对岸就突然的金鼓齐鸣警号连天的,而四下里炸响开各种呼啸声来,然后就见骤然冒出来的烟柱和火光之间,一连数枚有些眼熟的彩色焰箭,从敌营的后方徐徐然的升空而起。

    “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们这些岸前士兵心中最大的疑惑和不解了。

    然后自己方阵营当中的喇叭声也由此吹响开来督促着他们丢下手中的材料工具和未吃完的食具,火速的拿起侧近的火铳刀剑,就地完成集结和列队。。

    看着对岸骤然掀起的大片烟火和嘈杂当中的混乱声嚣,我微微一笑,然后下达了强渡过河的命令。

    在骤然加强的短促炮击和更加密集的对河排射当中,无数个绑着皮囊的浮筏被同时从河岸上推入水中,在善于泳溺的先兵和敢战士推动下,载着相应的装具和器械,缓慢而稳定的向着并不算宽敞的对岸飘渡而去。

    虽然对岸的营垒当中,仍有一些零星的箭雨仓促的射出来,而纷纷溅落在他们的头顶和身边,但是大多数不是射空就是被浮筏上的装具给挡住,只有少数人在河水中荡漾出血色来,然后就很快被跟在身后的同伴接替过去。

    这时候对岸的攻战和纷乱,愈加的嘈杂与热闹起来,被点燃起来的浓烟和烈火也已经笼罩了大半可见的河岸防线;当然了从这里已经可以比较明白的看见,因为对方某种准备比较仓促的原因,在对面河岸所建立的营垒其实只朝着河面单向存在,而在侧后方向是基本不设防或者说来不及布置的;

    所以依靠当地出身的向导,从下游觅地潜度过去的数营骑兵,才能取得如此相对有利的成果的。不然的话,也就是个牵制、骚扰和截断后援而呼应本阵大队人马强攻的基本效果。

    不多久,就有第一批浮筏抵达了对岸,而被贴着河岸固定下来,然后有通过浸在河水里的牵引长索,而与其他推过来的浮筏联并在了一起,然后一条临时过渡而仍有些晃荡的浮桥就此基本成型了。

    而那些蹲在河岸浅滩里作业的先兵,也在近处营墙零星的反击当中,从浮筏上的防水装具里拿出火铳和刀剑来,成为了第一批守卫河岸滩头的力量。而直到这时候,对方仍旧没有一只武装力量能够主动杀出来,试图和反击或是驱除这些躲在河岸下的先兵。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简单的多了;当可以通行的浮桥数量已经达到了两位数以上的时候,就算火力支援和掩护都已经停下来了,也再没有人能够抵挡和抗拒,淮军将士抢攻过河的必然趋势了。

    当然了,在幽州城下决定性的战役开打之前,在这片广大战场当中真正的主角,其实还是我带来的十几个营头的骑兵,尤其是那些安东子弟组建而成的骠骑兵。

    与之相对的是表现得有些孱弱和乏力的燕地骑兵;不过这也并不算什么的稀奇事情,因为自北国权臣张氏一族崛起于幽燕之地的安东行营后,平卢道当地久负盛名的骑兵力量,就一直被持续削弱的厉害;

    几乎每年出产大多数的骏马和表现出色的骑兵,差不多都被优选去了洛都,而充作畿内的拱卫力量和京军诸卫的兵源;尤其是在两度北伐期间,因为本身机动性的缘故,燕地优先被抽走的都是骑兵或是骑马代步之属,而只剩下一些二三流的地方驻防力量和机动性有限的屯守边军;

    以至于至今平卢道上下都还没有缓过劲来,不过毕竟基本的底子和历代的基础在那里,再加上邻接和背靠草原诸藩获取马匹的便利,也许只要休养生息或是生聚上那么一两代人,就能有所恢复过来。

    不过,既然现在我率火器大军已经来了,他们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或者说,正在我军中服役的那些安东子弟,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毕竟他们的祖祖辈辈,可是没少在战场上和这些燕地骑兵,世世代代得打过交道的;可以说是彼此最了解和熟悉他们的敌人和对手了。

    如果不是最终成军的骑兵实在数量有限,而淮镇的要求又相对宁缺毋滥的话,在现有的十几营骑兵的基础上,以辅助骑兵的名义再凑出两三万骑手完全是不成问题的。

    这还是仅限于辽东辽西所在的辽河流域,还是因为近些年穷步黩武和征战绵连,所带来的人力匮乏与疲弱,不然还有可能募集到更多;也并不包括新入手未久的从铁岭到混同江流域的中部地区呢。

    此外,从那些保留了领地的诸侯分藩等附庸势力当中,大概还可以临时募集到一至两万自备坐骑的骑兵,不过从成色上就不好说。

    当然了,如果再让安东休养生息几年时间,等到地方重建和人口恢复的大多数成果开始体现出来之后,这些数字完全还可以再往上翻几番的。

    因此,光是从骑兵战的现成实力和后续底蕴上,就已经完全压倒了对方一头。

    不多久,度过了桑干水的我,就在被夺占下来的临时营垒里,接收战果的报告。

    “恭喜军上,此番破敌过万,。。”

    “斩首四千有余,俘敌约五千,又获各色夫役、丁壮约八千。。”

    “缴获榆关守捉、兴平军、卢平团结、渔阳镇四部的旗帜数百面。。”

    而这显然只是幽州攻略之前的热身战而已。